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549 吳子與吳道子

與黑如水不同,李治現在想的不是如何做皇帝而是如何戰勝眼前他們要去襲擊的敵人,這一仗他們輸不起,看似他們占據了主動,但是李治很明白他們后面很空虛,一旦前方戰敗,敵人很快就能收復那些他們剛剛占領的領土。
  他現在并沒有什么戰勝的快感也沒有什么大戰的緊張,只是默默的籌劃著下一步如何把臺灣治理好!
  要知道打天下容易治天下難,你看吳江那么聰明的人在統一山東先是治理山東而不是急于擴大領地,這跟獵鷹,峰皇等勢力是有一定區別的。
  獵鷹是一個好戰分子,他的部隊一直打據說就沒停止過,天知道他領地里面的人類幸存者是怎么熬過來,如此來來回回的折騰,是個人就受不了。
  而峰皇則是屬于邊治理邊進攻的那種,他們也愛民,但是在一些經濟政策上有點抓瞎,這跟吳江的全面落實市場經濟政策是沒法比得。
  吳江一上馬先取消了一系列的貨幣刺激政策,這就是導致通脹的根源。
  當然通脹之后就是通縮,往往很多經濟學家治理通脹有辦法治理通縮束手無策。
  而吳江卻是個有辦法的,人家的策略也相當的巧妙,最重要的一點吳江打通了政治體制,很多時候發展到一定階段,一些壟斷就成了經濟發展的攔路虎,你不狠下心來打破它,到最后它將調過頭來吃掉你。
  吳江顯然不是后者,人家防止壟斷防止政府機構干預經濟做的很到位,現在整個山東都是一片繁榮景象。
  李治每每想到這里就是一陣兒的微笑。
  臺灣的治理必須也要跟山東一樣,但是也要不一樣,為什么這么說哪?
  這個臺灣跟琉球是一樣的,他們跟大陸分開了太久,所以現在一回來他們肯定有一定的抵觸情緒,因此他們要讓臺灣人自己治理自己,只在這里留下軍隊就可以了。
  這個方法有點類似于末世前的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反正都是中國人,怎么治理只要老百姓過得好就行,而且山東臺灣琉球都是一個經濟政策,全都是民主政府,三權分立的,沒什么可以擔心的。
  李治聽吳江說他在山東槍斃了一大批腐敗分子,這些人五花八門,居然什么樣的方法都有。
  有濫用職權的,有挪用.公款的,還有打著政府名義集資的,有私自把給工程競標給自己親戚的,找一群培太子讀書的包.皮公司去糊弄上面,還有公開貪污受賄的,也有知法犯法,變著法的欺負老百姓等等,吳江對此沒有手軟,他逮捕了三千多名公務人員,酌情槍斃了數百名貪污犯。
  這里面有參議員,也有眾議員還有政府機構的官員,甚至是法院的大.法官,平常看著人模狗樣的,居然這么不是東西,一個個都喊冤,但是你從他家里面搜出的錢來都能在門前堆座山。
  這他娘的就是自己口口聲聲的沒貪,清官,試問清官貪得錢能摞座山,那么貪官的錢是不是可以摞到月球去?
  老百姓辛辛苦苦就是為了把這些血汗錢給你們這些畜生揮霍嗎?
  你們對不起生你們養你們的老百姓,也對不起政府對你們的信任,唯有地獄是你們最好的歸宿!
  所以吳江槍斃這些人眉頭都沒皺一下,這一下震撼了整個齊魯大地,人們就是這樣被吳江所震撼了。
  那一個看似冷酷的書生身上有著一股子大愛,他跟末世前的朱總理有點像,盡管脾氣不盡相同,但是末世的人們卻在他們身上看到共同的一點:愛民!
  你愛老百姓,老百姓自然就愛戴你,這個東西下去幾千年幾萬年也被世人所傳唱的,不是一時就能消失的。
  就有點類似于宋朝的包拯,為什么人們稱他為青天?
  就是因為他公正廉潔,沒有私心,末世前朱總理也說過類似的話語,廉而自威就是這個道理!
  貪污就怕廉潔,只要你廉潔那些貪.腐分子就怕你,就像那些陰暗處的妖魔鬼怪怕見陽光似的,他們在陽光下是不能存活的。
  而廉潔無私的人就是那些陽光,三權分立制度跟法律就是民主的保護傘,它們讓一切都運作在陽光之下,任何不合理的東西在它們的照耀下全都顯出原形!
  一切妖魔鬼怪也將無處藏身!
  等戰后臺灣也將實行民主制度,但是這個監督該如何執行?
