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末世橫行504 失足結果很嚴重


  李治的炮兵在轟炸了四十多分鐘之后終于停止了炮擊,而躲在那個已經被炸的少了一半地建筑物下的皇甫緒娟好容易才從那一片瓦礫中爬了出來。
  她現在狼狽極了,本來很漂亮的衣服不但臟兮兮的,還有些地方磨破了,她的頭上全都是碎石頭灰塵,抖一下往下掉一堆。
  她的臉也臟的成了小花貓,就像在外面跟人嬉戲了一天的小孩子一樣。
  她好歹的翻過眼前一個瓦礫堆,晃晃悠悠的到了坑坑洼洼的街上。
  她看著大霧還是沒有消散的意思,不由得感到一陣悲涼,今天真倒霉,讓對面那些“壞人”好一個炸,她就是讓人欺負的嗎?
  不行要讓他們付出點代價,她知道對方炮轟之后就要進攻,所以她的眼睛一赤,頓時從那些毀棄的建筑物中竄出一些灰色的喪尸來
  嗯?怎么是是灰色的?生化侍者嗎?
  作者只能說不是,這都是敏捷性喪尸,只不過身上全是灰塵,于是也就成了灰色的敏捷性喪尸了
  而皇甫緒娟忍著淚對她的手下下了命令,那些喪尸接到命令之后迅的消失在一片霧氣之中,只有皇甫緒娟直奔近郊區而去
  她知道對方肯定從基隆市區直奔臺北市區而來,她親自坐鎮近郊區扼守這里的咽喉,讓他們在轟炸她,她也要使用兵法,這大霧對對方有利,對他們這些防守的有利
  于是她帶著一些喪尸也消失在大霧之中,屏幕慢慢的抬高了,滿天都是霧氣,好深,好沉
  福島明率領的十萬喪尸大軍就在近郊區的外圍,北區他們昨晚打了一仗,敵人被擊退,但是卻不撤離,依然在北市區外設防狙擊
  他們昨晚將兵力擴大到五十多萬,今天這一戰就是要靠他打出彩來了
  他們潛伏在大霧中,前面根本看不見敵人,甚至他也看不清他的大軍,他只能看清他身邊的那些喪尸
  炮擊一停止,他立馬站起身來,他的身后大霧中蒙蒙朧朧的出現了一些身影
  他一下子抽出了東洋刀,往前一指,那些喪尸影子立刻開始了移動
  一排排一群群的喪尸在大霧中移動著,不時的踩得地下的鐵皮石頭發響,也不時有喪尸摔倒在地抑或是絆倒在地,因為能見度太低了
  那些大霧在深秋落在身上就像雨一樣,福島明甚至能感覺到他的頭發居然濕了,這他娘的好,仗還沒打先濕了發了
  福島明在前進的時候也是很緊張,他有點像第一次進原始森林,這幸虧自己有指北針中**方都是指北針而非指南針,福島明由于現在是解放軍所以手中拿的是指北針,要不非掉向不可
  盡管他們一直往西南前進,但還是遇到一些麻煩,比如他的部隊過橋的時候,一開始由于看不清,一些喪尸直接下了河,幸虧水淺、水緩,不然那些喪尸就被水沖走了
  再就是有時候走著走著一些喪尸都能碰到墻,連福島明自己也碰壁好幾次,恨的福島明馬鹿混蛋的罵了好幾次
  他們這些進攻的竟然比那些挨了炮轟的防守喪尸好不了那里去,一個個跌跌撞撞鼻青臉腫的朝著對方的陣地開去
  而對面那些喪尸則是從一些建筑物里滿頭是血衣履闌珊的摸了出來,在那些敏捷性喪尸斥責下那些喪尸才站好隊,所以兩邊都是非常的狼狽
  福島明隱隱約約的看到前面人影晃動,他立刻知道那是對方的陣地,于是他長嘯一聲“鴨子給給”當先躍出,卻忘了看腳下的垃圾桶,一不留神被垃圾桶絆倒在地,他一下子貼在了地上,形成了很夸張的一個大字
  而他后面的喪尸都接到了命令,紛紛踏著它們指揮官的身體前進,連一些巨型喪尸也無情地踏了過去,于是十萬喪尸部隊十有**的都是踏著英勇指揮官福島明的身體過去的
  福島明在打完仗都沒找到,還是最后血刃從地面上把長得很像福島明的壁紙從地上揭了下來,然后用打氣筒沖好氣,福島明才又重加入了抗擊貓眼三姐妹的隊伍中來
  可見一失足成千古恨,失足少女作不得,失足將軍也是作不得阿
  由此可見失足結果很嚴重
  卻說福島明的部隊沖擊了過去,跟對面站的亂七八糟喪尸隊伍打成一群
  這邊防守的喪尸部隊由于戰位不好,被對方亂打亂撞的一下子攻破了防線,于是那些防守的喪尸部隊不得不回防,這不能讓敵人破門啊
  中央突破也就算了,如果他們進了小禁區怎么辦?
