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49 (血染沃爾瑪)

啪啪啪!啊啊啊啊!……咚!當啷!啪啪啪!
  李治他們一路向上不停遇到逃難的人群,到了三樓只見刀疤等人已是用子彈封住樓梯,不時有喪尸被子彈打中頭腦,也不時有人被撲咬!李治他們上了三樓,和刀疤他們組成交叉火力不停的射擊。只見一只暗紅色喪尸嘴里叼著一條人腿,鮮血淋淋的,忽地一下子撲了過來,一個馬仔立馬被它撲倒在地。這廝非常靈活忽地一腳,又一個馬仔被他踢得嘴里噴著鮮血,一下子撞到對面的墻上,墻上一片鮮血,那馬仔卻是死了。
  喪尸們紛涌而下!刀疤他們大驚邊打邊退,李治他們一部分也被迫向樓道移動,另一部分退至二樓,都舉著槍,瞄準著樓梯。房勇波房亮亮他們都紛紛從房間里探出身來舉著槍不斷向喪尸射擊,喪尸們則是咆哮著進攻。
  莫嫣然本來在屋里洗頭,脫得沒幾件衣服,卻沒料到喪尸突然進攻,而且居然沒她什么事,她很震驚!立馬意識到有其他母體來到W市區了,它們收到了其他母體的指令了。她本想下指令,卻被屋里的張梅梅拽著逃生,無法下命令,于是就有了后來李治他們險象環生的一幕!
  李治他們不斷往后退,喪尸們興奮的沖了過來,這攻擊力是李治他們始料未及的,平時柔順的喪尸們現在竟是如此兇猛。二炮早跟一個喪尸肉搏了起來,只見二炮當胸一腳把一個喪尸踹開,卻被喪尸撞得一個屁敦撞到墻上,頓時感覺后背象被撞裂了似的。二炮疼得直掉淚,喪尸卻是又撲了上來,李治見狀開了一槍,卻沒打中喪尸的腦袋。喪尸頓了一下,這一抓子就抓在墻上了,墻上立馬被劃出一個深深的五指劃痕!張勇見狀立馬開槍,爆了這個喪尸的頭,而另一喪尸卻將他撲倒在地。二炮見狀把自己腰上捌的一把焊條往喪尸臉上插了過去。喪尸一張嘴,焊條正插在喪尸的嘴里,喪尸用嘴一嚼,嗯,這味道地道,勁道!竟然嚼起了那一嘴的焊條。
  李治見狀一槍爆了喪尸的頭,自己卻被另一個喪尸撲倒在地。他雙手抓住喪尸的手腕,一只腳蹬著喪尸的胸,喪尸不停地想撕咬李治,卻夠不著。它很憤怒,二炮想過來卻隔得太遠,后背又疼得厲害。舉槍開了兩次都沒打中,卻是沒子彈了,索性把槍砸了過去。砰!那喪尸被砸中腦袋,頓時一歪頭,張勇在地上啪得就是一槍。
  “***,又打歪了!”張勇怒喊,卻見另一個喪尸又向他撲來,他身后是受了傷的二炮,也顧不得李治,開槍向那喪尸射擊!李治覺得喪尸力量極大,只見那喪尸和李治的臉是越來越近,馬上就要接吻了。啪!嘭!李治喪尸的腦漿和血爆了一臉,啪!張勇和二炮也被喪尸的腦漿和血爆了一頭一身。
  啪啪!大家不由望槍聲響處:只見一個穿著睡衣的女孩兒,舉著一把紅色的勃朗寧響個不停,喪尸一個個的倒下。開了13槍,13個喪尸被爆頭。頓時局勢逆轉!三樓喪尸只剩下了兩三只,刀疤等人紛紛反擊。房勇波李健等人也是殺了出來,敏捷性喪尸吼叫著躲避著子彈竟向四樓撤去。只見那女孩兒沖李治一笑,自己卻是搖搖擺擺站不住了,一個跟頭仰了過去!
