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2)     

末世橫行503 誰他娘的炸了珠寶店老子擼了他


  有人哭泣那就有人得意,李治這邊的炮火相當的猛烈,他們按照預定計劃凌晨對敵人進行了炮擊。
  由于任重隆等反抗軍人士提供了詳細的臺北市區地圖以及喪尸防御的大體位置,于是李治的炮兵得到了坐標裝定諸元對臺北市喪尸防御陣線進行了猛轟。
  他們也沒想到早上會有大霧,于是那炮彈落點也是亂七八糟的,讓人有些哭笑不得,本來說好的重點打擊的喪尸防線那炮彈直接飛越了陣地,對市區開始了猛轟。
  黑如水臉都嚇綠了,他看著一臉沉著的李治跟嬉皮笑臉的二炮等人顫著聲的說道:“司令,這樣炮擊行不行啊?那些建筑物工廠什么的怎么辦啊?我們會被臺北市民罵死的。”
  二炮跟李健卻對黑如水的擔心嗤之以鼻。
  二炮把軍帽往后一帶,擼了擼袖子,滿臉鄙視的看著黑如水嚷嚷道:“哎,我說老黑啊()!你他媽裝什么清純啊?人家任重隆不是說過了嗎?里面的人昨天撤出去了,不轟他***,怎么打啊?”
  黑如水回頭厭惡的看了二炮一眼,心說聽話都聽不明白,我哪里說那里面有人了?真是。
  他很不高興的說道:“二炮,我說的是臺北市建筑跟工廠還有商場什么的。”
  李健見了黑如水那個瞧不起人的表情,就想起他跟吳江說自己壞話的事情,于是人家咳嗽了兩聲開了腔:“咳,咳,參謀長圣明!您老說我們不炮擊那該怎么打啊?難不成沖過去讓喪尸殺?”
  二炮被黑如水剛才一噎有些丟臉,此刻正好幫腔找回面子:“就是啊,老黑!咱們的喪尸又沒人家的多,這如果再不炮火打擊,老子的士兵怎么辦?”
  黑如水聽罷一陣無語,但是他說這話也是為了李治他們以后著想,這些都是他們的工業基礎啊,打壞了怎么辦?
  現在什么都缺,把這里炸吧爛了,他們需要用多少年才能恢復元氣啊?
  于是黑如水有些不忿的說道:“我擔心以后的工業基礎被打爛,這樣對我們以后的工業生產有利,做事情不能只顧眼前,否則就是短視!”
  李健聽后立刻回擊道:“參謀長,這話應該打贏了以后再說吧?
  對方雄兵百萬,而我們的喪尸部隊一共才五十萬,咱們跟人家是一比二。
  而且敵人的增援部隊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到,如果打不下臺北,我們全都要完蛋!”
  黑如水聽后默然良久,他知道李健說得有道理,他何嘗又不知道。
  但是他不希望這么好的一座城市被戰火所毀,這個城市有著很深的文化底蘊()。
  他知道三國時期孫權派將軍衛溫來過臺灣,當時的臺灣叫做夷洲,臺灣的臺北就是當時臺灣的治所。
  這樣一座歷史文化古城,如果毀在他們這些人里面他們之罪千古難贖,要知道史官對這種東西挑剔的相當刻薄。
  當年項羽因為一把大火燒了阿房宮被罵了幾千年,而孫殿英因為盜了清皇陵,也成了出名的盜墓賊。
  盡管孫殿英的評介本來就不好,但是這個盜墓賊的名字好聽?
  曹操的摸金校尉流傳了近兩千年,曹操就是公開的盜墓賊,這名字好像不好聽吧?
  那些史官都是雞蛋里挑骨頭的手,黑如水很明白他們的厲害,他這個一心想當開國丞相的參謀長可不想落下這么沉重的一筆。
  二炮此時有點了解了黑如水的感受,人家朝李健擺了一下手,李健會意,跟著二炮往一邊走去。
  李治看到二人鬼鬼祟祟就知道沒什么好事情,但是他沒什么興趣去聽,只是笑了笑。
  他們所在這個山坡很高,本來以為是當指揮中心的,沒想到今天居然大霧,李治不由得搖了搖頭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不過這給他們的行動帶了方便,他們炮擊完后,就對敵人進行進攻!
  要讓對方嘗嘗他們的厲害,呃,那個皇甫緒娟據說長得不錯。
  嗯,等等抓住了哥要調戲調戲,啊哈哈哈~
  李治壓抑不住心中的喜悅就是一陣大笑,而一邊的趙飛博見李治笑得如此陰險,猜也不用猜,都知道大司令在想什么()。
  對面就一個小姑娘,盡管是喪尸母體,但是李治這廝貌似是漂亮的人家不管你是不是喪尸妹紙,現搞到手再說,于是從趙飛博開始那一片警衛軍官的都是一副模樣。
  這邊二炮見李健跟過來是跟過來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總是回頭望李治那邊看個不停,于是他疑惑的往李治那邊望了望,那一片迷霧的根本就看不清。
  于是二炮好奇的問道:“騷騷,看什么哪?那邊全是霧,你看得清啊?”
