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534 《浪人情歌》


  上一章介紹到了第二軍風云人物,五大騷男,第四浪,這里就讓我們接下來隆重介紹第二軍的第五位風騷人物,王霸。
  王霸此人其實很冤,這個人作戰勇猛,也只不過愛沾人家一點點小便宜而已!
  因為名字霸氣,這廝又是個好嗓門,于是唱響了第二軍。
  尤其是人家那一首由第四浪給他給了歌詞的浪妹子浪,這一經他唱,便唱響了第二軍,唱響整個雄據天下軍團!
  這歌太猛連李治等人都聽過,當時吳江追查到底是誰在公然傳播黃色文化,還是李治跟童虎笑著勸才算吧!
  但是這歌在公開場合下已經被禁唱了,而且王霸的浪妹浪那現場演唱班經常能引起臺下騷動。
  只因為那一句浪妹天生就“愛浪”引得臺下的歌迷一起狂呼“愛浪”的作曲家,由此可見第四浪技壓王霸一頭也是應該的了!
  這上面就是第二軍五大****了,也叫五大浪人,而因為他們五個浪人出名比較早,又全都是單身,所以第四浪給他們改了一首紀念他們五大浪人的情歌:《浪人情歌》。
  這歌給力啊,經過第四浪的修改后,那歌詞**不斷。
  先是主升浪,主升浪之后再就是浪打浪,什么**浪,回調浪,之后再拉上好幾個浪,搞得底下聽歌的粉絲經常颷淚暈倒什么的,由此可見大家都“愛浪”。
  所以二炮對此非常重視,人家搞了一個“愛浪”樂團,又搞了浪人樂隊,都是為了紀念“愛浪”的功勞而創建的。
  而愛浪樂團以及浪人樂隊在第二軍深受廣大士兵跟指戰員的喜愛,而第四浪更是傳作出無數經典而美妙的音樂來回饋眾多“愛浪”歌迷,由此可見歌迷與偶像必須互動才行啊!
  這就是第二軍的五大浪人了,上面已經介紹完畢,所以大家也應該對他們有所了解了。
  這里面除了王霸是個營長意外,其它的都是高級指戰員,可見王霸不能成天都縮在殼里面研究音樂。
  “***,你要走出來,走出那個殼來才行。
  要打破的,當年千年的陋習不也讓毛.主席打破了嗎?你這千年的殼是不是也該敲下來涼涼了?”這是二炮敲打王霸的時候的原話。
  由此可見是五大****之首。
  騷首對下面的騷年工作還是相當的重視的,沒有最騷只有更騷一直一來就是第二軍的特色口號之一!
  這句話跟他們的沒有最浪只有更浪如出一轍,由此可見二炮治軍之嚴謹,要求之嚴格全都躍然紙上,行于言表阿!
  “二門主,你他娘的有事事,沒事少抬杠!”二炮聽見河再基插話,知道這又想趁機表現一下。
  他他娘的一能一整天,他二炮又不是沒見過,他現在都有些懷疑,真田那廝是故意把河再基派來的,而不是河再基自己爭取得!
  這***河再基來了之后,自己這個王八窩里面變得更加熱鬧更加繁華了,除了吃喝嫖賭意外,又加上了創造性抬杠節目。
  每周六日隆重上演,有時是黃金時間有時是白天,這事完全取決于二門主,只要二門主認為合適,何時何地都會爆發激烈的辯論大賽。
  上次好像研究到朱元璋他組爺爺的二姨太叫什么名字的事情,為了這事河再基那廝居然把他手下眾多考證黨都氣得口吐白沫!
  做人做的這個份兒上,你讓別人怎么,你讓比別人怎么看啊!
  但是河再基人家不在乎,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吧,一直一來就是二門主信奉的人生格言之一。
  人家也是這么做的,從到大,從濟州到山東,從山東到九州,從九州到臺灣,人家無不一一履行人家的人生承諾!
  人家也曾會過能登能,能登能那廝果然很能,居然跟河再基辯論了一個禮拜。
  但是能登再能,你遇到了扛手,這他娘的沒什么用經常被河再基堵得不出話,那一天就是因為河再基一句,既然這樣你怎么不去死啊!
  氣得能登能昏迷了三天,于是本來四天結束的扛手爭霸大賽,變成了七天。
  這讓二門主不由得感嘆,這他娘的抬杠還有風險來著,以后跟自己抬杠的人必須要先體檢抽血驗驗肝功才能與之一戰,不然氣成這樣氣成那樣的怎么辦?
  是不是?咱就是個講理的,從來就不抬杠。
  你看看為了兩句話氣成那樣至于嗎?
  所以二門主也很郁悶,人家一直追尋著自己的敵手,這不是那天三妖被生擒之后,他就心急火燎的趕過去了。
  沒成想與同樣樂的屁顛屁顛握著鞋底而去的趙飛博碰了個正著,而河再基看到趙大將軍手中那半截鞋底,就是一陣暗然失色,這玩意厲害啊!
  據這玩意兒當年打得卜士仁成了豬頭,打得劉平聲招了供,就是一件神器!
