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64 不委屈為了黨國


  這邊二炮透過牢門的窗戶看到李健等人的作為后黑臉就是一笑,那張兩天沒剃胡子的臉現在是虬髯畢現阿,加上他經典的飛哥頭,不知道還以為是張飛爺爺再世哪!
  監獄長本來想直接開鎖,而二炮一個勁的讓他的動作輕點,搞得監獄長躡手躡腳的跟做賊似的。
  黑如水看到這一幕就是一陣好笑,這二炮李健誰的干什么都這么有創意,怪不得不人家稱作壞貨,你想這些貨一個個都這么損,人家能不愛他們嘛!
  在監獄長靜悄悄的開鎖后,二炮一把就推開了牢門,人家扯著嗓門叫喊:“抓piáo.娼的!都他娘的都不許動!舉起手來,那個胖子說你哪,笑什么笑!”
  李健聽到門響本來一驚,但隨即他看到二炮的黑臉,李健人家腦子轉的多快?就跟那電風扇似的,李健一見二炮來了就知道沒什么事情了。
  在他聽到二炮那樣說后,人家一臉諂笑的說道:“軍長大人圣明,您老來接我們回去了?是不是沒事了?喲,司令好!”
  李健一打眼正好看到李治進來,人家反應極快,立馬立正敬禮。
  “嗯,你們辛苦了!怎么樣,李健,在這里受委屈了吧?”李治隨即回了一個軍禮,看著有些灰頭土臉,軍裝皺皺巴巴的李健不由關心的問道。
  “不委屈!為了黨.國,鄙人甘愿當竇娥。”李健還是保持立正的姿勢這話說得底氣十足,卻是用眼角的余光看李治。
  二炮聽后氣笑了直接一腳踢向李健的小腿,后者卻像路飛一樣來了身體后縮,二炮這一腳掃空:“他娘的,都竇娥了,還不委屈?你他娘跟司令也沒大沒小的?”
  “哈哈哈,二炮阿,算了。李健說得也是實情,但我要告訴你們,放心!有我在沒人能誣陷你們,我會給你們一個說法的!”李治聽后不由得大笑著說道。
  “哼~李司令是意有所指了?”李治后面突然傳出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這個聲音讓李治等人都是一驚,這些人都同時往他們身后看去。
  只見一個四十多歲身著一身黑西裝的男人不知什么時候站到了他們的身后。
  而那個中年人看上去非常的精明,他長著一雙暴突眼,那目光是相當的犀利,李健看到那人的目光后居然自動的避開()。
  那人一看就是個陰冷狠毒之輩,那鼻子也是極高的,李健這人祖傳茅山道數,他對面相也略知一二。
  他不由的看起了對方的相貌:此人額頭低平而凹陷,眉毛散而雜毛多,且眉尾松馳,從眉頭到眉尾漸有朝下。
  雙目暴突,且雙眼之間距離較寬,眼尾同眉尾一樣松垂。
  上嘴皮外翻,門齒彎曲,色澤發暗,且有蟲駐。
  李健看后心中倒吸一口冷氣,這人相貌如此兇惡必然不是良善之輩,這個額頭低平且凹陷說明這個人行事不計后果,十分狠辣;
  此人眉毛如此應該是心中陰狠,一肚子壞水,做壞事的手段也很兇殘之輩;
  而且此人眼睛暴突,說明此人對身邊大小事都很敏感,情緒化嚴重,對人對事大都憑一時之氣,缺少耐性,特別是心情不佳遇事不順的時候,其兇殘的本性就會暴露出來。
  而他嘴唇說明此人是個敢殺人的主兒。
  李健能明顯的感覺到對方身上的殺氣,這人不但兇殘而且非常的狡猾,于這種人打交道要極其小心才行,一不小心不是著他的道,若不順他心被他殺害也是正常的事情。
  黑如水看到對面此人之后也是心中一驚,暗道這人生的兇惡,要知道這樣的人非良善之輩,不由得為李治擔心。
  但是他的擔心卻是多余的,李治向對方拱了拱手笑道:“敢問閣下尊姓大名,李某只是一介粗人,不周之處往海涵。”
  那人聽后兇橫的一笑哼了一聲說道:“李治君,不才便是受害者的哥哥關上雄一,聽李司令的意思,你得手下還是冤枉的了?也就是說我弟弟就該死,是不是這個意思?嗯()!”
  李治聽對方口氣如此強硬,也冷笑了一聲一句話把關上雄一堵的啞口無言:“該死的本來就該死,不該死的怎么都不會死!”
  關上雄一本來想難為難為李治,沒想到對方竟是這話氣的他渾身顫抖,要是別的人他早就掏槍了,而李治周圍那么警衛都握著槍,他即便得手也會被對方打成篩子的。
  再者說他的地位跟多年的經歷讓他學會了忍耐,但是這事他跟李治不算完,這話他給李治記著。
  他要回去想個辦法最好連李治一起做了才行,想到這里他陰陰的說道:“李治君,領教了,走!”
