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525 談判

第二天一早,林平之就帶著一個生化侍者,十幾只敏捷性喪尸直奔血刃營地而去。
  對方的部隊很機警,在他們離對方防區三十多里外,血刃的間諜就發現了它們。
  而血刃聽說對方只有十多個敏捷性喪尸就是一陣冷笑,這點敵人就便來又能怎么樣?
  他詢問了了一下那間諜有沒有母體,間諜的回答讓他有些意外又有些意料之中。
  敵人這是來談判或者是刺探軍情的,血刃的第一反映就是如此。
  盡管他不知道來人是誰,但這個人肯定是他的敵人,他現在在李治帳下效力,無論對面是誰,只要找他們麻煩他就隨時可以砍下對方的頭顱。
  他很快就見到了林平之,他并不認識眼前這個有些白的奶油小生,但林平之可是認得血刃。
  血刃的名氣很大,這在美國生化實驗中心的時候,他就知道了生化實驗里面有個殺人不眨眼的法國雇傭兵。
  他一開始還以為血刃是法國人或者是歐洲人,沒想到他是島國人,就在那時他認識了血刃,而他默默無名的一個小輩,血刃自然不認的這個臺灣人了。
  林平之見了血刃很熱情,但他沒想到血刃那樣的自大,不但有點瞧不起他,連說話也是有一搭無一搭的,這讓林平之有種把熱臉貼到別人冷屁股上的感覺,自然二人聊了沒幾句就不言語了。
  血刃知道了對方的來意,就帶著他去見李治,畢竟這個家伙是母體,萬一突然發作威脅李治,他這罪過就大發了,所以他一直跟著林平之,防止他突然襲擊李治。
  這種事情不是沒法三個沒發生過,那時劉平聲刺殺李治的時候就搞得大家很狼狽,據說劉平聲當時一個勁的攆著李治,結果李治沒殺成,卻是把芝罘區的兩大司令:唐一平跟程鋒全都干掉了。
  盡管其結果對他們當時有好處,但是這份安保工作做的那是相當的差,一大群人跟喪尸居然沒有發現敵人隱藏在酒店里。
  盡管他當時不在,但是莫嫣然、平八郎都在,而劉平聲居然能躲過這二人的間諜,還順利的繞開了人類警衛的視線,所以血刃絲毫不懷疑,這個叫林平之的臺灣母體也會襲擊李治。
  林平之第一眼看到李治的時候愣住了,這樣一個帥氣的小伙子居然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而且血刃這么高傲冷血的人怎么怎么會聽他的指揮?
  這太不可思議了。
  帶著他的疑問,他跟對面那個叫李治的年輕司令聊了起來,這一聊對方還真的不簡單。
  先是這人的談吐就是不一樣,這個人顯得很睿智,說話不但沉穩還比較幽默搞得談話氣氛非常的好。
  他們在幾句寒暄之后,他便跟著李治去了李治的會議室。
  今天人家就是來談判的,這首先要把他們的人贖回來啊!
  三妖跟皇甫緒娟對他們這個五人小組來說太重要了,他們本來就人少,這再叫別人抓了兩個去,你讓他們怎么打?
  要知道對手可是冷酷殺手血刃,這廝厲害啊!
  那刀耍的跟電視上演的特效一樣,這要是交上手不但三妖打不過,他也打不過!
  跟血刃打就是找死,他林平之不是傻子,他還想多活幾年哪!
  他在知道對方的部隊中有血刃的身后三妖跟皇甫緒娟被擒也是不奇怪的事情了。
  原因很簡單,有誰能打得過這么猛的喪尸將軍?
  都打不過,嗯,至少他們這幾個人里面沒人能對付得了血刃。
  李治剛才聽說對方陣營來了使者,他一猜就是為了三妖誰的來的,要不他們到他們陣營里干什么?
  而黑如水卻擔心這是敵人的緩兵之計,讓他們疏忽大意,然后一舉而定。
  李治倒是不怕這是不是敵人麻痹他們的計策,但是這要人是明擺著的事情了。
  他現在在計算如何回答對方,他肯定不能把三妖還給對方,而敵人另一個隱藏者在他們的人類幸存者之中,這就需要他們想辦法讓對方把他們的母體找出來。
  他見到林平之的時候發現林平之并不想三妖那樣二比,而是一個比較精明的人,李治對林平之很感興趣,他也對皇甫緒娟跟他說過的那個玉山怪獸很感興趣。
  畢竟牽扯疫苗的事情,他不感興趣也不行,而對方就是統治這里一段時間的統治者,問他自然比自己這些外來戶清楚地多玉山怪獸的事情。
  而對方又是個明白人,問他肯定能問出點什么來,于是李治懷著這個心思才跟對方正式談判。
  李治跟對方分賓主落座之后,李治示意黑如水開始跟對方交涉,黑如水見李治沖他點頭于是笑道:“林公子,你們這次來的目的是什么?