  李健聽二炮叫他于是回頭笑道:“軍長大人圣明,我是聽司令那邊的jiān笑聲,不會是又在打對面那喪尸妹子的主意吧?”
  二炮聽到嘿嘿一笑:“嘿嘿,騷騷,管他哪!我那兄弟就這點愛好了,我們那個來說點正經事。”
  李健聽后抬頭看了看一臉yín.笑的二炮,他有些不解的問道:“軍長阿,什么正經事?是不是炮擊結束后就進攻啊?
  我們早就安排好了,這還不到點,到時我們都要進戰車啊。”
  “我靠,不是這個!
  剛才老黑提醒了我,我們這樣打,那臺北市區的珠寶店什么的,不會也被炸毀吧?”二炮有些擔心的說道,那眼神顯得非常的憂郁,有點那么梁朝偉的來頭了。
  “這個阿!軍長,這個可說不準,這炮彈又不長眼睛,是不是?沒準會炸爛嘍。”李健心中好笑,這都什么時候了還惦記臺北市區的金銀珠寶哪。
  “我們的炮兵不都是打得敵人防線嗎?不行!
  這事不行,告訴那些炮兵,誰他娘的炸了珠寶店,老子擼了他,奶奶個熊啊()!”二炮自然知道炮彈不長眼睛,不過這炮彈要是把他的心肝兒給炸爛了,他就要拿那些炮兵出氣。
  李健聽后張著嘴苦笑了半天,為什么人家這表情哪?
  今天早上他的部下問看不清他怎么打時,人家當時就說了,都是些豬腦子,坐標給你們了,看不清,給老子圍著坐標四面開炮!
  他的手下當時還挺猶豫,李健那時一看非常風騷的對他的手下說道,出了亂子,老子擔待。
  于是那幫子壞貨高喊萬歲,搞得他的兄弟部隊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這敢情好,等等軍長要問責,他的部下一交代,他他娘的非讓二炮捶一頓不可。
  他現在都是個師長了,手下歪頭馬甲的一大堆,這他娘的讓軍長捶一頓,這要是傳下去他手下那些壞貨能當笑話笑好多年的!
  二炮看著李健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就明白了七八分,他倆牛眼蛋.子一瞪,有些不高興的說道:“騷騷,哎!騷騷,想什么哪?該不會你又亂下命令了吧?”
  李健開始沒聽見,但是后來二炮聲音一加大嚇得他一哆嗦頓時一句實話多口而出:“是,我又亂下命令了。”
  “什么?你他娘的要造反啊?”二炮聽罷一把就把李健的領口攥了起來,他剛說完就出現了一個頂嘴的,而且還是他的心腹愛將。
  他四周打量一下,他的警衛都在偷笑不已,于是他一下子就惱了,拎著李健的領口問道:“你他娘的再給我說一遍?”
  “軍長,我冤枉啊!我剛才沒聽見阿!我怎么敢違抗您老人家的命令哪?是不是,我對黨.國的忠誠您是知道的。”李健見二炮真生氣了,人家哭著臉開始賣乖,這一招死去的朱無能用過,每每這樣一說二炮也就沒事情。
  果然二炮的手松開了,他變得有些傷感,嘆著氣說道:“朱無能,唉……”
  那邊李治一回頭看著黑如水還在沉思不由覺得好笑,他不知道為什么黑如水為了那些工廠跟建筑物較勁()。
  他現在很開心,他們的炮火看著就是提氣,這打得震天響,比過年放鞭炮給力多了。
  這再轟炸一會兒就輪到他們進攻了,先是喪尸進攻,之后就是他們人類部隊挺進。
  今天這開局開的不錯,只不過這天霧蒙蒙的,什么都看不見。
  不過不要緊,有那些喪尸打頭陣他們并不害怕找不到敵人的部隊,而且他們還有一招絕的。
  嘿嘿,不愁打不下臺北來。
  他看了看機械表,現在是6:40,他們已經轟炸了二十分鐘了,他不由得轉過頭去,對發呆的黑如水說道:“老黑,差不多了,讓他們各就各位吧。”
  黑如水聽后點了點頭,他現在沒有什么心情,他知道這一仗對他們的影響很大,不得不這樣狂轟濫炸,但是轟炸以后后人如何評價他們這些功臣,他真的不敢想,也不敢多說了。
  因為他知道一些話說出口就會留下把柄,他做的已經很到位了,即便后人給他們惡評,他頂多也是個從犯,而且他剛才說得一些話,后人可能饒過他的。
  想到這里他又是一陣的輕松,他對趙飛博跟身邊的高級軍官說道:“都聽到了沒?司令命令各就各位,進戰車!
  通知西園寺蘭子將軍跟福島明將軍,準備進攻!”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