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471 中國人與島國人的區別

就在李治跟蘭子滾草叢的時候,趙生輝跟福島明已經潛入了關上雄一黨部的地下八層。
  這地下跟地上完全的不一樣,里面軍事設施,武器彈藥,士兵什么的都有,甚至還有他們的裝甲車跟坦克。
  趙生輝跟福島明隨即了然對方并非黑社會那么簡單。
  趙生輝跟福島明這次算是分析對了,對方開始是黑社會,但是自從他們成功洗白成政黨以后,他們就開始利用他們明道暗道的手段開始謀取產業,很多企業都被他們用下流的手法獲取了。
  他們有自己的影視公司(專門錄制黃片的,因為在島國這個東西不犯法的。)、洗浴中心、賭場、大型娛樂城、出租車營運公司等等都是他們手下的產業。
  這些產業為他們牟取得大量資金,本來關上也只是無聊,后來隨著他實力越來越大,他忽的萌生了沖繩獨立的念頭。
  如果獨立他無疑就是第一任沖繩總統,他的名字將流芳百世。
  于是他就積極準備顛覆沖繩政府的機會,他把他的黨部下面的八層地下全都打造成軍事基地,里面武器彈藥什么的一應俱全。
  他從羅剎國跟高麗以及其他國家獲得了大量的武器裝備,甚至當時麻原.札幌也贊助過他一批武器彈藥,他的權利欲變得高炙起來,滿腦子都是政權什么的。
  人往往就是這樣,沒錢的時候想有錢,有了錢的時候就想出名,再之后就想獲得權力,反正沒有知足的時候,而這句話應用在關上雄一身上一點也不過分。
  他的反.政府念頭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但他卻沒有想到這場突如起來的生化危機打破了他原來地想法。
  美國軍隊的撤離讓他一度看到了希望,但是沒成想才走了一只飽虎又來一條餓狼:東海海盜。
  對方又是海軍陸戰隊,又是軍艦火炮戰斗機的,實力很強,這讓準備起事的關上不得不忍耐。
  但是他才忍耐了幾個月,他娘的又來了李治這一害,這不自己競選的計劃也泡湯了,弟弟又被李治的部下給殺害了,這都是拜李治所賜。
  所以他自己也加緊了他的部隊武裝奪取李治部隊政權的準備,這只要不撕破臉什么都好說,撕破臉滾你娘的蛋,別給臉不要臉!
  關上最討厭一種人,那種人成天拿著對方一些無心的過錯當作自己受害的證據,每天都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的樣子,顯得可憐兮兮的。
  遇到人就說某某某不好,是,一遍兩遍人家同情你,十遍八遍的你他娘的就討人厭了。
  傻.比總是成天抓住別人的過錯不放,自己的過錯既不敢承認又怕別人提起,你他娘的算什么玩意兒啊!
  他關上瞧不起這種人,這就是種裝.比的人,在他眼里這種活該挨欺負就是自己太賤找得。
  趙生輝跟福島明現在就在地下八層,他們化妝成對方的士兵沿著通道來回的走,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能跟上畦田山本二人的步調,后來一閃他們就不見了,這讓尋找線索的倆人有些心急。
  而路上其他的島國士兵不時有人打量著來回探頭探腦的兩個人。
  有個島國軍官還過來驗證了一下他們的身份,幸好趙生輝機靈加之福島明是島國人,島國語說得很流利,這才讓對方打消了疑問,要不然二人非露餡不可,但是這樣下去是不行了。
  再找不到那兩女孩兒他們非暴露不可,這他娘地下黨要成了公開黨,非見光死不可。
  看著找不到畦田等人,趙生輝迅速地把福島拉到自己周圍跟福島交流了起來:“福島,你們通常監獄是在市區的那一側郊區?”
  福島聽了趙生輝的話就是一呆,這是哪跟哪啊?他想了一下答道:“這個沒法說,基本上都有吧!不過我們習慣性在我們市區北面市郊設置監獄。”
  “ok!”趙生輝聽后左手伸出了三個指頭。
  他掉頭就往南走,這讓福島明那個猥瑣男都是摸不清頭腦了,他一把拉住趙生輝說道:“趙生輝君,反了,北側在后面。”
  趙生輝聽后一笑說道:“我知道,我就是要往南啊!”
  福島明聽后云里霧里的抓了瞎,但看著趙生輝大步霍霍的往南走,他一邊跟上一邊小聲的嘟囔道:“中國人真讓人搞不懂。”
  但是你還別說,中華民族這個民族就是一個很神奇的民族,他的子民往往都是聰明絕頂的,島國人騎馬都攆不上。
  有句話叫一個中國人是條龍,一群中國人是條蟲,這話在這里同樣是適用的。
  趙生輝這一判斷是相當的準確,他們要找的那兩個女孩兒就是他們所在方位的南面,而他們正朝著這個方向而來。
  現在那兩個女孩兒正被關押在他們的地牢里面,而八層的南側不遠的地方就是地牢的入口。
  趙生輝跟福島明沒走多遠就被對方巡邏的幾個士兵攔了下來。
  為首的一個軍官朝趙生輝兩人擺了擺手吼道:“干什么的?監獄重地,沒事不準靠近!嗨,說你們兩個哪!”
