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8)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8)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8)     

末世橫行434 東海海盜

上回書講到了東海海盜,人家在劫持了清川的運輸艦之后直接開回了對馬島,這是介于高麗跟島國之間的一個島,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這個島怎么說哪,南北狹長東西窄,但是出海港比較多,位置也好,向北可以直接到達羅剎國的遠東海港,向東是島國本州,向西是高麗半島,向南可以直達琉球乃至臺灣半島,也就是這么一個海島被那些落魄的人類海軍看中成為了他們的母島。
  當然自古以來就有狡兔三窟的說法,人家這些海盜自然也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們又清理了沒有母體的琉球島作為他們的備用島。
  他們一度登上了臺灣島,但沒想到那島上居然有母體,其結果不言而喻,他們大敗而回,損兵折將的不說,甚至一艘巡邏艦也被敵人的喪尸占領了,于是他們更加堅定了不去招惹喪尸母體的想法。
  他們的頭目是個海軍少將,三十多歲,他的名字叫做飯島疑,本來他是海軍的艦隊司令,生活悠閑的很,沒事開著訓練艦訪問這訪問那的,呂宋島人家去過,新加坡也去過,關島他娘的人家還去過。
  這人屬于那種陰險狡詐之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樣,此人疑心很重,不論是誰,他都懷疑,他結過7次婚,當然結過7次那就離過六次婚,為什么離婚哪還是因為他的疑心重啊!
  他每次離婚都是因為懷疑自己的妻子不忠,只要他一出海就覺得老婆在家里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了,他的電話打得很勤,他妻子在他面前一點隱私也沒有,只要他的妻子一不接他的電話他就要懷疑上半天。
  對于老婆如此,對部下那自然也是這樣,他總是認為他的部下要謀反自立,所以他對誰都不放心,他的部下單獨出去打劫時他都要派人在一邊監督,也就是所謂的監軍了,但是他害怕監軍被對方買通,于是就一次派幾個監軍,讓他們互相監督而且他們隨時都有密報自己的權力。
  這樣一來弄得軍中人人自危,所幸他們是由海軍變成了海寇,紀律性還在,其次就是一家人畏于喪尸之害,深知必須依靠在一起才能活,末世中一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只有團體的力量才能保證他們的生存,所以他們也就這樣忍受了。
  二當家的是一個很能說的人,他的名字叫能登能說,三十多歲,他是個準將,這個人口才相當好,而且在軍中人緣跟呼聲比較高,他盡管能說但是卻是通情達理,很多命令都是由他下達的。
  也可以說二當家的是他們這個組織的變壓器或者說是穩定器,他把大當家的高壓電流變成低壓電流在輸送給底下的那些將軍們,然后再把那些將軍們的低壓電流變成高壓電流回饋給大當家的,就這樣大當家的跟下面的將軍都比較滿意,于是他娘的飯島就順利成章了成了叱咤東海的海賊王(不要遐想,筆者可以告訴大家路飛木有啊,三個大將也木有啊)。
  這一次劫持清川他們的艦長是一個大校,驅逐艦的艦長,人家興高采烈的押了一艘補給艦回來,這讓包括飯島和能登在內所有軍官興奮異常。
  一家人都很開心,因為他們現在什么都缺,缺糧食缺柴油缺藥品缺武器彈藥,而結果卻令人很失望,他娘的里面居然是些沒什么用的金銀珠寶,在末世里面錢財是有很大的作用,但是重要的是物資,光有錢人家不賣頂個屁用,于是一家人的歡喜變成了極度的失望,于是一家人把清川的補給艦艦長抓來審問,這一審更不要緊,對方的艦長很牛.比阿!
  人家就說了老子的老大是喪尸母體,你們他娘的也敢劫?不怕被我們老大給干嘍?飯島疑聽后立馬就對對方的說法產生了懷疑,怎么這么說哪?你他娘的說自己的老大是母體,你就是母體了?那老子說老子是火星人,老子就是火星人了?他娘的扯淡!
  再說你說你老大是喪尸,我怎么在你船上半個喪尸都沒看見?現在這個時代騙子比雞毛還多,遍地都是些要錢不要命的騙子,說不定是北海道那幫子人。
  這是飯島疑的想法,人家想來就是疑心過重,此刻當然也不能免,于是那艦長越說他越不信。
  而能登能說則是跟對方辯論個不停,你怎么能跟喪尸在一起哪?喪尸是爹還是你媽啊,怎么會不咬你哪?這講不過去吧?我們怎么碰到的母體都是指揮著那些丑惡的喪尸過來吃人哪?哎呀,你怎么連把槍也沒帶啊?堂堂一個艦艇艦長怎么不帶槍啊?
