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62 那玩意兒最不缺了


  李治跟黑如水等人一路去了關押二炮等人的“迷霧森林”,這條上山的路蜿蜒曲折,盤來盤去的,不過這里不愧被稱為“迷霧森林”,那樹木真是多阿!
  什么樣的都有,很多都是些參天大樹,盡管部分樹葉開始變得灰黃,但是依然郁郁蒼蒼,就像一些巨人打著傘立在那里一樣。
  李治他們在上山的時候感覺到了空氣明顯的好于山下,也不知道為什么,這里感覺就像一個氧吧,嗯,純天然的氧吧。
  李治很喜歡這種大自然的感覺,如果是春天,這里要更加的美麗。
  他們不時能聽到樹林里面的鳥叫,還有那些不知名小動物時不時的出現他們的視野當中。
  李治甚至還看到一條碗口粗huāhuā綠綠的蛇在一顆大樹的樹干上不停的游走,估計那蛇應該是找鳥窩偷鳥蛋吃。
  李治的警衛本想開槍射擊卻被李治阻止了,李治并不希望他的警衛射殺那一條蛇,畢竟他們不是來打獵的。
  李治看到那條蛇之后就陷入了沉思,這讓趙飛博誰的很不解,直到到了看守所大mén外,李治才恢復了常態。
  這個看守所有些念頭了,盡管沒有電視上那么夸張,但崗哨巡邏的士兵也是不少,那白色高墻上的鐵絲網讓李治感覺到了監獄魔力。
  這個方塊似的天地里容納著那些犯過錯誤的人們,無論是兇悍之徒還是失手殺人的善良之人都為了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責。
  人總為他們所犯過的錯負責,這不是你自己想不想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判斷力。
  很多進這個地方的人并不是什么大惡之徒,他們跟其它的老百姓是一樣的,只不過是因為他們一個錯誤的念頭或者一時沖動買單。
  要知道進監獄的人不一定多么多么壞,而沒進過監獄的人也不一定多么多么好,很多非法的人員還是在這方天地外為害人間的。
  末世前那些貪官們,哪一個不應該進來?那些手握全力身處高位的貪.腐之輩早就應該進來了,但是神奇的是人家不但沒有進來還在這方天地之外拼命的禍害著老百姓,以致于老百姓對政fu產生強烈的抵抗情緒。
  政fu的公信力跟威望已經越來越低了,中.央政fu已經警告地方了,但是很多地方部mén還是熟視無睹,不斷挑戰著國人的忍耐的底線。是不是要爆發才知道錯?
  嘿嘿~看著像。
  要不他就不敢那么干。
  那些就是應該關進來的畜生。
  要知道末世前老百姓既不是仇官也不是仇富,他們對國家政fu沒意見而是對那些貪污受賄拿著好幾倍乃至幾百幾千倍老百姓工資禍害老百姓之輩深深痛恨,這就是仇腐。
  而末世前有種非常可笑的看法就是專家一個勁說老百姓仇富,他們傻.比嗎?
  不,他們大多數都明白,但是他們是那些貪.腐的受益者,所以他們拼命的hún淆仇富跟仇腐這個概念。
  人家就是要把這個水攪hún,挑起社會階層之間的矛盾,這些人就是陰.比,只要喊老百姓仇富的都可以拉出斃了。
  忒陰險了!當然還有一部分專家就是些假貨,他們連自己該做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問他們兄弟,知道圓周率是多少嗎?
  他們就得在那里呆若木激好幾個小時,人家一直都是拿著小抄念的,一旦離了小抄,他們什么也不會,就得傻.比。
  當時社會上面主管什么的官跟專家,他們負責的事情不一定會,別反駁我,不信上網查查,很多都是一問三不知的,人家屬于那種夜夜笙歌的干部。
  中午喝酒晚上唱歌,還有其他項目都不想說了,這就是為什么末世前國內矛盾越演越烈的原因了。
  上班不干活只知道吃喝玩樂,工作簡單粗暴,把老百姓的生活問題看作是找他們麻煩,這種官員大有人在。
  只是一個心思的泡馬子撈錢,從公款里每天輕輕一點,臥槽,又有錢了,還是gd的錢好拿啊!
  更有一些聰明的把自己的家人轉移到國外,然后大肆橫征暴斂,明著受賄暗著貪污,這就是些蛀蟲,想想這些玩意兒多了,你這樹能不倒?
  這些東西就應該進去,進那個本來就屬于他們的方格子里面去,那才是他們的家!不但能讓他們反省還他娘的能讓這些吃喝出一身病來的畜生們減減féi!
