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末世橫行50 (孫蝌蚪不相信眼淚)

2015年春節來臨了。這是生化病毒爆發后的第一個新年,天氣似乎不大好,天上紛紛揚揚的飄著大雪,讓這個新年蒙上了一些慘淡的景色。末世的人們在這個新年里很多都丟去了性命,由于W市區內的喪尸除夕傍晚突然發動了攻擊,W市很多幸存者都不幸魂歸天國。沃爾瑪里也是一片慘淡,人們都恐懼的藏在地下倉庫內,里面人擠著人,人挨著人的。倉庫里面基本上全是老弱婦孺,而大部分的青壯年們都在倉庫外面緊張的工作著。馬仔們也加強了巡邏,全都荷槍實彈的。除了巡檢的馬仔們,每一層都有了固定崗哨,一個持槍的,一個拿著砍刀或者其他的近戰武器的。而此刻沃爾瑪的會議室內,很多人正在坐在那里不停的爭論著。
  “這次老子死了差不多10人,就你的兄弟親?我的兄弟就不親?***!”小青島拍著桌子,一腳還踏在椅子上。
  “行了,你嚷嚷啥?老子***人都死干凈了!就你死的人多啊?”孫蝌蚪梗著脖子一臉無賴相看著小青島。剛才他大罵刀疤和李治把他的人安排在上面送死,又罵刀疤陰險,故意陷害他。他掛了6個馬仔現在就剩一個手下了,今天他心里憋著氣在會上直接就罵起來了。
  小青島本來還忍著,聽他說到他的兄弟多么好多么親時,腦海里不斷閃現狗蛋平時一臉的憨笑。那個小平頭右胳膊是只狗頭,左胳膊上紋著個烏龜,這是他們商量好故意壞他的,所以一家人叫他狗蛋。想起狗蛋平時總是孝敬自己,他的怒火騰地一下子燒起來,立馬拍著桌子大罵起來。
  “我說孫蝌蚪你別給臉不要臉!這一仗打的窩囊。人人都窩火,不是就你兄弟死了。我告訴你,狗蛋也死了!你***!”
  孫蝌蚪本來是一臉無所謂的無賴相,當聽說狗蛋死了,先是一驚,心里接著就是一痛。他們這幫人里面,就是狗蛋對他最好了。想當初他和矯健打架,狗蛋還替他擋過兩腳。狗蛋平時為人憨厚,不得罪人,打仗勇敢,不怕死,尤為仗義,所以孫蝌蚪也很喜歡他。
  “狗子……死了?你敢騙老子!我艸你MD!”孫蝌蚪立馬大怒站起來一腳就把小青島踹到墻角去了。他眼里含著熱淚“我艸你MD!你敢說狗子的壞話?老子今天和你拼了!”說著就惡狠狠向小青島撲去。矯健見了一把抱著孫蝌蚪,他很討厭孫蝌蚪,但他知道孫蝌蚪和狗蛋很投脾氣。現在小青島一說狗蛋死了,孫蝌蚪接受不了他很了解,刀疤都接受不了,更不用說孫蝌蚪了。
  矯健又想起狗蛋那次打架為了讓自己先跑他竟被砍了5刀,矯健也哭了,他流著淚抱著發了瘋怒吼著的孫蝌蚪。此刻刀疤馬.眼會議室里在坐的所有人都沒有說話,李治他們都在沉默了,他們是最早來這里的,樓頂上的喪尸沒清除他們有責任。他們很自責,也沒法說,現在死了這么多人,和他們有一定的關系,他們只能沉默,而且他們也被這些江湖人士的感情氛圍感染了。刀疤看著平時很讓人討厭的孫蝌蚪,現在卻是覺得不那么討厭了,他此刻最能感受孫蝌蚪的內心感情,馬.眼也是流淚不止。九紋豬雖然平時就和狗蛋不睦,但狗蛋也是他兄弟,此刻只是流淚,竟也想起狗蛋的好處來。小青島被踢到在墻角邊,也不起來索性依靠著墻角痛哭了起來:“打我啊!……我***就是王八蛋!啊啊啊……我***該死!連自己小弟也罩不住。嗚嗚嗚……我艸你MD,打啊!使勁打!”
