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458 貓眼三姐妹

十月的島國是如此的美麗,到處都是豐收的景象,田地里不停的有人收割他們膽戰心驚種下的水稻。
  那麥田十里飄香,果園里紅透了的果實,你不采摘,它自己也會掉落在地上,末世殘存的人們終于重新得到了豐收的喜悅。
  這是一種久違的感覺,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它讓你心中歡喜,情不自禁的就放聲高唱,很多人滿臉是笑,他獲得了豐收,也豐收了希望。
  對他們來說戰火正在遠離這些飽受磨難的人們,人總是這樣,和平的時候自覺不自覺希望災難或者戰爭,而當災難來臨的時候有迫切希望和平。
  沒有經過戰爭的人們不懂得和平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不用提心吊膽,不用擔驚受怕,也不用為明天的食物發愁,因為只要你有雙勤勞的手你就可以過上美好的生活。
  而在戰爭里面你不但要為食物發愁,還要隨時隨刻的面對死亡,戰爭中人是相當的脆弱,相當的不值錢,殺人如狗不聞聲。
  有句話叫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就是講的這個道理,也就是講的這個亂世中的人還不如和平時的一條狗幸福。
  要知道很多時候發生的事情是不能改變得,既然發生那我們只能引導它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是卻偏偏有這樣的一號人,人家就是在發生事情后引導事情的向壞的方面發展,由于他們的任性或者強硬。
  圖一時之快,讓事情陷入的無法自拔的境地。
  冷靜這個詞看似簡單但是做到的人卻是很少,大多沖動了,沖動是魔鬼他會讓你看不清事情原本的樣子,而你也就自然而然的落到這個魔鬼的手中了。
  只能是一步錯步步錯,一直的錯下去,直到毀滅為止。
  聰明的人在失誤之后立馬打住,現冷靜下來看看事情解決,而愚笨的人只是一個勁的沖動埋怨,但是埋怨有用嗎?只能把事情向壞處發展,直到壞到不可收拾。
  要知道很多事情都需要商量、需要妥協,不懂妥協的人只能撞的頭破血流,強硬無助于問題的解決,只能讓對方更加的堅定他的立場跟看法。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強硬是需要本錢的,你處于劣勢時還一個勁強硬,只能讓你更加的被動。
  飯島疑就是因為他的強硬而死的,他在他的對頭審訊時已經那么張狂,那么疑心,那些人還會聽他的這個喪家之犬的?
  他們在問不出什么東西來的情況下,在飯島疑的晚飯里放了一種無色無味的毒藥,而飯島疑自然而然就無疾而終了。
  這件事楊奇要求調查過,卻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所幸北川跟別所交代了他們那與國島的基地,那里還有他們五百多人的海盜既一艘艦艇,那是他們唯一的基地了。
  看到這里有大大就要問,那與國島與臺灣島那么近,他們怎么不去臺灣阿?原因很簡單,對!臺灣島上有母體喪尸,還不是一個兩個,哪有幾個?臺灣島上面有五個喪尸母體,三個女性母體,兩個男性母體。
  他們五個人的頭叫林平直,他們都叫他林平之,因為他的名字跟《笑傲江湖》的林平之諧音,此人也不幸成了他們女性同伴兒的調笑對象,那另一個男性同伴兒為啥不調笑他哪?因為人家的名字也很帥叫李廉鷹,這他娘用閩南話一喊就是李蓮英阿!