  李治不由得發起愁來,山東有吳江,琉球有楊奇,這個臺灣該怎么弄?李治不由得敲起了自己的腦袋。
  很多時候打仗跟這個治理地區來講還是打仗來的輕松,畢竟這仗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不像治理地區一樣,又是這樣又是那樣的,搞得你頭大不易,所以李治才會跟吳江商量出選出民選政府來,讓那些相關部門負責相關的事情。
  吳江在這一點上有一種諸葛亮跟陳平相結合的智慧,既不像陳平當甩手大掌柜,也不想諸葛亮事事都費心。
  人家只抓要點,既不是太操心也不會當甩手大掌柜。
  吳江還有一點厲害之處,就是經常下去自己走走,事先并不通知,穿上便裝轉身就走搞得警衛換上便裝緊跟著,于是這也就是后世電視劇《冷酷總統微服私訪》跟《青年吳江》出現提供了題材。
  當然后世那些電視劇上面很多都是夸張成分居多,比如吳江他娘的也成了武打高手,動不動跟那些貪官派來的喪尸將軍打個不停,大大們想象就行了,這不是扯淡嗎?
  吳江那體格,不用說喪尸將軍,普通喪尸一腳他就要歇個十天半個月的,你讓吳江跟喪尸將軍打個不停這不搞笑嗎?
  而且喪尸將軍什么時候淪落到給貪官當打手的份兒上了,這讓后世很多人都不得不佩服這些編劇太他媽有才華了,真他娘的能編,下次拜托能不能編的靠譜一點好不好,這不是明擺著侮辱別人智商嗎?
  不過這從側面上可以看出那些百姓對吳江的感激之情,李治也跟著沾了不少光,可見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當然李治等人也對吳江進行了改造,但是很多都對吳江無效,比如說李治等人逼著吳江說臟話,吳江就沒說過半句。
  黑如水卻被李治等人帶上了煙癮,那個從不抽煙的人讓這群人帶的不倫不類的,除了毒賭沒沾,黑如水那到了后面也是樣樣精通啊!
  這些對吳江全都無效,吳江是唯一一個潔身自好的。
  他最喜歡的畫就是竹,跟所有有風骨的古人一樣,吳江成了后人尊敬的對象,人們在歷史上給了他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吳子”。
  這跟當年的吳道子是有區別的,有時候有些人會混淆吳子跟吳道子,吳道子是我國歷史上以為杰出的皇家,他在宗教畫上成就突出,被稱為吳帶當風。
  他創造了一種波折起伏、錯落有致的“蔬菜條”式描法,加強了描摹對象的份量感跟立體感,他突出了人體曲線跟自然的結合,這種畫風在后來的西方也有一定的影響。
  所畫的人物、衣袖、飄帶,具有迎風起舞的動勢,故有“吳帶當風”之稱。
  吳道子是畫圣,而吳子卻是吳江,由于吳江出色經濟能力,中華帝國的后世子民為了紀念他的功勞跟成就稱他為吳子。
  其在歷史上成為了中國歷史上的又一個大家,其集經濟、軍事、政治、醫學、文學于一身,不可不謂之奇跡。
  李治這邊正想哪,突然聽到通訊器里面就是一陣大亂,一個果然成了遭遇戰的想法讓李治一下子變得精神起來。
  他現在有種貓見到老鼠的感覺,他一把拿起對講機在指揮官通用頻道開始喊話:“所有部隊注意,所有部隊注意!炮火準備!蘭子,蘭子,聽到請回話!”
  “司令,我現在在指揮,敵人很多正在攻擊我的部隊呀!”對講機里面傳來了西園寺蘭子焦急的聲音。
  “蘭子,別急,報一下敵人的方向跟坐標。我們將提供延伸炮火射擊!”李治大聲喊道。
  “十二點鐘方向,坐標……”西園寺蘭子的聲音在對講機里面響起。
  “二炮聽到沒?給老子狠狠的打!”李治對著對講機里面惡狠狠的喊道。
  “是!都他娘的給老子揍他小舅子的!”對講機里面傳來了二炮的吼聲。
  二炮的話音剛落李治就聽到戰車外面的隆隆炮火聲,然后他又對著對講機大聲喊道:“老黑,老黑,我是李治,我是李治,聽到請回答。”
  “司令,收到,我是黑如水,請指示!”對講機里面在一陣輕微沙沙聲后聽到了炮火聲中的黑如水的喊話。
  “按照第二方案執行計劃!通知血刃他們!”李治對著對講機大聲喊道。
  現在外面的炮火聲非常的大,不大聲點對方根本聽不清,現在就體現出山東人嗓門大的優勢來了,由此可見嗓門大有時候也不是一件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