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545 洞穴擊退戰

在一陣商量之后二炮留下了一個排,其它部隊繼續保持前進。
  這一次卻是血刃帶隊打頭陣,因為二炮說得血刃心煩,人家一轉身直接第一個下去了,他的喪尸也紛紛向下而去。
  二炮一見樂的清閑自在,血刃打頭陣他求之不得,要知道那些喪尸掛了他不心疼,人家心疼他的兵。
  今天是他有史以來部隊損失最多的一天,這一次被玉山怪獸襲擊,他盡管慶幸劫后余生,但是心中也攢了一大堆的火氣,這也是他要求打光最后一顆炮彈命令的由來了。
  他下玉山洞穴清剿殘余怪獸也有那么點殺光怪獸為死去的戰友報仇的心思,那些戰死的士兵跟軍官,他有的很熟,有的不太熟,但是無論熟與不熟那都是他的兵,是他部下。
  他有責任也有義務替他們報仇,為的就是一個心安,讓他們能安心的在另一個世界里。
  他們這些遭盡苦難的末世幸存者已經見過了太多的死亡,每天都有戰友離開他們,而他們也隨時會離開他們的戰友。
  二炮自己想過,如果他倒下去的那一刻,他會先拉上幾個喪尸一起歸西的。
  沒看到他什么時候都掛著四顆手雷,他跟別人開玩笑是為了炫耀武力,其實他是怕萬一被襲擊不能多殺幾個狗日的喪尸。
  二炮現在在血刃后面的感覺比他一開始下洞穴的感覺好多了,盡管周圍的路還是看不太清,但是此刻卻步再是那種緊張的心情了,畢竟有危險血刃現擔待,而血刃那廝什么時候失手過?
  所以他很放心,人家一邊走一邊打量起四周的火光所能照及的地方。
  那些巖石跟山壁讓他有種進入游戲副本的感覺,又有點像電視上演的洞穴探險尋珍寶一樣。
  他不知道他這個黑臉王子能不能像童話中那一切那么美好,即能擊敗怪獸還能抱得美人歸,最妙的當然要數那閃閃發光的珍寶了。
  Oh,My.precious!
  想起那滿眼金光閃閃的感覺來二炮心中就是一陣說不出爽,世間最美好的不過那些金光閃閃的東西了。
  這些玩意兒能讓別人輕易的拜服在你的腳下,聽從你的命令。
  有時你只要輕輕的打個響指就有一群人來爭著完成你下達的任務,永遠也不要說我二炮是個財迷,我只是跟末世前的每一個正常人一樣。
  要知道末世前那個社會人只認錢,除了錢他們什么都不認,什么都不信,什么信仰,什么法律,什么國家,什么朋友,什么親人統統都是狗屁,只有money才是萬能的。
  二炮自己在末世前的痛苦經歷讓他對金錢也有了某種特殊的愛戀,盡管不像車英俊那么癡迷,但是人家見了錢也是不會放過的。
  以前李健跟二炮曾經開過玩笑,他們這些人是沒參加倫敦奧運會,不然金牌沒別的國家的份兒,這都是為了錢能拼命的人,豈是外國那些傻.比所能理解的?
  在國內錢就是你親爹親媽,沒有錢你得了病怎么辦?
  靠醫保嗎?別扯犢子了。
  不信的外國大大你先入china國籍,得個病試試?
  不然就別在一邊之外,不知道俺們這些國人活得多么痛苦嗎?
  末世前貪官一個勁要窮人捐錢,麻痹你聽說過騎自行車要把自己的口糧錢捐給開寶馬勞斯萊斯的嗎?
  這他娘的房子還買不起居然要給有著九套別墅的“窮鬼”捐錢,試問這合理嗎?
  當年太祖打下的基業那不成就是為了讓赤腳工農為了那些地主繼續揮霍捐錢的嗎?
  那太祖當年就不會大這個天下,人家好好的一個美男子當一世才子,一生富家翁不行嗎?
  非冒死打下天下給那些烏龜王八蛋一口一個太祖不好的混蛋貪官們享受,欺壓百姓的基礎。
  如果太祖太宗在地下有知必然懲罰這幫孫子,他們要知道現在如此他們當年是不會去打天下的,誰會做那么傻的事情?
  他們當時必定是有著一顆大愛的心,為了整個中華民族而奮斗的,若太祖等人泉下有知今日百姓現狀,必定落淚嘆息。
  二炮這正想著,忽的就聽見下面嘶吼打斗之聲不斷,二炮一下意識到血刃遇襲了,他迅速地大聲喊道:“全體準備射擊,找掩體!”
  說吧二炮一下子蹲在一塊大巖石后面,掏出了一把魯格手槍瞄準著前方。
  而他的士兵也紛紛得找掩體,實在沒掩體的索性趴在地上,機槍以及火焰兵,還有肩扛式武器一時間全都瞄準了斜坡下方的黑暗影中。
  那邊黑暗之中嗚咽打斗之聲不斷,時常還能聽到血刃的刀砍倒什么東西上,一時間這些士兵的大冷天頭上都滲出汗來,一些戰士握著槍的手一直在抖個不停,因為他們不知道黑影之中到底是些什么。
  要是再跟白骨森林遇到的那些魔物遭遇真的將不堪設想,他們今天很多戰友就是倒在那些玩意兒的腳下,他們能不害怕嗎?
