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53 (誰是醋壇子)

兵分幾路,單表一支,說書的沒兩張嘴,同樣寫書的沒兩支筆,只能一一述來。卻說李治他們擺脫了喪尸的攻擊,一路向防空洞方向駛去。李治本來想去沂山方向,可這東西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那么多喪尸不停的攻擊騷擾著,他為了躲避喪尸的攻擊,無奈走上了通往防空洞的道路。原本他從車的后視鏡上看到童虎的車沒跟上來,心里也是暗了一下,然而卻看見他們躲開了攻擊跟著刀疤走了,心里又是一陣欣然。
  現在他后面跟著房勇波,李鵬和另一輛卡車,他們四輛車在通往防空洞的路上飛馳著。他們現在在繞圈路上,等等會經過銀座還有許多便利店,和加油站,想起這點來李治就很開心,現在物資緊缺啊。他們子彈雖然緊缺,但還有大概三百發吧,暫時夠他們用的了。房勇波李健就沒那么幸運了,他們子彈早就打光了。房勇波和李健早就商量好了,就跟著李治,誰也不跟,萬一被打散的話死跟著李治,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出路。他們缺槍少彈的,自己根本無法生存下來的,用李健的話就是要做到跗骨之蛆:貼上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劉蕓,你沒事吧?”李治聽到劉蕓不停咳嗦,就是一陣心疼。
  “沒事,嘻嘻嘻!好好開車吧……”劉蕓聽后就是一笑。
  “喲,這么關心你的劉蕓妹妹啊!”莫嫣然已是睜開了迷人的眼睛,她瞥了一眼在微笑的劉蕓,心里暗罵李治沒良心,也不關心關心自己。
  “呵呵,哦,嫣然,你醒了?我沒看到不好意思……”李治臉上一紅訕訕的說道。
  “哼!什么叫不好意思?我看你很好意思!居然和別的小姑娘打情罵俏的,還好意思天天叫某些人老婆,你是不把你的老婆放在眼里啊!”剛才李治和劉蕓的對話莫嫣然都聽見了,這就不說了,還有路上二人互相關心問候,那話里情意綿綿的搞得她心煩意亂,經常“失誤”。
  “嫣然,這不劉蕓病了嗎?”李治一聽頓時很不好意思。
  “哼!我病了你怎么沒關心過我?”莫嫣然冷哼了一聲。
  “嫣然,你什么時候病過?”李治頓時一呆,在他記憶里貌似莫嫣然一直沒生過病。
  “嘻嘻嘻!人家是心病,沒事就愿意抱著個大醋壇子……嘻嘻嘻。”劉蕓一笑趁機敲打莫嫣然。“你才是醋壇子哪!你倆都不是好人!合了伙的欺負我……”莫嫣然情急之下竟然帶了哭腔。
  “嫣然,我不是,那個……這不,我不是故意的!”李治莫嫣然要哭,心里一陣大亂,傍邊有個小型超市連鎖店也沒看見,直接開了過去。
  “靠!李治還有時間調情啊?剛才有個便利店啊!”張勇有些不滿。今天冒了這么大的險不說,李治居然還有閑情逸致和他那兩個天仙妹子調情,三人居然在車里上演了一出情感糾葛戲,也不管周圍有沒有人,真是的。
  “就是啊!老大你們三個還是回家再調情吧,能不能專心開車啊。”呂均一臉壞笑的撫了撫他的眼鏡。
  “李治還是個多情種子,真沒看出來,我輩為之汗顏。”房亮亮推了一把在傻傻望著李治的秦琳,笑著說道,卻是向秦琳打了個手勢,讓她別盯著李治看。秦琳對李治有好感,他那幾天就知道了。一者李治的確很帥,他承認;再就是從自己妹妹話中,他知道劉蕓和喻月菊天天在宿舍里面說李治這樣好那樣好的,自己妹妹少女懷春,居然也喜歡上了李治。
  他不想他妹妹陷入李治他們三個人敢情糾葛之中。盡管他很喜歡劉蕓,當然他也很喜歡莫嫣然,或者可以說他二者都喜歡。他曾經自己衡量過,如果他是李治,說不定還沒李治玩得轉。房亮亮原先是個干安利的直銷員,人雖然不高,但待人和氣,脾氣很隨和,深的周圍人的喜歡。說道這里可能會有人說,靠,安利那就是個傳銷啊。但實際上安利并不是傳銷,你聽到的和你看到的總是有區別的。我想說的是如果一個人和你說了件事后,你再和別人說,等這話再傳回來時侯,你會發現這話早就變得面目全非了。
  就像馬季說的他家的公雞生了個雞蛋,等回來就是恐龍蛋了。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你不在哪個行業只是聽人說是不行的。大多數人只是道聽途說而已,其實安利是直銷。其規模遍布全球,他們有自己的生產線,還和很多大型公司合作,比如星巴克,耐克,通用等等。如果不知道這些,那筆者再給你們舉個例子:中國銀行中國電信都知道嗎?中國銀行就是他的合作伙伴。
  秦琳被他哥哥一推,已是嗯的一下醒了過來。她剛才入戲太深,竟然在看戲時把她自己想象進去了,她是站在劉蕓那邊去想的,因為她是第四者(作者這么描述不知道準確吧)。所以她也非常羨慕劉蕓,因為李治也很愛劉蕓,卻不知道她也喜歡上了他。她嘆了口氣,哀怨的看了自己哥哥一眼,卻發現哥哥不時張望著劉蕓和莫嫣然,剛剛是他讓自己別去看的,他卻看了起來,男人真是。
  “李治,你看前面又一個小型便利店。停,停,停!嗨,你想什么哪?”張勇看到路邊的小超市不由得喊了起來。
  李治剛才又在神游,他不停的在尋思他和莫嫣然和劉蕓的情感糾葛,心亂如麻的,一陣甜蜜,一陣氣苦,一陣煩亂,一陣欣喜的反正就是亂糟糟的……
  “哦,超市?在哪?”