  “劉蕓!”李治也不顧身上和臉上的臟東西瘋了似的向劉蕓跑去!原來喪尸突襲的時候,劉蕓還在床上躺著,宿舍里就她自己和喻月菊,喻月菊已是嚇得躲在床上,抱著被子顫抖不已。聽到喪尸吼叫聲,槍聲,慘叫聲!她已是醒了,感覺自己頭重腳輕的,渾身發虛,頭疼不已。之后聽到李治他們的聲音,和喪尸的吼叫聲越來越近,她就掙扎著拿起槍,正看到喪尸要吃李治,她的槍彈容13發,就一槍爆了那喪尸的腦袋,又見張勇二炮危難,反正就是開槍不止。等她打完,看到李治沒事,剛沖李治一笑,就覺得天旋地轉,眼一黑,一頭仰了過去。劉蕓那一頭長發瀑布似的覆蓋在地下,李治抱著劉蕓心疼的流淚不止!劉蕓慘白的臉上不時就濕了一大塊。
  此刻莫嫣然她們和很多人都被安置在了地下倉庫,鐵門已經緊緊的閉上,里面男女老幼的,哦,還有吳江的那些護士。閆麗和幾個拿著槍的不時檢查著是否有人被咬,被咬了的人立馬槍決,這不是已經槍決了兩個了,地上血和腦漿已是流了一地。末世就是這么無情,你不殺他們,這里面所有人都待死!所有的人都驚恐的互相戒備著,保持著一定距離,閆麗和幾個馬仔去一個個的檢查,不配合的直接槍決!屋里一片抽泣謾罵聲。莫嫣然已經被檢查過了,于是她閉起眼打起坐來了……李治把暈了的劉蕓放到床上,給她好被子,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囑咐了一下嚇得跟篩糠似的喻月菊照顧劉蕓,就帶上門出去了。
  二炮已是無法參加戰斗了,現在已經去了二樓吳江的診所。李治刀疤童虎等人帶著眾人紛紛舉著槍上了四樓,四樓上一片狼藉,血腦漿什么的流了一地。滿地都是殘肢和還沒變成喪尸的死人,喪尸卻沒見一只,他們不停的向那些死尸的腦袋射擊,里面有刀疤的馬仔,矯健誰的都含著淚開的槍。狗蛋也死了,他卻爆了兩只喪尸的頭!小青島一見就抱著狗蛋的尸體哭個不停,刀疤一腳就踢開了小青島,舉著槍瞄準狗蛋的腦袋,此刻狗蛋以前的種種好處不斷浮現再刀疤眼前!
  “老大,收我做小弟吧!”狗蛋擦著鼻涕望著刀疤。
  “去你MD,老子不收軟蛋!”刀疤連正眼都沒看狗蛋。
  “老大,我給你買的燒雞!嘿嘿”狗蛋手里拎著一只燒雞。
  “滾你娘的!從哪里偷的?”刀疤一揚手說道。
  “大哥,今天您兒子生日,您看我買了點東西!”狗蛋從懷里掏出一只勞力士笑著說。
  “我草,你小子!呵呵,等等,你的手怎么了?”刀疤一笑卻看到狗蛋的手纏著白紗。
  “大哥沒事,條子打的。”狗蛋憨憨的一笑,立馬把手藏了起來。
  “大哥,你沒事吧!那***讓我砍掉了條胳膊!”狗蛋瘸著腿渾身是血的走了過來。
  “狗蛋你的腿!快送醫院!都***瞎了!死了!送狗蛋去醫院,他被砍了多少刀啊!你們***!”刀疤看到狗蛋被砍的鮮血淋漓的,話都變了音。
  “大哥,你說有沒有來生啊?”那天下午狗蛋見到刀疤問他說。
  “我草!你看什么看多了?你個狗東西!”刀疤一皺眉說道。
  “大哥……”
  “大哥……”狗蛋的聲音不時的回蕩在他的耳邊。
  啪!只見狗蛋的腦袋少了一半,血和腦漿什么的頓時流了出來,刀疤轉過身,眼睛里不停的淌出了熱淚,卻是高聲咆哮著:“都***哭什么!我艸你們這幫混蛋!哭什么!都TM的全去給狗蛋報仇!我艸你MD!”
