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531 幽深小徑

眼前出現了一片金燦燦的白樺林,是的,那些金黃色的白樺林樹葉像是把秋日的陽光全都吸收到他身體里一樣,在陽光下顯得金色十足,像極了黃金戰甲上面的金色鱗片。
  一陣風過,“甲胄”晃動,晃的對面的行人睜不開眼睛。
  秋天的“甲胄”沒了春天的那種嫩綠之意,也沒了夏天那種驕陽艷火,只剩下了滿枝金黃。
  它的腳下全都是散落的“鱗片”,一片片,一群群將那些白樺樹的腳緊緊的裹住,像那些白樺樹穿了裙子一樣。
  一條幽深的小路蜿蜒的穿過林間,像是一條通往孤獨少女心靈的道路,走在這路上每一步,都能撩起那么多思緒,都能撩起那么多的情感……
  李治跟林平之到達那片白樺林的時候,看到了自己在林間小路上哭泣的皇甫緒娟。
  是的,她今天一半是演戲,一半卻是當真。
  他沒想到李治居然如此對待她。他在玩弄她的感情,他就是個混蛋!
  不喜歡自己算了,現在還給她介紹林平之借此來判斷自己是不是喪尸母體,這人就這么沒良心?
  她那時先是一陣的驚慌,之后就是一陣委屈,再之后就是強烈的憤怒,一股子不可遏制的怒火燒遍了她的全身。
  她不知道自己在李治眼里竟然如此的不值錢,就算不喜歡自己也不用這樣的侮辱她吧?
  而她卻是喜歡上了那個一臉壞笑得年青司令,畢竟有才能的男人人人都喜歡,何況還是那樣的年青。
  這絕對是一個奇跡,是上天賜給她的一個奇跡,她是不會放過的。
  盡管她不喜歡李治身邊有那么多女孩兒的感覺,但是貌似男人沒人追,揀別人挑剩下的貌似沒什么意思,她雖然不是很要強的女孩兒,但是她對于感情還是非常在意的。
  盡管她非常的溫柔,但是在面對自己所愛的時候,她是不會退縮的。
  她這些天再跟李治的接觸之后,對那個才思敏捷,又愛給別人起外號的女孩兒充滿了好感。
  寧死不從妹,這個她一想起來就笑半天,又想半天,再哭半天的名字此刻愈發的在她耳邊響亮起來。
  她多么希望進門說那話人能反過來,這樣她會覺得很甜蜜。
  但是事情往往都是殘酷的,偏偏這話是從李治嘴中說出的,這讓皇甫緒娟心理相當的失衡,原來她在李治心中的重量就是如此的。
  只是用來試探自己是不是母體的,如果現在如此那當初他何必又招惹自己啊!
  現在居然說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她很傷心,當然也是為了掩飾她是母體的身份,這不人家就來了這么一出!
  這邊李治對林平之笑著說道:“林公子,還不過去?”
  話音剛落,林平之的腳就往前邁了一步,但是他瞬間便停下了,回頭迷惑的看了李治一眼,對方那神情充滿了詭異,這讓他很警覺,于是他也是一笑:“李司令,你不一起?”
  李治把手一樣笑罵道:“你去泡妞,我跟著干嘛?”
  林平之轉過身子來罵道:“李司令,我說你這人不地道吧,你還真不地道!有你這樣連介紹都不介紹讓人家泡妞的?真是!”
  李治隨即揚臉回到:“泡妞又何必介紹哪?我這過去,不太好吧?”
  林平之見李治推脫,一轉身故作神奇的說道:“還有這樣的哩!那話里面充滿了醋味啊!”
  李治聽罷隨即跟上,用手一擺:“走,一起去!省得被人說三道四。”
  “哎~這才對嗎?要不你也太沒義氣了。”林平之拉著長音,二人相視一笑,朝那邊的皇甫緒娟聯袂而去。
  這邊皇甫緒娟忽的聽見不對,好像有人在遠處說話,于是她抬頭轉身一看,果然,李治跟林平之從遠處朝她這邊翩翩而來。
  人家皇甫緒娟連忙轉身擦淚,她可不想讓李治誰的看到她這樣子。
  她曾經想過自己出現在對方眼前總是最美的樣子,但是到目前為止,出現的幾次都不怎么的,第一次一起藏掩體,她那時是泥公主。
  第二次她穿的倒是不錯,因為她那天來了親戚,可巧李治又給她起了個外號,叫寧死不從妹。
  她本來想笑的卻不知道為什么偏偏火大,搞得李治好一個沒趣,她自己也很莫明其妙。
  很多時候她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有時為什么會無緣無故的笑,又不知道為什么有時會無緣無故的哭,反正很多時候她自己也不懂自己就是了。
  今天本來想跟李治好好聊聊的她,又讓李治好一個氣,這給他一個耳光算不算過分?