  福島明聽后一把拽住了趙生輝,對趙生輝說道:“趙生輝君,前面是監獄,對方禁止我們靠近。”
  趙生輝聽后一笑,也不說話,拉著福島明往北就走,到了拐彎處才停下,這讓福島明更是摸不著頭腦了,他不由得問道:“趙生輝君,你這是干什么?”
  趙生輝笑道:“等人。”
  “在這里等人?我們的任務可是救人阿?”福島明看著趙生輝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疑惑的問道。
  趙生輝看了看一臉不解的伸出了兩個指頭,福島明看后眼光一閃,他馬上意識到趙生輝在等那兩個給關押女孩兒送飯家伙。
  是的,趙生輝在等他們兩個,趙生輝人家這個干間諜太精通此道了。
  他此刻在盤算到底是殺了他們用易容術再進去一趟,還是脅迫他們回去,或者是打聽這個地牢的其他的入口。
  他這一瞬間閃過了數個念頭,而福島明那個猥瑣男今會兒對趙生輝是相當的佩服。
  這些中國人真是不得了,腦子轉的怎么就這么快哪?
  自己還沒想到,對方已經是了然在胸了,怪不得中國出人才哪!
  要不是他們勾心斗角,這個國家還要強大的多。
  他們島國人說實話整體上并不如中國人聰明,但是中國人卻不如他們團結勤勞,他們島國人相當的能吃苦,而且從小就鍛煉自己的意志,這是中國人所不能媲美的。
  中國人一般從小都是嬌生慣養,長大后動手能力相當的低下,思想的巨人行動的矮子這句話來形容大部分中國人真的一點也不過分。
  而且最讓人搞不清楚的是中國人喜歡跟自己人斗,越是外人還越親切,對自己是一個防著備著,對外人那是哥們義氣,敞開心扉。
  他見過的報道千篇一律都是中國人如何如何好面子,這個面子就那么重要嗎?
  要知道很多時候成效要比面子重要的多,而中國人貌似不懂得這一點,從他們末世前不停追逐經濟數字就可以看出來了。
  那些虛假的數字真的那么重要嗎?
  非要別人都說你牛比多么多么厲害就好了嗎?
  要知道自己人過的好才是硬道理,你家的人那么多總量高算個比,連條褲子都買不起,還出來顯擺。
  他們都偷著笑中國人,但是中國人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成天一口一個老二自稱著,你他娘的就那么二嗎?
  總量老二,人均倒數,炫耀個屁阿!
  還他娘的是發展中國家的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到時有你們哭的。
  中國人如果把勾心斗角的勁頭,跟經濟數據造假的精神用在好好改善民生上,那么這個民族即便不夸耀也值得別人尊敬。
  想到這里福島明就是嘿嘿一笑,而他這一笑不要緊趙生輝正好看見,嚇得趙生輝往傍邊躲了躲,這貨笑得如此淫.蕩,不會是有什么不良傾向吧?
  臥槽,老子還是離他遠點的吧,島國本來就是一個變態的民族,這廝有如此的蕩漾,還是躲躲為妙。
  而福島笑得這么淫.蕩自然而然也引起了路過幾個島國士兵的注意,一個大約二十來歲的島國士兵沖著福島明大笑:“馬鹿(八嘎),這人怎么笑得這么猥瑣啊!大叔,你哪個部隊的?番號。”
  趙生輝聽后一驚他沒想到福島明的笑居然能引來敵人,可見這人不能太帥了,太帥了哪里都引人注目啊!
  福島明自然不知道番號,但他卻有辦法,他猛地站起身來:“八嘎,你個野小子,想打架嗎?”
  對方一聽,那幾個士兵都紛紛起哄:“藤原,揍他!這里有人不服氣來著!”
  而福島明轉頭看了看趙生輝,趙生輝立刻明白福島明要吸引敵人的注意力,這樣以來他就有機會進入地牢了,于是他對福島明點了點頭。
  于是福島明上前一步拎起對方的領子,一下子把那個叫藤原的士兵扔了出去。
  藤原吃了個虧,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惡狠狠的撲向福島明。
  福島明卻不敢用力,他跟對方差太多了,他略一用力對方就要死于非命,這就跟一個大人跟一個二三歲的孩子打架其實是一樣的。
  他裝作不敵,一路向監獄入口方向敗去,藤原那里肯舍,于是倆人扭打著直奔監獄入口。
  而他們后面跟了一大幫看笑話的島國士兵跟基層軍官,其中也有些黑衣的打手,一家人吹著口哨罵著娘不遠不近的逶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