  孫蝌蚪看到小青島不還手,哭成那樣,他情知狗蛋真死了!竟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來:“啊啊啊!狗蛋啊!哥哥無能啊!啊啊啊……好兄弟啊!”孫蝌蚪記起了狗蛋說的話,“蝌蚪大哥,兄弟那天救你的時候,喪尸差一點抓到我啊,你要請客啊,我可是救你一命。”
  “去你娘的!老子命大!嘿嘿,你他娘的到底要說什么?”自己當時感激的看了狗蛋一眼。
  “嘿嘿,我今天在小賣鋪里找到了幾包花生米和幾瓶白酒。”狗蛋把藏在身后的東西拿了出來。
  “你不給刀疤?”孫蝌蚪有些詫異。
  “給了。這是刀哥給我的,我們兄弟喝個小酒去。”狗蛋望著孫蝌蚪憨厚的一笑。
  “你~你不怕人說你壞話。”孫蝌蚪心里有些感動。
  “怕什么?刀哥不會砍了我的,咱們兄弟投脾氣,來喝酒去。呵呵”狗蛋一笑,用手拍了孫蝌蚪肩膀一下。
  “看把你小子能的!嘿嘿,走。”孫蝌蚪立馬大笑起來。
  矯健流著淚看著孫蝌蚪在那里嚎啕,竟一把抱住了孫蝌蚪:“兄弟對不起你!蝌蚪兄弟,你不嫌棄,就原諒我吧,狗蛋在天上看著我們哪!”
  孫蝌蚪看了一眼矯健,也緊緊的抱住了矯健:“我混蛋!老是想當老大,我對不住刀疤!狗蛋勸了我很多次了,我***就是個混蛋!”
  刀疤此刻也過來了,他輕輕的摸著痛哭的孫蝌蚪的頭:“哥哥不好!拿你當外人。”刀疤突然提高嗓門:“從今天起,孫蝌蚪就是我刀疤的兄弟!誰欺負他我砍了他的左手!”
  孫蝌蚪哭著給刀疤磕了三個響頭,頭都磕的出了血。他只認利益,是的,但他也是人。他漂泊半生,只有一個信任的人就是狗蛋。他連親爹都敢賣但卻不會出賣狗蛋。狗蛋現在走了,永遠的走了,他一下子崩潰了。即便是一個壞人,也需要友情和關心,當他真的一無所有時他就徹底迷失了……
  現在孫蝌蚪就是,他突然覺得自己少了些什么。他的馬仔死到最后一個了他都沒這么痛苦,但狗蛋死了深深刺傷了他的內心,他的精神崩潰了。他突然意識到他自己錯了,他很孤獨,他需要朋友,而狗蛋和刀疤是很像的。他現在不想當什么老大了,他只需要一份真摯的友情,一份關懷,這樣活在世上才不孤獨……
  會議室內的人們沉浸在一片悲傷和暗淡之中,好長時間大家才恢復了情緒,商談起了未來的打算。“刀爺,你們準備怎么辦?大家也看到了,這里并不安全,我們需要轉移了,從今天開始就準備收拾東西吧!”李治看了看刀疤說道。
  “……我準備去W市軍區,我希望你們能和我一起……”刀疤點了一支煙,他現在需要人,需要象李治吳江這些謀略型人才。
  “房勇波,你們哪?”李治又看了一下房勇波。
  “我跟你們走,我是個沒主意的,只要挨不著餓,我就跟你們干……”房勇波知道自己沒槍沒糧,又和童虎二炮他們很投脾氣,也很欣賞李治的細致和膽略,他知道只有跟著李治才有出路。
  “刀爺,我看這么辦吧!我本來是想去沂山,但我覺得您的計劃也不錯。我想我們可以這樣,現在外面交通不是很通暢,喪尸隨時可能攻擊我們,我們看哪好走就去哪!萬一軍區去不了,我們就去沂山;萬一沂山去不了,我們可以去防空洞,去防空洞的附近路上有銀座和很多小型超市我們可以補充物資,同樣去沂山的路上有利群……”李治皺著眉緩緩的說道。
  “嗯!我看行,這好幾個方案的,應該有備無患了”刀疤聽了以后就覺得可行。
  “是啊,還可以補充物資。”馬.眼也是非常的贊同。
  “那個去沂山的計劃不錯,還可以去山上打點野味什么的……”孫蝌蚪聽了以后眼中一亮,貌似打定了主意。
  “李治說的補充汽油的計劃很可行。”房勇波也是連連的贊嘆。
