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3)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3)     

末世橫行440 兩輛車撞在一起了

話說李治一不小心吻到了秦琳,趙飛博等人那都是訓練有素了,一眾警衛迅速的封鎖路口,當起了交通警察!
  哎,大爺哎,你不能走這邊?為啥?那邊有情況阿,哪個,哪個出了車禍啊!兩輛車撞在一起了,就是親一塊去了。
  慘啊!怎么不慘啊?您老就別過去遛彎了,該繞道繞道吧您。
  哎,姑娘,姑娘,您貴姓啊?哪個我怎么看著你這么眼熟啊?對了,你不是我小學同學來著?什么,你是島國人,我是中國人,呃,我認錯人了……
  于是乎趙飛博這個“交警隊長”帶著一眾“交警”指揮起了交通,你還別說人家這交警當的還真合格,很多人都讓他們忽悠走了,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不是?
  這邊李治吻了秦琳,李治顯得有些暈乎,他對秦琳也不能說沒好感,但是他一直把她當妹妹看的,沒想到這一不小心把秦琳給吻了,這可怎么辦哪?
  那邊秦琳本來是哭,看著李治那舉手無措的樣子忽的破涕為笑,她用手指頂了一下李治的額頭,墊著腳把嘴靠到李治耳朵邊輕輕的說道:“誰也不準說,聽到了沒?李大司令。”
  李治忽然覺得秦琳可愛極了,于是用手摳了摳耳朵,一臉茫然的對秦琳說道:“妹子,你剛才說什么啊?我怎么沒聽到?”
  秦琳聽后一愣,臻首一側,歪著頭驚訝的看著李治:“你,真的沒聽到?”
  李治茫然的點了點頭說道:“也不是沒聽到,聲音太小沒聽清。”
  秦琳懷疑的打量著李治,她低頭想了一下,忽的一笑:“可能是我說得聲音太小吧,我再跟你說一次。”
  于是秦琳又墊著腳趴在李治的耳邊輕輕地說了一遍,這一下秦琳吐氣如蘭的弄得李治耳朵直癢癢,李治忽然有了一種讓秦琳作自己老婆也挺好的感覺。
  李治對秦琳的感覺一直很好,從一開始的沃爾馬還是到后來防空洞在后來的一連串事情,這讓李治對眼前這個女孩兒充滿了好感,說不喜歡的不是扯淡就是在裝.比,能不喜歡嗎?但是李治有分寸,他的麻煩夠多了。
  有時李治也希望能跟那些走了狗屎運穿越到古代的大拿一樣,動不動就是妻妾成群的,身邊老婆一大堆,最他媽神奇的是還能和睦相處,一個個都賢惠的嚇人。
  他他娘的怎么就遇到這種好事情?他所遇到的女孩兒沒一個是善茬的,就算這里面最善良的娜娜子跟最和氣劉蕓那也是不允許自己有外遇的,娜娜子人家是沒辦法才當小三的,但是人家也一直謀求轉正。
  李治自己想了想可能除了娜娜子能勉強忍受自己有外遇,其它的女孩兒都不行,包括眼前的這個可愛丫頭秦琳也不好說!
  這些女孩兒都是在跟交往時一口一個不在意的,但是一旦你跟她發生關系確定在一起時人家就開始清剿你的不良關系了,幸好自己機警不然現在不是讓莫嫣然咬死,就是讓劉蕓槍斃了。
  什么?劉蕓會槍斃了李治,你以為她不敢?
  要是她知道李治以后娶了莫嫣然,她肯定會槍斃李治的,劉蕓那女孩兒只要聽到李治跟莫嫣然在一起就怒不可遏,因為她很聰明,所以她不會表現出來。
  她深知只有莫嫣然才能把李治從她手里搶走,事實也是這樣的。
  后來莫嫣然逼著李治跟她完婚,劉蕓知道后大怒,帶著李治的兒子到李治的司令部大鬧,搞得李治差點沒法做人,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啊?李治仰天長嘆。
  那一刻李治才算明白作者忠告他的話,但是人家現在還是不明白,或者說多少有點明白了。
  有一個道理是很淺顯也是很深奧的,那就是不是每一杯牛奶都是特倫蘇,不是每一個男人都他娘的是王寧,你覺得你自己有人家王寧的運氣,告訴你你他娘的這輩子別想比上陰比王寧,你看人家王寧在家里是金太郎。
  他娘的人家出了家門就成了平八郎,狗日的王寧全中華帝國的婊子窩沒一個不認識他的,人家給自己起了個名:李健。
  于是風流倜儻禽獸郎,天下誰人不識君?
  這句極不對稱的句子就成了替死鬼李健的真實寫照,以致于后世都沒搞清楚哪個愛嫖.娼的將軍他娘的到底是不是李健,李健的后人對這種說話予以了辯駁,但是人家天下第一婊子樓卻拿出了李健用過的手槍跟懷表,這讓那些史學家們都對李健這個風流上將很不齒!