  起腳打門那就壞了
  于是就出現了喪尸群邊打邊沖鋒的戲劇性畫面,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喪尸互相撕咬得前進,不知道還以為全都是福島明的喪尸哪
  本來十萬喪尸,這他娘的一搞成了三十多萬喪尸,福島明的喪尸群突破之后一個勁的往前沖,人家接到的命令就是鴨子給給
  所以人家這些鴨子能不“給給”嗎?
  那些防守的喪尸從兩翼夾擊它們居然還是沒攔住,于是越來越多的喪尸加入了攔擊這些帶球突破的喪尸前鋒隊伍當中來
  不過你還別說,這些喪尸腳下還他娘的真有個“足球”:一個易拉罐空罐子,那個易拉罐在福島明幾個喪尸前鋒腳下被傳來傳去的,踢得乒乓直響
  對方攔截的那些喪尸后衛那是左一下飛鏟鏟不到易拉罐,右一下抬腳過高抬不著的喪尸前鋒的臉,于是氣得哇哇大叫不已
  這一幕皇甫緒娟自然看到了,她現在就在一座建筑物中躲著,她跟幾萬喪尸部隊都隱藏在附近的建筑物之中,他們在等李治的人類部隊,這么大的霧,他們怎么看到清?
  對,他們看不清,但是他們可以聽
  因為人類的坦克過來是有聲音的,所以他們就等人類過來的時候下手,皇甫緒娟留下的全是巨型喪尸跟敏捷性喪尸
  人家就是放你的喪尸部隊過去,打你的人類部隊,臺北這么大,你進去“深”一點沒關系,人家只要把你的指揮官干掉了就行了,是不是?
  干掉你的人類部隊之后,人家在反過頭消滅你的喪尸部隊
  那些喪尸部隊不是很多,皇甫緒娟能感受的到對方的喪尸沒他們的多
  現在敵人的喪尸大隊已經進來了,它們沿著通往臺北市中心的路前進,也就是福島明部隊走過的路,于是福島明這個剛想起來的喪尸將軍很不幸,再一次被自己人踩在了腳下
  西園寺蘭子三十多萬大軍一路踩過福島明追擊敵人而去,就連西園寺蘭子也踩著福島明的腦袋過去了
  人家踩喪尸的尸體踩慣了,所以踩喪尸將軍也是一樣的,嗯,這個感覺好,踩上去很平活,既不是軟綿面的也不是咯的人腳疼,不錯跳起來跺兩腳
  于是西園寺蘭子高興的跳起來跺了兩腳福島明,福島明半死不活的看了一眼上面,于是沒被跺到鼻子的鼻子居然流血了,為什么哪?
  這個西園寺蘭子穿的是短裙啊
  人家喪尸又不怕冷,是不是?
  再說女生本來就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的,美麗凍人就是她們的真實寫照,這一下福島明終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時刻,人家那張苦大仇深的臉終于又再一次露出了淫.蕩的笑
  福島明爬著也能看到風景,所以他索性把身子轉了過來,仰面朝天,這他娘的有小姑娘來他就賺了,于是人家懷著這個心里開始了日文版的“守株待兔”
  不過很不幸,他這個日文版的守株待兔很不給力,他作夢也沒想到,沒有再一次等來穿短裙小姑娘,等來的卻是李治等人的裝甲戰車
  這一下福島明大懼,但是他還沒“鯉魚打挺”,就被那些鐵家伙壓成了鯰魚,嗯?
  魔鬼魚好像準確一些,反正就是那些扁扁平平的魚了
  在李治的數不盡戰車過后,福島明徹底的撲街了,他終于明白什么叫撲街了
  這個詞真的不是亂造的,這他娘的說得太形象了,人家這不一不小心就了解了撲街的真正內涵了
  中國文化太深奧了,每一個詞他娘的都很形象,他以前總聽著李健誰的沒事就說撲街,撲地板什么的,說得他莫名其妙的
  問對方時對方總是笑個不停的,一臉神秘的告訴他,撲街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這他娘的真知道了,原來撲街就是撲倒在街上讓后面萬人踩千車軋的,真他娘是跟街面親密接觸啊
  他今天先是吻到了大地母親,嘗到大地的味道,泥土的味道,街面的味道,之后又吻到了戰車輪子,跟那些坦克履帶,這他娘的鐵皮鏈子就跟搟面杖杖似的,死難吃
  福島明望著周圍充滿霧氣的建筑不由得羨慕起那些沒有撲街的建筑物起來,你看人家多好,什么事也沒有,哪像自己撲街仔悲劇男的?
  直到大霧散去他才看到周圍的建筑全都是半邊一塊的,于是人家才心安理得的當他的撲街仔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