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52 (暗紅色護衛)

“有埋伏!我艸,怎么辦啊?啊啊啊”
  “救命啊!這么多喪尸!完了完了……”
  頓時李治車隊陷入一混亂當中:前面的車輛加速沖刺,后面的車輛紛紛后退,只是苦了中間的,有前進的有后退的霎那間亂作一團!喪尸們卻是不管不顧的,盡管數萬只的喪尸已經陷入了混亂,但仍有上千只喪尸執行了趙生輝的命令。他們紛紛撲上汽車,敲打撕咬著汽車,不時有人從車中被撕咬出來。也有喪尸直接從車窗鉆進汽車里面開始屠殺幸存者!幾乎每輛車上都掛著十幾只喪尸。李治車上也不例外,有六七只喪尸正在車頂不停的咆哮著,十幾只喪尸不斷追咬著李治的汽車。盡管他們卻不攻擊里面的人,李治他們也是險象環生的。
  啪啪!啪啪!張勇,呂均,劉蕓,房亮亮不停的開槍射擊,李治則是拼命的打方向盤躲避著喪尸們的攻擊。剎!李治看了一眼前面頓時就踩了急剎車,里面的人都向前一個趔趄,又是重重的撞在車座靠背上,車頂上的喪尸紛紛的玩起來飛人游戲,原來趙生輝調整了指令,前后都出現了強型喪尸堵路。
  “嘿嘿,還是全殲吧。呵呵,那個蘇三離了洪桐縣……”趙生輝竟捏著下巴,在樓頂唱起了京劇,下面是大局已定了。他看見后面一個強型喪尸啪的一拳就將最后面正在倒退的小轎車打爛,那喪尸雙手抓起小轎車嗖的一下扔到一邊的建筑上。嘭!咚!那車居然爆炸了,所有的喪尸都是一愣,紛紛向那望去。而被包圍掛著滿是喪尸的車隊,不停亂沖亂撞,試圖沖開一條路來。
  喪尸在車頂上咆哮著,使勁的拍打著車輛,盡管槍聲不斷的響起,但根本沒什么作用,車內不時有人被抓出來撕爛分食。嘿嘿,這些人完蛋了,趙生輝得意的邊唱邊想。看著一個個人被殺死,一輛輛汽車被砸爛他開心極了,他很久沒這么開心了,他又贏了!
  此刻喪尸群突然混亂了起來!兩隊暗紅色喪尸從兩側遠處向襲擊人類的喪尸發起了攻擊。他們咆哮著,赤紅色的眼睛一亮一暗的,霎那間如同虎入群羊!圍攻人類上千只喪尸竟被打的落花流水,不知所措。只見一只暗紅色喪尸高聲咆哮著一下子就把圍攻李治車輛的幾只喪尸撲倒在地。它赤紅著眼睛不停沖那些喪尸們怒吼著咆哮著,像只獅子一樣,不時的撕咬著膽敢上來挑釁的豺狗們。那些普通型喪尸頓時嗚嗚嗚著后退,上千只喪尸居然被上百只敏捷性喪尸打的連連敗退。
  “我艸,不會吧?喪尸居然打喪尸,別開槍!都***別開槍!不準打幫我們的喪尸,你還開,我艸你MD!”刀疤一巴掌打在一個開槍射擊的馬仔頭上。
  “怎么回事啊?喪尸怎么幫我們?”矯健不由得回頭問道。
  “我靠!敢情喪尸也打架啊!”小青島也大喊起來。
  “你看著暗紅色的喪尸厲害,那些大塊頭也怕他們。你看看,他們在后退。”矯健指了指前面的巨型喪尸喊道。
  “走,快開車!”刀疤一見前面喪尸讓開了路頓時大喊。
  李治的車隊又開始移動了!他們在敏捷性喪尸的掩護下,居然開始突圍!
