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530 三妖是怎樣煉成的

上回書說道林平之被李治要揭穿貓眼三姐妹的內幕,那她們到底有什么內幕,這章書接著來說。www.
  貓眼三姐妹他娘的長得有點像是不假,但是這三個女孩兒喜歡捉弄人。
  他們捉弄起你們起來,就像貓玩耗子一樣,非搞得你筋疲力盡苦笑不得的,搞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他林平之是深受其害啊!
  知道三妖是怎樣煉成的嗎?
  本來三妖有一點妖孽不假,這自從跟那三個妖嬈娘們兒在一起后,你看三妖他娘的不是變得很風騷,很妖孽,很犯賤了。
  人家三妖本來也是個好孩子。
  人家不幸落到那三個姐姐手中之后,飽受摧殘,無奈之下跟自己表面上決裂出走,其實是不堪其辱啊!
  人家那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那是一個飽受摧殘啊,現在就跟大家展示一下三妖的煉妖過程,來個慢動作解析一下。
  三妖本來比較愛美,而貓眼三姐妹非常的看不慣三妖也愛美。
  于是斯文顏就跟三妖說,咿,蓮英,你今天怎么沒搽口紅啊?
  我不是見你搽過男士口紅嗎?
  三妖就解釋,那是護唇膏,有事就搽,沒事抹那玩意兒干嗎?
  斯文顏聽后就笑了,你這東西不天天搽還行?
  對嘴唇不好的,這要么不搽,要么就一直搽,不然可是有反作用喲。
  三妖一聽有理,那就一直開始搽潤唇膏,而他這一動作讓溫碧樺看了個正著,人家見三妖天天潤唇膏,就建議三妖那個再來點口紅,這加上點口紅不是很好看得嘛!
  于是三妖就開始潤唇膏口紅打個不停,這樣皇甫緒娟一見,就覺得三妖既然打口紅為什么不護膚哪?
  要知道你這護唇再加上護膚,這樣不兩全其美嗎?
  三妖一聽就是這么個理,反正護一個地方也是護,護全身也是護,為啥不一起護,那就這么來吧!
  結果三妖越護越上癮,這他娘的是養生啊,愛美之心人人有之,三妖這么做也不過分,但很快貓眼三姐妹又開始誤導起了三妖。
  又是什么走路要揚風擺柳,又是什么要嫣然一笑啊。
  頭發要天天梳,妝要時刻補。
  于是乎,三妖就開始照做,這樣搞得三妖更加的妖孽了。
  他娘的男不男女不女,是不是那手卡著蠻腰來個女生動作,說惡心不惡心,說風騷不風騷的?
  還有三妖的頭發留勒披肩,人家那頭發護理的秀發飄揚的,搞得路上那些人類目瞪口呆,分不清此人是男是女,而這樣一來三妖他娘的更得意了!
  人家成了名副其實的偽娘,不是留披肩就是扎辮子的,愈發妖孽起來。
  而后三妖被貓眼三姐妹盛贊比女人還女人,又讓三妖使用一些富含雌.性激素的養生品,這他娘的三妖能有個好?
  長期一來三妖的聲音不但變尖,而且他的男性特征也在消退,看的林平之他娘的觸目驚心的。
  人家甚至還聽到貓眼三姐妹在一起商量怎么把三妖變成女人的方法,這讓林平之頭皮發麻啊!
  真他娘的狠!
  見過狠的沒見過這么狠的!
  記得三妖曾經跟自己說過一句話,要不是兄弟替你先行一步,你他娘的能活到現在?
  這話雖然說得有些過分,但是細想想,還他娘的真這么回事!
  要知道,貓眼三姐妹雖然喜歡捉弄男人,但是她們可不喜歡真的娘娘腔的男人,所以三妖很快就被她們無情地拋棄了。
  而林平之這個“新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她們的下一個實驗品。
  林平之因為有了前面三妖的血淚教訓,人家是該不答應的不答應,該拒絕的就拒絕。
  這樣一來,貓眼三姐妹居然都對他比較欣賞,這讓成了廢品的三妖惱怒不已!
  這他娘的要不是老子冒死給你在河里趟出一條路來,你他媽早就淹死了,老子可是第一個吃螃蟹的,這摸著石頭過河的滋味兒好受?
  不好受!
  而且還要被那些捉弄自己的人嘲笑,他自然不是很高興,之后他的心理就開始崎嶇,變態了。
  他開始自己的三妖之路,妖孽的可以,風騷的可以,忽男忽女,而且這廝相當賤,可謂之賤人,或者是賤客!
