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96 中國翻譯無所不能


  貓眼三姐妹跟林平之四人在晚上三妖進攻的時候才收到的消息。
  當時貓眼三姐妹中那個單眼皮女生的溫碧樺在屏東縣,而斯文顏則是在臺南,林平之在臺東縣,皇甫緒娟可巧在臺北東區,所以皇甫緒娟是最早接到消息的人。
  她是在傍晚接到三妖(李蓮英)的消息的,當時就立刻回復三妖,讓三妖先等等,他們匯合到一起再進攻。
  但是三妖怎么會聽皇甫緒娟那個小女生的?
  這些人平時總是嘲笑自己的,自己懶得跟他們一起商量,對于那些人類侵略軍他自己就能消滅了,用不著貓眼三姐妹跟林平之來幫忙。
  所以他就在他晚上出發前給皇甫緒娟回了一個消息,讓皇甫緒娟放心,你老公死不了的,等著明天來給基隆海邊歡呼他的勝利吧!
  貓眼三姐妹三妖其實都喜歡,而這三個姐妹里面,三妖最喜歡的就是那個來自溫州的溫柔女孩兒皇甫緒娟。
  一開始三妖只是對皇甫緒娟的姓好奇,因為這個姓氏是復姓,平常見不到的,他只在武俠小說中見過。
  哦,《三國演義》里面也有個皇甫嵩,好像是平黃巾之亂的時候出現過。
  三妖為了這個人家還詳細的調查了一下,經過了解,他才知道皇甫這個復姓有三個來源,第一個來源,是出自西周。
  西周太師皇甫的后代一“皇甫”為姓,稱皇甫氏。
  第二個來源,出自子姓,是春秋時宋國公族的后代。
  西周后期宋戴公有個兒子叫公子充石,字皇父,而他的子孫就把皇父改成了皇甫。
  第三個來源則是出自姬姓。
  鄭國有皇武子、皇晨、皇耳等。
  于是他不斷了解這個女孩兒,以致于他喜歡上了那個個子不高的漂亮溫州女孩兒。
  但是人家對三妖這個半男不女的妖孽卻不感興趣,當然斯文顏跟溫碧樺更是討厭跟三妖說話。
  這讓三妖很受打擊,憑什么總是跟林平之那個奶油小生那么親密,見了自己都是一副死了老娘的面孔,所以他也就開始不喜歡貓眼三姐妹,但是對于皇甫緒娟他還是一種莫名的情愫。
  他自己有時也不明白,自己他娘的這不是犯賤嗎?
  人家又不理你憑什么有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是不是?
  所以他自己也很矛盾,這不人家收到了皇甫緒娟的消息之后變得興奮異常,你讓你老公等等,你老公還就偏不,老子要自己去干一件驚天地動鬼神的大事!
  讓你們看看俺李廉鷹是個真真正正的男子漢,他當然也有向皇甫緒娟獻好的意思,于是他匆匆回了個消息就帶隊出發了。
  皇甫緒娟在當天深夜接到了三妖的消息跟其它三人來的消息,三妖的間諜轉達了消息之后,皇甫緒娟就覺得不好,她也說不出到底哪里不對勁,但是她的直覺告訴他三妖要出事。
  斯文顏的意思是讓皇甫緒娟聯絡三妖他們兩個退守臺北,畢竟臺北是太重要了,不能丟,寧可放棄基隆市也不能丟掉臺北,斯文顏已經往回趕了。
  而林平之則是從臺東往花蓮市方向急行軍,他必須盡快新城鄉,然后由新城鄉轉往臺中,再根據需要是從往西北至臺北與他們匯合還是往東北趕到宜蘭市。
  因為從宜蘭市可以對敵人進行威懾,還可以隨時支援臺北這是一個戰略性打法,林平之傾向于后者。
  溫碧樺的意思讓他們堅守住臺北盡量的先探查敵人的虛實,這樣等他們趕到好研究布置部隊殲滅這股敵人。
  皇甫緒娟收到命令之后就開始忙著布防臺北,她的一百多萬部隊從淡水區至三重區再至中和區甚至到了新北市,她都做了布置。
  別人睡覺得時候她依然屹立在寒風中指揮著部隊的調撥,而臺北市經過她一夜的調度,要害之處都是重兵把守,崗哨非常的多,她的間諜幾乎每一條公路上都有,空中那些間諜都到了基隆市附近的開始抵近偵察。
  為什么是基隆市附近而不是里面哪?
  因為基隆市區西園寺蘭子的空軍已經掌握了制空權,皇甫緒娟的空中間諜本來想進去卻被蘭子的間諜驅趕了很多次,所以它們放棄了進對方的勢力范圍,而是采取了抵近偵察的方法。
  皇甫緒娟這么一動走第二天一早西園寺蘭子就發現不對了,居然有敵人的空中間諜偵察他們,這還行?
