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末世橫行524 他只是想學學韋大爺


  李治抱著懷中的羽見突然心中有了一種負罪感,是啊!
  自己招惹了這么多女孩兒,這可怎么辦哪?
  現在羽見無名無分得,自己這些天一直又沒理人家她肯定很害怕也很傷心。
  現在對方大哭就是她的擔心,她的傷心,以及自己的負心。
  羽見跟娜娜子還不一樣,娜娜子那人生性比較溫柔,很多時候都是先從李治這邊考慮,她性格在某些方面跟劉蕓有些像。
  而羽見是個孤僻的,平時沒人跟她說話,能把她當作正常人的也就是李治跟娜娜子。
  現在李治忽然有了歡,還他娘的是一個個的,這讓她很后悔把自己交給李治這樣的一個人,她回不了頭,因為她已經深深地愛上對方了
  正所謂恨有多深,愛就有多深
  羽見現在哭得越傷心就證明她越發的愛李治,李治現在讓羽見哭得臉都綠了
  在山東的時候她就差點跟莫嫣然干起來,哦,還差點跟秦琳干起來
  他不知道為什么對方能跟秦琳那么短時間變得跟親姐妹似的,也不明白她跟莫嫣然在一頓飯的功夫就形成了“抗擊劉蕓聯盟”
  但是他知道一點就是羽見真的很愛很愛他,他曾經聽到秦琳叫羽見唱劉若英的《很愛很愛你》,盡管她唱的腔調很怪,但還是唱的李治掉了淚,這是那份兒心意啊
  李治這個人表面上放.蕩不羈,但實際上做了這樣的事情他也是很內疚
  他之所以這樣做,一個是男人的本性,強烈的占有欲,第二是以前小說上教的
  以前無論是古龍金庸還是后來網上那些寫網文的,哪一個不是三宮六院,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
  李治當然深受其影響,自己也總想試試,當然他不會像王寧那比似的居然模仿a.片上的經典情節,他只是想學學韋大爺,畢竟人家是上過電視的
  金爺爺描寫的韋大爺青樓出身依然七八個老婆,從公主到老外,從教主夫人到丫鬟居然嘗了個遍
  李治也只是學習而已,他娘的沒想到自己一試,還真跟作者警告他的如出一轍
  先不說那些老婆性格如何,這天天見了面就打個不停的,你讓他這時代的“李小寶”怎么受得了?
  現在人家手里面那幾個女孩兒人人都是他的思密達,人人都是他的達令,人人……
  李治才想到這里就被哭得一塌糊涂的羽見吻了個正著
  羽見就像一頭母豹一樣,居然把李治壓在了身下,她自己解起了衣服,嚇得李治一個勁的指辦公室大門
  于是羽見才悻悻的先去反鎖了大門,之后羽見居然把李治的衣服扒了下來,這讓李治這個大男主義者很不適應
  但是當她自己除去衣服的時候,李治不得不嘆服這女孩兒在這一方面一旦動情比男人要厲害很多倍
  他今天成了配角,而主角就是那個一絲不掛全裸的長發披肩美女,羽見的胸部都被她的長發擋住了
  李治只能在起伏之見朦朦朧朧的看清羽見長發之后的身體,那是一具完美如同玉雕的身體
  如果李治有羅丹那才華,一點會作出比維納斯還要完美地作品,因為他面前的女孩兒極美,長得美身體也美,當然現在的感覺也是美
  他本來就被寧死不從妹撩得火起,現在羽見正好讓他發泄出來,而羽見又是長時間的曠女,一時間**一點就著
  秋天特別地干枯,這也讓森林之火一旦點著那就熊熊燃燒,而李治二人在他的司令辦公室內上演了一場人間敦倫……
  皇甫緒娟在李治走后,心里一直跳個不停的
  她今晚的心情復雜極了,李治這人居然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寧死不從妹”
  這讓這個溫柔美女變得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她守著李治不能笑,因為那樣對方會小瞧了她,所以她發怒
  要知道有時候女孩兒發怒并不是真生氣而是表明一種姿態,而皇甫緒娟也是在向李治表明她不是那種輕薄的女孩兒
  盡管那天夜里,但是任何一個女孩兒在那種情況下估計都會跟李治那個帥哥做點什么,她懸崖勒馬,也算是寧死不從了
  咦,呸~
  她自己想起來居然啐了一口,臉一下變得通紅起來,她居然很喜歡這個稱號
  李治這人不得不說有點才華,給人起的外號讓你能哭笑不得好幾天,一想起來就是一陣渾身的不自在,讓你能先笑后罵
  他的話總是很形象,一兩句話就能給你描述出一個事物或者一個完整的事件,也許這就是才華