  “李健不愧風騷四也!”這是后世一個文人在酩酊大醉時說得一句話,這句話也成了李健終生的評價。
  生平為人小諸葛,瑕疵唯在風流處!李健壞事就壞在他的風流上!
  可是誰能知道這個風流罪過的元兇他娘的居然是王寧,而替死鬼李健躺著也中槍,這個迷題一直也未能解開,于是李健就成了風流罪過的替死鬼。
  可見陰比到了哪里他娘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秦琳見李治望著自己發呆,臉一下子羞得通紅,貌似被一個男人長時間的看,哪個小姑娘也受不了,她不由得躲避李治的目光問道:“李司令,是不是來看劉蕓啊?”
  李治聽到秦琳叫他,不由得支吾起來:“阿,阿……是啊!是啊!”
  秦琳見李治那樣不由得好笑,于是俏臉一板,嗔道:“都司令,還這樣,你讓人家看見多不好啊!以為咱倆之間……”她說道這里忽的覺得不好意思,的確,要不是她跟李治親到一塊去了,李治也不會如此阿。
  這不是自己揭挑自己嗎?她有些不安的看了看李治,果然李治一臉壞笑的沖她抱拳躬身一禮:“娘子,小生剛才不周之處請見諒!”
  秦琳突然覺得好玩于是她笑著對李治說道:“嗯,剛才怎么不周啦!”
  李治見對方中計于是笑著說道:“嗯,軟軟的,濕濕的!”
  “你討厭死啦!這么壞!”秦琳一聽這話那臉疼的一下子臊的通紅,她此刻終于明白為什么劉蕓跟莫嫣然沒事就說李治這樣壞那樣壞的,嘴多么多么損,今天一看還真這樣來!
  于是她轉身就跑,卻是跑錯了方向,那是一個死胡同,又跑了回來。
  在經過李治的時候也沒敢抬頭,她怕李治笑她,卻聽到以下的“關心”的話語:“妹子,要不要哥哥送你回家去啊!我今晚不去那也不要緊!”
  “人家不用啦!”秦琳越慌越想一只迷了路的麋鹿一樣的亂沖亂撞,有一次還撞到了李治的懷里,李治在抱她的時候被她用力掙脫了,秦琳好不容易才跌跌撞撞沖出了那條街,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的自己的住處。
  但是李治那句“嗯,軟軟的,濕濕的!”的話卻一直回想到她的耳邊,她突然想起了以前看的一塊電視劇,那是一個日劇,叫《魔女的條件》,那上面的主題歌非常的好聽叫《first.love》她現在突然就有那種first.love的感覺。
  她突然明白了那上面廣獺未知的感受,碰到李治這種不安規矩出牌的魅力男人,她真的抗拒不了,那一夜秦琳就是那樣呆呆望著窗外,不是傻笑就是落淚的……
  話說大司令李治有些郁悶,人家先是來了飛來艷福,他娘的很沒親夠的,人家跑了,秦琳那妮子真是。
  讓哥哥抱抱也不要緊啊,怎么就那么皮薄哪?想想末世前那些小姑娘一個個火辣異常,別說抱抱開個房也就那么回事了,人家都不得臉紅的。
  可見女孩兒跟女孩兒差別真的很大阿!
  李治這心里還在后悔忘了多占秦琳那妮子點便宜了,至少摸摸也可以阿,不知道她皮膚的彈性好不好什么的就到了劉蕓的特護房。
  到了門口就聽見里面歡聲笑語,這是誰在里面啊?李治不由得探頭往里面一看,原來野坂宇智波誰的都在,里面大約七八個將軍還有護士的,能不熱鬧嗎?
  李治看了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不會是來給他兒子起名字的吧?上次給他兒子起了元次郎讓他好一個蛋疼!他娘的還不桃太郎,西瓜太郎,冬瓜太郎算了。
  他真不明白他們哪只眼睛看自己的兒子像太郎的,還有那個進藤少將居然建議自己兒子叫鶴之丸,狗日的,老子兒子什么時候成了丸子了?李治每想到此處就有一種想打人的沖動!
  但是李治卻不知道,島國人有個傳統古代人的名字上喜歡用丸這個字,以及他們喜歡的小孩兒也給他們起什么丸什么丸,以后又延伸到了船及別的物品上。
  而李治這個中國人怎么知道這些,恨的他咬牙切齒的。
  那次東鄉平阿大見了李治問鶴之丸最近怎么樣怎么樣的,逼得李治差點大爆發,還是黑如水見機行事化解為夷了。
  黑如水就跟李治說對方沒惡意,人家國家的風俗而已,這黑如水自從上回一頭栽倒在島國風俗上之后,對這種島國傳統的事情特別地小心,能化解就化解。
  而李治卻是總覺得很別扭,此刻李治見一群將軍圍著他兒子群魔亂舞感覺,一時間李治意識到今晚又是一個難熬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