  一開始她還很堅定,現在這不人家又開始猶豫了。
  林平之跟李治越走越近,他現在很猶豫,也很矛盾。
  李治這人很厲害居然看出來了,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彌補剛才所犯的錯誤,他要把李治心中的疑慮打消。
  因為他確定皇甫緒娟的判斷是正確地,因為有她埋伏在李治軍中,隨時可以對敵人發起致命一擊。
  這個計劃要在他們消滅玉山怪獸之后進行,玉山怪獸不好打,李治他娘的也不好打,先讓他們火并然后老子坐收漁翁之力。
  李治這人對皇甫緒娟好像有那么一點點意思,不妨利用這個下手來讓李治打消疑慮。
  于是林平之打定主意后變得神閑清爽起來,人家走到皇甫緒娟面前就是來了個自我介紹,說得既紳士又文雅,顯得文質彬彬的,惹得對面的皇甫緒娟嬌笑個不停。
  而李治看到皇甫緒娟那雙明亮而清澈的眼睛對林平之充滿欣賞之意后,不知怎么的,突然一股子醋意涌上心頭。
  李治一直以為自己是個自控力很強的人(他自封的),但是今天他嫉妒了,是的!
  任何一個人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兒對別的男人很欣賞的時候都有一種不安全感,這種空落落的感覺會讓他對對方的心意摸不清。
  本來想試皇甫緒娟是不是母體的李治,卻成了試自己是不是在意皇甫緒娟的機會,李治畢竟不是吳江,他沒那么大的定力,這一番實驗,李治發現寧死不從妹在自己心里還是蠻重要的!
  現在李治對自己當初的決定有點后悔了,眼前這個林平之跟皇甫緒娟越聊越開心,越聊越深入,聊的很多話題都讓李治感到一陣痛恨!
  你說自己這他娘的不是閑的蛋疼,沒事找抽嗎?
  眼前這倆人聊的就跟一見鐘情的戀人似的,這讓李治很嫉妒。
  他好幾次想打斷對方,而那倆人都沒理他,最后他們倆個肩并肩的往小樹林里走,氣得李治一陣跺腳。
  你不知道他們在聊什么,什么你結婚了嗎?
  家里什么情況阿之類的,什么都問,什么都說!
  還他娘的在一個大學哩,鬼才信哪!
  在一個大學會不認識?在一個大學不一級就是借口,騙誰哪?
  這招自己早就不用了,土的掉渣,還有寧死不從妹,你不是寧死不從嗎?
  沒事跟人家去散什么步!
  氣得李治臉都青了,一個人望著遠去皇甫緒娟跟林平之的身影發呆。
  那邊皇甫緒娟跟林平之在遠處已經是互相指責起來。
  “林平之,你剛才那句話也能說!真是過分!
  你不怕我把你這話告訴斯文顏跟溫碧樺?”皇甫緒娟有些鄙視的看著林平之說道。
  林平之剛才對她稱贊說娶她這樣的一個真的不夠多,他恨不得多娶幾個,恨的皇甫緒娟當時差點一個耳光就過去,但是守著李治二人必須演戲畢竟要先渡過這一關再說。
  “別,別別!妹子,你聽我說,我真的無奈,不這樣怎么能刺激那個年青司令,此人才智非同一般阿。”林平之聽到皇甫緒娟要告訴斯文顏跟溫碧樺就是一陣心驚。
  本來要是李治不亂說話他現在不會這么被動的,這不是因為李治亂說話搞得他害怕皇甫緒娟亂說才差點露餡。
  現在皇甫緒娟如是說,你讓能不緊張?
  “哼~你這人真是,說話開玩笑有點分寸不行嗎?”皇甫緒娟現在埋怨林平之的主要原因是看到李治生氣了,盡管她很喜歡李治為她吃醋的感覺,但是她害怕把李治氣走,畢竟李治很找人喜歡。
  一旦他生氣跟別的女孩兒在一起,她不就沒什么機會了,本來她的機會就小,在不好好珍惜,她成了什么人了。
  “哦,皇甫緒娟,你,你不是喜歡上那小子了?”林平之有些戲謔笑道。
  “沒有!絕對沒有!”皇甫緒娟心中一急不由得喊了出來。
  “小點聲,你這樣會讓他聽到的。”林平之不由得轉頭看了看遠處的李治,果然李治伸著老長的脖子望著邊看個不停。
  “不會的,這么遠~”皇甫緒娟聽到李治這么說也生怕李治聽到,她也有些擔心的轉過頭往李治那邊望去。
  “他發現你的身份了嗎?”林平之有些猶豫地說道。
  “以前沒,現在不好說,你沒看他剛才那番言行很明顯不信任我們,但是是哪一點讓他氣得懷疑哪?”皇甫緒娟望著眼前的林平之答道。
  “嗯,不知道阿!這人厲害啊~我們必須要小心。”林平之沖著皇甫緒娟點點頭,對方隨之點了一下。之后二人繼續沿著幽深小徑向白樺林那一邊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