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523 牛眼蛋子的精髓所在


  上一章提到李治給對方起外號,這話一出口,對面的那女孩兒就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看的李治一陣發毛,這妞怎么這樣啊?
  不就是一個外號,至于發怒嗎?
  是的,皇甫緒娟怒了。
  這讓李治更搞不明白這些女孩兒居然為了一個外號發怒,人家直接沒再理李治,轉身就走了。
  而李治看著寧死不從妹走了,也覺得無趣,本來要那妞調調情的心情化作無影無蹤了。
  趙飛博等人看到李治失手都是一陣偷笑,這司令泡妞也出現低級失誤了,盡管不知道他們倆個剛才聊的什么,但是從現在這架勢上看,司令失手了
  正所謂出來混遲早是要還得,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啊
  這不,李治就“濕鞋”了
  李治無奈,只好有些怏怏的回到自己的駐地,路上那些景色也無心欣賞,再說讓他們轟炸之后的城市有什么景色可賞?
  殘垣斷壁,這都是拜二炮這些流氓軍所賜
  這次跟二炮鬧了大紅臉,搞得自己下不了臺,李治本來也想懲罰一下二炮,但是從事后的功效來看弊大于利,但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利大于弊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你看東西只能看到后面一步,那是湊合,看幾步那是眼光,看幾十步這就是戰略了
  敵人這次進攻打得他們非常的狼狽,他們甚至不知道敵人的母體在哪里
  現在事實很清楚了,在那些幸存者中肯定有喪尸母體,這個東西你根本就去分不出來,因為控制性喪尸母體跟人類平常是一樣的,檢驗的方法很難
  他來了這里一趟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想找出母體,但是這愿意不是你來了敵人的母體就自己蹦出來承認的
  李治想用自己做誘餌引對方出來,要知道血刃那時正在暗處白樺林里面,如果敵人來襲擊他,血刃立刻就會出現
  李治也懷疑到皇甫緒娟是喪尸母體,因為她在他們打仗的時候居然出現近郊區,這一點讓李治懷疑了很久
  還有他跟那個女孩兒在一起的時候,對方曾經說過很奇怪的話,這也是李治懷疑的理由之一
  但是李治卻不希望對方是喪尸母體,因為他有些喜歡那個擁有清亮眼神的寧死不從妹
  要知道女孩兒越是寧死不從,男人越是喜歡,這樣的女孩兒追起來才有味道嘛
  至少李治是這樣的,大媽一級的就算了
  此刻李治自己坐在辦公室椅子上掏出了布兜里的三五香煙盒,他拿出來的時候猶豫了一下,隨后一笑,抽出煙點了起來,很快他的辦公室里面就是“十里飄香”了
  他今天很高興,因為他感覺到了放松,很多時候人在放松的時候心情會變得很好
  要知道人如果一直緊繃著,那么他的心理壓力就很大,而長期這樣的話人就會變得易怒暴躁乃至生病
  李治很多時候想讓自己放松,但是不時的有些亂七八糟的煩心事擾的他神經緊張,他外表很瀟灑,但是心里可不是那么輕松
  他首先要為他們的前途著想,時刻謀劃著他們的出路
  這些事情不能只聽那些參謀怎么說,自己必需要想,因為自己負責拍板,而拍板的東西必須深思熟慮才行,這關系著三軍的安危
  要知道吳江目前并不在這里,而黑如水之前的那個建議的確欠考慮,自己于是先讓二炮撥了面子,之后士兵們差點兵變,鬧得全軍好懸沒分裂了
  這一場敵人的襲擊讓他們看到分裂的后果
  第二軍跟警衛師其他部隊配合的亂七八糟,不但被敵人壓著打,甚至連一次象樣的反擊都組織不起來
  幸虧二炮冒死突擊,不然自己今天還不知道跟敵人打到什么時候哪
  對于二炮,李治太了解他了
  這一次對方出格,盡管有點意外,但大面上還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二炮不是對他不滿而是對這個決定不滿,畢竟劉大牙的確有些冤屈了
  李治忽然想起在安丘時二炮跟童虎連隊在戰車里面罵娘的時候就是一陣笑,好像那時候就有個戰士叫劉大牙
  對就是他
  李治現在已經吸了兩根煙了,但是他又點燃了第三根,看著煙頭忽明忽暗的火光,李治想起了那一幕
  對講機里面有人在罵劉大牙,劉大牙好像回罵道,打得就是你還是你爹教你打打槍來著,反正那腔調痞子氣十足