  而趙飛博劈臉就是一鞋底的精彩場面在審訊能登能的時候河再基也已經見過了。
  趙飛博那廝當打手瘋狂狂熱態度以及他耍鞋底那些花樣都讓眼前這個抬杠門二門主自愧不如,你看那普普通通的鞋底在自己手里什么狗屁用處都沒有,在人家手里就能被耍的神出鬼沒,出神如畫的,這他娘的是高手阿!
  可見人都是有特長的,這就像姚明打藍球打得好,劉翔跑步神速是一樣,一樣,一樣的。
  “河再基,你在不話,老就pa了,下一個~”二炮見河再基不言語了,以為他真的沒什么話了。
  于是轉身看了看一邊的五大浪人第四浪,愛浪!
  而愛浪正在考慮如何創作一首神曲,在這首神曲里面,不要有什么歌詞,還能把那種浪的感覺表達的淋漓盡致。
  人家“愛浪”都“浪”了這么多天了,就是為了創作這么一首沒有歌詞的神曲。
  誰知道今天軍長大人天開眼,居然點了自己的卯,于是“愛浪”只好先收住心神,考慮起如何回答二炮起來。
  人家沉吟了半天道:“軍長,我想我們能不能用音樂把敵人引出來打?”
  “臥槽,好辦法啊!不愧是“愛浪”阿!這個辦法好!”二炮一聽就覺得第四浪這次“浪”的可以,不是答非所問。
  要知道很多時候第四浪不是一些不著邊際的歌詞,就是來上一段信天游的,搞得下面一群士兵很難作人。
  “我擦,那誰去引阿?我們難不成要在白骨森林里面設伏?”河再基聽后就是一陣冷笑。
  “二門主有事事,千萬別抬杠啊!”二炮看著行進中的河再基擔心的囑咐道。
  “軍長大人圣明,這次我也覺得二門主得對!”李健眼珠轉了好幾圈,已經是有了計較。
  “那個,騷騷啊!你咱們該怎么辦啊?”二炮見李健開了腔就是一陣大喜,因為李健這人辦法相當的多,而且非常的機智最重要的是關鍵時刻有急智!
  這一點是別人所不能具備的,這也是為什么第二軍能保留到現在的重要原因了。
  “我覺得如果可能我們不應該這樣明目張膽的進攻,而是在偵察洞口情況之后我們用部隊突擊到洞口附近,然后……”李健還沒完就被傍邊的河再基用話打斷了。
  “不可能的,軍長要抓活得,你肯定是想炸了那個洞穴吧?”
  “就是據那里面還有很多寶貝跟裸.體妹哦?保證你進去**。”一邊的第四浪聽罷便拿出了看見本領,人家這話里面不帶點東西怎么能配上“愛浪”這個好名字啊!
  “去你娘的,第四浪!那里面是數不清的怪獸跟魔物,什么**妹跟財寶這不是扯淡嗎?”河再基聽著第四浪扯淡就是一皺眉,人家頓時士氣向上,跟第四浪開戰他就從來沒輸過,這不今天人家二門主又得到了一個充分驗證的機會。
  “那個,諸位****,能不能聽我把完?”李健見自己這個發言的居然沒有話語權了,不由得提醒眼前這倆兄弟不要搶鏡頭。
  ***今天自己才要上上鏡頭,半路上就殺出這么兩塊參來,好大好大兩塊大山參啊!
  五百年道行有木有啊?木有不要搗亂好不好啊!
  老要上鏡頭,要浪一邊浪去,別跟哥搶麥就行。
  “你,你先”第四浪跟河再基見陰謀被拆穿,這哥倆不言語了,讓李健先。
  “我們的大部隊,尤其是人類部隊用火力封鎖洞口,只要對方的怪物出來就打,尤其是肩扛炮跟火焰兵狠狠的敲打他們!畢竟他們只有一個口。”李健那眼睛中閃出了狠毒的光芒。
  “哥,你就是我哥,你怎么知道對方就一個洞口的?”河再基聽到這里立馬反駁道。
  “呃,我聽林平之那廝得。”李健聽后好一陣噎,不過剛才河再基這話得有道理,他們又沒調查過,聽別人一個洞口那就是一個洞口啊!
  不定還真的有別的洞口,要不多那么怪物怎么一起出去傷人啊?
  難不成那些畜生出去之前還先喝個酒,王八對老鷹來上句:兄弟,今天咱哥倆出去打獵吧!
  老鷹見了肯定罵道:鱉樣,你他娘話前能不能先把你那玩意兒伸出來再講。
  而王八當然不忿:鳥樣,你他娘的就長得好,能不能先把你的毛拔干凈在開口啊?
  李健想到這里就是一陣搞笑,而且他知道這話第四浪肯定會,而且不出一分鐘他就可會開口。
  結果很不幸,愛浪果然開了口:“不會吧?難不成那些畜生出去之前還先喝個酒,王八對老鷹來上句:兄弟,今天咱哥倆出去打獵吧!
  老鷹見了肯定罵道:鱉樣,你他娘話前能不能先把你那玩意兒伸出來再講。
  而王八當然不忿:鳥樣,你他娘的就長得好,能不能先把你的毛拔干凈在開口啊?”
  李健聽后一陣無語,他娘的自己就是半仙,又猜對了。
  【**百度索**由書友高品質手打更新速度超快(天才一秒鐘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