  他說罷便向周圍一揮手,他身邊那十多個黑衣人都轉身跟著他離去,只剩下望著他們冷哼不止的李治眾人。
  李治剛才那話聽著讓人提氣,二炮在關上雄一還沒走遠的時候拍著李治的肩頭大笑:“哈哈哈,兄弟不愧是王者,老子也只不過殺了個王八蛋而已!”
  說罷他望了望走遠的關上,果然關上身子一顫兒停了一下,那十多個人也停了一下,但他隨即又邁起步向外走去,他的嘴里不知道嘟囔一句什么,李治他們都聽到了,但是相隔較遠顯得聲音很小,他們并沒有聽清。
  一家人也沒放到心里去,那個畜生能有什么能耐?他們是軍隊,要知道跟軍隊對著干,你他娘的再厲害的組織也是被滅而已,誰怕他?沒人怕他!
  在李治二炮等人眼里他關上雄一就是一條汪汪叫的野狗!對付野狗的最好方法就是一槍打爛他的腦袋,這些人喪尸都不怕還會怕這么一條野狗?
  有人不怕但有人就怕比如監獄長,那人剛才嚇得跟個麻花似的,全身都擰成一塊去了()。
  李治他們問他的事情的時候都找不到人了,還是李健細心,人家把地上面那張人形麻花紙撿起來吹了吹去后,再把他的麻花型整回來。
  在趙飛博劈臉一鞋底的打擊下,而監獄長才恢復清醒。
  李治他們問了監獄長一些事情,那監獄長哆哆嗦嗦的介紹了一下關上雄一的情況,李治這才知道對方原來是在野黨的黨首,怪不得這么強硬哪!
  不過看樣這人應該是個道上的,這樣人會是什么政客?別開玩笑了,他要是政客他娘的全世界的政黨都是黑社會了。
  李治現在就是想咋那么樣扳倒這個人,這人乍一看像個強人(土匪),這仔細一看還不如乍一看,他娘的讓人看著也太難受了吧?
  李治忽地想起一個笑話:那是說一個人喝多了鉆進了垃圾桶,那人想出來由于喝醉了卻怎么也出不來。
  第二天一個拾破爛的老婆婆,看到在垃圾箱里面酣睡的醉漢,便嘆息著說道,城里人太浪費了,這人長的是丑點,但也不能扔垃圾箱阿!而關上雄一給他就是那么一個感覺。
  李健也是擔心的,他知道李治這么說那人肯定不會算完,那不是個輕易認輸的主兒,要是他李健知道關上雄二的哥哥是那人,他絕對不招惹。
  李健是個相當圓滑的人,他不會輕易的給自己惹麻煩的。
  他跟二炮誰的不同,二炮是叫驢脾氣,你他娘的敢惹我天皇老子老子也敢打。
  而李健卻是先看對方能不能招惹,招惹不起人家絕對躲開,但是實在躲不開他也不怕事情。
  這一點跟黑如水又不同了,黑如水是個聰明人,人家秉承的原則性,他不去招惹哪些兇惡之徒()。
  不過前提是你別侵犯了他的原則,你要是做的過分破壞法律,他不管你是誰,人家絕對說你,或者起訴你。
  但是君子動口不動手,動手是不對的,大家都是文明人要通過法律來解決,什么?不通過法律,那么我抗議,強烈抗議!嚴重抗議!
  李治自然知道他手下的脾氣,所以他們的表現李治盡收眼中,剛才要不是李治向二炮使眼色,估計二炮就把關上雄一給做了,這他娘的一下省事了,ko了!
  但是對方的身份是在野黨黨首,你這沒什么原因就把人家殺了,你這支部隊的合法性跟正義性就要收到質疑。
  再說二炮殺了人家弟弟這事還沒解決,本來就鬧得沸沸揚揚的,你在殺了人家哥哥,這他娘的非造成民憤不可。
  他們可是想在琉球常住阿,要知道這里原本是中國的屬國阿!
  好不容易現在占回來了,你在弄得一家人不支持你,是不是不太好阿?如果弄出點事情來,造成琉球島背叛或者血腥案件的,這個千古罪人的名號他們這些人都擔不起。
  某年某月某日琉球島在李治解放軍的強壓下發生了某某血案,是役百姓傷亡多少多少軍人死傷多少多少的,是不是很不好聽啊?
  別的不說這個軍政府名號他們這些人是坐定了,這根他們的思想所違背,所以李治比較忌諱。
  要知道他們才有了這個場面,其結果來之不易,從中國的山東到島國的九州再到高麗的濟州他們的呼聲一直很高,所以不能在琉球這里毀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