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73 這刀質量實在太差


  趙生輝福島明跟對方兩個遭到蹂躪的女孩兒說明情況前提下,這兩個女孩兒答應跟他們倆個走,但是有個問題是他們中的一個女孩兒已經站不起來了,必須讓人背著,另一個勉強還可以走。
  在趙生輝給二女搞到兩條褲子的情況下,趙生輝扛著一個女孩兒,福島明押著山本跟畦田、另一個女孩兒跟著,離開了關押那兩女孩兒囚室……
  就在趙生輝跟福島明離開的時候,斷水流這邊已經開始行動了,他們怎么會讓李治那廝得逞?
  島國妹子,島國男人人人有份兒,是不是?
  該支那男人什么事情,于是那些草莽英雄們紛紛從草叢中躍出來。
  這叫什么?這叫路見不平一聲吼啊,該出手時就出手阿!
  李治跟蘭子同時聽到了敵人進攻的聲音,盡管那些忍者速度很快,但是他們在躍出草叢的時候還是發出了聲響。
  李治一手抱著蘭子一手直接摸出了****,只不過他的槍還沒開就被斷水流大師兄一忍者鏢打飛了。
  李治想起來的時候已經被斷水流用刀頂住了脖子,而西園寺蘭子則是被兩個忍者裝束的人控制住了。
  斷水流回頭看了看那邊被控制住的島國妹子,搖了搖頭說道:“可惜了……”
  李治聽到這句話之后淡淡的一笑說道:“可惜什么?”
  “臥槽!”那些島國人聽到后都是往后一跳,用手指著李治說道:“你怎么會說日語的?你不是中國人嗎?”
  李治趁機擺脫了斷水流大師兄的控制,笑著說道:“有什么好驚訝的,剛才不是跟蘭子說了半天了。”
  “靠!你這人怎么這樣啊?你不是不會說日嗎?這不公平,我抗議!”斷水流大師兄憤怒的晃動著手中那把東洋刀抗議道。
  “我暈,你們蹲草叢來著吧?聽了半天還不知道我說的是日語?我要是說中文你們聽得懂嗎?”李治鄙視的看了看眼前這幾個“忍者神龜”戲虐的說道。
  “老子們英明神武,聽得懂是應該的。當年神武,月影(神話中島國的大神)就是俺們的祖先了!
  你們支那人也忒不要臉了,沒學日語就會說,真不知道這導演怎么安排的。”斷水流恨的一刀砍過了一刻碗口粗的白楊樹,那樹瞬間斜著倒了下來,看見斷水流東洋刀之鋒銳。
  “既然你們聽得懂我們中國人的話,那么我們中國人聽得懂你們倭奴的話,也是自然了,是不是?
  并不是你們一個民族這么牛.逼的,好像你們的第一任天皇還是我們秦始皇手下一個煉丹藥的吧。”李治聽后就是一陣大笑,手卻是偷偷的摸向腰間。
  他現在面對這些東洋忍者,只能依靠武器獲勝,跟忍者打他這樣的不夠格,只能靠火器了。
  “嘿嘿,李治你別自作聰明了,你得槍在這里哪!”斷水流眼尖,一眼看到李治在摸槍,但是剛才他就把李治的****摸過來了。
  說到這里他把李治的槍扔到腳下,炫耀性的用腳踩著,就在這時他的背后傳來了同伴的慘叫聲,他回頭看了一眼,原來是那個叫蘭子的漂亮妞居然咬了他同伴一口。
  他看到后不由得微微一笑:女孩兒在受到欺負后最后的一招就是咬人,這讓他更覺得對方沒什么威脅。
  他向負責警戒的忍者打了個手勢,對方在前面的大樹上向他回了一個一切正常的手勢,他變得更加輕松起來。
  于是握著刀圍著李治轉著圈的微笑:“想怎么死吧?是被我砍死哪?還是被我的手下用槍打死?李治君,要知道現在你就跟被剝光了的羔羊一樣,一切抵抗都是徒勞的。”
  李治見自己的武器落到了對方手里,而蘭子咬了對方的忍者,發作是需要時間的,自己必須跟對方拖延時間,而對方會允許自己拖延時間嗎?
  他忽地想到血刃曾跟他說過以前有個中國喪尸將軍(倪峰)跟他打裝腔作勢讓他疑惑不已,最終成功撤退的例子來。
  那人撤退的時候甚至被逼的還扔了縱橫幣,想到這里李治也是一笑,對對面的斷水流說道:“軍人有軍人規矩,武者有武者的原則,我想給我一把刀跟你決斗,這樣的要求不算過分吧?”