  要知道我軍新勝,三軍士氣旺盛,下臺灣易如反掌耳。”
  林平之聽后就是一陣哈哈大笑,他笑罷瞇著眼睛對眼前的李治等人說道:“先生這話是不是孟浪了?
  我軍雖然連敗兩場,丟了臺北,但是我軍主力仍在,控制著臺灣大部分領土。
  先生現在言勝是不是為時過早了?”
  二炮在傍邊聽著對方文縐縐的在那里咬文嚼字有些不耐煩的嚷嚷起來:“不服就打!那你們還來這里干什么?
  下戰書嗎?要是來吵架他娘的回去等著開打就是,嘟囔個屁啊!”
  李治聽后一笑什么也沒說,卻是盯著對面的林平之看他的面部表情,果然林平之面色數變。
  李治跟黑如水會心的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二人知道林平之城府不是很深,對方的表情已經明確告訴他們這一點了。
  黑如水清清嗓子笑著賠罪道:“林公子,我們候軍長是個粗人不太知道禮數,請別拿怪。所說不周之處,請多包涵!”
  林平之憤怒的暼了二炮兩眼又看了看滿臉歉意的黑如水,他知道這是對方唱的雙簧戲,有唱白臉的,有唱紅臉點為的是殺殺自己這邊的銳氣,一邊等等談判的時候對方占據優勢。
  他很明白對方的用意,他此刻不能生氣,不然他就中計了,雖然他心中這樣想,但是還是壓抑不了胸中的火氣。
  他很不高興的對黑如水說道:“我是來談判的,兩軍交戰還不斬來使哪!這也太侮辱別人了吧?”
  李治聽到這里不得不開口了,他也有些抱歉的說道:“林公子剛才實在抱歉啊!
  您大人大量別介意,不要跟那種人一般見識!請問林公子此來我軍所為何事啊?”
  林平之暗罵了李治一句無恥,這人真是狡猾啊,但他身處敵營不得不暫時低頭,他沉吟了片刻說道:“李司令,實不相瞞!
  我軍兩名生化將軍先后落入貴軍手中,您看能不能放了他們,我們有事好像商量。”
  李治聽了之后有些驚訝的看了看對方,對方卻是一臉應該的樣子,這樣讓李治有些不忿,他現在恨不得上去給林平之兩個大耳光,你這是什么意思,拿我們這些人當二傻子哪?
  哦,好不容易打了半天,抓住了你們這些害人的母體,你這一句話我們就放了,之后你們率隊來攻,這不是拿著李治他們當傻子嗎?
  有這么談判的嗎?好大一只白眼狼啊!
  于是李治也不答話只是笑了起來,傍邊的黑如水卻是知道李治的意思,他剛才聽得真真切切的,對方這話的確很可笑,于是他質問道:“林公子,你在愚弄我們嗎?”
  林平之見對方這么說,心里多少有點解氣,心說孫子哎~
  讓你們剛才拿著老子不當人,想在老子讓你們嘗嘗什么叫做難受,好玩嗎?
  不就是玩傻小子嗎?你爹也會!
  但是他是來談判不能把事情干得太絕了,于是他欠了一下身說道:“李司令,黑參謀長,你看如果你們能放了三妖跟皇甫緒娟,那我們給你們錢或者一部分領地都行!
  這個條件怎么樣?”
  說罷他偷偷的觀看對方的表情,卻發現李治跟黑如水都是一陣皺眉。
  而那個剛才說夢話的黑廝將軍卻是有些興奮,他把這些情況盡收眼底,卻是知道了對方這些人大概地態度。
  李治跟黑如水那表情顯然不同意這二人不是傻子,對自己的提議非常的不滿,要知道你現在這樣說還是拿著你家當二傻子待,人家能高興嗎?
  果然對面黑如水一連陰沉的開了腔:“林公子,你要是真心談判哪?
  就不要再說這些話,因為我們雖然不聰明但畢竟不是傻子,不會被輕易愚弄得,我們還是講點有用的吧!”
  “好!痛快!那我們就不來虛的,講下實在的,講下實在的!”林平之此刻大笑起來,他就在等對方推心置腹的跟他說。
  他又不是不知道領地金錢什么的根本換不會三妖誰的,他只是不忿對方一開始拿他當二傻子,這不人家找回這個岔子來了,見對方說得實在了,他也就可以根對方直奔正題好好的聊一聊了。
  畢竟對方這些人能打下臺北來就說明這些人不簡單,他們需要跟這些人商量一下,問一下對方的目的,如果他們能幫自己消滅玉山怪獸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