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42 無利不起早


  對馬島的東海海盜正如李治等人預料,不堪一擊,對方的優勢在海上,一旦讓那些盟軍的喪尸登陸他們就原形畢露,被盟軍一舉殲滅于對馬島。
  此役武田這個冤大頭終于如愿以償的得到了對馬島及其大部分人口,降兵也分到了兩千。
  而清川主要要得是軍艦,除了原本屬于他的補給艦他分得了七艘大型艦艇,還有一批武器裝備也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有馬哪,盡管沒得到對馬島但人家卻撈到了海盜的火炮坦克什么的,人家本來就是沖著這個來的,這次狠狠的發了一筆武器的小財。
  野坂主要要得是人口跟降兵,因為野坂知道這些士兵對他的作用,他的部隊就是以人類為主的,當然對這些士兵的興趣比較大一些。
  李治這次也跟著沾了光,他分到了一艘金剛級宙斯盾戰列艦,還有三艘初雪級驅逐艦,跟兩艘巡邏艦一艘補給艦,就這些?還有!
  李治什么人,在分贓這個問題上人家從來不手軟,他分得了三千名島國士兵,而且這廝拼命的要裝備、糧食、軍需什么都要,反正用的著的用不著的都拉,最后心疼的武田呲牙咧嘴的。
  人家那個心疼就別說了,他這個義弟還真他娘的實在,不過自己說了剩下的任著李治挑,于是李治又是拉工廠的生產裝備,又是拉物資的,武田又不是地主老財能不心疼嗎?光李治拉去的糧食就夠他們來的所有人吃一年了。
  海盜自古以來就他娘的富得流油,不談這些你看那個狗日的有馬,活像到了金銀島上的探險家一樣,那一車車的金銀珠寶。
  武田看的心疼,他痛苦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還時不時的透過指頭縫看上一兩眼的。
  能不心疼嗎?這可是真金白銀,這玩意兒不帶待貶值得,永遠就是那個價!
  你看這邊那黃燦燦的金磚,絢爛直奪人二目;你再看那邊那白花花的白銀,亮的如同太陽一般,看多了肯定刺瞎自己的氪金硬化狗眼。
  這他娘的都是錢!
  武田突然有種想沖上去攔住這些土匪的沖動,你看看有馬、清川等人那一臉淫.笑,狗日的越看越淫.蕩,笑他媽都能笑出這個樣子,真他媽有才華。《《筆下文學》》()
  你說拉東西也就算了,這不是有些人還又摔又砸得,活像一群潰兵進了古董店,而武田就是這個古董店的老板,人家看著那些拿著“古董”不當錢的士兵,人家是又擔心又心疼還不時的自己給那些估下價。
  哎呀,老子又折了多少多少,臥槽,那東西摔不得阿!
  整整一上午武田都是昏昏噩噩的。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這個對馬島島主咋就當的這么窩囊,島主還沒當半天就讓自己的“好兄弟”好一個掃蕩。
  他突然意識到當年他們島國侵略中國就是個錯誤,沒看到人家李治帶著一群兇狼惡虎到自己島上報復嗎?
  對,他娘的這就是報復,這是解放軍跟華偽軍對島國的報復,只不過發泄在自己這個冤大頭身上了。
  但是當他看到對馬市市政府上面插上了他的軍旗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榮耀跟滿足,要知道連皇宮也有他的旗幟在飄揚,這就是個吉兆!
  有道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很多時候就是打破原來地東西,才能煥發生機,你看他們現在不也是在破四舊立四新嗎?
  等以后安頓好了,他再想辦法在高麗或者北方的南千葉.群島安個基地。
  對于領土武田有種特殊嗜好,這玩意兒越多越好,他很想有屬于自己的國家,他向往古代的幕府將軍,要知道那些將軍們都是萬世令人敬仰的人物。
  而他有這個機會來光耀武田家族,讓武田家族成為島國現在的幕府將軍,最妙的是他們這些喪尸母體都可以長生不老永葆青春,這也為他的雄心壯志打好了基礎。
  他可以一路向南或者向北跟他的義弟聯合起來打下一大片領土,到時再來個第*屆分贓大會,是不是?想到這里他不由得一陣奸笑,引得對面的有馬跟清川一陣的鄙視。
  有馬聽到對面武田的奸笑聲那就是一陣的不爽,畢竟這次他沒有得到有馬島,誰不想要領地阿,有了領地那些白花花的銀子跟金燦燦的金子想要多少是多少。
  現在他有種上當了感覺,這里面就他分得最少了,他最虧,所以他的斗雞眼在轉了360度之后死死的盯住了對面的武田。
  而傍邊的清川也是類似的想法,不過他比有馬心理平衡多了,畢竟他已經如愿已償的平定了四國,接下來就是如何安頓好四國的問題了。
  畢竟那個地方經過那么長時間的戰亂人民需要休養生息,而且四國還有一些人類抵抗組織也必須由他來處理。
  這些的抗組織相當的頑固,他曾派了人去跟他們和解,沒想到那些人就是放棄不了對喪尸母體的仇恨,不但槍殺了他的和談使者還要跟他們戰斗到底,所以清川不得不去應付四國事情。
  而有馬也有不能說的事情,什么事情哪?就是澤田那個變態居然趁著他出兵山口縣,并力調動的時候開始偷襲他了,盡管規模不是很大,但是也讓他很蛋疼。
  他需要武田出兵騷擾一下澤田那個變態男,對武田他還有所求所以不能跟他翻臉,這也是有馬為什么不堅持要對馬島的原因了。
  李治在分贓之后提出了宜將剩勇追窮寇的想法,這個提議包括他的岳父野坂在內沒一個感興趣的,為啥哪?
