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463 這他娘的是雙贏啊


  二炮跟他的同一監獄的獄友們正Happy著卻不防門一響,進來了一群人,他沒怎么著,他的獄友都是一陣慌亂,妖魔鬼怪的顯了原形:
  有回到自己的床上裝睡得,有他娘的背過身子裝看書的,你說看就看吧還他娘的讀出聲來,明明拿著一本aV色.情雜志,滿口里卻是《源氏物語》的臺詞,搞得二炮不得不佩服林正太有才華啊。
  這他娘的人家《源氏物語》都背出來了,你看人家拿的這本色.情雜志不是妞的胳膊就是大腿的,重點部位也是頻頻暴露的,甚至好幾頁都是全luǒ的妹子,他他娘的哪一點能看出《源氏物語》來的?
  不是背過了還是怎么著?
  林正太這廝不愧是教育部mén的,這狗日的當了十年教育司司長居然貪污了十億日元,可見貪污不只是中國,這是一個世界性難題。
  不過才十億日元就被抓也太可惜了,這要是放在國內,狗日的還是廉潔的阿!清官啊!
  但是在人家島國他娘的就不行,你就算是首相,貪污了查出來照樣要坐牢的。
  李治進mén看到二炮一身囚服的樣子心里有些難受,跟著自己打江山的居然被抓了起來,這還是他的把兄弟,李治忽然回頭對后面的獄長說道:“這人是我兄弟,給我放了!”
  那獄長本來一臉諂笑,聽到李治這話就是一陣的難堪,這事情不是他說了算得,他們這里有法律,盡管你是軍事長官,但是他不能執法犯法。
  于是他乍著膽子回駁道:“將軍,這不太好吧?這案情還沒著落,放了侯勇君于情于理都將不過去啊。”
  黑如水聽后也急忙說道:“司令,黑田獄長所言極是,我們不能破壞法律,要知道法律在任何時候都是至高無上的,如果您帶頭踐踏法律,這上行下效,以后法律的權威性……”
  二炮聽后很得意,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嘿嘿,他娘的還是自己的把兄弟,狗日的我說哪,楊奇就是個軟蛋,這辦事的還是李治。
  人家二炮現在那鼻子都長到頭頂上去了,哼哼的往外冒著白氣,看到天上的云彩那么白了嗎?那都是二炮爺爺制造的。
  人家二炮現在有種冤情得雪的感覺,李治這話提氣啊!老子要得就是這句話,放不放兩說,這他娘的讓自己有了底氣,忒有面子了。
  一時間二炮那個囂張就別提了,那幾個裝睡覺看書的獄友們,一下子都“醒”了過來。
  有給二炮端茶倒水的,還有給二炮擦皮鞋的,人家那皮鞋擦的那個亮就別提了,上面一點灰都沒有,就是一個光可鑒人啊!跟新的似的。
  李治聽后沉yín不語,他現在很矛盾,因為他的把兄弟被抓,本來他就有氣,現在又看到二炮那一張望著自己憨笑的黑臉,一股子又酸又沖的血氣刺的他的鼻子發酸眼睛發潮,但是黑如水跟那個監獄長說得極有道理。
  他這放了二炮很簡單,用兵搶人都可以但是這個肆意踐踏法律就讓人所詬病,要知道末世前國內那些官不就是這樣嗎?
  本來應該抓起來的犯罪嫌疑人,卻因為他們的親屬或者朋友一句話而逍遙法外,以致于末世前國內的法律成了權力的內kù。
  那是想穿就穿想扔就扔啊,nòng得毫無公平公正公開性,這種暗箱cào作的行為讓一些犯罪分子更加囂張,以致于公職人員是犯罪率最高的群體。
  他們凌駕于整個法律之上,而法律卻成了約束老百姓行為的工具,很多百姓不能作的事情,人家敢做,很多老百姓遵守的規則他們卻不遵循,法律就是這樣淪陷的。
  當至高無上的法律成了那些權利人員隨意懲罰老百姓的工具的時候,這個社會無疑是病態跟岌岌可危的,這也是為什么末世前的中.央政fǔ重拳打擊那些踐踏法律的行為的官員了。
  有時真的讓人很費解,那些被任命的地方政fǔ官員為什么能一面滿口道德君子的,sī下里卻是激鳴狗盜蠅營狗茍,要多么骯臟就多么的骯臟。
  你們要知道你們的權力是政fǔ跟人民賦予你們的,就算這個不說,那么你們拿著納稅人的錢是不是該為納稅人著想?
  就那么無恥?
  就那么的下作?
  李治想到這里不由得轉了口氣:“黑田獄長,我有個請求。”
  黑田跟黑如水二人聽后同時送了一口氣,黑田是怕李治惱了萬一一槍槍斃了自己這個不長眼的東西,救他的兄弟出去,自己不是白死了嗎?人家這個監獄長才當了五年還沒當夠哪!
