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508 一個人一座城


  上一章講到皇甫緒娟先笑后哭,人家是試探李治的對她們的態度。
  她沒想到對方那個年青軍官對他們這些喪尸母體如此的痛恨,居然把他們跟末世前的貪官相比擬,這讓她的情緒有些失控。
  說實話,她也很喜歡抱著她的那個小帥哥,她回頭就能看見對方那張朝氣蓬勃的臉,而且對方帶著一副金邊眼睛,顯得非常的儒雅,看上去文縐縐的,不像個軍官倒像個白面書生。
  而他的長相不但不錯而且棱角分明的,這是她喜歡的那種類型,而且對方一笑起來那種壞壞的感覺,讓她仿佛看到了韓劇中的男主角。
  她們這些九十年代的女孩兒哪一個不是看著韓劇長大的,所以心目中的男朋友都跟韓劇中的男主角一樣,而眼前這人非常的類似,她心中也是極其喜歡的。
  對方的手不老實她又不是感覺不出來,但是她故意的當作不知道也有那么點引對方犯錯誤的意思,而李治就是那種妹紙一設圈套就自動往里面跳的那種人。
  這不,人家還沒怎么著,他自己就往里面拱,這讓皇甫緒娟有些哭笑不得。
  她前面的笑是為了打消對方的顧慮。
  因為她從對方的話語中已經聽出了懷疑,如果被對方識破身份,她就必須殺了眼前這個人,這又是她所不愿意看到的。
  她不知道怎么的,很愿意跟背后的那個小帥哥聊天,至少兩個人比一個人要好,不然只剩她自己困在這個地方,多么的寂寞無聊啊!
  她也害怕,因為這里這么狹小她需要一個人來安慰她,眼前這個帥哥無疑是最佳的人選。
  但是皇甫緒娟做夢也沒想到對方居然是這支解放軍的最高指揮官,如果她知道的話,李治絕對有死無活。
  因為這個城市對她太重要了,她不會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男人放棄了一座對他們極具戰略意義的一座城。
  她后面哭是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讓這么一群人欺負,他們不但用火炮打擊她一個手無寸鐵的芊芊少女,她多么的委屈啊。
  人家現在有那么點陶晶瑩的《太委屈》,聯系到三妖生死未卜,皇甫緒娟卻是觸發了情腸哭了起來。
  而李治此刻拿出了哄女孩兒的看家絕活,不停的對著懷中的這個美女大背《贊美詩》,說得皇甫緒娟破涕為笑,一時間二人還打鬧了起來……
  黑如水的坦克是中午的時候被人從建筑堆扒啦出來的。
  老黑那個慘就必提了,人家不但身上衣服滿是灰塵破破爛爛的,頭也破了,頭發亂糟糟的,看上去就跟丐幫六袋弟子有的一拼。
  這再用不了多久,老黑他娘的就可以升級做丐幫長老了,你看那灰頭垢面,就像揀垃圾的不小心滾進了土坑一樣,要多么慘就有多么慘。
  人家在被找到以后,站在半截土墻上雙手朝天舉著放聲大吼:“試問天下誰能比我黑如水慘?
  我慘,我慘,我慘啊~”
  眾警衛都是一陣的汗顏,而二炮看到還在那半截土墻上跟老天喋喋不休訴苦的黑如水之后大怒。
  也不顧上下級,上去一腳就把黑如水蹬下土墻,對著后面的士兵大吼:“都他娘的瞎了,沒看到參謀長瘋了嗎?
  給老子他娘的拉下去送到戰車里面銬起來,到今天晚上還他媽這樣,老子槍斃了你們!”
  李健見狀立刻對著二炮挑出一個大拇指一個“高,實在是高!”那是脫口而出。
  而二炮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暼了傍邊一眼風騷四,心里面那個罵。
  心說龜兒子,別跟你爹裝他媽的孫子,你他娘的下令亂開炮炸了老子的珠寶店,這他娘臺北這么大你的炮兵專找珠寶店炸,真不知道你他娘的是不是故意的!
  炸的真精確啊!
  這炮彈打得跟導彈似的,要是老子知道你的炮兵這么有才,干嘛還讓海軍發射那些寶貴的導彈,全他媽讓你的寶貝炮兵團打就是了。
  二炮想到這里連理都沒理李健,這就是個比,老子現在看到他就煩,哪里涼快就上哪里躲著去,別再你爹面前出現。
  于是二炮沒什么好生氣的說道:“一師長,你的部隊打得不錯啊!
  你看著這周圍的瓦礫那就是你們的成績啊!”
  李健當然知道二炮爺爺這樣說的道理,人家在大霧消散之后只神奇的發現那些珠寶店不翼而飛了,而且他們團的炮彈上面都刻了他們師的番號。
  這是炮團團長為了討好李健做的,誰成想現在那些炮彈皮竟然成了他們炸了珠寶店的證據,而其它炮團由于上面沒有番號,二炮挑不到毛病。
  李健本來想不會那么巧,他們的炮彈就長了眼睛專炸珠寶店了?
