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547 二炮的魔肘

李治等人所在的指揮室很簡陋,一張老舊的桌子幾把有裂縫的梨木椅子,除了李治幾個人坐著,其余的人都站著。
  他們在討論著如何殲滅敵人的方法,盡管敵人被他們一戰驅逐到了屏東市一帶,但是他們這些喪尸母體擴充喪尸部隊的速度極快,一夜之間就能從幾十萬人擴充到上百萬人,在母體差不多的情況下,這無疑對他們產生了一定的麻煩。
  如果想戰勝對方必須限制她們活動的范圍,這不他們想出了兩面夾擊的方法,對于那些敢于來犯的敵人就是一個字:打!
  狠狠的打!
  他們現在又不是沒有實力,所以剩下的問題就是如何快速解決敵人了。
  先斷其歸路,然后兩面出擊。
  而敵人今天晚上向臺東市運動幾率非常的高,她們并不是傻子,現在處于這樣的境地,任何敵人都會向臺東市地區運動,所以他們必須搶先一步。
  現在時間就是金錢,誰先占領臺東市成了這一仗的關鍵,血刃的部隊早就在挫敗斯文顏等人部隊之后開始了穿山越嶺。
  黑如水望著一邊議論的軍官清了清嗓子說道:“大家靜一靜,我有個想法。”
  他這么一說包括在揍李健的二炮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或者是議論紛紛的望向黑如水。
  李治在燈光下一閃一亮的眸子也盯著黑如水問了起來:“老黑,你又有什么好想法?”
  黑如水吸了一口氣,然后緩緩的說道:“既然我們都認為敵人會今夜搶占臺東市,那我們何不進攻敵人的屏東市,打下那里然后一路攻擊向臺東市,這樣一來跟血刃福島明匯合將對方扼殺在臺東市附近。”
  “嗯,這個想法好!大家有什么意見?”李治聽后笑著抽了一口煙向四周的軍官們擺了擺手示意他們講自己的看法。
  “我靠,老黑,你這個主意夠狠!”二炮沒說什么只是半嘲笑半贊揚的來了這么一句。
  “軍長,你先放開我的脖子,我講兩句來著。”李健被二炮用胳膊肘扼住脖子扼得難受,一個勁拼命的掙脫,此時來了機會人家還能放過。
  于是李治誰的都望向李健那邊,二炮也不好在修理他的下屬了,只好悻悻的放開李健的脖子。
  今天人家二炮在山頂洞里面居然沒看到風騷四,這讓習慣了身邊有個狗頭軍師的二炮非常的不爽,什么去搞雞鴨豬狗的這話就是扯淡,那你這么聽話的話,老子讓你跳樓你怎么不跳?
  分明就是不想下洞穴找借口而已,要是你想下那能不下?
  什么在上面照顧留守部隊,你妹,那么留守軍官難不成都是傻子,非你指揮不可?
  這就是強調理由。
  老子二炮又不是傻子,本來還不想修理你,但是你把老子當傻子,老子就不能不揍你了。
  這邊李健好歹的擺脫了二炮的魔肘,人家整了整衣領子梗了梗脖子說道:“黑參謀長,如果對方反其道而行之怎么辦?”
  “什么?”黑如水聽后就是一愣。
  “我說,敵人如果反其道而行之怎么辦?”李健清了清嗓子再次重復道。
  “……”李健這話把黑如水好一個噎。
  本來要說下一步安排的黑如水一下子愣住,這個他倒是沒有想到,他光想著敵人現在多么狼狽了,對敵人來說,現在當務之急是突圍要緊,所以敵人敢于大膽反擊這一塊黑如水卻沒有想到。
  李健這個想法很好,如果敵人突然掉頭來襲擊他們,這樣就成了遭遇戰,如果是遭遇戰那該怎么辦哪?
  一時間黑如水權衡起了其中利弊。
  “李健,你行啊!不愧是狗頭軍師來著,這話夠風騷!”二炮在李健背后就是一個大力拍球,拍的李健這個胖子好一個搖擺。
  李健本來還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被二炮這么一說人家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藏起來,這他娘的守著司令員參謀長的這廝都感胡說,真是沒面子啊。
  “沒關系!做好打遭遇戰的準備!如果遇襲,立刻通知血刃福島明部向我軍靠攏!”李治聽后一下子站了起來。
  “就是打!不管是不是遭遇戰,這一仗必須贏!大家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一家人見李治如此果斷都不由得一陣佩服。
  李治這人在這種事情上一點也不猶豫,也許這才是他坐上司令員寶座的原因吧。
  記得原先刀疤跟王建橋對李治的評價就是果斷,現在看來一點也不假,跟著這種人打仗一點都不會出現遲滯,那部隊的動作很連貫決不拖泥帶水,打得讓人提氣。
  于是李治等人開始了制定詳細作戰計劃。
  而另一邊斯文顏跟溫碧樺也在商議對策,她們所處的條件比李治他們還要惡劣,現在二人不但沒有吃飯還在一座山腰上飽受這寒風的摧殘,兩朵嬌花啊!
