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481 高興不是你的錯笑出聲就是你的不對


  李治并沒有出席關上等人的審判大會,關上被判了三百二十年監禁、南原被判了一百七十七年、向井被判了九十三年等等,這些曾經叱咤一時的黑社會老大們終于找到了他們的歸宿。
  由于琉球政府的法律禁止死刑,所以這些人都被判了上百年的監禁,等他們刑期結束的時候也就成了一堆白骨了,這根槍斃他們也差不了哪里去。
  而關上雄一在得到法院判決的那一刻感到了一種莫名的松弛感。
  他終于解脫了,他剩下的人生歲月將在監獄中渡過了。
  人的一生有時很長,有時卻真的很短。
  他以前燈紅酒綠的日子非常的短暫,但是他知道今后監獄的人生將異常的漫長,他愿意用著這漫長的人生歲月來好好的悔過,反思以前他犯下的罪行。
  關上雄一如此,其它的人卻不如此。
  比如向井在得知他被判了九十三年歇斯底里的當庭吼叫了起來,如同一只憤怒的野獸。
  但是帶上牢具的野獸是沒人害怕的,這就像關在動物園籠子里的獅子老虎一樣,盡管叫得兇猛,但那層鐵絲網已經屏蔽了它們的人生。
  而二炮李健等人卻出席了關上等人的審判大會,畢竟這事情跟他們有聯系,他們就是被這些人給冤枉的。
  二炮在聽到宣判的時候嘿嘿的笑了起來,人家笑得相當的憨厚,不信的大大們可以聽聽。
  只見二炮瞇著眼睛捏著下巴哼著小曲,人家聽著這個宣判越聽越高興:“喲,向井那孫子九十三年。
  哦?南原那個龜兒子一百七十七年;臥槽,關上雄一發達了,狗日的居然三百二十年監禁啊!”
  李健聽著二炮說得很開心,人家奸詐的在一邊笑道:“師長,您知道這人死了多久以后就腐爛嗎?”
  二炮聽后一愣,這事兒他倒沒注意過,他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事兒我倒沒研究過,大概七八天吧。”
  李健聽罷奸笑不止,二炮聽著李健那奸商般的笑聲就是一陣不悅。
  他不高興的說道:“騷騷,你他娘的別笑的那么夸張好不好?你他娘的聲音笑起來怎么那么尖啊。
  還有到底幾天啊?跟老子說一下啊。”
  李健聽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師長,這事不能怨我啊,我天生笑起來就是這樣啊。”
  二炮見李健吃癟,心里有些得意的說道:“嘿嘿~意識到錯誤了吧?
  要知道高興不是你的錯,但是笑出聲來那就是你的不對了。”
  “師長,那個人腐爛是分季節的。
  春秋季節嘶吼七天到十天開始腐爛,夏季四五天,冬季在十五天到兩個月之間出現。”李健被二炮揶揄的難受此刻連忙用前面的話來打岔。
  “哦,原來是這樣的阿?”二炮聽后若有所悟,但是二炮緊接著又提出了一個問題,那人死的時候聽說邊僵硬,而他見過的尸體怎么是軟綿面的,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李健不得不給這個大師長解釋,那就是人死之后的確幾個小時就僵硬了,但是過一段時間之后尸體又再度變得軟化。
  他們這倆人說就說吧,你說你倆小聲點也就行了,但是人家這倆人偏不,人家在法庭上就高聲討論,這也是向井被激怒的原因之一了。
  盡管二炮跟李健被審判員告誡了好幾次,但是人家這倆痞子軍官依然我行我素。
  最后審判長也無奈了,由著這倆人去吧,反正只要不影響他們審判就可以了。
  再說這些人都是軍方的高級軍官,又才為他們平息了一場叛亂,審判長誰的再提醒幾次以后對這兩塊海參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李治在關上等人審判大會的時候回了九州,按照計劃他們將南下臺灣島。
  他很想帶著劉蕓跟他的兒子一起走,但是他的兒子太小經不起顛簸,再者現在去臺灣是去打而不是去玩,所以帶著劉蕓跟他兒子他也不放心。
  如果把她們留下他又有些舍不得,這意味著他將跟他的妻兒再度分離。
  人生四大苦之一就有分離之苦,李治現在做夢都想他的兒子。
  很多時候他在夢中都夢到逗著兒子玩,李治發現了這有了孩子跟沒有孩子還真的不一樣。
  有了孩子的人你會在不經意的時候就想起你的孩子,也許是看到了別人的小孩兒,也許只是一陣清風,一片落葉都會讓你想起自己的孩子,這也許就是骨肉親情吧。
  李治曾經自己的觀察過自己的兒子,長得跟自己很像,李治自咐他的兒子長大以后絕對不會長得難看。
  這里借用他兒子以后說得那句話,那就是:我爸爸李治美男子,母親劉蕓又美若天仙,如此優良基因,我要是不帥那就是沒天理!
