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486 你們這是開表彰大會哪


  平月山看到這一幕也發出了會心的微笑,他是個心胸坦蕩的人,他知道他的好友藏鋒喜歡小紫跟阿潔,所以他不跟藏鋒搶。
  他一直避著這兩個女孩兒,但是沒想到小紫跟阿潔總是盯著自己不放,這讓他有點苦笑不得。
  而龍醒兒那邊也是如初一轍,他對這些感情糾葛不感興趣,人家也不想卷進去,要知道這會降低他們的團結度,人家江山那是第一位的。
  男人先有事業再有家,大丈夫生于世間當頂天立地,創一番自己的功業,以前三國英雄趙云不是也說過大丈夫何患無妻嘛,那么早找老婆干什么?
  自己又不是找不到,別見了一個漂亮的就歇斯底里的,那樣多沒出息,丟人現眼。
  他平月山是個以事業為主的人,當然人家愛江山也愛美人,但是兩者相并取其重,江山無疑比美人更值得他打拼,所以他盡量的避開這些兒女情長。
  他們現在的情勢不樂觀,從云南敗退到廣東,從廣東敗退到廣西,現在被人家從廣西攆了出來,一路逃進了福建。
  每每回想起來他不服氣,但是對方的拳頭比他的硬,他不服不行,打不過人家是不是?
  想到這里他無聲的嘆了一口氣,卻是一下子蹲在槐小楓身邊笑著問道:“鍋里面有什么東西?好像什么東西死在里面了。”
  他這話一出口小紫跟阿潔黛眉都是一蹵,阿潔沒說什么,小紫卻是開了腔:“平月,你這人真是的,自己不想吃也不用這樣攪別人的胃口吧?哼~”
  槐小楓聽后用勺子在冒著熱氣的鍋里翻了幾下,轉頭對平月山笑道:“我說大領導,您是不是在別的地方預訂了餐位阿?”
  平月山聽后爽朗的大笑,順便把自己的鐵飯盒放到槐小楓的面前:“小楓,熟了嗎?熟了先給我來上點。”
  槐小楓看到平月山這么霸道也沒說話,順手用勺子從鍋了舀了一大塊熱氣騰騰的骨頭肉放到平月山的飯盒內,又給他舀了些湯。
  平月山笑著拿過飯盒,用湯匙品了一下湯:“嗯,不錯!好鮮啊!這是兔子湯啊!從哪弄得?”
  槐小楓沖著一邊的也在舀湯的小紫笑了笑:“紫美女,平月問你哪?”
  小紫因為剛才平月山沒理她故意裝作聽不到,一邊跟著阿潔說笑著,一邊連看也不看平月山,人家不時的阿潔評論這野菜的味道。
  槐小楓得了一個無趣,傍邊的藏鋒正好報復,人家一邊撕咬著一大塊兔子肉一邊嗚咽不清的說道:“報應阿,報應!”
  槐小楓有些臉紅,轉頭對平月山說道:“大領導,那兔子是小紫在過叢林那邊打得,一共打了四只。”
  “真的?小紫這么厲害啊~看不出阿,看不出,不但人漂亮,這槍法也好。”平月山見狀立馬拍起來了馬屁。
  果然對面小紫的臉色變得高興起來,小紫最喜歡平月山夸她,她也希望平月山跟他聊天,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倆人一開口總是有一個要“出口傷人”的。
  每每搞得很不愉快,而這一點阿潔做的明顯要好,她無論跟誰都能和睦相處,說話也是細聲慢語的,人家就是個閨秀,她又不是。
  她喜歡誰就是誰,不像阿潔那樣支支吾吾,躲躲藏藏的,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不敢表明,她有時對阿潔真的沒話說。
  你看藏鋒沒事老跟在她們倆身后當跟屁蟲,阿潔總不好意思說,每次都是她把那個討人厭的罵走。
  對于藏鋒她簡直無話可說了,沒看見人家不喜歡你嗎?
  還這么死纏爛打得,這種人她恨不得那木棒打死他,其中原因上一章已經介紹,這里就不提了。
  在她眼里藏鋒就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那眼睛總是色迷迷的樣子,多么的猥瑣啊(當她見了福島明以后,這點看法改變了,藏鋒跟福島明一比那是正人君子啊),哪里有平月山帥?
