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538 二炮果然是個高手


  當血刃一身是土狼狽不堪的回到玉山洞穴口的時候,二炮李健等一群壞貨都是低頭一陣竊笑,原來血刃也有這個時候,這他娘的炮兵打得也忒不準了吧?
  這么多炮彈都沒炸死這個狗日的血刃,這些炮兵老子回去要好好教他們打.炮!
  他娘的連炮都打不準當什么炮兵啊,還好意思說自己是男的來!
  人家二炮此時心中就是如此齷齪的想法,他們雖然損失慘重,但是這一仗換作誰也好不了哪里去,也幸虧是他們軍,如果換成別的部隊說不定就全陣亡了。
  二炮這話雖然有點極端,但是這話說得卻不假,他的部隊是最機靈的,士兵自我保護意識最強。
  他的兵不是猴精猴精的,就是些刺兒頭,那是最會看形式的了,打得勝的時候人家就狠打,明擺著敗的時候,人家直接逃。
  這一仗就是明擺著敗的一仗,只是因為他們中了伏擊被怪獸包圍了才不得不打了一仗。
  盡管他們大敗,但是一開始戰術也比較成功,而且居然從那一大群怪獸中逃走了一半人,這要換成別的部隊估計能逃走三成就算不錯了。
  當然某些神奇的部隊,比如王寧義勇軍之類的,筆者就不想提了,人家王寧后來很露臉,在四川之戰中,人家一個軍打沒了。
  而無期大將軍王寧又他娘的神奇的活了下來,毫發無傷的,這讓知道戰果的所有人都是一陣兒阿無奈,有王寧此人在,何人敢稱其雄?
  此人之戰績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之淚下。
  要知道這首詩是唐代詩人陳子昂所作,其當時的背景是武則天時期公元696年,契丹攻陷了營州,陳子昂奉命出征,帶兵的將領是個草包,連續的打敗仗,陳子昂提出了很多非常好的計策,對方根本就不采納,看著這些。
  策不能被采納陳子昂登上了幽州臺,悲憤之極,寫下了這首《登幽州臺歌》。
  而王寧跟陳子昂中的那個草包將軍武攸宜他娘的有一拼,而且猶過之而不及阿!
  可見從古到今廢物都是類似的,所以說還是誰也別笑誰的好,本來人家王寧收到李健送他這首詩的時候高興了好幾天,但是王寧手下的參謀長給他講了一下典故之后,王寧那臉拉的跟馿似的,見誰都這“囧”模樣,讓知道內情的人笑了很多天。
  這事兒在生化戰爭之后也就流傳了下來,以后被野史當趣聞收藏了起來。
  血刃看到二炮等人如是表情心內一陣不爽,但是考慮到那炮火的確救了自己血刃不跟二炮計較。
  他們現在還有個重要任務,那就是進玉山洞穴清理里面的怪獸,等等還用的著這些壞貨,不然老子早就一刀一個全給你丫撂倒。
  血刃冷著臉一聲不坑的走到二炮等人面前,嚇得二炮李健誰的直倒退,二炮被血刃逼得一面倒退一面笑著解釋:“兄弟,兄弟,我的親兄弟哎!
  你看這炮擊我也沒成想下面這些狗東西居然打到你的部隊,他娘的誰下令炮火延伸射擊的?愛浪,他娘的是不是你啊?”
  愛浪本來在一邊偷著笑,沒想到二炮如此害怕血刃。
  當然,他也怕,但是此刻看到平時耀武揚威的大軍長二炮在血刃面前變得跟小媳婦似的人家心里就是一陣開心,那表面自然就是暗笑不止。
  他沒想到二炮“百忙”之中居然點到了自己的名字,他就是一陣愕然,一個“是我下的”不經大腦就喊了出來。
  而那邊二炮本來只是偷眼看到愛浪他娘的在一邊壞笑,心里面一陣的不高興。
  他娘的居然還有偷著笑的哩,這他娘的下屬居然看上司的笑話,這還了得,于是人家那話就問了一句愛浪,沒想到這小子他娘的還真湊趣,他們這正找不到替罪羊,這廝居然主動承認了。
  于是二炮跟李健打了個眼色,二炮李健那是一擁而上,幾拳就把愛浪打倒在地。
  二炮一把攥住愛浪的衣領子,瞪著牛眼大聲的罵道:“狗日的,你難道不知道血刃是我軍大將,老子他娘的讓你射擊遇襲區域,誰讓你他娘的延伸射擊的?”
  “軍長,不是我下的,真的不是!”愛浪心中那個委屈就別提了,自己他娘的吃了藥啊,居然來了那么一句,這不是沒事找抽嗎?他現在有種想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的感覺。
  “胡說,剛才我聽得真真的,就是你說的!騷騷你聽見了嗎?”二炮轉頭問李健,并朝李健打了一個眼色。
  李健什么人,人家立馬高聲附和道:“就是!我也聽得真真的,愛浪他娘的你上哪里浪去了?