  以后他的兒子惹得滿學校的小姑娘為之瘋狂,李治當年校園一幕那是阿!
  李治跟他兒子說得那話也得到了驗證“兒子,你以后進學校以后多禍害幾個小姑娘,到了大學里面那些漂亮妹子一個都別放過!”
  諸如此類的經典語句造成了他兒子在大學里面最帥男生龍虎榜首位的歷史性悲劇。
  李治此刻于他的兒子分別自然舍不得,他這一次又要踏上新的征程,前面有數不清的困難跟戰斗在等著他們。
  當然有困難那也就有好處是不是?數不清的金銀珠寶跟漂亮妹子也在等著他們,李治想到這里立馬堅定了南下的決心!
  開玩笑,南邊多少同胞在遭受著喪尸的苦難,他豈能坐視不理?
  要知道那些漂亮妹子現在可是身處水深火熱之中阿,亟需他這位喪尸終結者去拯救她們,是不是?
  嗯,等等見了劉蕓我可得好好說,好在自己老婆通情達理,嘿嘿~
  又可以出去為非作歹了,李治想到這里就是仰天一陣奸笑,笑得傍邊的趙飛博頭皮只發麻,這司令怎么了?
  我靠,不會又在想怎么瞞著自己老婆在外面亂搞了吧?
  趙飛博人家這個“保安大隊長”對他的首長的性格那摸的是相當的透徹了。
  但凡李治這樣笑得時候,絕對跟漂亮妹子有關,他心里不由默默的為那些妹子哀悼起來。
  李治想的很好當他到了九州以后,沒想到卻來了一大堆煩心事,先是野坂來找李治,關于朝倉的問題。
  朝倉前些天在李治去了琉球群島的時候很不安分,而野坂派去警告朝倉的使者讓朝倉暴打一頓,這一下可把野坂氣壞了。
  好啊,好!
  你朝倉沒個數了是吧?
  你知不知道你打我派去的使者那就是打我,我也只不過讓你的喪尸部隊不要出你的地盤,你哪?
  三番兩次的出去不說,居然還占踞了你領地外的一片土地,那些地方也是你占的?
  協議上怎么寫的,你是不認識字哪,還是成心欺負人哪?
  這本來就很過分了,誰成想朝倉又打了自己派去的使者,這讓野坂一下子就爆發了。
  他本來就想找李治,可巧李治回來了,于是野坂直接讓宇智波來請李治,人家說得也很巧妙,共商大事。
  李治一開始還是一頭霧水的,還以為商量九州那事,誰知道見了野坂之后就知道不是那事了。
  野坂直接氣壞了,說起話了嘴角也抽眉毛一個勁的往上挑,這一下就像電視上演的戰國大河劇上面氣壞了的大名一樣。
  那眉毛不是眉毛,胡子不是胡子的,李治想笑又不敢,生怕被人扣上一個不知道老少,不尊重長輩的帽子。
  李治在聽了野坂等人的訴說之后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李治一下子沉默了。
  他知道朝倉的脾氣,相當的倔強,而且脾氣暴躁大的嚇人,以致于平八郎曾說過朝倉發怒就跟雷公打雷似的。
  雖然這話有些夸張,但是也從側面證明朝倉這人脾氣不好。
  李治有時對朝倉也很困惑,他曾經想帶朝倉離開九州,但是朝倉就是不同意離開九州。
  人家也曾隱隱約約的流露出一個意思來,就是干嘛要聽野坂的,他朝倉打下九州來,李治不就是九州之主嗎?
  他朝倉擁戴李治為九州之王,等李治一統中華,這里也宣布獨立歸李治統轄。
  李治對朝倉的話很擔心,他是很想再多一塊領地,但是他卻不希望九州重燃戰火,他的妻兒在這里是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畢竟野坂既是他的岳父又是他的盟友,如果他這么做他的這個軍事聯盟將變得相當的脆弱。
  朝倉對李治的看法相當的不屑,他的意思是把九州打下來那多好啊?
  在這個問題上,他們也曾經一度僵持過,而朝倉另一個對野坂不滿的原因就是他的封地太小。
  本來他想要鹿兒島一個縣誰知道對方卻只給了他鹿兒島一個市,這相差的確太大,這也是朝倉頻頻找野坂麻煩的原因之一。
  朝倉對李治很心服但是他對野坂卻是極度的瞧不起,要知道野坂跟他打仗那就沒贏過,而李治卻是靠自己本事打贏得。
  島國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誰的拳頭硬就聽誰的,相對于野坂來說李治的拳頭明顯要硬,這也是朝倉一直跟著李治干得關鍵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