  這他娘的也是個太監,這可笑壞了那三個女孩兒,她們三個女孩兒清一色的控制性母體,模樣身材兒都差不多,被章邯誰的稱為貓眼三姐妹。
  這貓眼三姐妹并不是有一雙貓眼,也不是漫畫上的貓眼三姐妹,而是因為三個女孩兒長得很可愛,又溫順所以被章邯等人戲稱為貓眼三姐妹。
  這三個女孩兒卻不是一個地方的人,第一個女孩兒是臺南人,她有一雙溫柔的眼睛。
  那眼睛看到你的時候,你就被她的柔情所打動,那一頭青絲讓你自然而然的想去愛憐一番,偏偏人家又生的嬌小可人,如同貓一樣的溫順。
  她的名字叫做司文顏,平時說話慢條斯理確實非常的斯文;
  第二個女孩兒是花蓮人,這女孩兒的特點是個單眼皮女生,但卻生的極為招人喜歡,一張鵝蛋臉、柳葉眉、鳳眼、高鼻、櫻桃小嘴。
  她的笑容總讓人把她跟那些溫順可愛的小動物聯系到一起,玉兔、松鼠之類的,你在看完她的一眼的時候就像喝了醇酒一樣,讓你情不自禁的再去看第二眼。她的名字叫溫碧樺;
  第三個女孩兒卻不是臺灣人,是福建溫州人。
  這女孩兒生的天生麗質,盡管也是不高,但是長得漂亮了也就不用在意那么多了,有道是一俊遮百丑,在這里也是這樣的,她的名字叫皇甫緒娟。
  這三個女孩兒都不高,在160cm左右,都很清麗,有時穿的衣服也類似,這就讓一些才見她們的人分不清誰是誰了,而章邯在跟皇甫緒娟開玩笑的時候稱她們貓眼三姐妹。
  這貓眼三姐妹之間的關系也非常的好,三人有什么事情也是互相照顧,一人有事兩人幫忙,一家人看到這樣于是都這樣叫她們,于是貓眼三姐妹的名號也就叫開了。
  這不是生化危機之后她們三個跟“李蓮英”還有“林平之”一起回到了臺灣實行他們的復仇計劃。
  本來皇甫緒娟想回溫州,但是她的兩個姐妹都去了臺灣,她想了一下也跟著去了臺灣,畢竟臺灣她從來也沒去過,去玩玩再回溫州也是不錯的。
  誰成想來了臺灣就回不去了,一者沒船二者又沒飛機,這讓皇甫緒娟好一個后悔。
  她們制造的災難讓整個臺灣都陷入了生化危機之中,現在寶島也是滿地跑喪尸的,全世界都是如此,這里也是不例外的。
  貓眼三姐妹在制造了這場災難之后,發現事情比他們預料的要糟的多,她們想罷手,但林平之跟李蓮英可不讓,不行,他們怎么對我們的,要報復。
  這才剛剛開始,不行,一定要消滅他們,于是臺灣的人類幸存者先是憑著工事掩體而守,到了后來的被迫轉入地下。
  在地面上根本沒法打,前面也講過了,這天上飛的,地上跑得,讓這些臺灣同胞遭受了極大的磨難,他們在吃到很多苦頭后也學的聰明起來,轉入地下,成了地下黨。
  既然是地下黨,這無論是貓眼三姐妹還是李蓮英、林平之的那都無計可施了,地下黨厲害著哪,神出鬼沒的不是今天敲掉他們一個喪尸據點就是明天搞個小襲擊什么的,搞得林平之等人心煩。
  貓眼三姐妹他們本來想跟這些幸存者和解,但是那些地下黨是死活不投降,強硬的很,于是雙方就展開了消耗戰。
  這局面一直的僵持著,現在地面以上除了投了降的地上黨,就是占據地面以下抵抗不止的地下黨。
  相對于地上黨來說地下黨那是真的頑強,他們的作風就是晝伏夜出,而且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這就跟當年抗擊小鬼子的地道戰差不多了。
  當年小鬼子都讓那些躲在地下的八路軍打得沒了脾氣,這里的林平之等人更是讓地下黨玩的沒了本事,干瞪眼。
  貓眼三姐妹也只是貓眼,人家也拿不住這些“老鼠”的。
  飯島疑的部隊在幾個月前曾經想來個“解放”臺灣島,可是他們的先頭部隊一登陸就傻了眼,臥槽這么多喪尸啊!都他媽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撤!
  不過這事不是你說撤就能撤的,人家林平之眾母體在你們來之前三百海里外就發現你們了,人家故意的設了一個局,讓他們的先頭部隊進了宜蘭市區,但是你這玩意兒進來了就別想回去。
  他們一進來人家的那就是伏兵四出啊,結果飯島這先頭登陸的三百多人全部成了林平之的護衛隊,這不現在林平之踩著一個喪尸腦袋擦皮鞋的那個人就是那支先譴隊的隊長。
  一個營長,現在成了一個普通喪尸,專門給林平之擦鞋踩著使得。
  人家林平之對于小鬼子那是深惡痛絕啊,他娘的光知道欺負中國人,他娘的還不反悔這些人鬼子又他娘的猖狂了,居然到中國的領土上鬧!這也是林平之痛恨小鬼子的原因了。
  人家對自己人都沒客氣,更不用說島國來的小鬼子,這他娘的要全突突了才行啊!讓你當年在侵略我們,狗日的老子沒打倒東京去,給你們來個東京大屠殺就算你們燒了高香了。
  不過他沒來個東京大屠殺,島國自己的母體卻在東京來個三光政策,要不是李治去東京都,現在那地方還在拼命的搞屠殺哪!
  而飯島疑他們就是在臺灣登陸失敗之后轉而向東占領了那與國島,而林平之等人自然通過空軍偵察到了對方的動向,但是只要你不侵略我們,我們也不去招惹你們。
  要知道中國人愛好和平,但也不害怕戰爭,如果你們沒有吊數,那就過來試試,中國絕對是你們最合適的對手,也將是你們戰爭的終點跟墳墓。
  拿著中國當紙龍的二比們,你們得到中國是不是紙龍的答案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