  就算他們炸了也不要緊,軍長怎么知道炸了珠寶店的炮是他們打得?
  但是李健做夢也沒想到,他的炮兵團長居然為了討好他,居然每一顆炮彈上面刻了他們師的番號,甚至有些還有師長李健的大名。
  這個東西是賴不掉了,所以李健明白要讓二炮爺爺高興才行,不然人家不擼他的官職也要把他擼一頓不可。
  所以李健陪著小心的笑道:“都是軍長平常教導有方,咱們部隊打得準那都是軍長教育的成績啊!
  你看看,這有付出就有收獲,是不是?
  這彈著點如此的精確,炮彈打得跟制導導彈似的,真是可喜可賀啊!”
  二炮聽后鼻子哼了兩哼哼,他把外面的風衣口子解開,在李健面前踱了兩步然后一轉身面對李健說道:“我問你,騷騷,誰他娘的下令炸了老子的珠寶店的?
  你他娘不知道老子的寶箱都在里面嗎?”
  李健聽后額頭上不斷往下滲汗,而他的警衛都往后退,害怕軍長使出天下無敵第一大殺招:黑毛的沖天拳。
  這一招二炮爺爺用的爐火純青,當年朱無能一百九十多斤的大塊頭,二炮一個哈度跟就能他飛到半空去,為了避免誤傷,所以李健的警衛全在倒退個不停。
  李健這左右一看臥槽,那些沒義氣的東西全都躲開了,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氣雙腿一跪對二炮爺爺說道:“英雄,你放過我吧~小的真的不知道珠寶店里面有英雄的寶箱啊!”
  哈有根!
  只見地球某處一個穿著大校軍銜解放軍某軍官沖天而起,那陣式就像當年天宮一號發射似的,那是一陣紅光,火箭發射,那速度脫離地球引力沒問題啊!
  既然火箭發射成功,那自然少不了鼓掌聲跟喝彩聲,二炮在眾警衛跟軍官的喝彩鼓掌聲中往下壓了壓手。
  人家笑著說道:“那個,那個我講兩句啊!
  這個奸人已除,全體都有!進戰車向臺北市區南部進發!”
  “軍長,我們師長怎么辦?”一個李健的警衛看著天上消失的李健擔心的問道。
  “草他娘,留下兩個人一輛戰車就行了!
  到晚上這貨還沒死回來,那就是去了那美克星找超級賽亞人去了!”二炮說道這里還是一副恨恨的表情。
  這狗日的李健,死到那美克星最好了,順道去慰問慰問貝基塔誰的。
  誰讓這狗日的炸了自己的珠寶店,老子早就調查取證,他娘的炮彈皮上面全都是李健他們師的番號,還有那個狗日的李健情詩跟畫像。
  你說這樣畜生不該升天,誰他媽升天?
  老子就是那么好欺負的?活該挨打。
  血刃跟西園寺蘭子收到最高指揮官二炮的指示后一路向南突擊,打得皇甫緒娟的喪尸一路南逃,血刃在前開道,誰人敢敵?
  這一路打得相當爽,血刃都打出狀態來了,人家那刀舞的象風火輪似的,這沾上既死,碰上就亡啊!
  血刃這一仗在臺北打出了威風,這一仗之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都知道李治軍中有一個戰斗性母體,戰斗性相當的彪悍,就跟古代的猛將一樣。
  而血刃生化戰爭也成了臺灣地區的門神之一,這就是為了紀念血刃解放臺灣的功勞,把他貼在大門口可以驅逐喪尸的。
  據說只要是喪尸見了血刃都害怕,他們看到哪家門上有血刃的畫像就自動的退避,所以每當新年你都可以看到臺灣地區家家門口上貼著血刃的畫像,這就是為了紀念血刃平定臺灣的功績。
  西園寺蘭子的部隊那是一個越大越多,本來五十萬人的喪尸部隊,現在居然成了一百多萬,她已經有能力控制整個臺北市了,現在臺北中北部全都被她的部隊打下了,他們正在向南部開進。
  她不知道李治現在在哪里,但是她有預感李治絕對沒有事情,她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按照二炮的指示解放整個臺北市區,二炮這個命令做的很對,如果她是指揮官她也會這么做的。
  但是西園寺蘭子很快就發現二炮他娘的就是個好手,人家在解放臺北南部,又下了一個令人哭笑不得決定,要宜將剩勇追窮寇打倒臺南去,解放整個臺灣。
  于是她跟血刃聯合抵.制,人家甚至去找還在昏迷的黑如水,在救醒黑如水之后,黑如水收回了二炮如此可笑的命令。
  這不是胡搞嗎?
  先防守,讓士兵們休息。
  要知道敵人的援軍馬上也要到了,還有安置百姓,但重要的一點就是尋找司令員李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