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535 被伏擊了

二炮等人正在邊聊邊走,正聊的開心的時候,血刃跟林平之派人通知二炮等人空中間諜已經傳回信息。
  今天那個洞穴不知道為什么靜悄悄的,而且白骨森林里面探路的敏捷性喪尸也沒發現任何野獸跟怪物。
  血刃催促二炮的人類部隊跟上他們的前進的步伐,這都落下二里的了,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是兩支軍隊哪。
  血刃要求二炮把重武器運過去,而這山路崎嶇森林密布,碎石相當的多,要運相當的困難。
  他們就是因為運不過去,才帶著輕武器徒步前進的,在這樣的條件下運重武器那簡直是開國際玩笑。
  登過很陡山的大大應該知道,上山坐車靠的是環山公路,而一旦從環山公路繞道一邊的公路外的蜿蜒山路上那車輛根本是沒法走的,一不小心丟可能掉下一側的山谷。
  二炮聽完那通訊兵的話直接笑了起來,他笑完兩牛眼蛋.子一瞪:“你他娘的拿老子開心啊?這樣的路況怎么運重武器?
  血刃那狗日的以為老子們是敏捷性喪尸啊!不運,他娘的就是不運,能運老子也不運!”
  那通訊兵漲的滿臉通紅有些唯唯諾諾的說道:“候軍長,這樣說……不好吧?”
  “滾你娘的蛋!你他娘的就回去這么說,不要怕那個活死人,狗日的血刃果然是活死人啊!沒人性,就跟他娘的吳江那個小白臉一個吊樣!”二炮有些不耐煩的揚了揚手示意那通訊兵走人。
  那通訊兵見二炮這樣粗魯,心說都說第二軍有點二,今天一見果然,你想軍長都這么二,下面能好到哪里去?
  但他剛要走卻被李健攔住了,李健沖通訊兵笑了笑說道:“慢著,山林里信號不好,來回一趟不容易,你少等等。”
  李健說罷又回頭看了看仍在發怒的二炮笑著說道:“軍長大人,生什么氣啊?跟喪尸生氣至于嗎?”
  “他娘的就不是這么回事!騷騷你想,先是狗日的黑如水拿著地圖當地理,這玉山3997米,爬山跟地面上跑步那是一回事?
  這還不說,你他娘的3997米這是海拔,你用尺子量是這么長,但是你上山拐彎抹角的能是3997米?
  這貨他娘的干裝修能把戶主愁死!”二炮恨的撿起一根木枝子狂.抽傍邊的一顆不知名的大樹。
  那樹一看就有些年頭了,大概一個人抱不過來,那樹皮上的疤痕似曾證明它受到的傷害,樹有時候跟人一樣,在受到傷害后默默的承受著,隨著時間的增長,逐漸形成這樣的疤痕。
  這樣的疤痕越多說明這顆樹承受的越多,也成長的時間越長,直到它長成參天大樹為止。
  人難道不也是嗎?
  一次次的傷害之后,這個人就會變得逐漸成熟。
  他也像這顆樹一樣,把那些曾經的傷痛,曾經的記憶埋藏在心底,記憶的最深處,形成類似的一個疤痕。
  而這個人卻跟眼前的這棵大樹一樣,越長越高,直到只沖云霄郁郁蒼蒼為止。
  “嘿嘿~軍長,有道是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咱們就算罵他,也不能讓傳令兵這樣如實說,是吧?
  用句運不了,就大發了何必跟他血刃見識哪?”李健又發出了奸商般的笑聲,傍邊的那些警衛都是一陣汗顏,這廝笑得也太難聽了吧?