  現在沒有人再害怕血刃了,而是喜歡這個戰神能抵擋住那些怪物的襲擊,畢竟他是喪尸母體,他有著特殊的武力,他刀法出眾,他不是一般地人!
  他肯定能……
  當一家人看到黑影之中沖出一個丑陋的面孔的時候,一家人全都嚇愣,這種東西體型居然跟猿猴似的,但是相貌卻跟今天在白骨森林襲擊他們的那些蜥蜴有幾分類似。
  一個外星人的想法瞬間席卷了所有人的腦海,但當那只怪獸向人類發起進攻時,卻被后面的血刃一腳踹到在地。
  之后那廝一個翻身猛地一拳向血刃打去,血刃一閃身用另一只胳膊肘擋了一下,然后二人又蹦進黑暗之中了,緊接著一只敏捷性喪尸飛了出來,一頭撞到大巖石上,腦漿迸裂而死。
  在之后有一只斷了腿怪獸掙扎著爬了出來,卻被好幾只敏捷性喪尸拖著另一只腳拽了進去,反正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偶爾出來的幾只猿形怪獸都被二炮的部隊用槍打成了篩子。
  但是黑影之中他們卻不敢開槍,因為血刃的敏捷性喪尸在里面,如果他們擅自開槍血刃鐵定跟他們不算完。
  誰也沒事想找麻煩于是乎都很小心的瞄準著對面的黑暗之處,一些戰士手中的松油火把不斷的往下滴著火油,那滴在地上依然燃燒個不停,而他們的軍用手電則是照向四周防止有看不見的敵人來偷襲他們。
  不過很幸運,敵人都被血刃給拖住了,那些敵人見打不勝丟下幾十具尸體就匆匆的逃走了,但這給剛有些松懈二炮等人提了一個醒,敵人并沒有被完全消滅,他們是隨時都會出現的。
  洞穴外面的林平之現在感覺有些百無聊賴。
  他就坐在一處探出的巖石上,觀賞玉山的風景。
  玉山上面好風光,小雪飄過林濤聲,看著玉山此時的風光林平之突然也有了一種心清如玉的感覺。
  他很久沒有在玉山上觀賞過風景了,末世前經常來,就是末世出現玉山怪獸之后他才不來這里了。
  阿里山他也是喜歡去的,不過跟阿里山相比玉山讓人用種冰清玉潔的感覺,這可能是玉山上面經常有雪的緣故也有可能是那些清洌的山泉,反正二者相比,林平之更喜歡玉山。
  特別是在玉山山頂大喊的那種感覺,他們上學的時候經常有同學這么干,喊之前都是你推我讓的,等喊開了一個比一個嗓門大,喊過之后心胸為之一開,有種清空了郁悶之氣的感覺。
  人很多時候就應該活得快活些,而不是自己讓自己難受,但是曾幾何時,我們忘了生活的真諦。
  曾幾何時,我們陷入了生活的瑣碎,也許只有在登臨一山之巔的時候才能無拘無束的喊出來,才能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
  很多時候人們都是帶著一層無形的面具生活,因為他們害怕被傷害被拒絕,害怕一切的一切,害怕所有的所有。
  只有當一個人時或者在登臨山頂的時候才能真正的找到自我,看清曾經的自己。
  因為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自己了,或者自己的相貌改變了,或者自己的性格改變了,變得不倫不類,變得不像自己。
  要知道很多人都在一邊使壞,他們恨不得你生活的越來越不好,恨不得你的事業不成功,這樣他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嘲笑你了。
  對于這種人你就要扇他,扇他,扇他,劈臉就是一鞋底,讓他再賤,讓他再壞!
  讓他傻逼!再賤就再見!
  沒什么值得可惜的,要知道一個人走完一生是多么的不易,而偏偏你身邊總是會不時的出現一些很欠扁的人。
  讓你情不自禁的去扁他,他們即便到了八十也覺得比你小的多,這種非常的欠扁,倚老賣老暫且不說,膽識那份歹毒心腸就讓人不齒!
  林平之末世前也有過這種感覺,他在大學時同學里面就有一小撮很欠扁的人,他們總是在林平之努力地時候打擊他,搞破壞。
  林平之知道這些人就是故意,要知道壞人什么時候都有,而一些正直的人就是被那些混帳王八蛋故作清純,裝作受害者的人逼上犯錯之旅的。
  林平之也犯過錯,但是他是被逼得,要知道你身邊的人不在遇到事情的時候看不出來,他們一個個能說會道慈眉善目的。
  等遇到事情的時候,你就可以看清這些人到底有多么的卑鄙無恥,讓你瞬間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