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443 嘴頭子好使的不如會掄鞋底的


  黃昏時的大海顯得異常的漂亮,金色的陽光撒在波濤起伏的海面上,那縷縷金色的光芒耀的浪頭晶瑩剔透的,不時有海藍色皮膚白色肚皮的海豚躍起,如同銀箭般劃過,與天上盤旋著鳴叫的灰色海鷗相映成趣,這就是海上的一天。
  末世前每當這個時候那些出海的漁民總是一臉憨笑的滿載著漁獲而回,而今天顯得有點異常,不但看不到想象中的漁船,連艘巡邏的戰艦也沒有。
  這里就是琉球那霸附近的海域。
  東方疑是今天凌晨才到達這里的,他昨晚的恐怖經歷讓他現在還不寒而栗,到底是怎么回事哪?
  他現在還有些懵懵懂懂得,他只記得昨天黃昏一伙來自九州人類的漁船到達他們對馬島要求跟他們jiāo涉jiāo還那艘被俘補給艦,開玩笑,自己搶.劫的東西怎么可能還給他們?
  他當時聽手下一說就笑了,老子今天才nòng了個妞,沒空見那些九州來的雜種,讓能登能說去見他們吧!
  這些人太搞笑了,讓獅子把胃里的羚羊還給他們這他娘的可能嗎?他的手下聽了之后都是大笑起哄不已,所以東方疑也沒放在心上。
  再說了萬一對方在自己接見他們的時候刺殺自己怎么辦?自己這么尊貴的人怎么能見那些充滿不確定性的賤民哪?
  于是一天黑人家迫不及待的去見他新搞得馬子,這馬子質地相當的好,xiōng大圓、腰細欲足纖手,讓他越看越愛看,越看越喜歡,這他娘的就是個極品啊!
  你看看自己今早上出去是不是一次就劫了好妞,所以人家天一黑就迫不及待的拉著他的小美人去爽了。
  可是他跟他的美人滾chuáng單還沒滾夠的就迎來命中的災星,他聽到外面炮火此起彼伏,慘叫之聲連連就意識到不好,這不人家腳底抹油溜了。
  他不知道現在對馬島怎么樣了,對于突襲他們的部隊,飯島疑懷疑是九州的野坂干得,因為那伙人來自九州,但是九州野坂自己跟他沒什么怨仇啊?
  以前自己還跟他共事過,盡管野坂那人眼眶子極高,很瞧不起人,但是也沒必要搶占他的對馬島吧?
  他是今天下午三點多才睡醒的,現在他正在自己的臨海的別墅寢室里望著外面的大海發呆。
  他身邊那個才收編的娘們也醒了,她luǒ著上身一下子從后面摟住東方疑的脖子,把她整個身子都壓了上去,而東方疑卻顯得有些煩躁一舉手就把對方甩開!
  他現在沒心情跟那妞打.炮,要知道對馬島對他非常的重要,那個地方不但有自己二十艘軍艦,還是連接南北海域的紐帶,萬一丟失,這自己的北上的海路就相當于被切斷了。
  對于他們海盜來說,少了落腳點可是不行,他在對馬島那里經常西邊騷擾騷擾高麗,北面掃dàng一下羅剎國,東面洗劫一下本土島國那好不開心愜意,這要是被人打下對馬島的話。
  想到這里,他拿起了身邊的電話,看著那個在一邊穿衣服的bō霸說道:“喂,是澤邊君嗎?嗯,聽我說,馬上派兩架預警機去偵察一下對馬島情況,快!一有消息直接告訴我。”
  “嗯,好的,就這樣吧!”飯島疑放下身邊的電話,緊繃著的心多少有些放松。
  看著那妞氣咻咻的樣子,飯島覺得有些好笑,于是他就過去摟那個妞,沒想到那妞卻是真的生了氣,居然沒個分寸回手就是一陣狂抓,而飯島躲避不迭居然被那妞抓了個正著,那臉上被抓得一道一道。
  飯島頓時大怒,他跳起身來一腳就踹在那個妞的身上,然后抓著她的頭發不停的廝打她,直到打得對方滿臉是血,才恨恨的離去……
  那邊飯島在打人,這邊李治他們也在打人!打誰啊?還有誰,能登能說唄。
  一開始只是龍造寺在那里爽,龍造寺這廝這次真生氣了,一個勁的巴嘎(馬鹿)個不停,那邊得能登能說卻是不管還在那里一個勁的說個不停,哪嘴就跟個破布似的,怎么也堵不住。
  時不時還問候一下龍造寺他老母,你想龍造寺能不生氣嗎?人家那眉máo現在都成了挑眉了,那嘴角不斷chōu搐而他嘴角上的太君胡也是跟著跳躍個不停,仿佛自動的一樣。
  清川這事知道,他想直接槍斃能登能說,人家龍造寺還不讓,龍造寺一開始身赴敵營,那是劇情需要,這不人家好容易得著這么一個跟能登能說辯論的機會,于是龍造寺跟能登能說開始了口水大戰,先是能登能說大罵龍造寺不要臉居然投降了喪尸,勾結喪尸襲擊他們。
  而龍造寺則是大笑反駁,***,老子不是勾結好不好,老子他娘的本來就是喪尸,你要是識時務就投降,不識時務老子賞你一口。
  而能登能說聽罷大怒,人家立馬開始抗議龍造寺威脅自己,你不是要跟老子辯論嗎?還要把老子變成喪尸,哦,是不是說不過我就威脅別人啊!