  “老大左邊啊,靠過去吧。”呂均用手指著路邊的超市說道。
  李治一打方向盤,掛擋,減速,商務車就靠了過去,后面的車見狀紛紛減速跟著靠了過去。這是一個小型連鎖超市,后面是一座座的居民樓,這小型超市是由商品房一樓改成的。附近并沒有發現喪尸,大家在超市門口附近停下車,紛紛下來了。李治舉著槍第一個慢慢的向超市走去,后面張勇,呂均,房亮亮都舉著槍不停的打量著四周。在后面的房勇波李健他們也下來了,下車的足有十多個人,女人和老人小孩兒都在車上沒下來。
  李治看了看張勇,后者點了一下頭,李治第一個閃進了超市。之后一眾人竟一擁而入,看的張勇,呂均苦笑不已。這沒受過訓練就是不行啊!張勇看了看一臉無奈的呂均,發現他也在苦笑,于是向他點點頭做了個手勢,二人一左一右瞄著超市門口外兩側,防止被喪尸突襲。卻說李治閃進超市后打量一下四周,發現沒喪尸,還沒朝外面做手勢,只見房亮亮房勇波李健等人一涌而進,只看的李治苦笑不已。
  “李治,有喪尸嗎?”房勇波直接問李治,卻看見李治苦笑不止的沒有回答,一時間迷惑了起來。其他人也不管有沒有喪尸都搶購其物品來。這里有些雜亂,看樣曾有不少人來過了,所以可以拿的不多,盡管如此他們還是罐頭,餅干,礦泉水的運了好幾次才算搬干凈。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眾人紛紛上車,車隊又開始向防空洞的方向前進了。
  “靠,李治,房勇波的人怎么亂糟糟的。真是!”張勇埋怨的說道。
  “我暈,什么叫亂糟糟的?張勇,你說話注意啊!”房亮亮一聽不愿意了,他和房勇波一起的,這時不能不為房勇波說句話。
  “就是很亂啊,你們也不看手勢。如果后面有喪尸襲擊哪?”呂均接過話頭來說。
  “不是有你們嗎?”房亮亮突然意識到他們失誤了。
  “……”呂均一陣無語。
  “你妹啊!”張勇心里沒好氣,敢情這么多人都是看戲的。
  房亮亮聽呂均說完就知道他們錯了。無論里面有喪尸還是外面有喪尸,他們那樣一窩蜂都很被動,也很危險,隨時有可能全軍覆滅了。他知道張勇說的對,他臉一紅接著說:“對不起……我們錯了……”
  “……沒事。主要是太危險啊”張勇轉臉看了看李治,李治什么話也沒說,只是注視著前方。他在想防空洞,他們能不能進去?進去怎么辦?進不去怎么辦?張勇還以為他在想劉蕓和莫嫣然的事情,不由得偷偷一笑。現在物資補充了一些,他放心多了,有了糧食和水就好辦。他握著槍不停瞄著一棵棵閃過去的楊樹,心里卻是回想起了突圍時的恐怖一幕,他好幾次都差點被喪尸抓到。車頂被砸得咚咚直響,剛才在超市停車時他還特意的看了看車頂,不銹鋼鍋都砸扁了砸透了。這要多大的力量啊!他看著車門上的被砸的凹進來車門不由得暗自慶幸,虧了做了防護,這是兩層車門啊!一層的話早就透了。又不由得考慮為什么那些暗紅色的喪尸要幫助他們?他不明白。
  不過不明白的不止他自己一個,這不呂均也在想那些暗紅色的喪尸到底為了什么幫助他們,居然還和另一群暗紅色的喪尸打斗。他本來以為是為了爭搶他們當食物,后來想了想不對:它們居然實在護衛他們,像衛兵拼命保護著自己的首長。自己被咬的鮮血淋漓的,看到車上有危險,竟奮不顧身先過來把攻擊車輛的喪尸撞飛。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也絕對不是搶地盤,想起以前他們被喪尸被拼命的追咬著,和跟李治他們在一起的平靜生活。他不由得看了李治兩眼,看到李治一言不發的沉思。不由得贊嘆,還是刀疤他們說的對,這李治他們就是福將啊。里面有能人,可這能人到底是誰哪?這事有人知道,他知道能人是誰。他此刻卻在等出去了的敏捷性喪尸的消息,這個人就是趙生輝。
  他站在一個十幾層的高得大樓上看著遠方,他知道劉詩音是有人了。應該是,不,絕對是。此刻他的心里充滿了恨,敢搶他的女人!他要把他找出來,他要殺了他!他發誓要奪回她。她是那么的美麗迷人宛如一朵優美的百合花!這花是他的,是他趙生輝的。誰也不能奪了去!奪去人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寒烈的風吹的他衣服颯颯的,他卻不管不顧,只是按著長劍眺望著遠方,像一個將軍雕塑一樣一動不動……
  也許,思念不需結果,它只是證明在心里有個人曾存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