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454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李治回到九州,人家裝作什么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去看劉蕓,劉蕓卻不知道李治這些天干了什么事情,她還以為李治才從對馬島回來哪。
  畢竟這些天的天氣都不好,李治回來晚也是可以理解的。
  野坂卻是氣得不得了,好,你個小兔崽子,老子的軍艦你也打。
  你嚇唬嚇唬也就算了,還他娘的真的阿!
  這不是打老子的臉嗎?怎么著,老子也是你岳父,是不是?
  老子把閨女嫁給你了,你這還沒給老子點好處的,就跟老子掄拳啊?是不是沒大沒小啊!
  但是這些話都能明說,野坂是有氣還不敢發,但是這事他給李治記著,一有借口就發作的。
  李治從他們軍艦的回報上也知道了那些被擊傷的軍艦是野坂的,但是這個必須打。
  關于領土的問題不容含糊,這琉球是中國的他就是中國的,不是因為你是我岳父,這領土就是你島國的了,如果這樣這讓后人怎么評價他這個中國人?
  漢jiān嗎?為了老婆不要領土?這名他娘的就好聽?
  所以李治咬著牙拼著跟野坂翻臉,也不能把琉球拱手讓給野坂。
  要知道民族大義之前,任何人來不得半點馬虎,在大是大非上要立場堅定才行。
  歷史上很多人就是吃了這個兒女情長的虧,為了老婆放棄大片領土,于是乎漢jiān賣國賊之類的千年罵名就扣在了這些人的頭上。
  就算沒有牽扯老婆的,那領土也是不能讓的。
  你看看清政府割讓北方領土的《璦琿條約》好聽,還是割讓臺灣澎湖列島的《馬關條約》好聽?
  李鴻章多么厲害的人物,就是一頭栽倒了這個喪國辱權四個字上,這名他娘的好聽,盡管近代很多人為他正名,但是你丟了國土他娘的就不行!
  李鴻章還是背著罵名,這都過了幾百年了,依然罵聲不斷,可見領土問題上只要不想千古罵名的就要挨當時得罵!
  李治很明白寧可挨島國所有人罵,讓他的妻子不理解,也要咬著牙頂下來,不然國人的“國罵”他娘的可是比這些島國人厲害的多。
  不但強調各異,這罵得內容還是五花八門的,能把人活活的罵死,這也就是魯迅先生常說的“眾口爍金,積毀銷骨”了。
  李治自咐自己沒魯迅那個風骨,能橫眉冷對千年萬夫之指,所以他還是橫眉冷對他的岳父野坂之指吧。
  劉蕓看著李治跟野坂都不說話,倆人如此的沉默,不由猜測他們翁婿二人是不是分贓不均了。
  劉蕓很了解他父親的性格很強硬、孤傲、自信、有原則性,而李治野心勃勃、自信、不服輸、判斷力強、自以為是,于是這樣的兩個強勢碰撞在一起,那就像老虎遇到雄獅,誰都不讓誰的。
  開始是她的父親對李治很欣賞,那是李治沒什么實力,現在李治有實力了,而且野坂發現李治并不聽他調調,于是野坂就開始布局李治。
  李治肯定發現了她父親的計劃,李治多么精明的人,很多時候李治的預判能力超強,所以對李治這個野心勃勃的男人來說他很難忍受別人對他指手畫腳,更不用說想掌控他了。
  也許只有中國王建橋刀疤那樣的人物李治才會追隨,否則對李治來說,他這樣的人是不屑與那些人為伍的。
  李治民族自尊感非常強烈,他可以為他的祖國作很多事情,但是為了他們這些島國人,他在原則問題上就可以跟他們翻臉的。
  劉蕓到現在還清晰的記得,李治獲知她是間諜的時候憤怒的樣子,在那架軍用飛機上,李治旅行途中沒跟她說一句話。
  想到這里她不由得想調解一下氣氛,正好她的兒子哭了,看小家伙那樣子是又尿了,于是劉蕓嫣然一笑斥道:“李治君跟父親都是大傻瓜,你們倆站在那里不會給孩子換下尿布?”