  刀疤等人聽得頻頻點頭,于是眾人紛紛同意按照李治的計劃行事,這樣即便被打散了,被打散的人也按照計劃內容行事,多條選擇,多種準備。李治的意思就是大家必須一起一走,萬一一條路不行就另一條,一旦被喪尸突襲,打散的人按照各自的當時實際情況來實行那幾條計劃,如果沒被打散那是最好了。按著計劃每人都著背包,剩余132人乘坐33輛商務車或轎車卡車突圍。每個人都通知到計劃的內容,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要去的幾個地點,萬一分散了就在上述地點集合。他們昨天已經了解了喪尸的攻擊力了,那叫一個強悍啊!以前都大意了。
  此刻趙生輝正在一座居民樓里“運動”。他在一個房間抓到了一個年輕的女性幸存者。他把她身上的衣服扒的干干凈凈的,也不管她冷是不冷,讓她給自己**。他非常滿意的欣賞著這個**的姑娘,等等一旦進入她的身體,不久她就會變成喪尸,可惜啊!趙生輝不禁想到。又突然想起劉詩音,那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兒,一顰一笑都讓他著迷,如果把她搞到手的話,她還是個處女,又那么漂亮,呵呵……想到這里他把那個女子一下子扔到床上,怪叫了一聲就壓了上去……
  只見那女子不停的扭動和SHEN吟,趙生輝卻非常開心,他喜歡這樣,他用盡了各種姿勢,仍然意猶未盡……但那女子已經慢慢地尸變了,他看著那女子已經快變成喪尸了,才悻悻起來穿好衣服。哼,他有些很不滿意,他要報復人類,殺光所有人!
  吼吼吼!他赤著眼睛吼叫了起來。當啷!嗖~嗖~幾只敏捷性喪尸破窗而入,來到趙生輝的腳下,像狗一樣嗚嗚嗚的叫著,討好他。
  “艸!還是控制性母體好啊!還有近衛軍。我怎么就造不出來哪?”想起今天早上他帶著大隊人馬來到沃爾瑪超市西面的路口時,他指揮著部隊剛要進攻,突然一只紫黑色的喪尸從一邊的建筑內躥了出來,它握著一把短劍拿著一個不銹鋼鍋擺出戰斗姿態瞪著趙生輝。他的后面不斷的出現敏捷性喪尸,它們吼叫指揮著大量的普通喪尸和強型喪尸涌來堵住趙生輝及他喪尸大軍的去路,趙生輝很無奈,他沖生化侍者大吼,對方根本就不擺他,用腦電波也控制不了他。倒是他后面的喪尸群被他攪亂了,有些喪尸開始后退,有的猶豫不止,還有的站在那里沒動,而生化侍者不停的吼叫著,他身后的敏捷性喪尸開始吼叫著整理隊形,居然又穩住了。這要過去就要殺了這生化侍者,不然就待打一架。趙生輝本來想殺了他,但轉念一想殺了那妮子的侍衛他這輩子是別想一親芳澤了,就悻悻地帶著他的喪尸大軍打野谷,殺了幾十個幸存者,這不在這里還爽了一把。
  昨晚莫嫣然走到這里,就把生化侍者留下了,給他下了命令不準趙生輝和他的外地喪尸過去,原地死守。所以生化侍者就開始召集敏捷性喪尸,向他們下達了指令。天明時分,一群一群的喪尸援軍趕到了,足有十幾萬只。你想趙生輝的大軍能過去嗎?他也就才幾萬只喪尸部隊,他戰斗力雖強,但和控制性喪尸打起陣地戰,他死一百次都不夠。控制性喪尸召集起喪尸來,那叫一個恐怖,腦電波強大可見一斑。同樣他們很脆弱,戰斗力非常差,但他們能創造出生化侍者,也就是保護他們的“將軍”們。
  現在生化侍者不知又藏在哪個建筑里了,外面很多地方都有它派出的敏捷性喪尸監視著路況,還有幾只敏捷性喪尸一直尾隨者趙生輝。趙生輝驅趕了幾次,仍然尾隨……趙生輝很煩!他站在窗戶邊望著對面那幾只間諜苦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