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519 直接撞了過去

吳江給李治的辦法非常的管用,李治在找到二炮之后,讓人送去了莫嫣然給二炮的電報,二炮看到后慨然良久,嘿然無語。
  李健卻只是為了泄憤,他并不支持二炮去濟州。
  要知道他們去濟州對他并沒什么好處,人家才當上師長,盡管他們這么一鬧很解氣,但是之后二炮手下很多軍官都開始后悔了。
  為什么這么說哪?
  他們這些人除了打仗別的根本就不會。
  你讓他們這些人怎么養活自己,抗大包嗎?
  二炮是個電氣維修工他倒是不害怕,最起碼人家有手藝,而這些個軍官除了打仗就是賭博得,這一旦離開了軍營還真的有點適應不過來。
  于是他們見二炮在那里猶豫,都過來勸說二跑。
  二炮哪,跟李治翻臉之后有點拉不下臉來,他看到莫嫣然的電報之后也是很后悔。
  人家莫嫣然只是寫了一下他們以前的一起經歷的一些事,二炮看后很感慨。
  多少次他們一起同生共死,多少次又一起歷經患難,他們真的都不容易,好歹的熬到了這么一天。
  可是他跟李治卻為了槍斃劉大牙鬧到了這步田地,他現在有點下不了臺,也是很不忿。
  李治當然也看了那封電報,他也很后悔,沒想到自己跟自己的把兄弟居然生分了,這事處理的的確不太高明。
  他以前看那些演義上都是“為君把眼一瞪,爾等不必多言,來人哪!給我拉出去砍了!”
  于是三軍股栗,無不駭然。
  結果他這么做了之后不但沒有三軍股栗一家人差點沒兵變,這也讓李治感覺這些寫書的胡編成分居多。
  你他娘的沒打過仗,沒帶過兵,瞎扯個什么?
  自己這個帶兵的看樣以后可以出書了,這要是寫出來肯定大火啊!
  你看人家《狼牙》,《最后一顆子彈留給我》是不是?
  這都是作者親身經歷過得事情,人家寫出來自然真實可信,那些沒親身經歷過的作者寫出來的東西很多都是牽強附會的,不知道本書的作……
  呃,你說本書寫的這么好,怎么作者的書還沒大火啊?
  也沒加入作協是不是?
  嘿嘿~
  李治不敢在想了,因為他聽說獵鷹手下倆軍長神奇穿越的事情,他這主角正演的起勁,可不想也來個“烏拉,為了曹公!”是不?
  所以他還是研究一下如何把二炮找回來的辦法吧!
  李治正要找黑如水商量方法的時候,就聽見外面馬嘶人喊的,喧鬧哭喊之聲不斷,他立刻意識到不好,一個敵人進攻了的想法瞬間涌現在他的腦海里。
  果然,趙飛博緊接著就推門進來,他一臉是汗的望著李治說道:“司令,趕快進防空洞!敵人大舉進攻,突襲我們了!”
  李治一把就擁開了,他從懷里掏出手槍對著趙飛博身后的警衛喊道:“趙飛博通知作戰部隊馬上組織反擊!所有能戰斗的人跟我拿上武器,上!”
  于是該去通知的去通知,該上前線的上前線,一大群警衛衛兵參謀跟著李治直奔樓下。
  李治這一出門口就發現外面不對勁了,這可不是一般地突襲,那些天上的喪尸鳥遮天蔽日的飛來飛去,很多士兵依托掩體朝天上不停的開火,空襲!
  不,街面上也全都是敵人的喪尸,這不對勁!
  敵人怎么過來的?這是內部突擊!
  李治懵了一下,但他迅速的在士兵的掩護下進了戰車,因為他們這些人類離了戰車那就是找死,必須用戰車跟喪尸作戰。
  后面的士兵紛紛得向戰車涌去,沒有戰車的士兵躲在一些建筑里或居高臨下,或仰視射擊,打得相當的激烈。
  路上很多士兵一邊射擊一邊掩護老百姓撤退,這時再也沒人罵這些來自大洋彼岸的解放軍了,他們現在正用血肉之軀跟那些喪尸搏斗!
  不斷有士兵倒在血泊之中,也不斷有喪尸把對方對方子彈打得腦漿迸裂,反正街上尸橫遍野的,不是人類的就是喪尸。
  ,這附近幾條街都同時陷入混亂,二炮的部隊遭到了敵人的重點打擊,而現在由于二炮等人的離去,這支部隊打得亂七八糟,有的往東有的往西,還有的被追得到處亂竄!
  所以城內的士兵被敵人打得丟盔卸甲,狼狽不堪!