  于是西園寺蘭子指揮著空中部隊對那些抵近偵察的敵對間諜進行了驅趕,當然她也在基隆市西市郊附近發現了敵人的地面間諜,其結果當然也是被驅趕,但是這種情況引起了西園寺蘭子的注意,她迅速地向李治等人匯報了這個情況。
  蘭子這么一說,李治跟黑如水都笑了,笑得西園寺蘭子莫名其妙的,而李治跟黑如水見對方被自己笑得不自在就解釋了昨天他們的分析,其結果跟今天的“異常”相吻合,臺灣有不少喪尸母體,附近就有。
  盡管他們還沒能從三妖口中掏出點什么有用的消息,但是他們知道他們附近還有強大的喪尸母體。
  他們今天的任務不是進攻,而是清剿整個基隆市區,很多時候就是要穩扎穩打,不能冒進,要做到知己知彼。
  現在血刃帶本部喪尸清剿城西,福島明率本部人馬清理城東,城南跟城北則是由西園寺蘭子的兩個生化侍衛擔當。
  西園寺蘭子的一大任務就是征兵,她的部隊已經有三十多萬了,但是這遠遠就不夠。
  跟對方的母體打,部隊越多越好,越精銳越好。
  到目前為止西園寺蘭子并沒有找過什么好兵種,她的部隊里面大多數都是普通喪尸,敏捷性喪尸跟巨型喪尸較少,所以她很擔心這點兵力跟敵人較量的后果。
  話鋒一轉,一所陰暗的監獄里面,一個被綁在木樁上打著赤膊渾身是傷的長發男子正在破口大罵:“無恥!你們這些人簡直就是卑鄙,太猥瑣了,打仗就打仗,居然把別人的衣服砍干凈,你們這些死變態!”
  對面的河再基一聽就不樂意了,啥?
  敢罵老子變態,你這不是抬杠嗎?
  老子還就不怕抬杠的,今天爺陪你走兩趟,人家河再基聽三妖罵得豪爽,感覺一時技癢,人家就開了腔:“哎,哎,哎!你這個中國人不要講閩南話好不好?老子的翻譯聽不懂閩南話,來點普通話吧?”
  三妖聽河再基如是說,他不由得打量了一下四周,那都是些打手阿,那么剛才是誰給他做的翻譯,他一個高麗棒子怎么聽得懂中文的?
  于是他仰了一下臉,多少有些不滿的說道:“這位兄弟怎么稱呼?”
  河再基略一欠身朗聲說道:“在下高麗濟州人士,單姓一個河字,名再基。”
  “基尼瑪個頭啊?我問你,那個什么基,尼瑪是不是高麗人?”三妖見河再基裝比沒好氣,那臉變得有些鐵青起來,口氣也變得有些冷了。
  “在下當然是高麗人,請問這位仁兄貴姓?”河再基見對方口氣強硬,不知道他要問什么于是提著小心的開了口。
  “尼瑪你會中文嗎?”三妖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一身迷彩的高麗軍官,沒好好生氣的說道。
  “不會。”河再基聽到這里嘆了一口氣。
  “哦~你有翻譯嗎?”三妖又不由得打量起周圍那些人。
  “有!”河再基說道非常的堅決。
  “哦?哪個是阿?”三妖聽對方說有,但是他看著周圍的那些士兵都不像翻譯啊,但是沒翻譯他又怎么聽懂自己的話的哪?
  只見河再基輕松的吹了一個口哨,旁邊一陣旋風刮來,中國翻譯出現了!
  三妖看到這里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人家立馬變得情緒激動起來:“尼瑪,剛才你根本沒出現過!你是出來哪里冒出來的?”
  那翻譯聽后就是一笑,表情輕松的說道:“其實剛才我一直就在你們身邊,只不過我被屬性被設置了隱藏,所以你們看不見,而你們的屬性都是只讀,下面那個隱藏選項沒有打勾,所以你們之間能看的見。”
  “……”三妖聽后一陣無語,感覺對方真的很無恥很強大,但是他有些不甘心的問道:“尼瑪,為什么把你調成隱藏模式?這樣你他娘的不多了一個特異功能,隱身嗎?”
  那翻譯聽后一臉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中國翻譯無所不能!”
  “你妹啊~”三妖此刻有種想打人的沖動,要不是他被綁在那根又粗又重的木樁上,他肯定把對方再打成隱藏模式。
  河再基見三妖說不過自己的翻譯,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成就感,你他娘的連老子的翻譯都說不過,也配跟老子叫板,嗯,我還是趁熱打鐵,審審這個半男不女的妖孽吧!
  “嗯~你叫什么名字?說說吧!”河再基脧了一眼木樁上的三妖深吸了一口氣,他的手不由得伸進布兜去摸出了一盒白色的萬寶路,跟一個酒瓶似的藍色打火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