  李治聽后用手拍了自己的袖子兩下身子往下一蹲笑著說道:“扎!”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子讓周圍的那些護士都是一笑,連野坂也是一個莞爾,野坂笑著對劉蕓說道:“櫻子,有那些護士在,別讓李治君干這樣的活,要知道男人有男人的職責。”
  這話劉蕓聽著很正常,但是李治卻聽出其中的意思,這里野坂這么說一個是說明自己并不是故意要跟李治過不去的。
  他畢竟是軍人,這沖繩本來就是他們島國的,你們來搶,他能不保家衛國嗎?總不能讓沖繩成了解放軍的后花園吧。
  李治本來想開口,但是轉念一想,對于野坂來說他的處境跟自己其實是一樣的,自己是站在自己立場想的,但是野坂人家也要站在他們的立場想。
  他丟了沖繩,那賣國賊的罵名也將扣在他的腦袋上,要知道他們倆之間必將出現一個開疆拓土的英雄跟一個丟失領土的賣國賊,也就是常說的喪國辱權了。
  李治站起身來回頭看了看這個接近五十的男人,盡管他的臉已經布滿了滄桑,但是眼睛非常的精神,看上去炯炯有神的,那眉毛相當的濃。
  劉蕓長相上有些地方就很像野坂,比如鼻子跟嘴唇,劉蕓跟他這個強硬的父親一樣是個高鼻梁,鼻子尖尖的,嘴唇都是元寶嘴。
  劉蕓的眼睛其它的地方不像她的父親,可能跟她的母親一樣吧,李治不由得這樣想到。
  但李治卻是一笑,他朗聲說道:“是啊,很多時候都是情非得已,不過老婆大人有命,合理地事情該干還得干。”
  說罷李治跟幾個護士一起給孩子換起了尿布,甚至李治還去給孩子洗潔子,這讓劉蕓一陣感動,她只是對李治說道:“李治君你真笨,那是尿潔子又不是屎潔子,不需要用刷子刷的。”
  傍邊的李治聽后一臉茫然的回頭看了看劉蕓,他只是上次看到護士在用刷子刷潔子,他就以為所有的潔子都要先刷后洗,這不丟人了吧?
  所以說嘛,很多時候不明白就是要問的,裝什么大尾巴鷹啊!引得這些“洗刷高手們”大笑不已。
  而不會聽的看熱鬧,會聽得聽門道。
  在這一片笑聲中,野坂那對李治不滿的心一下子泄了下來,他心說是啊,李治這人很實在,自己的處境其實跟他的處境差不多,他們都被民族大義這四個壓得喘不過氣來,李治剛才的意思很明顯了。
  人家就是告訴自己,他是不得已,他也不想跟自己作對,畢竟他們是一家人,只要不是原則性的東西他還是愿意為自己效勞的。
  但是這沖繩你說占就占了,這不讓我很難交代嗎?你到好落了個好聽的名聲,拿我怎么辦哪?老子他娘的最不能當個千古罪人,挨一輩子罵吧?
  自從蕯摩藩島津家族入侵琉球以來,這琉球一直以來就為他們島國所看好。
  畢竟琉球離他們太近,而且如果琉球落到中國人手里面,他們以后將變得沒有安全感,誰喜歡在你家的后花園住著一群陌生人啊?
  有道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是不是這個理?他趙匡胤不樂意,老子野坂就愿意?
  但是畢竟他是長輩,而且李治又表達了不愿與他為敵的意思,所以他的口氣也變得和緩起來:“你看咱們這一家人不也是其樂融融的,哈哈哈,櫻子啊,要記住好好跟李治君相處。
  他是個優秀的人,你以后跟著他別總是民族什么的,要知道很多時候親情不是這些東西所能阻擋得。”
  李治聽后不由得抬頭閃了一眼野坂,卻跟低頭看李治的野坂的眼神碰了個正著,二人的眼光隨即分開,但是在那目光相對的一剎那,倆人都知道他們對對方沒什么惡意。
  很多時候這些達官貴人的家里也是這樣,特別是有著不同利益的親屬,他們經常會為了這樣那樣的厲害關系縱橫捭闔,那話語都需要仔細聽得,在野坂家里也是類似。
  要知道即便不是什么達官貴人的家庭,那家里也是有矛盾的,并不是你的親兄弟親姐妹就一直希望你好的。
  很多時候這些兄弟姐妹的也跟你的好朋友一樣,壞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幫助你,也可能會嘲笑你,看你笑話。
  當你好的時候他們又嫉妒你,故意地壞你,恨不得你不如他,這就是事情的兩面性。
  有的大大看到這里可能要說怎么會哪?不可能,親人不可能這樣的,是!你的父母絕對不會這樣,但是你的親兄弟跟朋友那是一樣的。
  如果您非犟這個理,那一者您可能是獨生子,二者您的兄弟姐妹真的不多,是也不是?
  很多時候對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不要認為他是你的好朋友或者親兄弟就什么都說,要知道幫你成事的是這些人,幫你壞事的也是這些人。
  有些事情只要當事人經過了才會知道,筆者說了大大們也不一定會信的,但是當你知道壞你的事人還真的是你的朋友或者親戚的時候,那你誰也不能怪,只能怨自己倒霉或者說得太多了。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