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5 劉蕓的身世

卻說劉蕓去了二樓女裝,剛進去就想我還不如去聽聽,她來到三樓會議室時看到門口有兩個馬仔,沖他們笑了笑就要進去,卻聽見里面的對話。一開始,她在門口偷聽,后來看了看那兩個中了幻魔拳的馬仔,她索性貼著門縫聽了起來,于是就有上一章的最后那一段。莫嫣然聽了聽里面又沒音,確定李治確實沒事,想見他卻覺得不太合適,于是一笑躡手躡腳的下樓了……
  這時大家已經是開完會了,雖然最后去哪的意見不太一致,但大部分事項已經達成了一致,大家都同意李治制定的計劃,大家坐那里一言我我一語的交流起感情。童虎和矯健在一起摟著脖子點煙,李治和刀疤站在會議室的窗戶邊眺望著遠方邊聊天,不知兩人在說這些什么,吳江自己坐在椅子上獨自品著茶,二炮和房勇波還有小青島在一起三人不知比劃著什么,都是一臉的興奮。馬.眼和孫蝌蚪,九紋豬三人蹲在地上,不時笑得哆嗦!孫蝌蚪回頭扔了個快燃盡的煙頭,露出一副賤兮兮的壞笑,一看三人就沒說什么正經的話……
  “劉蕓,那晚上來接你的都是什么人?二炮他們說是特種部隊什么的?你家是干什么的?”閆麗此刻已是了解了今天李治和劉蕓的遭遇,但她的好奇心很重,什么事都愿意打聽。
  劉蕓心里先是一驚,又看了看一臉期待的閆麗,心里計較著,卻是嘆了一口氣:“本來我不想說,我家是北京的,這你是知道的,我爸爸在軍WEI里”她說到這里打量一下閆麗,只見閆麗驚訝的望著她:“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爸爸這么厲害啊!”
  劉蕓從她的話里判斷了一下,知道自己的話沒出紕漏,那天特種部隊都沒帶島國標志,這也是他們特種部隊的規定,只帶特種部隊臂章,不印國家標志!因為這樣即使任務失敗被抓住,對方也無法判斷他們是哪個國家的,有利于他們進行反心理戰!于是劉蕓就繼續說道:“他是個中將,在我們國家雖數不上頂級,但也算能數得著的能打仗的將軍,他參加過越戰,在楊得*手下大將梁光*麾下當差!”
  “哇!好厲害,梁光*可是我們國家的國防部長啊!你爸爸在他手下當軍官?”閆麗聽后頓時一驚。
  “嗯,是的,當時武漢軍區作戰部副部長,我爸爸是梁將軍的部下,就跟隨梁光*將軍出征了!我記得爸爸說楊*志上將軍問梁將軍說河內多長時間能拿下?梁將軍一笑,鎮定的說打下河內最多2周,結果不到八天就打到越南首都河內了。”劉蕓對我國要員的情報非常的了解。這些都是我國的內奸們提供的,還有更詳細的,她可不能和眼前這個“小警察”說。
  “這么厲害?”閆麗聽得興致盎然。
  “那是!我爸爸他們一直打到河內城下。據說整個越南首腦機關南撤到胡志明市,就像當年國民黨從南京撤退時的混亂。什么東西都不要了,據說當時指揮官都用望遠鏡看到河內城內的西貢大教堂了!嘻嘻嘻”劉蕓看閆麗這么好騙就是一笑。
  閆麗張著嘴看著這個一臉自豪的美麗女孩兒,不禁又問道:“你爸爸當時多大?”