  皇甫緒娟今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那片白樺林里她感覺到了殺機
  不知道為什么李治跟她說話時,她總覺得那片嘩嘩作響的白樺林里面有東西,是不是真有,她說不清
  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她不能跟著這個男人進去,不然就會有危險發生
  那片白樺林里面的白樺樹上面密密麻麻的疤就像一只只眼睛,在黑夜中盯著她的強大眼睛,這樣她的心里充滿了恐懼感
  她覺得今晚上會出什么事情,如果她跟李治進去的話,她膽小,而李治的話正好給了她發怒離開的借口
  她不離開不行啊,李治那人說話不時的往她的耳朵邊吹氣,她躲了好幾次,但是對方卻是故意地,這個人真是
  居然這樣,還是個司令來著
  她從今天晚上可以看出對方真的對她有意思,這也讓她非常的高興
  不過她還要考驗一下這個王,看看他到底配不配美麗的公主,人家皇甫緒娟現在腦海里面一直就是這個,她卻不知道東區那邊的斯文顏,溫碧樺誰的正在為她擔心
  “你說皇甫緒娟有沒有事情?我怎么覺得很懸啊?”林平之考慮了好一陣才開了口
  “帥哥,我覺得不太好呀,不行我們今晚上去救她?”溫碧樺一臉焦慮的看了看林平之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別急,別急”林平之不知道是對溫碧樺說話還是自言自語,他一個勁的擺著手搖著腦袋說道
  “哼~還是個男人哪?我問你林平之,如果你親妹妹被抓住了,現在去不去救?”斯文顏見林平之考慮了半天還是要時間在考慮不由有些生氣的嗔道
  “姐姐,我的親姐姐啊別逼我了
  你知道我們對面的敵人是誰嗎?知道的話別搗亂”林平之幾乎有哀求地語氣跟斯文顏說道,因為他知道斯文顏一直不好纏
  要知道越是漂亮的越不好纏,至少在這里斯文顏是這種情況
  “對面的將軍是誰呀?”斯文顏跟溫碧樺聽林平之如是說不由得異口同聲問道
  “血刃哦,也就是服部兵鋒”林平之沒什么好聲氣的說道
  “血刃是誰啊?他是哪個類型母體?”溫碧樺不知道血刃是誰,不由張嘴問了起來,而后面的斯文顏則是知道服部兵鋒的厲害,那個雇傭兵殺人她見過,一招必殺
  異常的狠毒,他出擊就像猛虎一樣,平常的時候你看著他跟冬眠的蛇一樣盤著,但不經意間他就成了老虎成了豹,一口就咬住你脖上的動脈,讓你死的很干脆
  “雇傭兵,一個殺人狂類型的戰斗性母體”斯文顏冷冷的開了口
  “哦,那我們可以用人海戰術”溫碧樺很自信她的部隊用數量能軋死這只餓狼
  “沒用,兵再多對他沒用,他就是一個惡魔”林平之望著窗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哼~你是不是想見死不救呀?要知道皇甫緒娟是我們的好姐妹”斯文顏最討厭林平之膽小的樣,這林平之什么都好唯獨膽小的讓人可怕,這樣的男人真是讓人生氣
  所以林平之越是膽小她就越敲打林平之,為的就是瞧不起他的膽小
  “我知道,但是我們這樣一進攻,說不定會幫倒忙”林平之見對方那倆美女有些愕然不由得又講了起來:“如果對方抓住了皇甫緒娟,我們這樣去不是去救他,而是去害她
  要知道和談她回來的幾率高如果開戰她遇害的幾率將變大”
  斯文顏聽林平之說得有道理但是她又有些不忿的說道:“那我們也不能干等呀?”
  林平之聽后無奈的苦笑一聲:“美女,必須等明天我就去對方營地看看這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們也去”斯文顏跟溫碧樺倆人爭著喊了出來
  這讓林平之聽后一陣汗顏,你們要是都去了,這理的這些兵還不全都叛變了,智力真高,i服了you
  “怎么了?”斯文顏一眼看到對面的林平之那臉變得跟臉一樣覺得有些好笑,但表面上卻是一臉無所謂的問道
  “你們都去了,這仗不用打了,我們還是投降”說罷林平之就沖著眼前這兩個美女抱拳頷首,惹得倆個女孩兒笑了起來,而林平之望著這兩個穿著漂亮的女孩兒發起呆來
  他現在有些后悔,當初如果自己搞到貓眼三姐妹中的一個那不就爽了,現在他突然有了一種從貓眼三姐妹中間挑一個做老婆的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