  李治帶著警衛師乘坐戰車在街上不時的清理那些襲擊人的喪尸,李治他們跟這些喪尸一交手,發現了敵人并不是大規模的,只是天上的空軍比較多而已。
  即便這樣他們也是被敵人的這場突襲搞得很狼狽。
  誰也沒想到敵人居然能突破血刃跟西園寺蘭子的防御打進來,所以都非常的疏忽,這就給了敵人可乘之機!
  但是李治在戰車里面跟血刃誰的一通話,立馬發現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外圍敵人并沒有進攻,他們的間諜一直監視敵人的動向,敵人大軍未動!
  而且黑如水也跟李治匯報到這些敵人貌似是從那些沒有完全清理的隔離帶過來的,福島明抵擋不住,現在也敗退到了市中心附近,他那邊的信號很不好,一會兒能聯系上一會兒聯系不上的。
  血刃請求回軍作戰,卻被李治跟黑如水拒絕了,開玩笑,如果血刃回軍,萬一敵人正面突破,那他們的處境不是更加危險?
  這事兒不能干,而且據他們戰斗發現敵人并不多頂多一萬只喪尸,只是趁了他們不備才偷襲得手,只要控制了天上的敵人的空軍,清理應該并不難!
  于是西園寺蘭子的兩只生化侍者帶著部分敏捷性喪尸從東面進入臺北市區,協助李治他們打擊這些突襲的敵人。
  李治這邊的人類部隊卻是組織不起象樣的反擊來,很多時候都被那些喪尸追著打得,火力也被壓制住了,而且很多士兵都沒能進戰車。
  對方控制了坦克停車場,那邊密密麻麻全是喪尸,李治他們沖突了好幾次都沒拿下那個地方,反而被敵人擊退!
  福島明的部隊被敵人牽制在淺水區,那邊的喪尸很多,福島明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部下居然也叛變了。
  這個附近有敵人控制性母體的念頭他想了無數次,要不然他的部下不會投降敵人,要知道這些襲擊他的敵人大部分都是他的部下。
  現在他帶著自己的親兵打得相當艱難,經常剛剛砍死前面一個就從后面上了一群,他呼叫了很多次炮火支援,但不知道為什么那些中江區的坦克火炮居然不支援他,這讓他感覺到大事不妙。
  他想突圍出去卻被敵人壓制到一座建筑物上,這座樓是座高層居民樓,大約十七八層吧,有電梯跟消防通道。
  電梯因為沒有電已經失去了作用,所以只有那一個消防通道是可以上下的,但是這只限于普通喪尸,敏捷性喪尸早就通過窗戶攻進了他們的防守的內部。
  而福島明則是死死的把守著消防通道,因為這個地方一旦被攻破敵人的喪尸將一擁而上,所以他跟他的親兵一面跟攀爬進來的敏捷性喪尸打個不停,一面堵著樓道口跟進攻的普通喪尸死斗!
  福島明現在都打成血人了,整個人跟一個血葫蘆似的,他終于看上去不再那么猥瑣了,而是像個中世紀的騎士,那身手動作相當的干凈利索。
  只見他先當胸一刀砍翻一個樓道口上來的普通喪尸,然后忽的一低頭,一只敏捷性喪尸就從他的頭頂上撲了過去,然后猛地一個轉身那刀順勢向后一斬,瞬間就斬掉另一只沖過來襲擊他后面的敏捷性喪尸。
  他的部下也是跟那些來襲喪尸打個不停,經常撕咬在一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一時間相當的激烈。
  福島明做夢也沒到今天居然輪落到如此地步,他打過惡戰,但是像今天這樣的險仗卻是第一次。
  他打的相當的艱難,現在他孤立無援,做的只能是堅持,他寄希望血刃跟蘭子能來救他,寄希望李治的坦克能來轟炸,但是他看到樓外密密麻麻的喪尸敵軍,那臉上汗水順著臉頰無聲的滑下。
  李治這邊打了一陣兒,也有點吃不消了,他們的部隊組織不起來,而坦克火炮都在敵人的控制之下,壓制的他們的部隊不能成建制。
  正危急間,只見有幾百人大聲呼喊著開著一些民用車輛朝坦克那邊死沖,那些人跟車輛不管不顧硬闖硬撞,那槍支火力四射!
  “是二炮!軍長在沖鋒!沖啊!兔崽子們,把軍長救回來!”不知道誰發現了那些沖鋒人居然是二炮等人,對講機里面這一下子群情變得激憤起來。
  四周的建筑群里面不時跑出士兵來,他們瘋狂的向坦克停車場沖去,那些本來唯唯諾諾的士兵居然變得像猛虎一樣,悍不畏死,這樣一來敵人那些喪尸居然被神奇的壓制住了。
  李治等人的戰車也想喝了烈酒一樣對敵人進行反沖擊,李治現在的眼睛也打紅了,他不可能讓二炮陣亡的,當二炮被喪尸群圍住的時候李治的戰車直接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