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514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黑如水害怕打內戰,又知道二炮是個叫驢脾氣,所以他昨天晚上就沒動。
  這不今天早上找到了李治,黑如水就跟李治說了這件事情。
  李治聽后大怒,這還了得。
  自古以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的事情!
  這倒好,自己的軍官殺了人居然開始耍起了末世前的貪官脾氣,這還了得?
  他以為他是誰?
  哪個混帳王八蛋讓他這么干得?
  要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你二炮能耐是不,長武藝是不?
  老子還就要治治你這個邪!
  于是今天上午李治就說要開會,把高級軍官全都召集了起來。
  二炮今天早上本來很高興的,但是李治前面隱隱約約的提到了這件事情,他就覺得不妙。
  而二炮這個人是個護短的,你讓他懲治他的部下,人家是堅決不干的。
  當年王建橋跟刀疤那樣厲害的人物都沒治得了他,你說黑如水他還會怕?
  李治見二炮還在扯東扯西的,最后一下子爆發出來,先指責二炮沒有上下級,再說二炮部下這個殺人的事情。
  二炮此刻感覺很委屈,他有些哽咽的說道:“司令員,我知道您說得對,但是大家能不能聽我說一下啊?”
  李治氣得背過身子用手往下一點說道:“你說,你說!”
  二炮聲音有些發顫兒的說道:“我知道劉大牙該死,他射殺了一個平民小孩兒,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在執行打擊喪尸任務的時候誤殺的。
  而當時那條街上全都是喪尸,誰又能想到那個突然跑出來的不是喪尸?”
  李健聽到這里感覺非常的委屈,他是知道詳細過程的人之一。
  當時那個孩子如果做一下手勢或者喊一句,他們絕對不會誤殺,因為對方突然沖出,他們的機槍當然轉向射擊襲擊他們的“喪尸”了。
  他覺得這個事情很冤,而劉大牙救過他李健最起碼七次了。
  在那次蓬萊登陸戰的時候,劉大牙為了不讓巨型喪尸襲擊李健居然用自己的坦克當路障,瘋狂的撞擊那些巨型喪尸。
  當然結果他的戰車被砸得稀巴爛,成個坦克都砸扁了。
  一家人都以為劉大牙死了,最后發現他沒死,但是卻是重傷。
  后來他好了之后又跟李治他們經歷了魯山之戰。
  當時朱無能跟李健換位置,劉大牙非把李健護在最中間。
  要知道當時劉大牙他們連是朱無能跟他們團的接合處,而他們在朱無能他們團被喪尸沖走之后,為了保護李健死戰不已。
  他被三個喪尸壓在了下面,為的就是保護李健不被襲擊,他們連那一戰一百多人打成了三個人。
  而現在為了一個無心的過失,居然讓他李健槍斃這個救了自己好幾次的忠心部下,他李健干不出。
  李健干不出的事情,二炮自然也干不出。
  這不用說他手下是無心的過失,他他娘的就是有心的,他二炮也決不交出去!
  死也不交!
  二炮看著背著身子的李治跟對面一臉鐵青的黑如水、還有周圍那些怪模怪樣看著自己的軍官們繼續說道:“人心都是肉長得,我們誤殺了人家的孩子人家肯定要跟我們算帳。
  但是,我們這些當兵的他娘的就該死?天生就該殺?
  為了解放這個破島我們前來迢迢的從九州來到這里,難不成就是為了讓人殺?
  我們怎么就這么不值錢來著!”
  二炮的話一出口,包括黑如水在內所有在座的軍官都是一陣的黯然。
  是啊,他們這些人南征北戰的,為了一個誤殺就要槍斃他們這些生死相依的老弟兄,他們的確也有些憋屈。
  李治的身子顫了一下,在空中的手略微往下垂了垂。
  而二炮卻是含著淚繼續的說道:“我們這支部隊不容易啊!
  多少次都是死里逃生,咱們這些人一直都是槍彈里面滾出來的,從喪尸的魔爪之下殺出來的,而我們難道就不是一個個劉大牙組成的嗎?
  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就得死,不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他娘的就成了兇手,就要槍斃!
  這合理嗎。這公平嗎?我們解放軍他娘的就全都該死是吧?”
  李健聽二炮說道這里一下子忍不住哭了出來:“我他媽混蛋,連自己的手下也罩不住!
  他救過七次,他是死人堆里把我救出來的,要是非槍斃他,先槍斃我吧!”