  有道是人至賤則無敵,這不三妖做到了,他成功的轉型,義無反顧的走上了那條至賤不歸路,于是一個完美地賤人就這樣煉成了。
  “傅玲是誰啊?他又是誰?”皇甫緒娟盯著李治問道,她顯得有些錯愕,一臉的驚訝。
  李治沒答話,而是細細的觀察這兩個人的表情,這二人都顯得有些驚愕,他倆如果不認識那驚訝什么?
  驚嘆對方長得好嗎?
  未必!
  林平之的動作表情很古怪,他剛才的意思很明顯是讓自己不要說,這有點類似于老公見了老婆,怕不知情地朋友給他們捅出婚外情的那種緊張。
  也有點類似,見到美女之后為了搭訕不讓其他人攪局,到底是哪種哪?
  李治傾向于前者,這個皇甫緒娟跟林平之肯定認識,不然他們驚訝什么,又沒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是不是?
  沒必要驚訝的。于是李治聽了皇甫緒娟這話一陣兒冷笑:“別演戲了,二位難道不認識?李某如果判斷錯了,你們可以掘了李某的眸子去!”
  李治話音未落,皇甫緒娟直接一個耳光給李治打在臉上,一句“李治我恨你!”
  瞬間就喊了出來,然后一低頭哭著跑出帳篷去了。
  李治頓時一陣兒錯愕,一個難道不是的想法瞬間劃過,他的心里隨即是一陣兒不知名的欣喜。
  “我暈,這,李司令你這什么意思啊?我怎么糊涂了,不是給我介紹妹子嗎?”林平之也不是傻子,人家見皇甫緒娟反應敏捷,人家立馬也來了個質疑。
  “林公子,你們難不成不認識?你剛才朝在下那動作什么意思?”李治心中有些懊惱,話中的語氣也是帶著一些慍怒。
  “我靠,李司令,你這一說,我想起來了,你說你這人缺不缺德阿!
  好不容易見到一個美女,你這一句話給我攪和了,你這是成心的還是故意地,有你這么介紹女朋友的嗎?”林平之此刻已經完全緩過神來,他的話也有些不愿意了。
  李治聽后一尋思,這樣講有些合理,但是又有些牽強,不行老子要再試試你們倆。
  于是李治捂著臉也沒答林平之的話,一挑帳篷簾子也走了出去。
  他本來以為皇甫緒娟會在帳篷外面找個地哭,可是一出來卻發現人影皆無,所以李治有些無奈的問傍邊負責警戒的警衛道:“那女孩兒朝哪去了?”
  一個警衛指著東面的白樺林說道:“司令,我剛才看到那姑娘哭著向那片白樺林去了。”
  “哦,好的,我知道了。”李治剛說完,林平之一挑簾也出來了,李治回頭看了看林平之說道:“咱們去那邊看看。”
  “那美女哪?你這人真是,我這一進門,你就給我砸炮,不地道,太不地道了!”林平之有點不高興,那話音兒聽著充滿了一股子憤怒。
  “哈哈哈,林公子,林公子!生什么氣啊!那女孩兒是個人類,而你是個母體,你們不可能在一起的。”李治說完就遞給林平之一支三五香煙,眼睛去不忘審查對方的表情,仿佛要找出點什么來似的。
  “切!老子看看總行吧?你這人也特損,說好要給老子找一個,算了!不說了,沒你這么辦的!”林平之有些厭惡的接過煙卷,但是點煙的速度卻是很快,由此看見對于好煙人人都是喜歡的。
  李治望著那片樹葉婆娑的白樺林一指說道:“林公子,你那妹子就在那邊,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她去?”
  “這話應該我說吧!那女孩兒給你一巴掌,顯然你跟她很熟,不然她會哭成那樣?李司令,你這招玩的可不怎么樣。”林平之聽罷也是便是輕虐的一哂。
  “哦,難不成我還用了計?”李治打了個哈哈。
  “哼,小把戲阿!這計真不怎么好玩。”林平之直接邁步向前。
  “不好玩還去?”李治卻是沒動腳。
  “看戲要看到底才行。”林平之腳步略停,說完便繼續向前而去。
  “哈哈哈,爽快!走,看戲!”李治在后面望著林平之的身影一笑,他盡管還是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希望林平之說得是真的。
  但愿他們倆別認識,要知道李治不希望皇甫緒娟是母體,這就跟不希望莫嫣然是喪尸母體是一樣的。畢竟漂亮的東西,還有美的東西人人都喜歡。
  人與生俱來就有一定的審美觀,也有一定的是非辨別能力,這也就是公共審美觀以及公共倫理道德的基本。
  人類就是基于這些基本的共識形成了今天的法律,形成今天的道德體系,當然也形成了今天的大眾審美觀。
  李治見林平之走的很快很急,想慢些又怕他們見到串供,于是在后面也急急忙忙的跟著趕了上來,在之后就是趙飛博一眾的警衛荷槍實彈的緊緊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