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527 各懷鬼胎

人世間的事情就是充滿了戲劇性,本來還準備決戰的兩方,現在居然為了玉山怪獸結成同盟。
  當然他們都知道這個同盟是暫時的,但是他們卻不得不結盟以便消滅玉山上的怪獸,這也是各有所需的。
  李治他們為了抗體而去,而林平之則是考慮到他們無法處理掉那些玉山怪獸。
  如果李治跟他們合作,還是有可能消滅那些襲擾他們的怪獸的。
  要知道他們這段時間被對方騷擾的非常慘,它們不但襲擊人類、喪尸連人類的養殖的一些牲畜也頻頻被襲擊。
  于是那些幸存者不斷的向他們抗議,以致于也發生了李治他們前幾章遇到的事情。
  要知道政府什么的是最煩游行示威了,這一堵門堵一天怎么勸也不走,鬧得你什么也不用干,林平之跟貓眼三姐妹都很頭痛這種事情。
  他們驅散那些人類抗議者是很簡單,關鍵是玉山上的怪獸又消滅不了,老百姓驅散一次還會再來一次,你有不能把老百姓抗議者全都殺了,那成了恐怖統治了!
  再說他們需要這些幸存者為他們創造價值以便供他們享受,人家也是在受到威脅才來抗議地,人家有理。
  再說那些玉山上的怪獸的確讓人討厭,這隔三差五的來一趟弄得就跟末世降臨似的,林平之等人那是很不喜歡。
  但偏偏他們有打不過那些怪獸,本來以為派個喪尸小隊就搞定了的事情居然成了派一個喪尸大隊都搞不定的事情。
  而且對方越來越肆無忌憚,他們從玉山四周的活動范圍開始擴大,以致于它們可以不遠千里的飛到臺北郊外襲擊,當然這僅限于這些會飛的。
  不會飛的那也是猛地狠,都是些刀槍不入,神出鬼沒的畜生,你看看白骨森林那延綿多少里外都是那些人類跟喪尸以及動物的骨頭。
  這些畜生最近也是擴大了襲擊范圍,那些附近的村莊都被他們毀掉了,現在已經到了非除不可得境地了。
  想到這里林平之嘆了一口氣,他轉頭看了一眼在一邊不知道想什么的血刃,這也是他跟李治他們結盟的重要原因之一了。
  要知道血刃是個非常厲害的母體,他需要他以及李治部隊火器的力量來打擊那些玉山怪獸。
  因為他們之前接到皇甫緒娟消息,對方的炮火很猛烈,而皇甫緒娟的部隊就是被敵人的炮火打垮的,這一點其實不用說林平之也可以想象到。
  因為整個臺北都被炸的胡頭爛腚的,本來好好的一座城市搞成了被搶.劫之后的圓明園,殘垣斷壁的姑且不說,你看地上那些大坑,這就是炮彈炸的!
  他林平之不知道對方怎么這么狠,要知道城市里面有人怎么辦?
  他這些喪尸母體還害怕那些人類大面積傷亡,而他們人類自己居然不怕,這樣一個轟法,這讓林平之忽然覺得一陣心寒。
  可見戰爭中的人都是瘋狂的,他們打著人權的幌子,可是關鍵時刻為了自己的利益也就顧不了那么多了,要不他們怎么敢這么轟炸?
  不過這事反過來一想也能解釋過去,你這不能打那不能打,他們這些人怎么能打得過他們這些母體哪?
  左不行右不能的,他李治也不用當什么司令了,直接回家喂豬得了。
  自古一來就有仁不帶兵義不行賈這一說,看樣還真的這樣。
  而林平之等人盡管制造了這場生化災難,但他們泄憤報復的成分居多,這幾個人也沒預料到他們的行為有這么嚴重,整個臺灣都陷入了喪尸的襲擾當中。
  當然他們一開始跟軍隊打,必須要借助那些喪尸的力量,喪尸越多他們勝利地可能性越大,所以他們必需要一定量的喪尸部隊才行。
  當他們打敗軍隊控制各地局面的時候發現有點過了,于是他們開始實行綏靖政策,又對那些投降的人類幸存者實行了保甲連坐制度,這樣才維護跟鞏固了他們的統治。
  其實他們從心里也是希望那些幸存者認可他們這個政權的,畢竟不認可那就要繼續打,而他們不想再殺幸存者了。
  他們知道每一個幸存者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筆財富,他們也從破壞中發現了諸多的不便,不但平時吃的用的東西出現了不同程度缺乏,這讓他們感到了煩惱。
  平時習慣了的東西一旦沒了,人都會感到難受,他們也不例外,所以他們致力于恢復末世前的生產生活模式,盡管現在只是個形似,但是他們也建立起一套社會秩序體系來。
  李治看著林平之盯著血刃發呆,立馬知道對方想靠血刃取勝,想到這里李治不由得笑著說道:“林公子,怎么了?想讓血刃將軍對付那些怪獸啊?”
