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3)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3)     

末世橫行441 第二屆盟軍分贓大會


  今天晚上海面上起了霧,能見度不是很高,周圍全都籠罩在一片茫茫霧氣之中,很多軍艦都在大霧中前行,彼此雖然間隔卻看不清對方的船。
  李治就在海上移動堡壘上,黑如水誰的也在,這次他們要拿下對馬島,那個云霧之間的海島,那個海島上住著一群人,他們的名字叫海盜。
  一群自以為是的海盜,李治他們這一次要讓他們嘗嘗厲害,這干了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不然他們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法律!
  在這個亂世里面他們這些掌握著實權的人就是法律,他們必須主持公道,維護社會秩序,讓那些目無王法的混蛋付出血的代價!
  不然這種混蛋就會更加囂張,更加的破壞這個世界的公平跟正義,要知道任何一個新興的政權都不容忍這種踐踏公平跟正義的人存在,何況他們還是海盜!
  而正在李治他們坐著軍艦夜襲對馬島的時候,能登能說正在接見龍造寺遠景,為什么飯島疑沒來哪?
  人家飯島疑很小心啊,生怕來人是喪尸母體,他對于那種喪尸什么的可是很害怕的,他的多疑這次也救了他一命。
  人家此刻正在自己的寢宮跟他才弄得一個馬子大戰,這晚上就是要找點事兒干,是不是?總不能白天沒吊事,晚上吊沒事吧,是不是?
  所以人家在島上選了大約三十多個后宮,每天那都是輪著來的,從周一排到周日,然后每個月三十天,是不是,一日一夜啊!
  絕對不能出現輪空的情況,要不然那些妹子不寂寞啊?
  他飯島疑自付自己是一個負責任的人,此刻又怎么能偷奸耍滑哪?對于后宮這個事情,人家飯島疑早就研究過了,這人啊,做什么事情都有偷奸耍滑的,唯獨作這個事情沒有偷懶得。
  所以了別人都不偷奸耍滑,自己這個責任男更應該勇往直前了,是也不是?再說了,人家又才弄了一個“新人”。
  他娘的新的阿!不試試還行?人家飯島疑最喜歡試新人了,嘿嘿~
  正當飯島疑在試新人的時候,能登能說也在跟龍造寺遠景“大戰”,先是龍造寺遠景指責能登能說他們居然劫持他們的軍艦,要知道他們遠日無仇今日無怨的何苦來劫持他們的軍艦哪?
  能登能說一聽這話就笑了,哦,就你們禍害老百姓行,老子們劫你的軍艦就不行?要知道你們是引起這場災難的罪魁禍首,他娘的別說劫你們,老子就是炮擊你們你們也得挨著。
  這話一出,周圍那些海盜一片叫好,而龍造寺則是大怒,但是他知道此刻他們的偷襲部隊還沒到,還不能跟他們翻臉。
  他的左邊是甘利自由,右邊是有馬的大將井上瞳,都是戰斗性母體,他這次帶來的基本上都是戰斗性母體,等等一聲令下,這些海盜全都要成他們的喪尸部下。
  這個能登能說他可不想殺,你看那小嘴他娘的真能白活啊!讓他這么一下子就死了他可不舍得!人家龍造寺非要抓活得,等你成了老子的階下囚讓你***說說!老子非活扒了你的皮不可!
  對面的能登能說卻以為對方理屈詞窮于是說得更加賣力了,那嘴喝著茶還不停的亂噴,以致于他身邊的好幾個海盜不由得換了座位,能不換座位嗎?
  能登這廝說就說吧,凈往兄弟們臉上噴茶葉口水的,害得老子還要不停的擦,老子們可不敢挨著。
  他娘的,他就是個口水男,愛誰挨著誰挨著,反正老子不挨著。
  于是乎無論是傍邊的海盜還是對面的龍造寺遠景他們都搬著板凳離著對方越來越遠,越來越遠的!
  而能登看到這一幕,人家開心的不等了,***沒理吧?
  自古以來就是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啊!
  哈哈哈,你看看對方讓自己說得啞口無言的,還他娘的退避三舍,這就叫沒理!
  你看自己這個有理,那是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字正腔圓的,這叫什么?這就叫道理,不,是公理,嗯?應該是真理啦!
  就是老子凈啦些大實話,他娘的能不是真理嗎?不過自己也覺得自己說得有道理阿,改天要那些***記下來,弄個《能登語錄》流芳后世,讓后人看看自己的偉大成績!
  老子說了多少名言,是不是?我不就是說嘛,這圣人跟你們一般人就是不一樣,你看看老子這個圣人一出場,他娘的就是晴天霹靂一聲響啊!
  聽到沒?又響啦!哈哈哈,你們這些一般人哪,說話不帶響的!