  “劉詩音!你搞什么?”趙生輝一下子怒了,也不唱京劇了,他朝天狂吼,頓時他身后幾十只敏捷性紛紛從樓頂攀爬著跳了下去,他們指揮著普通喪尸向那些護衛的敏捷性喪尸發起了攻擊。它們沖了進去和護衛的敏捷性喪尸撕咬了起來,只見那些敏捷性喪尸如同豹子一樣,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斗了起來,旁邊的普通喪尸又紛紛的展開了攻擊!然而李治的車隊已是開起來了,此刻只能襲擊著一些落在后面的倒霉蛋。
  有讀者不禁要問趙生輝怎么親自不攻擊?他才不去哪,那子彈打上雖不是致命的,但萬一打在眼上他也要歸西,他有部隊他才不自己去打吶。不過現在趙生輝很憤怒,不停的指揮著那些失靈了的喪尸,然而那些喪尸居然不接受他的命令。控制性喪尸的控制力不是吹的,除了他的直屬隊,居然都停止了攻擊,很多喪尸自己甚至還在不停打斗撕咬:執行命令的喪尸和執行控制性母體命令的喪尸也在打斗。這讓趙生輝很無奈,他卻不甘心,這么好的局面不能讓這妮子毀了。
  這妮子怎么會幫人類?莫非……一個念頭電石火光的在他腦海中閃過,這妮子有人了!我艸!那更不能讓他們過去。一想起這個來,趙生輝怒火頓時遏制不住了,他一下子從樓頂躍到一棵樹上,又一下跳到地下。他拔出了他的大劍,向李治的車隊沖來,不時有敏捷性喪尸阻攔他,他看也不看,一劍一個,那些敏捷性喪尸紛紛血肉橫飛!根本就擋不住他。就當他快要接近車隊尾部時,那殘存的幾十只敏捷性喪尸突然忽地排成三排擋住他的去路,也不再去管那些追擊李治車隊的喪尸,硬生生的擋住了趙生輝。
  趙生輝一下子剎住了,因為他打幾只敏捷性喪尸還行,一下子打幾十只他有些難度。他一下站在那里,后面不停的出現敏捷性喪尸和普通喪尸,不一會兒就站了一大堆,但他失去了追擊車隊的時機。他把怒火集中到這幾十只鮮血淋漓的敏捷性喪尸身上,敢壞老子的好事?老子殺光你們這些畜生。他把滴血的大劍一下子插在背后的劍鞘里,用手一指,頓時身后的喪尸一擁而上。
  那幾十只喪尸也如同獅子似的撲了過來,于是一場慘烈的“動物”大戰開始了:獅子剛撲倒一個髭狗,卻被另一只獅子撲倒在地,另一只獅子剛想咬它,卻被它打了一爪子。而它的同伴一身子把敵方的獅子撞了出去,卻被眾多髭狗撲咬在地。他們不停的撕咬著,不一會兒只剩下一方喪尸的不停咆哮聲,那幾十只生化侍者的敏捷性喪尸全部戰死,但它們也殺死了對方幾十只普通型喪尸和十幾只敏捷性喪尸。
  它們完成了阻擊任務,剩下的只能看李治他們自己的了,仍有上千只喪尸在圍攻李治殘存的車隊。現在李治的車隊在拐彎處(五岔路口)被打的七零八落的!房勇波,李鵬3輛車緊跟李治他們去了防空洞方向,而刀疤,童虎等三四輛車去了W市軍區方向;孫蝌蚪領著兩三車去了沂山方向;還有兩三輛車去了其他方向。他們想一起走,但喪尸們很多不是在車頂,就是在車附近不停的襲擊他們,前面和傍邊還不停涌出些當地的“傻子”,十幾輛汽車不得已被打散了。等等不是三十三輛嗎?是的,現在就剩十幾輛了,其他的很不幸全部壯烈了!車隊損失了一大半,很多人都成了喪尸的美味。趙生輝也是很糟,他現在能指揮部隊了,所有的喪尸都恢復了正常。正當他準備追擊的時候,生化侍者的大部隊趕到了,直接就對趙生輝的喪尸群發動了襲擊,也不事先商量商量!只見遠處的喪尸群在一邊咆哮的敏捷性喪尸的指揮下紛紛加入攻擊序列,趙生輝的喪尸群頓時炸了群,被十幾萬只喪尸從兩邊包抄了進去。這戰術打的非常漂亮:切割包圍,頓時趙生輝部隊被分成3截。
  趙生輝本想組織反擊,卻見遠處還有源源不斷的援軍趕到,知道大勢已去,他忽地想起一個諺語:強龍不壓地頭蛇。吼吼吼!趙生輝無奈的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他的部隊紛紛突圍而走。這時生化侍者的喪尸群卻停止了攻擊,任由他們離去,幾只“間諜”不遠不近的緊跟著趙生輝的部隊。趙生輝此刻在想到底是哪個小子奪取了劉詩音的芳心,他不明白,為什么啊?他忽地長嘯了一聲,身后的幾只敏捷性喪尸卻似明白了似的,嗖的一下分別向幾個方向不停躥去,他要搞明白到底是誰?查出來,他非手刃了他不可!
