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451 二炮的用人之術

上回書說道李健跟二炮都以為自己要完蛋了,卻聽到外面士兵興奮的喊聲,于是二炮乍著膽子出去想看一下怎么樣,他這一出去不要緊,好幾個他的下屬跟袋鼠似的連滾帶爬手腳并用的進了他的“防空洞”。
  這樣二炮感覺到一陣后悔,這些狗.娘養的,老子他娘的一個師長,不,馬上老子就是軍長了,老子他娘的一個軍長都不怕,這些狗日的下屬怕成這樣,這像話嗎?
  但是他又想看看是不是外面來了援軍,于是他急忙跑到碎了一地玻璃的窗戶邊一看,可不是?
  對面他們的軍艦打得對方艦艇不斷的爆炸冒火,一艘敵艦直接被他們友軍的魚雷擊沉了,這讓二炮變得更加有底氣。
  二炮回頭看了看那些嚇得縮頭縮腦的下屬,不由得卡著腰罵了起來:“他娘的,都給老子出來,怎么這么沒出息?騷騷,你個狗日的給我出來!”
  李健不愧是狗頭軍師,人家腦子聰明著哪,這不人家先聽著外面的士兵在歡呼,也聽二炮說話有了底氣,于是也從“防空洞”里面鉆了出來!
  他一面急沖沖往二炮那邊趕一面回頭大罵:“混蛋,剛才是那個不長眼的拉著我的腿,不讓我出來?老子等等再跟你們這些膽小鬼算帳!”
  他搶先兩步來到一臉威風的二炮面前笑著說道:“師長,您沒事吧?剛才您臨危不懼,在艦體受重創的時候依然鎮定指揮,宛如天神降臨,讓我等實在佩服之至!”
  二炮睨了一眼李健,狗日的真會說啊,你那只眼看老子鎮定來著?老子進個防空洞你他娘的都把老子往外擁,還他娘的說地方太窄進不來,是不是你狗日的說得?現在倒給老子扣高帽子了。
  但是二炮轉念一想,剛才那自己也他娘的慫了,本來不怕的,沒想到頂上的他娘的往下面亂掉東西,他被打得暈頭轉向的,嗯,就是。
  如果不這樣他怎么會鉆“防空洞”哪?于是二炮攏了攏他亂糟糟的飛哥頭笑著對李健說道:“就是!騷騷,還是你他娘的說話我愛聽!”
  “嗯?那些狗日的還沒出來啊?去!把左藤廣給拎出來,狗日的艦長還他娘的躲,躲個屁啊!”二炮看到他的手下還在那“防空洞”里面搞基,就是一陣氣。
  這些狗日的平常一個個都很能說現在他娘的一個比一個慫,非讓這些狗日的再來次上山下鄉不可,不然他們就不知道什么叫干群交流!老子他娘的讓你們這些“廝們”去改造去!
  那邊李健得了雞毛當令箭在防空洞邊上好一陣大罵,罵得那些團長艦長參謀長們灰頭土臉的。
  你看看,你看看你們丟不丟人,這七尺男兒敵人來了不迎戰,鉆他媽什么桌子底啊?喝多了是不是?沒喝多都給我出來!
  老子們在外面浴血奮戰的,這回頭一看,喲,哥幾個都不見了!敢情耍傻小子啊!
  沒看見師長還在那邊坐鎮指揮嘛!領導在你們就敢這樣,這他娘的還了得?
  你們是不是軍人,軍人的天職是什么?左藤你個狗日的,你他娘的嘟囔什么,給我滾出來!
  師長找你,你瞪誰?說你哪!不服氣找師長講理去,你爹我不聽!
  就這樣左藤跟一眾軍官爬出了防空洞結束了剛才的“情感交流會”,一家人看到李健這小嘴在這里白活,沒一個不生氣的。
  你他娘的剛才沒鉆是怎么的,老子還是后來才鉆的,你他娘的第一個鉆進去的,現在到賣起乖來了,不就是師長寵著你嘛,做人不得這樣的,所以一家人心里那個罵就別提了。
  而那邊二炮卻是開始教育開了左藤廣,嘿嘿~
  孫子哎,你是不是這條軍艦的艦長阿,你怎么能臨陣逃脫哪?
  什么沒逃脫,那你鉆什么桌子底啊?沒鉆?老子看著你鉆來!
  什么?你先看到老子鉆,你才鉆的?你他娘的胡說,你哪只眼睛看見老子鉆桌子底來著!
  我他娘的叫你胡說,叫你胡說!
  這敢情好,二炮叫左藤廣揭了老底,腦秀成怒,頓時揮拳相向打得左藤廣鬼哭狼嚎的。
  那邊李健等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偷著笑,左藤那個死腦子,你他娘的說話不會拐個彎啊!
  他們這些島國人就是笨,說話該怎么說就怎么說,當著面跟二炮講理,這不找打?