  就是這么一幫子人跟著自己這個倒霉的加強營“營長”走南闖北,連打了無數場敗仗,犧牲了多少人
  好容易在島國九州島才扭轉了局面,之后便是屢戰屢勝,盡管也有敗的時候但在也沒想以前那樣的窩囊
  他們這些人通過數不清的大小戰斗,不但戰斗技巧提高了,而且都具備了一定的軍事指揮能力
  這士兵打仗大多了就有經驗了,而且老兵在很多事情上就是比兵強
  有句話叫老兵不死,這話雖然有點夸張,但是的確如此
  老兵首先能盡量的保護自己,要知道戰斗的勝利就是取決于這些人先活著,而那些兵很多時候自我保護意思比較薄弱,往往就成為那些喪尸口下的美餐
  而老兵卻不會,他們是那些喪尸的克星
  很多時候一個微小的區別,就能決定人的生死,這點特別是在戰場上猶能體現
  而劉大牙他們這些人都是些老兵,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可以這么說他們是整個雄據天下大軍的骨血,是中流砥柱,所以槍斃他們二炮心疼,李治又何嘗不心疼過?只不過他們所站地角度不一樣,所以他們看問題跟處理問題的方式也不一樣
  李治想到這里自己笑了笑,二炮這人啊
  人是挺好,就是那脾氣,上來了真是個六親不認,你看他跟自己咆哮地時候,那架勢就想跟你拼命一樣
  你說你生他氣,人家還就是這一副馿脾氣,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你看今天下午他拼了命沖向敵人奪取坦克的時候,那種大無畏的精神是任何人所不能比擬的
  李治自咐換作自己絕對不敢如此冒險,但是二炮就敢
  要知道那可是自殺式的沖擊,但是結果他帶頭沖鋒引起了連鎖反應
  先是他們第二軍的全體士兵都開始自殺式的沖鋒,其次別的部隊也被他們感染,本來被動場面讓他們這么一攪居然把敵人攪亂了
  結果他們取得了勝利,由此可見二炮的確是他們軍中的一寶啊
  這種人要用,只不過要會用,只要知道使用他的正確方法,他將發揮極大的作用
  就像黑如水所說的一樣,這臊張飛必須蒙上眼睛送到磨房里去,這話雖然難聽,但是這理卻是對的
  二炮跟童虎不一樣,如果要是童虎他肯定不會象二炮這樣胡鬧,他會先講理,講的通人家就可以
  二炮這廝不管你講的通還是講不通,只要這廝認為不對,他就敢跟你瞪眼,那眼睛瞪得跟牛眼蛋.
  子似的
  王寧以前損二炮時說得一句話很是經典:瞪誰誰懷孕
  這就是二炮的牛眼蛋.子的精髓所在
  李治見手上的煙灰很長了,不由得用一根手指彈了彈煙灰
  對李治來說二炮是兄弟,童虎也是,他們兩個是他的左膀右臂,所以李治不會讓他們任何一個離去,也不會讓他們中間任何一個有閃失,他對這兩個的信任程度甚至在吳江之上
  李治這人深深地知道童虎跟二炮是那種李治說什么他們干什么的人,即便李治要獨.裁,他們也舉雙手雙腳贊成
  而吳江黑如水楊奇等人則不是,如果李治敢獨裁他們鐵定會離去,吳江絕對第一個走
  因為吳江曾經說過,民主是陽光的種子,獨裁是**的溫床,當然李治也不會獨.裁,他可不想讓后人萬年唾罵
  前面袁世凱就是個例子,有現成的擺著他可知道其中的厲害
  李治覺得自己想的太多有些自失的抬起來了頭,這一抬頭不要緊,他忽的發現自己的辦公室角落里隱隱約約站著一個人
  李治心中一驚不由得身手逃出****,而對面那人影卻嘻嘻的笑了起來
  羽見時光,李治一聽就知道是她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陣兒李治并沒有去理她,她也不來找李治,李治現在晚上清閑的很
  也許是良心發現的緣故,也許是這一段時間一直作戰的原因,至于為什么只有李治跟羽見兩個人知道
  “嗯,你來了?”李治在經過一陣尷尬的沉默之后開了口
  “嘻嘻,你心虛了?”對面那個黑影笑著從那個角落中走了出來,果然是羽見時光,她披散著頭發,身上穿的不多,但是整個人透出一股子嫵媚的味道,她已經變了,從一個女孩兒變成了少婦,而這種轉變是李治促成的
  “哦,沒什么時候來的,羽見”李治變得有些語無倫次,對于羽見他現在居然有點怕見她了,也不知道為什么,曾經親密的兩個人一段時間的疏遠后,他居然有了一些局促
  “你……你不愛我了,嗚嗚……嗚”羽見居然鼻子一酸哭了起來
  她凝視了李治一段時間之后,那個大眼睛女孩兒居然哭了,而且哭得很傷心
  她走到李治的身邊趴在他的懷里不停的哭,哭得李治肝腸寸斷,哭得李治后悔不迭,哭得李治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