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1)     

末世橫行500 汪精衛怎么死的阿


  李治他們所在的市政府的一個小型會議室面積,大約幾十平,整個會議室采用了圓桌會議的風格。
  人家那些桌子形成一個橢圓形的會議桌,這樣人人都可以看清對方,這種圓桌沒有主席位置也沒有隨從位置,象征著人人平等。
  其概念源自英國傳說中的亞瑟王與其圓桌騎士在卡默洛特時代的習俗。
  他們所在這個會議室裝飾的典型歐式風格,雖然是臺灣市政府但是會議室的裝飾風格卻跟歐美市政府會議室一樣,就是正前方墻上的青天白日旗跟國父還有中正先生的相片格外的搶眼。
  這些人盡管身處末世依然對這些東西保存完好,從這可以看出其民主政治的符號依然的保留完整。
  他們會議室上面做了一個吊頂,李健剛才仔細的看過,這個吊頂做的比較的巧妙,不但色調跟周圍墻面相應生輝,而且又不是太過于矯情。
  要知道中國人作東西好是好,很多時候一不小心就過了,有道是過猶不及,這句話不得不讓國人深思。
  因為國人作東西總是在做好的情況下,再來上那么一點創新,其結果是畫蛇添足的情況屢屢發生。
  而在這里衛煌這個說得聽漂亮的維持會會長說著說著也開始了畫蛇添足,人家自己一點也沒感覺到,人家還在那里說個不停:“那個皇甫緒娟,漂亮啊!你們是沒見過,就跟那仙女似的,身材兒也好,樣子上佳,讓人見了喜歡的不得了。”
  黑如水聽到這里已經是很煩了,但是對面那個一臉市儈氣的禿頂還是在哪里說個不停,為啥這么賣力哪?
  因為李治喜歡聽阿,有妹子李治能不喜歡嗎?
  人家李治正興致勃勃的詢問皇甫緒娟的年齡大小、相貌、戶籍,還有性格跟三圍,而衛煌哪里會知道皇甫緒娟的三圍啊,于是半真半假的胡謅起來,居然把李治那廝說得很高興。
  那邊記錄的羽見直接把一支鋼筆尖給撞彎了。
  現在人家恨的不得了,先不說李治那個沒良心的冷落她們秘書處,就沖今天這欺負人她就要跟李治說道說道。
  你這守著傍邊的一群秘書就跟那個死矮禿子研究怎么泡妹子,分明就是欺負她們秘書處嘛!
  沒這么欺負人的,要不你別叫秘書處的來阿!
  這倒好守著她們幾個滿嘴里胡說八道的,好好的軍務不研究,經研究些不三不四的東西,還三圍,一聽就是假的,你又沒量過,你怎么會知道哪?
  而且這種東西哪個女生會告訴那些臭烘烘的大老爺們?
  真是不要臉。
  她聽了一陣子實在聽不下去了,直接把筆能壞了,借口有事走人。
  娜娜子也很生氣,李治這些天不知道怎么了,誰都不理。
  自從離開了九州,他也不跟她們說話了,一開始她以為是平子的事情,后來發現不是。
  他就是故意地不理她們秘書處,這讓娜娜子這個溫柔的女孩兒也變得氣憤起來,憑什么啊?
  我們又沒得罪你,你這倒好,天天到秘書處臉拉的跟驢一樣,要多么難看有多么難看。
  原本每次來都要開幾句玩笑話的李治變得寡言少語,在秘書處布置完任務就走,有時甚至來都不來,讓警衛員通知她們任務,她們成了什么人了?
  招之皆來揮之即去的。
  原本以為李治對別的女孩兒也這樣,但是后來發現卻不是,沒看到李治不是去招惹那個中國狐貍精秦琳就是跟那個變成了喪尸的西園寺蘭子說笑個不停,越守著她們這些人越說得開心,甚至李治那次守著她還吻了秦琳一下。
  娜娜子此刻也是感到萬分委屈,人家那眼中已是掛了淚,不一會兒那淚珠兒順著忽閃忽閃的眼睛就往下滴個不停。
  而李治沒想到自己無意的一個玩笑居然惹哭了一群妹子,他這跟衛煌聊天的確有了解皇甫緒娟的意思,但是他更多是在想如何能收復她們這些喪尸母體,要知道他現在也是缺將軍,而打下臺灣來,離了那些喪尸將軍還真的不行。
  這就要想辦法招降她們了,盡管現在不是時候,但是稍微了解一下那些妹子也不過分吧?
  是啊,是不過分,不過問到人家三圍了,你也算很有才華了。
  二炮卻不了解此時李治的心情,人家直接聽不下去了,這不人家在一邊開了腔:“我說,我們能不能聊再一下對方的實力啊!少聊點妹子,行不?”