  要知道槍是護身之物,沒把槍貌似不太好吧?兄弟這里有把槍,不過卻是用了八年了,說起這把槍那可是有來歷了,這把槍要說道末世前,那時我還年輕,你知道嗎?我當時很英俊的……
  說得清川那補給艦長直接告了饒,但是人家能登能說正講到妙處,怎么能輕易被那廝打斷哪?
  于是人家也不管只是說個不停,而飯島疑見二當家的又犯了老毛病,帶著那些昏昏欲睡得將軍們就離開了,他們知道二當家每見一個“新人”非給人家講上半天他的光榮歷史,讓人家了解他的全部才行,有多次被劫持的海員他娘的不是選擇了跳海就是開槍自盡了,而飯島疑每每都是厚葬這些人,他娘的不易啊!
  老子們能熬下來不容易啊!每天都是他娘的即興演講,咱也不知道人家哪來的那么多詞,講的還抑揚頓挫,慷慨激昂的。
  這也是為啥飯島疑不疑心二當家能登能說的原因了,人家什么都說,你不問你家自己他娘的就交代,根本不用懷疑,他做的壞事好事沒事人家都講給你聽,盡管廢話比較多,但是人家他娘的熱情啊!只不過有點過度而已。
  反過來這也是二當家的為什么能忍受飯島疑的原因了,他娘的人家不懷疑他,他還擔心個屁?可見有時他娘的能說也不是一件壞事,是不是?
  至少人家能登能說是這么認為的,盡管人家能登能說是能登人,這讓他們這個組織所有人都懷疑島國能登人他娘的是不是都這么能說。
  其實有時飯島疑也有種想卡能登能說脖子的沖動,一看那張嘴他娘的怎么就不停哪?
  跟他娘的重機槍似的打個不停,所到之處都他娘的臥倒,不臥倒就陣亡了,所以說飯島疑絲毫不懷疑他們這些海軍比陸軍弱,等他娘的讓二當家的練出來,這軍事素質都過硬,哦,只要能在他嘴下活下來的,都是高手,當然也包括自己了。
  而出乎飯島疑意料的是清川那補給艦艦長他娘的居然是個慫包軟蛋,他是在被關押的第三天自殺了,原因忍受不了二當家的“革命再教育”,可見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參加革命的,海盜革命事業漫長而艱巨啊!
  他們的二當家他娘的就是個好政委,什么人來了都能對活,而且都有的聊,人家他娘的憑著這張魔嘴混了個好人緣!
  自己怎么就不行哪?嗯,不對導彈驅逐艦艦長大島類今天在會議上笑得很陰險,是不是有點事兒啊?
  這人對自己的忠誠度有待考證,想到這里他不由得安了一下辦公室桌子上面密密麻麻開關上的B1鍵,這個鍵是他的心腹組織影子忍者的傳喚鍵,這是個專門調查跟抓捕那些官員的秘密部門,類似于我國明朝時期的錦衣衛,也就是秘密拘捕部門。
  看到這里可能有大大問了密密麻麻的按鈕是什么意思,嗯,這個飯島疑在桌子上的按鈕不下二十個,有傳喚官員的按鈕,有點菜的按鈕,還有他娘的特務按鈕,當然也有召喚二奶的按鈕,多的很,以后還會提到的。
  那邊武田清川知道后那是暴跳如雷啊,這他娘的又是誰啊?啊?!老子們的艦隊也敢劫,他娘的真是無法無天了,先是盟友李治被綁了票,一家人還看笑話。
  沒想到這報應這么快就來了,有人居然敢劫老子們的補給艦,真是大了膽了!
  他娘的不知道老子是喪尸勢力主?這是不能開先河,給老子他娘的查!老子到是要看看是那個混帳王八蛋敢劫老子的東西!
  再說這島國現在他娘的就是亂,也不能亂成土匪王八窩,誰都能打劫了?好好的一個島國居然成了索馬里,他們就是要查查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干得。
  一開始他們懷疑是有馬干得,畢竟有馬才組建了人類海軍,現在除了上杉那個混蛋沒有跟人類和解,其它的喪尸母體都給勢力范圍內的人類達成了一致,包括澤田那個變態也跟人類達成了一致,只不過澤田那個好男色的,每周都要寵幸一次正太的奇跡還在繼續著。
  不過澤田也沒有海軍,有海軍的就是有馬跟北條再就是武田跟清川了,三重野也有不過他的海軍很少啊,就那么兩三艘,根本就不可能。
  那是不是有馬干得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