  二炮爺爺那叫驢脾氣誰不知道啊,他娘的你揭他老底那叫自尋死路。
  二炮什么時候讓人熊過,只要他熊別人的,沒別人熊他的,也就是李治童虎他不敢背文,別人他才不聽調調哪!
  要不是吳江那個賣草藥的每次都說得對,他早就捶那個狗日的了。
  二炮的下屬都知道,就是這個才來的左藤廣不太看眼神,他本來是個海盜,從良了沒幾天就讓二炮教育了一頓。
  其實也就是他這種新人二炮才真打,他的手下二炮頂多踢兩腳的,畢竟都很熟絡,他也不會下死手。
  沒想到今天這個不長眼的海盜居然敢頂嘴,還他娘的揭他老底,他不教育教育他,以后他二炮怎么在他的部隊混啊!
  他們部隊最討厭的就是這樣不長眼的,狗日的朱無能這樣過,還是那個被自己槍斃的張斌這樣過,你不會跟你大師兄李健學學?
  就他娘的一根筋啊,尼瑪怎么教的你啊!
  二炮本來只是想說左藤兩句,只要左藤點頭認個錯,頌揚二炮兩句就行了,沒成想左藤這小子犯了倔,這不讓二炮爺爺好一個捶!
  但是捶了就是捶了你能怎么著吧?你本來就是擅離職守,當危險來臨的時候你不是指揮而是鉆了桌子底,這說好聽了叫擅離職守,不好聽那就是臨陣脫逃。
  你躲了軍艦誰指揮?老子他娘的海戰是個外行,你可不是,要知道這條戰艦聽你指揮,你躲了這不亂了套。
  老子越想越氣,但是他也有分寸,打幾下踢幾腳就算了。
  二炮這邊的軍艦好歹的被友軍救了出來,那艦身可是遭受了很大程度的損傷,幸好敵軍被擊潰,他們才堪堪的沒事。
  這些李治都不知道,他在見到二炮的時候問二炮沒事吧,二炮那樣的人還能說有事?
  左藤廣本來很擔心二炮會跟李治講自己的事情,沒想到二炮這人真的很護短,他把自己的手下都好一個夸,說他們臨危不懼,本來以為艦艇就要沉了,但是他們還在堅守崗位。
  哦,你看那個艦長左藤廣,那身上都是傷啊!這就是在作戰時指揮被撞的,嗯,是撞的,他的眼角都撞裂了!
  是啊,要表揚,看醫生啊,我這不要給他找軍醫啊!
  左藤一下子心里震撼了,他感動了,他想此刻上去跟二炮說對不起,但是他卻被迎面而來的好幾個的軍醫拉扯著去了醫護室,在他轉身的一瞬間這個島國男人的眼淚順著臉頰流淌了下去。
  他被加了一級,這就是二炮給他的補償,要知道二炮這人有時很混,但是這人護犢子,跟著他的只升不降。
  只有便宜占沒有虧吃,這也是李健朱無能誰的愿意跟著二炮混的最主要原因了,而且二炮的部隊都知道二炮打了誰,誰升官。
  原先朱無能就被二炮打過,那時他還是個連長,他當時還委屈,結果李健跟張斌倆人來草癢他讓他請客。
  朱無能本來心里悲苦,這他娘也來兩個草癢自己看笑話的,這脾氣再好也受不了,是不是?
  但他還發怒,李健就告訴了二炮要他升官的消息。
  這讓朱無能將信將疑的,但是從李健跟張斌的表情上又不似說假話的樣子,于是他就跟張斌李健打賭,他如果沒升官李健他們請客,反之他請客。
  結果三天之后他從連長升到營長,這讓朱無能非常的感動,以后更愿意跟二炮混了。
  這就是二炮的用人之術。
  李治他們在登陸俺美大島之后對方略一抵抗隨即潰敗,這根本不用人家上的,那些喪尸鳥壓制的他們抬不起頭來,只要一出掩體鐵定完。
  別所就是在這里被楊奇的部下俘獲得。
  之后李治的部隊繼續向南攻擊,整個沖繩島在一上午的時間內被李治打了下來,此役李治部陣亡士兵587人,受傷1213人,而飯島這邊的海盜光陣亡就陣亡了3811人,其它受傷失蹤不計其數。
  李治一戰定沖繩,現在李治他們正在處理戰后的相關事宜,路邊堆積著數不清的槍支彈藥,什么槍都有,還有一群群的俘虜被李治士兵押解著不知去什么地方,那俘虜的隊伍很長,分成兩排,整個公路上全是那些飯島的敗兵。
  李治正在路邊跟黑如水再說這什么,就在這時他們看到了空中的預警機,那架飛機直接低空飛過,這讓李治等人都是一陣嘲笑。
  對方肯定知道他們打下琉球群島來了,李治見狀命令海軍封鎖北面海域,只要有船只來,警告無效就擊沉,不要害怕開戰!
  來了就給老子打!
  而就是李治這種強硬態度,才讓下午來試探的野坂軍艦冒著火逃了回去,自此琉球群島牢牢的掌握在李治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