  衛煌聽后還是笑著跟李治說個不停,人家就裝作沒聽見你說話,一者他知道在這群軍官里面,李治才是老大。
  如果他想能順利的干下去,必須伺候好李治,而跟其它人搞好關系也在跟李治搞好關系的前提下再開展的。
  二是,這個黑臉軍官一直瞧不起自己,之前他好幾次用話敲打自己了,現在他跟自己說話自己正好報復一下氣氣這個黑廝。
  誰叫你剛才的話那么損來著,轉彎抹角的說抗日時期又是偽軍又是漢奸的,這能一樣嗎?
  老子什么時候跟汪精衛有血緣關系了?
  尼瑪,之前你那句“衛會長,你長得跟偽國民政府主席非常像!”
  這不是拐著彎罵自己嗎?
  他衛煌又不是傻子,你罵自己是狗漢奸,老子聽不出是怎么著?
  拿著老子開心,老子以后讓你付出代價,要知道你們打勝了是一會兒事,打敗了那是另一會兒事!
  二炮瞥了一眼衛煌,見他眼睛轉個不停就知道這廝在打壞主意。
  他跟對方那些喪尸母體聯系可是很緊密,說不定昨天晚上皇甫緒娟的間諜甚至到了他家的院子中給他帶去了皇甫緒娟的親筆書信,上面要求他提供李治這邊的動向,他肯定立馬就報告了他的喪尸主子。
  人家就是想現在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到時走著瞧!
  衛煌這樣的老油子人家是腳踏兩條船,誰也不得罪,這也是他的生存之道,人家每每就是靠這種方法才生存下來的。
  二炮見衛煌不理他,心里非常的不高興,他在一邊問李健道:“哎,騷騷。我有件事情不太清楚,你知不知道?”
  李健見二炮那一臉不開心的樣子就知道他要收拾對面的那個矮禿子,對于衛煌,李健也沒好感,但是人家聰明,不輕意得罪人,現在二炮出頭,人家正好借機草癢衛煌一把。
  想到這里李健裝作一臉不知的問道:“軍長,什么事情啊?有事您說話。”
  “那個狗日的汪精衛怎么死的阿?”二炮見李健那模樣,就知道他要配合自己收拾衛煌那孫子,于是他想了想就開了口。
  “哦,1944年在島國名古屋因“骨髓腫”病死。”李健想了想如實的答道。
  “哎,不對阿?”二炮聽后就是一陣的搖頭。
  “怎么了?軍長。”李健當然知道二炮什么意思,這打配合就要把戲演的真實的是不?于是李健露出了一臉的莫明其妙。
  “我怎么記得汪精衛那個老王八蛋是被刺客用槍打死的!”二炮見李健“不明白”人家有種“恨鐵不成鋼,恨米不成糠”的感覺。
  “哦,這個阿?好像汪精衛那個龜兒子的確挨了一槍,不過沒死,是為將中正挨的。”李健不由得“回想”起來。
  “我靠,那老王八蛋不是被槍打死的阿?”二炮聽后就是一陣的可惜。
  “嗯,軍長,那個老王八蛋是個禿頂,長得也很難看。”李健點了點頭一臉篤定的說道。
  “那當然,汪精衛長得又矮又丑,作臉上還有一個大寤子,近視眼,散眉毛,蒜頭鼻子,蛤蟆嘴,還他娘的是個禿頂!”二炮說道最后兩手一拍有那么點恍然大悟的樣子。
  但是了解汪精衛的人都知道汪精衛長得玉樹臨風,不但不丑還是個出了名的美男子,在這里二炮跟李健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她們說得這些特征根本就不是什么汪精衛,而是眼前這個維持會長衛煌的尊容。
  衛煌左臉上有一個寤子,又是散眉,禿頂的,這本來不想跟二炮計較的衛煌一下子就火了,但是他轉念一想,這些人惹不得阿,他二十年政治生涯告訴他一定要忍耐,忍不住也要忍!
  要知道忍字心頭一把刀,心頭插刀本來就是很難受的事情,他必須要承受住,于是他眼中的火光忽的一下又熄滅了。
  他笑著對二炮跟李健說道:“二位首長說得好啊!汪精衛就是那個賤樣,賣國賊沒一個長得好的!阿哈哈哈……”
  二炮跟李健讓對方這么一笑,居然有些無語了,對方的臉皮他媽真是厚啊,這樣罵都能忍受住,這他娘的不服氣不行啊!
  這老烏龜王八蛋居然忍住了,這讓想看笑話的二炮跟李健都是無話可說了。
  人家他媽就是能忍你能怎么著吧?
  算了吧,畢竟現在還要用著人家,那邊李治跟黑如水都很不高興了,沒必要為了一個馬屁精得罪自己人,這樣多沒意思啊。
  于是李健拉著二炮到窗戶邊看外面的風景,直見夕陽夕下,薄云日暮,依稀處幾只不知名的鳥展翅飛向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