  想到這里她的臉上明顯的露出了笑意。
  “那是!小紫這么漂亮的姑娘一出馬,那兔子自己都往上撞啊!”藏鋒見平月山拍小紫的馬屁自己自然不甘落后,因為他深知落后是要“挨打”得。
  “哎,哎,哎!我說哥幾個,你們這是開表彰大會哪?兄弟吃飯時間你們幾個別玩曖昧好不好,真拿著我們當空氣啊?”平月山另一個黑塔似的漢子開了腔。
  人家這半天了飯盒里沒個給他舀東西吃的,那勺子在那幾個娘們兒手里握過來握過去的敢情沒他的事情了,人家忍不住開了口。
  “王平阿,發什么牢騷啊!什么叫表彰大會啊?吃飯不妨礙聊天。”藏鋒才跟小紫在那眉目傳情的,就被對面的黑大個王平打斷了,人家多少有點不滿。
  王平這廝平常飯量大得很,打仗他娘的不中用,吃飯倒是個好手,你說他們怎么這么倒霉攤上這么塊吃貨,成天就知道吃吃吃的。
  狗日的上一次,他們在廣州開宴會,一家人喝酒聊天,等想吃菜的時候,發現菜全沒了,只剩他娘的盤子底了,這全都讓這狗日的王平吃了。
  以前馬均說過,王平的胃口就像恐龍一頓飯要吃一頓,這話雖然有點夸張,但是卻從側面上正面這狗日的王平的確能吃。
  他他娘的是不是屬豬的,有時候藏鋒很懷疑這廝是不是上輩子活活餓死的,這輩子脫胎就是他娘的來吃飯的,一天六頓飯,每頓他娘的都要吃好幾個人的飯量。
  記得又一次他們一起出去吃烤羊,這廝他娘的烤羊腿自己吃了五條,對他藏鋒簡直無語了。
  為什么一家人那勺子穿過來遞過去的就是沒一個給他的,要是給了他,這貨能把這一鍋兔子肉全給吃光了,一家人又不瘋不傻的,誰敢把那勺子給他啊?
  而王平看著一家人又吃又喝得,那香噴噴的兔子肉,那熱氣騰騰的野菜湯讓他的口水直流啊,人家現在座位下面都快成小溪了,不知道還以為他這地方露水哪!
  他一眼看到馬均那廝在撕咬一塊煮熟了的兔子大腿,不由得咽了兩口口水,有些憤怒的抗議到:“領導,你這當家的可要公平點,我這今天還沒吃點東西哪!我吃一點還不行?你們他娘的也忒缺德了吧?”
  這一句話把所有人都一棍子打死了,包括阿潔在內地在座七個人都轉過頭來不悅的盯著王平看,王平忽的意識到自己失了口。
  現在他感覺自己變得跟地上的螞蟻似的,而周圍那些“壞人”們身子一下子變得高大起來,而且眼睛里面還釋放著邪惡的光芒,于是他有些氣短的說道:“各位叔叔阿姨,行行好吧,咱家真的快要餓死了,賞我點野菜吃吧?”
  阿潔看著王平一副快哭了的表情也覺得他們這些人有些過分了,于是她對周圍的人說道:“王平也聽可憐的,把勺子給他吧。”
  小紫看了看阿潔,又轉頭看了看王平,用兩根手指托著下巴笑道:“嗯,王平你可不許趁著大家聊天的時候偷吃,明白嗎?嘻嘻~”
  “知道了,姐姐!我的親姐姐啊~”王平聽后感激的痛哭流涕,那手卻沒閑著,瞬間就伸出去接小紫手里的勺子,誰成想小紫的手居然一抬,他的手抓了個空。
  他有些愕然的看著對面仰著臉嬌笑不停的小紫失聲說道:“姐姐,又怎么啦?”
  “嗯~你先答應,我才給你,這公平吧?”小紫看著被她捉弄得王平得意的說道。
  “啥?還要立字據?”王平聽后不可思議的摳了摳耳朵,而對面的小紫卻是發出一個大大鼻音。
  然后王平迅速拿出紙筆揮毫起來,瞬間“張行”的草書再臨世間,小紫在接過那保證書的同時把勺子給了王平。
  王平如獲至寶,用勺子開始王自己的飯盒里拼命舀東西吃。
  眾人卻是傳看王平的保證書,上面寫的雖然潦草,但是字跡卻能辨別出來。
  人家王平這一次真的反悔了,人家意識到以前的錯誤了,這不人家在書中發誓不再當大胃王,不再趁別人聊天偷吃的卑鄙事兒。
  以前他做的事情的確不是人,這不人家向馬克思、恩格斯、薩克斯鄭重發誓,為了讓他們這些人相信人家這次說得是真的,人家甚至咬破了手指在上面摁了一個手指印。
  一家看了之后都深受感動,這人啊,都是肉長的,是不是?
  很多時候人是會改變得嘛,不要老是抓住人家的小辮子不放,是不是?
  誰沒有缺點嗎?
  毛主.席也不是說過嘛,改了就是好同志,現在人家已經反悔了,我們就要給人家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嘛!
  于是一家人再商量一番的情況下,決定重新接納好同志王平入黨,但是當他們要接納王平加入組織的時候,忽然發現鍋里面空空如也。
  一邊的王平正在一邊使勁啃一個光不溜秋的兔子腿骨,一家人頓時面面相覷,只有王平一臉滿足的問道:“哥幾個,傻看著干嘛,吃飯啊!別看我啊。”。.。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