  他費了這么多事,才從江蘇打到山東,他受了多少苦,多少難為啊?為了早一天見到她,他晚上都不睡匆匆趕路,萬水千山的就是為了多看她一眼,而到了W市她卻不正眼看他一眼。他為她付出了那么多,但她卻沒有想起自己一丁點好處。他很憤怒,知道她肯定是喜歡上人類了,但他不知道是誰?這世上除了他誰也不能擁有她,不管用什么手段他也要奪回他的詩音。
  他又記起生化實驗時,劉詩音對他說過的話:“趙大哥,如果有緣,來生再見吧!”
  “我先去了,我本來就是個沒人愛的!我死后記得給我燒紙。”
  “你喜歡我?我不值得愛的!”
  她驚訝時捂著嘴的表情,她吐舌頭時可愛的臉龐,她側著頭在自己身后嚇自己的動作,她充滿柔情的雙眼,她俏皮時拱鼻子的樣子……一霎那全都涌現在趙生輝的眼前!趙生輝氣的拔出大劍,一劍就砍在身旁的一棵大槐樹上,只見劍過樹倒,頓時塵土飛揚!他也被塵土迷了眼,他吐了兩口唾沫!他不甘心,實在不甘心!他用盡全身力氣朝天大喊:“詩音!……”一時間周圍方圓50米左右都充滿了他的聲音,之后他一下跪倒在地上,眼中居然流出了久違的淚水……
  而此時李治他們都紛紛擺脫了喪尸的追擊,“我艸,大哥!今天太恐怖了!怎么那么多喪尸,足有幾萬只吧。”矯健心頭狂跳。
  “……”刀疤想開口卻沒說出話來。
  “大哥,那些暗紅色的喪尸怎么回事?居然幫我們?沒他們我們***就全掛了!”小青島現在想起來還是驚魂未定的。
  “……有福啊!這些人里有能人啊!”刀疤一只手還是握著他的64,已經沒子彈了,但他一直握著,仿佛能給他力量似的。
  “大哥,李治他們沒跟上我們,走了防空洞的路”馬.眼回頭看了看,沒發現李治的車。
  “哼哼……嘿嘿……那小子才不是沒跟上那!你小看了他,他就是想分開走。”刀疤聽后一笑,頓時覺得身上不再那么抖了。
  “什么意思?你是說他防著我們?***!”小青島一聽就有點急。
  “呵呵,馬.眼,小青島,這你們倒冤枉他了,他的確有才能啊!你想啊,如果我們一起走那么多喪尸圍攻我們這幾輛破車,不但我們走不了,還將所有人全都死在那里。”刀疤收起槍,瞇著眼晴說道。
  “大哥的意思是……”馬.眼還沒明白。
  “分開走,喪尸就被分散了,孫蝌蚪就明白!”刀疤看了馬.眼一眼說道。
  “哦,我明白了!”馬.眼等人頓悟。
  “那個誰?對,吳江!吳江他們跟著我們是不是?”刀疤忽的想起吳江來。
  “是啊,老大。他們本來想跟著李治,后來傍邊出來只巨型喪尸,大概有四五米高吧,我艸太變態了。”矯健想起那一幕來,還是覺得后怕。
  吳江童虎他們本來是跟著李治走,沒成想路邊一只巨型喪尸沖了過來,他們急忙打方向盤,躲開了巨型喪尸。但他們后面的卡車卻沒那么幸運了,被巨型喪尸撲了個正著!頓時就把車壓在那里了。喪尸一擁而上,車里的司機和人們都被喪尸掏出來撕殺了。有人說怎么不開槍啊,他們沒槍嗎?不,他們有槍!每輛車都至少有一把槍,那他們怎么不開槍?這一點筆者也很無奈,子彈早打光了。咱總不能像五六十年代的革命電影演的一樣吧,既不用換彈夾也不用壓子彈,一支駁殼槍神勇的壓制了鬼子機槍,那子彈嗖嗖的,革命隊員的手槍子彈都是無限的!而且即便被機槍打成了篩子也是不會死的!為啥?沒交黨費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