  而黑如水是怕李治踐踏法律,他知道李治的情感,但是他也知道李治這里自控力比較強,有著精準的判斷力,他只要提醒一下他那樣做的后果,對方應該知道怎么做。
  黑田深吸了一口氣盯著一臉沉思的李治問道:“將軍,請說。黑田若能做到,一定盡力。”
  李治邊想邊說,說得很慢但是很有力:“二炮是我兄弟,跟你們先說開,不準找他麻煩。
  他可以在這里,但是我要派他的警衛過來給作保衛工作,畢竟他是師長,師里的工作不能放下。
  而且這個飯菜供給我們自己來做,我也不為難你們,他們這個軍官該怎么著還是怎么著,但是必須待遇上去。我可以給錢,這不算違規吧?”
  黑田聽后那腦袋差點掉下來,這他娘的還不違規?但是細想想也算擦邊球,他們監獄以前也有這樣的例子存在,他們這些人也能得到好處,也不算犯獄規,所以黑田樂的裝個好人。
  于是他笑著說道:“將軍,您放心,您的兄弟我們給您照顧好,這錢不錢的就算了,我們自己出。”
  李治聽后一笑:“我們不是說好不違規嗎?這錢還是要給的,如果多了的就拿來了改善監獄設備吧。”
  黑田聽后心中打動,要知道他們島國也是存在著貪.腐情況,這些別人都看不到錢,不拿白不拿,李治他們一沒帶人走,只是要求稍微照顧一下,對他們來說那是舉手之勞。
  所以黑田推諉幾句以后也就不說了,而二炮爺爺人家也不想出去,這兩天他自費在監獄里跟這幾個狐朋狗友喝酒吃ròu的,那錢不是錢啊?
  這一聽李治要公費給他報銷,他娘的不宰白不宰,先把這兩天的飯菜錢掙回來再說。
  于是人家也是一臉鄭重的說道:“兄弟,沒事!我覺得那個錢就真不用了,我是作大哥的,盡管這次被人陷害,但是這錢不能由軍隊出阿!軍費也是很緊張的阿!”
  二炮這一說讓李治眼中的淚直打轉,你看看,人家二炮是不是?多么明白事理阿!自己沒能帶他出去人家還這么領自己情的,李治感覺很慚愧。
  于是他多少有些哽咽對二炮說道:“二炮,對不住阿!這錢你在獄中該huā就huā,而且你們幾個在監獄期間全都有補助!”
  二炮聽后心里直喊萬歲,他娘的這事辦的,因禍得福啊!
  不但賺了人情這他娘的錢還嘩嘩的來,不行,老子要在這里面多呆幾天。
  嗯,還有身邊這幾個狗日的,老子要多贏他們點錢,這他娘的是雙贏啊!
  二炮想到這里變得更加的興奮。
  這讓對面的黑如水感到很不齒,二炮具體什么想法黑如水并不知道,但是黑如水從二炮兩眼放光來判斷此人賺錢的想法肯定是有的。
  所以黑如水感覺二炮這人太齷齪,索性不去看他,而是看起這間獄室起來。
  這個獄室里面有六張chuáng,大約二十多平方,地面是水泥地也沒鋪瓷板磚,也不知道當時監獄是怎么想的。
  墻面全都是白色,但是有些地方有些賍,貌似是干涸很久的血跡,也貌似不是。
  天huā板也沒裝飾,也是些噴了乳膠漆的墻面,上面兩排燈棍一個吊扇,這樣的房間應該是冬冷夏熱。
  黑如水想到此處卻聽到李治問起了二炮這次事件的緣由,二炮說得有些夸張,激憤之處也有些凌luàn,聽得黑如水跟李治眉頭直皺,于是黑如水便建議李治帶著二炮去找李健。
  李健是個明白人,事情看的透,思路清晰,反應事情既準確又條理的,所以一家人又跟去監獄長去找李健。
  二炮在離開他的囚室時跟那幾個頭點的跟小激啄米似的獄友囑咐道:“哪個我的色子剛才搖的不準動啊!”
  “等今天晚上我請你們吃燒激啊,喝酒都他娘的不準再賴皮了阿。”
  “看著我在監獄里面領的臉盆點,那個東西老子遲早是要帶走的。”
  李健的囚室跟二炮的囚室相隔還比較遠,可能當初為了害怕他們串供所以把他們支開了,所以那幾個軍官都被分在監獄的不相鄰的各個角落。
  一家人走了大約十分鐘才到了李健的囚室,他們還沒到囚室邊就聽見里面歡聲笑語的,狗日的不知道那個人唱歌唱的那么難聽,明明是一首很好聽得《雪候鳥》人家唱的跟阿杜的嗓音似的,搞得不倫不類,于是一家人很好奇的湊到了窗戶上。
  只見囚室內,四個人蹲在一張chuáng上打撲克,另兩個人在一邊下著象棋,這幾個人不時唱歌就是哼哼的,大吆小喝明明在那里“忙”著卻跟進了菜市場鬧市一般。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