  刀疤他們瘋了!李治他們也怒了!房勇波他們狂了!一家人一直清理到樓頂!卻發現樓頂上有二十多只喪尸。啪啪!啪啪!啪啪!一家人一頓狂射只聽見一個個喪尸倒下了!卻沒見那只敏捷型喪尸!一家人還不解氣紛紛用砍刀消防斧砍著這些化作尸體的喪尸殘骸,直到把他們剁爛為止,至此沃爾瑪樓頂的威脅才算消除。
  到底怎么回事哪?其實不止李治這里,w市內的喪尸都收到母體的指令,在這個時間內紛紛對城市里的幸存者發起了攻擊!因為沃爾瑪樓上有喪尸,他們就按照命令直接破門而入!這時一個馬仔正在那里抽煙,剛看見喪尸就被喪尸咬掉了一只胳膊,他疼得大叫起來!狗蛋聽著不對,喊了屋里的三個馬仔拿著槍就出來了!一見大驚紛紛開槍射擊,喪尸們紛紛開始攻擊,這群馬仔也是兇悍,有的拿著槍射擊,有的用砍刀和喪尸肉搏,為下面的人不但示了警,也爭取了時間!
  四樓上那人些人和后來的一些人明顯就不行,紛紛被撲殺!也有一小部分幸運的逃了下去!而狗蛋和他們的弟兄們死戰,讓別的馬仔逃生!
  啪啪啪!
  “***給我跑啊!你***!”狗蛋一邊開槍一邊催促他的小弟們離開。
  “大哥!跑不了了!你不跑我也不跑!”蚊子大聲喊道。
  “滾滾滾滾!快走!”啪啪!狗蛋一把把前面的蚊子拉到自己的身后。
  吼吼吼!啊!啪啪!一個馬仔被喪尸撲殺了。
  “大哥!”蚊子一面開槍一面大喊,喪尸此刻涌向了狗蛋。
  “快滾!”啪啪!狗蛋一槍爆了一只喪尸,他一腳就把向前沖的蚊子擋到后面。
  吼吼!“滾!”有五只喪尸一起撲向了狗蛋,狗蛋一腳跺在當前一只喪尸的胸前,那喪尸被踹的退了幾步,而狗蛋自己被反沖到地上。
  啪啪狗蛋一槍爆了那只喪尸的腦袋。
  “大哥小心!”蚊子連開幾槍都沒能阻止喪尸撲向狗蛋。
  “啊!”喪尸咆哮著撕咬狗蛋,頓時血肉橫飛。
  “大哥!”蚊子的眼睛濕潤了,狗蛋死了,他回去怎么向老大交代?而且還是為了他才被咬死的。吼吼!
  “大哥!MD老子和你拼了!”蚊子眼睛噴出火來,直接開著槍向喪尸沖來。
  啊!……蚊子瞬間就被十幾只喪尸淹沒了。
  狗蛋他們十幾個全部壯烈犧牲,這群平時作威作福欺負老百姓的馬仔,這一次終于做了一回漢子!讓我們向他們默哀和致敬!他們用他們的血肉之軀生生的拖住了喪尸,為下面的婦孺逃生爭取了時間,盡管他們沒有意識到!致敬!