  李治等人聽后都是一陣黯然。
  劉大牙,老加強營的戰士,再往前追,那個人是跟著房勇波逃難進的沃爾馬。
  李健跟他很熟,他們在一個地下倉庫擠過好幾個冬天,那時秦琳房亮亮,房勇波都在。
  這一晃快一年了,他們倆一個師長,一個營長成了名副其實的解放軍軍官,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了。
  這好歹的熬出來了,沒成想現在劉大牙這一不小心居然誤殺了一個平民小孩兒,現在居然要槍斃他!
  這讓李健這個當師長的非常的接受不了,要是說二炮還是為了面子護短,這個李健跟劉大牙卻是實實在在的交情。
  這是生死的交情,所以李健說得很動情,說得一家人不少掉了淚。
  黑如水當然知道他們這些軍官不容易,他見過了多少人的生死。
  他們為了就這些素不相識的幸存者,為了以后的中國很多時候要冒死跟喪尸血戰,現在為了一個誤殺還要槍斃他們這些出生入死的弟兄,為了什么?
  為了以后一個民族團結,為了民主共和這四個字。
  這四個字看似簡單吧?
  就幾十個筆畫,但是這個四個字的力量相當的沉重。
  為了這四個字多少人前赴后繼,多少人死于喪尸之口,要做到真正的民主共和真的很難。
  因為人都是有私心的,就是這些私心讓人辨識不清是非,不說了,黑如水一陣嘆息。
  他自己也昨天也曾想過,但是你不槍斃劉大牙民眾不了解,你們自己認為自己不容易跟喪尸浴血奮戰的,但是人家又不知道,但是你現在在人家家門口殺了人,人家卻是親眼看到的。
  你這不處罰你自己的軍官,你說的就更不值得信了。
  他們現在需要這些幸存者的支持,要知道臺灣離開中國太久太久。
  盡管都是中國領土,但總是有那么一小撮人聲稱臺灣是島國的,這他娘的不是胡扯嗎?
  你他媽自己當島國人也就算了還非要一個臺灣的中國人改名當島國人。
  見過王八蛋的但沒見過這么王八蛋的,那個老貨不但是傻比死了之后要下地獄的,估計閻王爺要罰那個老貨上刀山下火海,非他娘的炸吧爛他不可!
  你他媽年輕時候有島國名字,是個漢奸王八蛋,別害的所有臺灣人都跟你背負惡名。
  所以黑如水他們必須槍斃劉大牙,不槍斃不足以平民憤,不槍斃不足以正軍紀,不槍斃不足以揚軍威。
  盡管這事情有些冤屈,但是這事情必須要去做的,不然其副作用非常的大。
  不但他們在臺灣民眾之中口碑變差,而且有可能立不住足。
  要知道老百姓的威力是相當大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長期蔑視壓制老百姓的人,最終將被老百姓唾棄淘汰,剩下的只是早晚的問題。
  黑如水想到這里不由得開了口:“我也知道大家不容易,但是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我們很難在臺灣立住足,這影響到我們以后立國的大計。”
  二炮見此時黑如水說話一下子變得怒不可遏:“老黑,你他娘的非要槍斃老子的營長是不是?
  什么國家,狗屁!
  他娘的老子們打仗就該死?
  說我們誤殺,那末世前美國的軍隊經常誤殺,怎么也沒見他們槍斃自己的士兵?
  這事你說怎么辦吧?給老子一個解釋。”
  李健聽后頓時也來了底氣,他紅著眼睛強壓著滿腔的怒火對黑如水帶著悲音的說道:“參謀長,你知道這一次臺北突擊戰誰冒死救的你嗎?”
  黑如水聽罷大驚,他突然意識到原來關鍵時候救他居然是他一心槍斃的這個軍官。
  他當時的戰車被擊毀,如果不是一輛戰車舍命引開那些巨型喪尸,他絕對有死無活!
  他內心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他不知道要槍斃的人居然是救他的人,這讓他的心里一下子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酸甜苦辣紛紛上心頭。
  他強忍著心頭的狂跳顫著音問道:“李師長,不會就是劉大牙吧?”
  李健眼中含著淚的說道:“對!就是他!
  他為了引開那些喪尸,他的戰車被砸得千瘡百孔,你就不知道他差點被對方那些喪尸砸死。
  他現在頭上身上那些傷都是為了救你被那些喪尸打得!”
  黑如水一下子情緒失控了,這個很能說嘴很黑的人此刻眼中流出了熱淚。
  他居然要殺的人是冒死救了他的人,黑如水雖然腹黑但是人家的心也是肉長得。
  他昨天那個見過滿身是傷營長,那時他還不知道他殺了人,他在經過自己的時候開玩笑說自己欠他一次,當時他還不明白劉大牙什么意思。
  現在他明白了,上天跟他開了一個玩笑,他居然要殺他的救命恩人,他感覺到了痛苦,那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