  龍造寺聽后也火了,你這么說什么意思,誰他娘的威脅你了,還抗議,你他娘的抗議什么啊?這是誰的地盤啊?沒個吊數啦!
  于是能登能說非要龍造寺找裁判,不找裁判人家不跟龍造寺辯論的,因為他認為龍造寺不講理。
  龍造寺聽后就樂了,不是擔心你爹嗎?好!你爹給你就找你這個王八蛋兩個裁判,于是李健二炮跟黑如水就順理成章的成了裁判,其實本來龍造寺找得黑如水,為什么著黑如水哪?
  因為龍造寺跟黑如水的關系不錯,他也非常欣賞黑如水,所以人家就邀請黑如水成他跟能等能說的裁判,但是他沒想到二炮跟李健也在黑如水那里玩,這樣一下,二炮李健這兩個好事之人也要來,能不來嗎?
  人家二炮一聽這事就樂了,嘿嘿~正好爺爺閑的沒事,他娘的沒想到海盜里面還有個能說,走,騷騷,看看去!看看那個***多么能說!
  而李健一聽也樂了,人家當時就跟二炮說,師長,別啊,你看我們這里面都是些嘴笨,萬一說不過人家怎么辦啊?
  二炮聽后倆牛眼蛋.子一瞪,他敢!他敢說得老子沒詞了,老子chōu他小子。
  李健一聽就樂了,人家當時就說了,師長阿,我們是裁判,這裁判打人不好聽阿!怎么也不能chā言阿。
  二炮一聽當時就問李健,是啊,我們是裁判,那怎么辦哪?李健笑著對二炮說,這事得找趙飛博,趙飛博這廝審訊有絕招啊!
  二炮一聽就明白了,他早就聽說過趙飛博的鞋底功,當年劉平聲多么頑強的人啊,都讓趙飛博得劈臉一鞋底打得告了饒,由此可見這廝功底之強!人家那是奶功夫,學不來了。
  于是李健等人就把這個小小的愿望跟龍造寺遠景講了一下,龍造寺聽后就高了興,敢情還是中國人有才啊,當年四大發明就是這些人搞出來的,滿清十大酷刑也是這些人搞出來,這他娘的當打手還得中國人才行!
  于是龍造寺大喜,這一趟黑如水之行沒白來啊!
  你看看,自己不但找到了裁判,他娘的還找到了打手,自己對活不了***能登能說,趙飛博還對活不了能登能說,想到這里人家興奮成什么似的,帶著眾人一溜煙的趕回了刑訊室。
  然后龍造寺跟能登能說就開始為期四個小時的辯論賽,人家他倆這一下午就在那里辯論個不停,但是龍造寺哪里是能登能說的對手,你想人家都能把自己人說得自殺了,那是什么水平阿?
  連一邊的黑如水這條毒舌都覺得自己上去也過不了五百回合,眼前這個能登他娘的就是個魔嘴啊!
  這金子在他嘴里能變成石頭,同樣石頭在他嘴里也就成了金子。
  于是在龍造寺敗退的時候,一個英雄上場了,此人姓趙名飛博,一身筆tǐng的軍裝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的威武,有么點常山趙子龍的樣子。
  趙飛博是不是趙云的后代這個不得而知而知,但是一個小時以后他在刑訊室里瀟灑掄鞋底的樣子讓人看后贊嘆不已,你看他那鞋底上下翻飛的都輪出彩來了。
  人家趙飛博一邊掄鞋底一邊教能登能說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背!”
  “人之初,哎喲,性本善!”能登剛背慢了趙飛博緊接著劈臉就是一鞋底,打得能登臉上又出現了一個鞋底印子。
  “習相近,性相遠。背!”趙飛博在一邊跳過來跳過去的,就跟電視上自由搏擊場上的運動員一樣。
  “什么相近,馬戲大?哎呦!”能登能說還沒說完就覺著嘴角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趙大爺的鞋底忽的一下又給能登劈嘴跺上了。
  現在能登能說真的害怕了,因為他面前都是跳躍的趙飛博,他不但要跟上眼前這位趙大爺三字經的速度還要注意漫天飛舞的鞋底,趙飛博得鞋底功練的那是爐火純情,這一動就是鞋影重重的,那一動就是鞋底飛舞的,害得能登能說上下難護其身。
  哪里還有功夫辯解,可見嘴頭子好使得不如會掄鞋底的。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