  斷水流大師兄聽后一愕,隨即笑了起來。
  他抬頭望了望天上那一輪圓月,如同中國的月餅一樣,還他娘的是金黃色的,而身邊的微風吹得他一陣的舒適。
  在這樣的天氣下跟一個中國人比刀,無疑是愜意的,于是他有一只手向后面打了個手勢。
  一個一身黑衣裝束的忍者走到李治面前向他一躬身,遞過一把太刀來。
  李治向對方頷了下首,伸手接過太刀,把它橫起來用手指拂過刀身,這太刀在月光下閃閃發亮,有點那么圓月彎刀的滋味。
  李治看了之后一陣的感嘆,原來中國唐朝的唐刀就是這個樣子的。
  當年盛唐的威名就是靠著這樣一個個握著唐刀的戰士打出來的,而我們這些子孫不肖不但喪權辱國而且受人欺凌,大唐地域猶在,威名已逝。
  今天他就要用這把仿唐刀跟對面那個一流忍者決斗了,他默默的算計跟對方怎么打斗才能拖延時間,才能出奇制勝。
  先打一招看看,有把握就打沒把握就拖,不行還是先拖后打!
  要知道自己這么一出手就露餡了,李治他自咐也沒少鍛煉,但是他絕對不會打過一個一流忍者的。
  于是李治握著刀擺出了一個釋小龍少林寺的持刀方法,如同鶴立,又似金鷹展翅!
  看的對面的斷水流一陣的發愣,這人金雞獨立的他娘的不是找死嗎?
  這么過去一刀就給劈了,不用第二刀的,于是他嘴角微微一挑,大喝一聲瞬間沖了過去!
  李治一看直接傻了,不會吧?
  對方居然沒被他這么帥的招數鎮住,進攻了,老子不會這么悲催吧?
  想歸想,但是對方迎面橫切一刀,掛著風聲嗖的一下如同流星般的就過來了。
  李治兩腿忽地挨了一下,雙腿一彎,一個后傾,斷水流大師兄這一刀一下子就砍空了。
  而斷水流看到李治剛才那么精確的一躲就是一愣,心理暗道這李治還真是真人不露相啊,真的不簡單來。
  于是他跟李治一錯身的功夫,那刀跟著他猛地一個轉身又回來了,而李治剛要揉腿,他的腿剛才被東西擊中了,打得他雙腿發麻,這他娘的是誰這么缺德啊!他剛要罵。
  后腦勺又挨了一下,這一下頭又低了下去,而這一下斷水流大師兄的回旋斬又砍空了,他想不到李治反應居然如此的迅速,自己這一刀之后隨著一陣卷著墨綠樹葉的秋風躍開了李治的身邊。
  他需要重新估計一下對手的實力,但從第一回合來看對方并不是簡單之輩,這一交手就試出來了,李治絕非等閑之輩!
  不簡單,真的不簡單啊!
  他在對面雙手握著太刀,低著身子像一只豹子一樣的盯著李治,而李治一臉的輕松,懶洋洋的站起身子來,單手拿著太刀在風中掄來掄去,很不負責任的說道:“這刀質量實在太差,還沒我們國家的殺豬刀好使哪!不知道用它來除草效果如何?”
  說罷李治那廝居然真的用刀砍起了身邊半人高的野草,看到對面的蘭子只笑個不停。
  李治剛才那幾下讓她也感到很驚愕,但是她的感應告訴她有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她現在不用再為李治擔心了,此人是相當的厲害!
  不但李治無憂,眼前這些人全都是些死貨,于是她想看看李治怎么繼續裝下去,沒想到李治這嘴還是那么損,說得她笑個不停地。
  而她的秀發被風吹得一擺一擺的,明月下美人總是那么的動人,她們宛如一顆顆珍珠只有在光芒存在的情況下才能展示出她們的美麗。
  所以美女永遠別藏在家里,要知道你得美麗就像那些閃閃的發光的珍珠一樣,放在暗室之中沒有光,那你也就不會發亮。
  要知道你的美麗只有在光亮存在的情況下才能得以展示的,難道不是嗎?
  而看著李治砍得枯草亂飛的斷水流大師兄此刻卻不敢再小覷李治了,李治非常人也!
  跟他打只能是持久戰,而他們這些干忍者的其實就跟特工差不多,最忌諱拖時間。
  于是他不由得從懷里摸了幾枚忍者鏢,他趁著那個除草工不注意的時候噌噌噌就是三下甩出了幾枚忍者鏢。
  這一下,那位躲在樹上的世外高人不得不出來了。
  李治這廝站位太他娘的風騷了,除了他親自出手根本就救不了他了,于是那人也是從懷里往外灑了一些玩意兒,一躍躍到地下,幾個縱身擋在了李治的面前。
  李治看后就是一笑,也沒說話繼續砍他的野草。
  那人也沒說話,也沒回頭,卻是伸手向李治要刀。
  李治笑了笑,就把除草刀抵給了那人。
  那人沖著李治點了點頭,很帥氣的轉身目視對面的斷水流等人。
  斷水流等人看罷大驚包括斷水流在內,那些忍者齊刷刷的全都跪了下去,李治跟西園寺蘭子都驚訝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