  “文顏姐,我們該怎么辦呀?嗚嗚”溫碧樺打了一天現在不但滴水未沾,還要受凍挨餓,她這樣的千金大小姐什么時候遭過這份兒洋罪。
  “……別哭,碧樺,我們要突圍,從敵人薄弱點打出去。”斯文顏相對溫碧樺來說還是有些主見的,盡管她跟眼前這個女孩兒有些過節,但是現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是不能生分的。
  “……嗯,哪個,林平之現在怎么樣了呀?”溫碧樺一邊流淚一邊問道。
  她其實一直就想問斯文顏林平之的消息,因為林平之跟著對方上了玉山,之后卻換回了敵人的舉進攻,林平之的安危自然值得讓她擔心,畢竟她已經喜歡上那個總是喜歡胡說八道的奶油小生。
  一開始的時候,她們只是惡搞對方,拿著三妖跟林平之開心,三妖那個笨蛋不知道是計,很不幸走火入魔,以后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而她們不得不物色新的欺負對象。
  這時林平之自然而然的進入了貓眼三姐妹的視野,畢竟也只有這一個人選可以捉弄了。
  但是當她們跟林平之斗智斗勇的時候發現對方還不錯,林平之本來樣子就不錯屬于那種奶油小生一看就讓人不討厭的男生,再加上他嘴巴甜有喜歡胡說八道,亂發誓許愿的,斯文顏跟溫碧樺這兩個捉弄他的女孩兒都喜歡上了他。
  這一下皇甫緒娟有點不知所措了,這個捉弄人的人喜歡上了被捉弄得,皇甫緒娟只好離得他們三人遠一些,以免被誤傷。
  而三妖也發現了皇甫緒娟沒有喜歡上林平之,于是三妖對皇甫緒娟展開了狂熱的追求,皇甫緒娟自然看不上那個半男不女的人妖,也可以說是魔男吧。
  你要是跟了三妖,天知道他哪天是男哪天又是女?
  不過三妖變成這樣,她自己也覺得很內疚,是她們三個讓三妖變得這樣的,于是皇甫緒娟一邊拒絕三妖一邊安慰他。
  三妖卻以為對方喜歡上了他,在一個夏天的晚上皇甫緒娟據絕了三妖,三妖傷心欲絕自己獨自去了基隆。
  而溫碧樺跟斯文顏卻展開了殘忍的奪老公大戰,倆人明爭暗斗的讓皇甫緒娟看的觸目驚心,于是皇甫緒娟也離開了臺南去了臺北。
  而溫碧樺斯文顏林平之三人分別借口除玉山怪獸分散與各地,說得好聽是為民除害,說得不好聽就是奪夫大戰進入了白熱化。
  對于斯文顏溫碧樺,林平之一個都不敢得罪,要知道感情方面三角形是最穩固的,而且如果他說錯了話,后果將會非常的嚴重。
  這兩個女孩兒他都喜歡,包括皇甫緒娟他也喜歡,他為什么甘心讓她們三個捉弄,他自己口口聲聲的是被迫的。
  但是他的潛意識里面埋藏著三個全收的心思,這一點三妖看的很明白,所以三妖非常的痛恨林平之,你說你有兩個就行了,還要動自己的皇甫緒娟,他自然不樂意。
  盡管林平之自己說得光明正大,問心無愧的三妖卻是不信,要知道越是說出來的東西越值得懷疑,而三妖一直就是一個懷疑精神的追隨者。
  人家三妖什么都不信就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事實的證明,而經過很多事情之后,三妖發現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他變得更加的痛恨林平之,甚至將貓眼三姐妹捉弄他的賬也一起算在林平之頭上,這就有些過分了,但是三妖卻不管,人家就這么的了,您能怎么著吧?
  斯文顏眼皮一跳有些厭惡的暼了一眼溫碧樺,她想敲打對方一下,但是想起林平之生死不明也是一陣的黯然,她有些無力的嘆道:“不知道。妹妹,現在我們要做的是突圍,突圍成功后才能想營救林平之的事情。”
  她說道后面眼中的已是閃出了淚花,女孩兒在這種時候總是脆弱的,她們盡管平常的時候顯得很強,但是在遇到不利條件的時候就露出了她們脆弱的本性。
  “……我們從哪里突圍呀?臺東市嗎?”溫碧樺好歹的忍住悲音問道。
  “不,我們殺回臺南市。”斯文顏眼中波光一閃,剛才的淚花已是不見。
  “天呀,那樣我們不是送死呀!”溫碧樺聽后捂著嘴就是一陣驚呼。
  “妹妹,要知道我們想不到的事情敵人也一定也想不到,如果我沒想錯,他們現在一定搶先去占領臺東市。”斯文顏說這話之前肯定思量了半天,因為她此刻說得很干凈利索,不像邊想邊說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