  你聽聽,你聽聽他娘的又響了,老子說話不一般啊!哈哈哈!
  他這正笑著哪,只見門外的作戰處處長一頭扎了進來,沒命地大喊:“夜襲!有敵人!”
  滿屋子里的海盜都迅速的站了起來,一家人還沒拔槍,就被對面的喪尸將軍打得七零八落。
  能登能說看到這一幕嚇得六神無主的,蹲在桌子下面瑟瑟發抖,現在能說也不能說了,只是一個勁抖個不停。
  而遠處的炮聲越來越密集,外面不時傳來士兵的慘叫聲跟開槍射擊以及炸彈爆炸的聲音。
  整個指揮系統都亂了套了,有的戰艦還沒出港就被炮火集中打得傾斜了,還有的船員沒上艦就被喪尸鳥咬鬼哭狼嚎的。
  一時間整個對馬島都陷入了一片火海當中。
  卻說海賊王飯島疑還在跟他的新馬子滾床單,人家還在感嘆這個新人質量好的時候就聽見了外面亂成了一片,他立馬意識到出事了。
  他這個人疑心很重,一有風吹草動的就要親自出去看看,這不炮火連天人家還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人家光著屁股拉著他的新馬子急忙進了他的避難通道,這個避難通道直通對馬島的三個大型港口,他從炮聲判斷敵人是從東面南面北面三路的來的,也就是說他的生路在西面的港口,于是人家拉著他的新馬子通過避難通道一路向西面港口狂奔。
  先跑了再說,是飯島疑的一向作風,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部下都不是吃干飯了,如果能對付的了,就是他這個老大不在他們也就對付了。
  以前多少次喪尸鳥入侵,都被他們打退了,而哪一次他這個老大在過?如果打不退他已經脫險了,這就是人家的心思。
  你還別說正是飯島疑他這個作風此刻卻救了他一命,對方的將軍跟人類士兵們都到了他的臥室卻不知道他的避難室在哪,于是一家人從對馬市開始向西,北方向推進,對馬市留下的士兵則是全力搜索這個海賊王飯島疑。
  這一仗很成功,他們擊沉對方戰艦三艘,俘獲敵人戰艦十六艘,殺敵三千余人,俘獲敵軍一萬三千余人,這里面大多數都是海軍陸戰隊的,李治他們發現了對方的一艘大型兩棲登陸艦。這讓他們很開心,哦,還有百姓十多萬人。
  至此盤踞對馬島的東海海盜被李治等人重創,而飯島疑乘坐在對馬島西岸港口一艘驅逐艦倉皇逃離,李治等人的海軍發現了他,但是卻按照李治的意思放他走了。
  為什么要放他走,李治人家早就安排好局了,到時打下對馬島必須要留個引子,好去攻打琉球一路南下,而此刻不就是天送的良機嗎?
  而武田誰的主要注意力都在這島的歸屬上,誰也沒注意那個逃走的破軍艦,他們的空中間諜都發現了那艘軍艦但是他們這些人都沒在乎。
  人家的主要的注意力都在有馬島上,現在誰敢分兵?要知道很多時候這地盤歸屬一要靠功勞跟戰績,二就是看誰的拳頭硬了!所以誰也不敢分兵!
  于是李治盟軍第二屆分贓大會就在有馬島一片友好的氣氛中召開了,與會人士進行了親切的會談。
  鑒于革命形勢一片大好,先是武田摔了茶杯子,說出了“他娘的,老子島自然歸老子!”這樣的和諧言論,受到了諸如有馬跟清川的“贊同”,他們對對馬島歸屬人的看法非常的“一致”,以致于三人在會議上也掀了桌子,武田要跟清川、有馬在友好的氛圍下要展開決斗!
  李治跟野坂自然大驚,這他娘的好情的一場分贓大會咋就成了全武行了?不要破壞了和諧的氛圍嘛,要知道二十一世紀什么最貴?和諧!
  再說了,打架是無能的表現,凡事要講理嘛!不能丟了人再沒品多不好,是不是?
  要不你們看這樣行不?對馬島,清川就別攙合了,人家武田幫你們清了四國,是不是?做人要講良心啊!你就別要對馬島,弄點軍艦算了。
  那個有馬哪,你們也說過了,島不島的無所謂關鍵是武器,是不是?你看這樣吧,你自己挑點降兵,弄點武器,行不行?有馬想了想提出了要先挑的要求。
  武田一合計只要不跟他搶對馬島就行,于是就同意了,于是第二屆盟軍分贓大會勝利的落幕了。
  本次分贓大會與會盟軍人員本著舍己為人,友善互讓的精神進行,大家你推我讓,體現了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與會人員親如兄弟的態度讓人扼腕不已!
  歡迎您的收聽第二屆盟軍分贓大會,謝謝!下次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