  之后就是前面的一段,就不重復了!這個除夕有點慘!血染沃爾瑪!明天就是新年了!而這里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這一次李治他們損失了近50人,大部分是青壯年。刀疤和孫蝌蚪他們損失了近20人,房勇波損失了20多人,其他的都是才加入的。其實不僅他們,所有W市的幸存者都是如此!外面已是下起了雪,不停的有潔白的雪花飄下,仿佛像給這些死去人們蓋上一層白色的棉被……
  一片雪花的路上,一個一身夏奈爾的女孩兒只身一人在路上走著,今天沃爾瑪停電了,為了安全,李治他們下令停電,莫嫣然乘著夜色,自己偷偷的溜了出來,一個女孩兒在黑夜的雪地里孤單地走著……
  莫嫣然走到一個廣場附近,突然看到一個喪尸眼熟,嗯!樓不凡!那是樓不凡啊,莫嫣然向那只喪尸走去,那只喪尸居然向莫嫣然撲了過來,咚!一只敏捷性喪尸惡狠狠將樓不凡撞開!吼吼吼!不停的沖它咆哮著,莫嫣然眼睛卻是變得了赤紅色,亮的像個電燈泡。她走到樓不凡面前,樓不凡居然像只狗一樣嚇得嗚嗚嗚的叫了起來,莫嫣然張開嘴一口就咬了下去!只見樓不凡渾身抽搐不停,身上慘白色慢慢發紅,又慢慢的發紫發黑。騰!一只紫黑色的喪尸站了起來,他有著赤紅色的眼睛,紫黑的皮膚,嘴上長出了4顆獠牙,這就是生化侍者,或者叫生化近衛軍!母體的最親密護衛!智力大概有五六歲孩子打的智力,只忠于自己的母體,隨時在母體周圍的指揮官,戰斗力非常強悍。
  莫嫣然滿意的看了看生化近侍一眼,她很滿意,于是嫣然一笑:“出來吧!藏在哪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呼!嗖~只見一個穿著迷彩服的士兵,背著一把長劍一下子從傍邊的樹上跳到莫嫣然的面前:“詩音,你瘦了!呵呵!”
  “是你啊~有什么事啊?”莫嫣然瞥了那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嗯~我想你了!”趙生輝頓時一笑。
  “……”莫嫣然感覺一陣厭煩。
  “怎么了?”趙生輝看莫嫣然不說話,不安的問道。
  “沒什么!我問你今天晚上是不是你干的?”莫嫣然板著臉冷冷的說道。
  “什么?!”趙生輝頓時一愣。
  “下令襲擊人類!”莫嫣然看了一眼趙生輝。
  “哦呵呵!那個啊!他們本來就該死,不如化成喪尸來給我們做護衛!”趙生輝頓悟。
  “你!……你別那樣行不行!還是那樣……真討厭”莫嫣然給了趙生輝一個大白眼。
  “嘿嘿!我最喜歡你說討厭的樣子!”趙生輝壞笑著說道。
  “流氓!”莫嫣然黛眉一顰。
  “嘿嘿,你怎么知道的我小名!”趙生輝笑得更開心了。
  “無賴!”莫嫣然有些生氣了。
  “怪了!連我的別名也知道”趙生輝此刻開心極了。
  “你!”莫嫣然只說了一個字。
  “詩音!我想你了!多長時間沒見了?”趙生輝望著氣鼓鼓的莫嫣然深情的說道,此刻莫嫣然嘟著嘴顯得可愛極了。
  “趙生輝!我警告你!我不喜歡你!你別纏著我不放好不好!”莫嫣然心里一顫,隨即厲聲說道。莫嫣然一見是趙生輝立馬不給他好臉色!她的追求者多著那!生化實驗的時候大概有幾千人都是她的粉絲,還有幾個外國女的,也在打她的主意!搞得莫嫣然(真名劉詩音)很尷尬,這種事也有?她煩的得很!搞不懂外國人得風俗!莫嫣然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卻停下了:“對了,趙生輝,我警告你,別在W市里瞎指揮,不然小心我把你的手下全趕出W市!”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后面緊跟著那個生化侍者!
  “嗯!這妮子越來越有味道了!呵呵……”趙生輝望著莫嫣然的遠去的背影不由得贊道:“沒事就好!省的我費心!不過你不讓我搞我就不搞了?呵呵!我就是要氣氣你!那模樣!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