  不知道以為這貨根本就不是軍官,他娘的就是官商勾結那里面一齷齪商人。
  “老子出不了這口鳥氣,這些人只會說,他娘的也不親自來看看,這教書先生自古以來就是要害死人的。”二炮雖然嘴上還在罵但是聲氣卻緩和了很多。
  李健見狀拉過那通訊兵跟自己的警衛耳語了幾句,通訊兵低著頭笑著走了。
  “臥槽,師長,你跟那傳令兵說了什么啊?那兵怎么淫笑成那樣子?”傍邊第四浪見他們的師長居然如此神奇,禁不住的問了起來。
  “這你們少操心,我告訴你愛浪有時候能不浪咱就別亂浪好不好?”李健用手拍了第四浪的腦袋一下,結果第四浪的帽子順手就落了地,害得第四浪急忙去撿。
  而李健則對二炮說道:“軍長,我們這速度的確太慢,如果我們在這樣落隊,很可能被敵人從森林里突擊。”
  “師長,不可能吧!如果敵人突擊我們就要從山坡的密林里突擊,這么陡的……”河再基慣性的反駁,但是說到后面突然住了嘴。
  那些可不是人類,陡坡難不住它們,而且那密林為他們提供了掩護,這要真的突襲的話,他們非陣亡一大片不可,于是河再基一下子愣住了。
  “可能!所以我們現在要極度小心,左側陡坡密林必須設立隔離帶,并且架設火力點萬一敵人側翼突襲我們,后果不堪設想。”李健雙目一寒,這讓河再基跟第四浪等人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怪不得二炮如此信任李健,李健很多時候看事情的確有見解,剛剛李健的警衛去下令,他的一個團已經開始動作了。
  “騷騷,這個幾率有多么高?”二炮聽后也是一陣頭皮發麻,他突然意識到后果的嚴重性。
  要知道他們現在沒有喪尸的保護又脫離了戰車,他娘的跟裸奔差不了多少,這樣如果被敵人突襲的話……
  他簡直不敢想象那后果。
  “軍長,這個幾率在百分七十以上。但愿我多心了,希望敵人沒這么狡猾。”李健說道這里不由得握了握手中的手槍,他的手心也滲出汗來。
  “全體都有!全體子彈上膛,給老子加速前進!”二炮聽后立刻大聲吼道。
  于是二炮邋邋遢遢的部隊,一下子變得既整齊又速度,如同一盤散亂的繩子被猛地拉直一樣,那種緊繃如一的感覺讓人眼前為之一亮。
  也想一條意識到危險地蛇一樣,它急速的移動以便擺脫瞄準它的獵物,那李健這個分析對嗎?往后看。
  當二炮的部隊進入密林三分之二的時候山崖之下,陡坡那邊響起了一片片如同小孩子哭泣的聲音,這讓二炮等人愈發的心驚起來。
  這個樹林里比較不好的一點就是沒有鳥,要知道樹林里面通常都是有大量的鳥的,而這里卻是沒有,也許是因為太高的緣故,也許被那些怪獸殺干凈了,反正是沒有鳥類。
  要知道鳥類很多時候能感受到一些危險,如果有大量的動物移動那些鳥就會被驚的飛起來,而二炮他們卻沒有看到一只鳥。
  但是那些隱隱約約如同小孩哭聲的聲音卻是越來越清晰,二炮現在臉都嚇綠了,要知道人很多時候看不見得東西比看的見的東西更讓人畏懼。
  現在他們就是那種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那種感覺,二炮部隊里面的那些老兵跟軍官還好說,這些人都身經百戰,盡管害怕但是這些人并不畏懼。
  而那些新兵卻是很多已經連槍都舉不起了,還有的那腿一個勁的打彎,也有的渾身直打哆嗦,抖個不停的,不知道還以為打擺子哪,還有的已經開始了狂奔,整個第二軍已經進入了恐懼狀態。
  “所有人都給老子唱軍歌!”二炮見部隊開始了混亂,立馬大聲吼道。
  “且慢,軍長。如果我們唱歌更容易吸引目標。”李健見二炮如此命令急忙阻攔到,開玩笑這個時候唱《報仇雪恨》那不是找死嗎?他二炮犯渾,李健可不跟他一起犯渾。
  “那怎么辦?你說怎么辦?”二炮聽罷很煩直接沖著李健嚷嚷了起來。
  “那就要看那些怪物智商有多么高了。”李健眼中閃過了一絲狠毒的目光。
  “什么意思阿?”二炮這話剛說完,就聽見遠處炮聲震震,公路上留守的部隊居然開始射擊了!
  “他娘的這是那個狗日的嚇得命令?王八蛋,自己站出來!”二炮見遠處自己的部隊開火心里就是一陣大怒,這反了天是吧,老子他娘的一個軍長,自己的部下打仗居然沒有人通知自己,自己這個軍長當的也太窩囊了吧?于是他便發起了火。
  只見李健往前邁了一步,這一下把二炮氣樂了,這李健不是沒事找抽嗎?于是二炮陰著臉問李健:“騷騷,你他娘的今天想造反啊?”
  “不是,我只是想驗證一下敵人的智商到底有多么高,前面血刃我也讓通訊兵通知他們了,埋伏起來,觀察洞口有沒有敵人出來。
  而我們現在很危險,很可能敵人設了圈套,想吃到我們這些人類部隊。”李健臉上有種難以捉摸的神情讓人看上去怪怪的,就像突然吃了一些怪味道的糖果一樣。
  “他想一口氣吃掉我們?只怕它們沒那么好的牙口。”二炮冷哼了一聲,但是心內卻是恐怖極了,現在那些怪聲音說明了敵人確實在打他部隊的主意。
  “讓血刃派人來接我們了嗎?”二炮表面上有些不滿的問道,但是他心里巴不得希望李健剛才那樣說了,盡管這廝有點越權,但是這一刻如果沒有援軍的話,他們跟那些怪物打沒什么勝算的。
  尤其林平之誰的說得玉山怪獸那個玄乎,有說是飛龍還有說是蛇妖的,還有說是三個頭的猛虎反正什么都有說得,搞得他們這些人驚疑不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