  “哦,27歲!”劉蕓尋思了一下說道。
  “27?”閆麗不由得詫異了。
  “嗯,27!”劉蕓很篤定的說道,她知道這些情報來源可是很可靠的。
  “哦,你家不止你一個孩子吧?”閆麗不由得問道。
  “嗯,我還有兩個哥哥!”劉蕓一笑說道。
  “領導真好!也不用計劃生育!”閆麗頓時一陣嘆息。計劃生育果然對民不對官啊。
  “……”劉蕓頓時一陣無語,她也了解中國的“特色”,只是這“特色”稍多了點。
  “你怎么會來w市哪?他們說你大學生?”閆麗覺得有些奇怪,**為什么國內那么多好學校不去,偏偏來W市這個窮鄉僻壤哪?“是啊!我從小學習就不好!天天偷懶,正所謂少壯不努力,長大在國內……嘻嘻嘻嘻”劉蕓不由得給自己找借口,她也意識到自己疏忽了。
  “呵呵呵,是啊,我也靠關系進的警察局!”閆麗一聽就是一笑。
  “……你不是考的?不是需要考嗎?”這次輪到劉蕓莫名其妙了。
  “呵呵呵,你這么聰明,沒看出怎么這么笨,那些都是騙人的!走走形式過場而已!沒關系你考第一名也白搭!所謂的公務員考試就是上面的人散散土迷迷下面老百姓的眼!不能明目張膽的直接進吧!”閆麗狡黠的瞥了劉蕓一眼。
  “不會吧?我父親怎么說國家公務員考試是很公平的!”劉蕓心里暗嘆了一聲,沒想到支那吏治已經敗壞到這種程度,猶如晚清末年。
  “呵呵呵,當然國考作弊的很少,但是限定些條件不就行了,呵呵呵,你真笨,還是最上面好糊弄!”閆麗不由得給眼前這個**掃盲。
  “……這地方也太惡劣了吧!”劉蕓心里突然笑了,沒想到支那已經潰爛到這地步,那么自己國家只要略施小計,支那老百姓就可以把這個無能的ZF推翻了。
  “呵呵,誰叫中央把稅負全都集中到自己手里那,地方只好變著法弄錢!”閆麗覺得眼前的這女孩兒實在太天真了。
  “……”劉蕓心中暗想原來中國地方和中央打架打得這么厲害啊,不得不暗道支那人永遠也不會發展起來!不團結的一個民族永遠不會振興!無論它多么有錢,不團結是失敗的根源!團結是成功的種子!地方和中央都打成這樣,怎么為人民謀福利?全都用在這上面了!就如支那的建筑風格一樣:勾心斗角!
  “劉蕓!你這妮子~在想~什么?李治嗎?呵呵”閆麗拉著長音調笑著的看著劉蕓。
  “哦!啊!沒,我想起我父親來了!”劉蕓一驚,本以為她看透了自己的心事,卻不料是這么一番話。
  “哦,對了,給我講講你父親越戰時期的事情吧!”閆麗貌似對她“父親”很感興趣。
  “越戰?”劉蕓不由得一呆。
  “嗯!我想聽!”閆麗說道。
  “哦!好的!話說啊又一次我軍被越南的伏擊部隊壓制在一個山里面,四周山頭都是敵人的暗堡火力點,當時部隊傷亡非常大!而開始我軍的部隊并不適合山地戰,打得很被動……”劉蕓此刻已經緩過神來,不由得講起來故事。
  “你父親的部隊嗎?”閆麗不由得打斷。
  “不是!是許世*將軍的部隊。”劉蕓淡淡一笑,今天她又了解一些支那的國情。
  “哦!”閆麗此刻卻不知道劉蕓的想法。
  只見兩個女孩兒并肩坐著床上,一個不停的講著,另一個不時的點頭。
  李治這一覺一直睡到晚飯時分才醒,期間劉蕓和莫嫣然都來看過他,據呂均和王寧說莫嫣然先來的,坐在他的床邊,一直深情的望著他。弄得王寧和呂均都不好意思進去,在走廊里散步。后來看到劉蕓進去了,然后聽到里面嘁嘁喳喳的兩個女孩兒好像先是聊天,后來可能不投脾氣吵了起來,二女都是含酸咽醋的囑咐他們倆只要李治醒來后就讓他來找她們。李治只聽得心驚肉跳頭皮發麻,又聽李鵬說看到下午劉蕓和喻月菊一起搬到秦琳屋里去了什么的。李治現在只覺得頭很大,很頭大。心里暗叫不好,這敢情好,怕什么來什么!劉蕓還好說,費點事哄哄就行了,再說劉蕓那人相對來說文靜一些,脾氣更和善,更懂事,也愛面子!而莫嫣然就是個小姑娘,她雖說美麗可愛但太內向,李治現在怕她醋性大發,那就不好辦了?萬一再出點什么事的!唉!沒辦法都是自己造的孽,必須要自己來扛!想起二炮現在能沒心沒肺,自由自在的,一時間竟羨慕起二炮來。想了半天,卻沒辦法,又想起二女的溫柔可愛來,一時間百味交集。李治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自責當中……
  “李治!你醒了?咯咯咯”門口突然一個美麗而親切的女孩閃現在李治的眼前,她沖李治拱了拱鼻子。
  “嫣然!”李治眼前一亮失聲的喊道。
  “李治!”莫嫣然一臉激動的一頭就扎進了李治的懷里!就像只小貓見到了自己的主人,緊緊鉆在主人的懷中!“嗚嗚嗚嗚,我以為你死了,幸好你沒事……”
  李治在床上撫著莫嫣然的秀發,心里激潮澎湃,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你說你不好的時候,我疼,疼的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你,
  你說你醉的時候,我疼,疼的不能自制,思緒混亂。
  我的語言過于蒼白,心卻是因為你的每一句話而疼。
  太多不能,不如愿,想離開,離開這個讓我疼痛的你。
  轉而,移情別戀,卻太難,只顧心疼,我忘記了離開,
  一次一次,已經習慣,習慣有你,習慣心疼你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