  剩下的飯島他娘的就一艘破艦艇了,能有什么油水,是吧?所以一家人對那只落水狗興趣不大。
  但是李治卻是很感興趣,于是一家人就把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交給了李治。
  誰也不想多找點事干,這年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他們“家里”都有自己的事情,所以一家人也樂的看李治去消滅飯島疑。
  對于李治去追擊飯島疑,武田認為他的義弟就是用這個借口回國,畢竟人家的丈母爹很厲害,非要李治當上門女婿,鬧得李治很不開心,李治曾跟武田說過。
  武田了解那種感受,那能好受了嗎?自古以來上門女婿受氣多,看盡人的白眼,那其中的滋味只有那些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武田以前也曾經當過上門女婿,所以他非常了解李治的感受,他曾經也有個小家,但是卻被他不小心破壞掉了。
  本來武田這個修車工就讓他的岳父岳母很看不起,他自己也認了,畢竟他會的東西并不多,他曾想開一家自己的面館店,卻沒有啟動資金,他向他的岳父借卻遭到了對方的嘲笑。
  這讓武田很自卑,有一天晚上,他的朋友喊武田去喝酒,武田跟他的朋友們在一起喝得比較多,那夜他酩酊大醉,回到家里,不知怎地跟他的妻子吵了起來,他的妻子是個缺少教養的,就跟他廝打了起來。
  他的岳母見狀就開始廝打謾罵武田,武田一怒之下失手打了他的岳母跟他的妻子,這一下可闖了大禍,對方不跟他算完了。
  先是把他的錢全都提走了,說是醫藥費,在就把他的兒子也都帶走了,還把他的孩子姓氏改成母姓,房子也沒了。
  武田成了孤家寡人,正當武田郁悶不堪的時候,他看到生化實驗志愿者的招聘啟事,反正他無牽無掛也想離開千葉那個傷心地,于是他就報名參加了招聘,沒想到幾次面試之后他被錄取了。
  之后就開始他的生化之旅,生化危機對他來說是一個解脫,他擺脫了原先的桎梏,他的斷離讓他迎來他新的人生。
  現在的他儼然是一個大將軍了,再也不是一個委曲求全的末世修車工,也不再是那個天天看人眼色的上門女婿。
  他終于活出了自己,一個嶄新的武田,一個自由的武田。
  所以李治現在急著要去追擊飯島疑,武田第一反映就是野坂那個老小子又在打李治的主意,李治借口逃離九州的法子,畢竟李治上次也是這么干得,所以武田絲毫不懷疑自己的判斷。
  有馬也覺得李治此去不簡單,此人氣宇軒昂并不是貪圖一艘軍艦之人,飯島去了南邊,李治莫非是借追擊飯島為由,南下直取臺灣島?
  他覺得這種可能很大,從李治的言談上可以看出他對他們的島國的領土不感興趣,所以他肯定不會去沖繩(琉球),而是南下取臺灣。
  臺灣是中國的東大門,取了臺灣對李治有百利而無一害,想到這里有馬含笑不語,那兩個斗雞眼呈現一百二十度差度,讓人看著有些啼笑皆非。
  清川卻是質疑李治的動機,他覺得李治這樣做肯定有目的,雖然他不知道李治要做什么,但是李治也是個無利不起早的家伙,他會這么善良這么好心幫他們島國打海盜?
  拉倒吧!肯定有動機,要不就是個陰謀,但是這個陰謀是什么哪?他想不太清楚,而且四國的人類反抗組織搞得他的心煩,所以他也只能笑笑任由李治去完成他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