  李治一邊想一邊跟著前面帶路的獄卒一路下了地牢,這一進來就是一股陰颼颼的感覺跟一股子臊臭味。
  李治去過很多地方的監獄了,這些監獄的共同特點一個是這種陰森窒息的感覺,另一個就是這種臊臭的味道,前者讓人有種壓迫感,后者讓人感覺到了惡心。
  是的,聞著那種味道能不惡心嗎?就是那種臊哄哄臭哄哄的味道,有些廁所得感覺還夾雜著汗臭腳臭跟一股子瞎了食品的味道。
  李治看著兩邊都是些鐵皮mén,每一個鐵皮mén后面就是一張張犯人的臉,他們都好奇的看著從外面進來的新人,就像看動物一樣的好奇,殊不知他們自己已經成了籠子里面的動物。
  就像動物園里面的獅子老虎一樣,成了人們的觀賞之物,在監獄的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刑事犯罪,政治犯也有但是很少。
  黑如水跟在李治跟趙飛博后面,他討厭這種感覺,他突然覺得有些緊張,盡管他也去過很多的監獄,但現在他突然有了一種緊張的感覺。
  那種踩得地上嘎達嘎達響的感覺讓他想起來了小時候在幼兒園午睡,老師在外面來回的巡視的感覺。
  他中午老是睡不著,但是為了不被老師責罵總是裝睡,那時他老師穿著皮鞋踩出的聲音跟現在類似,而他的心情也跟現在類似,想到這里他自己偷偷的一笑,不由得跟著李治等人繼續向前走去。
  李治他們一家人來到看押二炮房間的時候,都張著o型嘴呆在那里了,怎么了?里面太熱鬧了,二炮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住監獄,人家正在那里跟那一個囚室的五個人賭博哪!
  二炮擼.著袖子敞著懷,一身黑壓壓都露在外面,看起來就像個殺豬的屠戶。
  人家現在一手正拿著裝著色子杯子在那里一邊晃個不停一邊不停的指著周圍的人大喊大叫:“林正太,你他娘的到底是押大還是押小?***沒看你爹搖晃半天了?”
  傍邊一個戴著一架黑框眼鏡的長得有些猥瑣大約四十多歲男人猶猶豫豫的說道:“二炮君,我還是來個……來個,來個大吧!”
  他的話音未落,傍邊一個好幾天沒剃胡子的三十多歲男人,有些不耐煩的喊道:“林正太,你他娘的也太婆婆媽媽了,剛才一家人比誰搖的大,你總是要半天,現在押大押小,你還是這么慢,你他娘的這么慢?貪污的時候手怎么不慢啊?”
  二炮看了看傍邊那個三十多的男人,那人叫清水翔太,這廝原先出版圖書的,因為跟人在業務上有糾紛過失殺人,被判了三十年。
  二炮見是他說話,一下子就想起他昨晚上輸了錢賴皮的事情,二炮是個不吃虧的主,這不人家正好借機敲打這孫子:“我說,他娘的清水啊,你也別說林正太,你***先把作晚上的賭資還上。”
  清水翔太聽到著脖子一縮有些臉紅訕訕的笑了起來:“二炮君,你看兄弟這身處囹吾之中的,錢真的是沒有啊!”
  “滾你娘的蛋,***早上我還聽你跟伊藤在那里吹噓自己有存貨哪!你他娘的還敢說沒有?”二炮聽后兩個牛眼蛋.子一瞪顯得非常的兇惡。
  二炮才進來了兩天就跟這些人hún的很熟絡,二炮這人很粗魯,但是越是這樣的越受那些囚犯們喜歡,這些囚犯們很多時候跟當兵的是一樣的,不喜歡有心機的喜歡那些沒心眼的大老粗。
  而二炮正是這樣的優秀人才,所以他娘的這一進來居然“專業對口”了,很是受歡迎。
  昨天人家就跟這一個屋子里面的囚犯們稱兄道弟了,搞得這幾個犯人非要跟二炮拜把子。
  二炮自然不愿意,嘿嘿,老子可沒那么下作,你們幾塊貨怎么能跟老子做兄弟,還是陪老子開心賭錢吧!
  老子這些天正好手癢,賭賭錢轉轉手氣。
  他自從那次被***朱無能跟李健打麻將很宰了一筆后,對玩麻將就不是那么熱衷了。
  那個死了的朱無能他娘的手氣也忒好了,剛剛糊了一個大四喜,緊接著就來了綠老頭,這也就不說了***居然創造了一個東北新干線。
  他他娘的從那里聽說的?而李健還一個勁贊成,說就是有這么一說,就是那次搞得二炮玩起了色子。
  還是老本行專業,在行。
  “二炮君啊,我冤枉啊!俺們說得存貨男人都有的,你懂得,現在就那玩意兒最不缺了。”清水翔太見二炮理解錯誤頓時冤屈的大喊大叫起來,這讓mén外的一群人頭上都掛了大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