  “阿,是,是,不,不是!”這邊林平之冷不防被李治在對面一說有些轉不過彎來。
  “呵呵,血刃將軍在高麗濟州島也曾經降妖伏魔,對方那么厲害的漢拿山之虎也敵不過血刃手中的東洋刀。”李治見林平之心不在焉就是一陣笑。
  “哦?血刃將軍居然在濟州島打過老虎,那喪尸虎什么類型的,敏捷性喪尸虎嗎?”林平之聽血刃殺過漢拿山之虎。
  盡管不知道漢拿山之虎是什么類型的,但是他知道那只老虎一定不簡單,要不對方的司令也不得意洋洋的說出來。
  可是他剛說完傍邊的血刃從鼻子里發出了哼的聲音,連看他都沒看他,對李治行了個軍禮居然是揚長而去!
  看的林平之咂舌不已,還他娘的那么冷酷,血刃這廝要不是本事大,自己早就上去抽他兩個大耳光了,這搞得自己下不了臺的,有這么瞧不起人的嗎?
  而旁邊的李治貌似看出了林平之的尷尬,于是朝林平之笑了笑說道:“林公子,不必在意,血刃將軍就是那個臭脾氣,他對誰都是那樣,別介意啊!”
  林平之讓李治這么一說臉色有些和緩他有些尷尬的笑道:“李司令,其實我倒是個不要緊的,血刃這脾氣我們有所耳聞,今天一見果然是酷的很啊!真不知道李司令是如何收復的血刃。”
  李治聽罷大笑,而一邊的黑如水則是瞇著眼睛打了個哈哈:“林公子,這事緣分啊!哈哈,一切皆有緣法,人世間很多事很多人不就是如此嗎?”
  林平之聽后一愕,細想想對方說得很合理,不但圓滑合理還不傷人,對方的這個黑臉參謀長不簡單啊!他接著前面的話題卻又問起了李治:“李司令,那個漢拿山之虎是什么類型的虎?”
  李治聽罷笑道:“敏捷性喪尸虎。”
  林平之看了看李治的眼睛跟神情一哂:“不信。”
  李治笑著問道:“為何不信?”
  林平之聳了聳肩頭說道:“李司令你的神情跟血刃剛才的表現都在告訴我你在說謊,我只是想問一下漢拿山之虎到底是什么樣的喪尸虎,莫非是生化侍者型的?”
  林平之知道那些喪尸動物非常的難對付,關鍵他們的速度快,身手敏捷,攻擊起來既兇猛又速度,讓人防不勝防。
  他很不愿意跟那些動物交手,這敏捷性喪尸動物就夠難打了,而血刃聽著說法八成是生化侍者型的了,要不對方不會那樣說。
  李治見對方又猜錯了,也不想刁難對方,于是一斂笑容說道:“是喪尸母體型的!”
  林平之聽后當時就呆若木雞,任由李治等人呼喚人家也不再答應了,人家已經陷入深深地驚駭之中了,好半天他才來了一句:“此事非血刃將軍不可。”
  之后人家一個勁的抽煙尋思事情,李治不知道對方具體想的什么但肯定跟讓血刃出擊有關系,要不人家也不會跟自己結這個盟。
  當然,這里面還有一個借刀殺人,坐山觀虎斗的意思,李治又不傻,他知道對方跟他結盟的目的。
  對方這個主意打得叮當響,如果李治他們敗了,他們正好趁火打劫從背后再捅他們一刀;
  如果他們勝了,那正好為他們消滅了一害,這樣他們不沒有什么后顧之憂了,可以放心大膽的跟他們干!
  所以無論他們勝還是負對方都會跟他們開戰,所以李治早就想好了,他們也不傻!
  黑如水什么人?
  李治手底下那一群都不是傻子,那不成一群人沒一個精細的?
  人家之所以敢跟你停戰結盟,人家也是有對策,什么對策哪?
  作者現在這里賣一個關子,暫且不說大大們往后看就知道了。
  于是這二人各懷鬼胎的聊了起來,一時間聊的還非常的投機,大有相見恨晚之意。
  之后林平之提出要去找他們的同伴兒,李治自然同意,人家帶著一群人陪著林平之一起去,人家就是要看看那個潛伏在他們這邊的那個“余則成”到底是誰。
  要知道對方昨天襲擊差點把他們全都干掉了,這個戰術不但很成功而且起到了作用,要不是關鍵時刻二炮大顯神勇,他們這些人今天能不能在這里還真的很難說。
  于是這一群人乘坐著車輛一路又奔著人類幸存者營地而去,李治在路上沒有說話,他跟傍邊這個暫時的盟友此刻都在想皇甫緒娟。
  他們的迷彩色悍嗎車不斷閃過一些樹木建筑廢墟,也不時的繞過一些被炸的坑坑洼洼的柏油路。
  從遠處看他們所乘坐的悍馬車有點像玩沙羅曼蛇一樣的繞來繞去的不斷躲避著周圍的障礙以及車下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