  自己下的命令就承認吧!男子漢敢作敢當阿!你說剛才那句話是不是你說的。”
  “我冤枉啊!真的冤枉啊!命令不是下的,話是我說的,可是我剛才那不是……”愛浪現在那表情都快哭了,但他還沒解釋完就被二炮打斷了話語。
  “不是什么?你的不是!我警告你,愛浪,別給我頂嘴,尤其不要在我跟血刃將軍說話的時候跟我頂嘴!聽見了嗎?再說老子揍你!”二炮攥著愛浪的衣領子就把愛浪舉了起來,另一只手攥起拳頭做了要打得姿勢。
  血刃看著眼前的一幕冷哼了一句,他冷冷的說道:“侯勇君,我是在你們一開始遇襲區域遭到炮擊的。”
  此話一出,二炮后腦勺上面出現了一大堆黑線,前面更是上牙根下牙直打架,他的手一松,愛浪一屁股就墩在地上,現在包括李健等人在內,那表情都是一副古怪地表情。
  而二炮在呆了兩分鐘之后,一轉身居然抱著血刃大腿痛哭起來,人家一邊哭還一邊的大喊:“兄弟,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這炮會打倒你啊!真是老天有眼啊,佛祖保佑,兄弟福大命大啊!”
  然后人家二炮接著跳起身來,對著李健誰的大喊:“都他娘的傻站著干啥?殺豬宰羊放鞭炮去!”
  二炮這一連串動作搞得連李健在內都目瞪口呆的,這他娘的也太扯了吧?
  二炮果然是個高手,李健也是個反應快的,一家人問上哪里去找東西去,人家李健來了一句:“客官請稍等,片刻就來。”然后一溜煙的就下去了。
  血刃卻沒理眼前的二炮等人仍然是一副冷酷的表情,他只是淡淡的來一句:“下面的,我們要下去清理洞穴。”
  二炮見血刃沒有對他發火,心里暗喊萬幸,人家那張黑臉都笑成花了,這聽完血刃的話語,人家將手往前一擺做了個請的姿勢,來了句:“血刃將軍,您請先。”
  血刃暼了一眼二炮動也沒動,只是一只手抓住二炮把二炮往前一扔,二炮一個趔趄好懸沒摔倒。
  二炮立刻就是一陣大怒,他剛要罵娘,忽的意識到對面是殺人不眨眼的血刃,于是他有些氣惱的對周圍他的那些軍官大聲喊道:“都他娘的看什么看?給老子下洞穴!笑什么笑?布得意,你他娘的得瑟啥?你他娘的給老子第一個下!”
  就這樣當李健帶著雞樣豬狗來到洞穴邊的時候卻發現二炮等人已經無影無蹤了,據留守的士兵說是到洞穴里面探險去了,恨的李健當時就把一只雞給了。
  他們下去的人不是很多,血刃帶著幾百只敏捷性喪尸下去了,而二炮也帶著一個營下去了,上面是林平之的喪尸部隊跟二炮的人類部隊,李健想了想還是沒敢下去,他知道下去的危險很大,再說他現在去追也追不上了,索性就留在上面指揮部隊。
  卻說二炮跟血刃他們一進洞穴,首先感受到陰深深的,里面沒有光,只能靠他們的手電跟火把這樣的照明設備。
  一開始二炮只讓帶手電,但是血刃這個雇傭兵出身的喪尸將軍立馬提出了反對意見,你這下洞穴不是走夜路,你要考慮到氧氣的稀薄程度。
  二炮等人一聽都覺得有道理,于是就讓士兵把樹枝上沾上松油點了起來,為了防止洞穴很深,他們帶了不少松油火把。
  前面開路的就是二炮的大師長布得意,這小子現在嘴撅的跟馿似的,你說老子身上癢癢了,挖兩下居然讓軍長誤會了,自己一沒說風涼話,二沒偷著笑的,三打仗賣力氣,反而賺了個費力不討好。
  其實也怪自己,想當年朱無能就說過自己,你看你老布,誰他娘的像你一樣,你說你跟張斌一起的吧?
  張斌比你能耐強不到哪里去,你還不如人家官職高,什么苦活累活都是你干,知道為什么嗎?
  布得意自然說不知道,人家朱無能就告訴他,你這人不會看顏色,這就是你的最大毛病。
  人家都是領導來了好好表現,而你還是該怎么著怎么著,這樣有活也到不了領導眼里,自然升職就慢。
  對于這一點布得意自己也認,的確就是這么一回事,而且布得意這個不會看眼色是全軍出了名的。
  當年就是因為他偷了參謀長家的雞搞得整個獨立師雞飛狗跳的,讓人家拿住了現形,以致于參謀長一直鬧到王建橋那里甚至在獨立師師代會上點明要處理某些人,想起那一幕來布得意就是一陣會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