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552 居家必備之利器


  許久,皇甫緒娟才止住悲痛,她淚眼朦朧的抬起頭,一方潔白的手帕已經遞了過來。
  “謝謝你。”皇甫緒娟用手接過了李治手中的那方手帕。
  那是一方白色的手帕,上面繡著四個字:心如止水。
  是啊,什么時候人能做到心如止水就好了。
  皇甫緒娟略微一滯,接著就用那方白色的手帕拭起淚來,而李治卻是背過了身子順手點上了一支煙。
  給李治點火的趙飛博一陣兒郁悶,他現在跟那些警衛在一邊端著槍那是站在那里也不是出去也不是,有些不知所措。
  他害怕對方襲擊李治,現在看來已經是沒什么危險了,而他們這些人在這里看司令的情感劇,萬一他手下一個嘴不嚴實,這司令追究下來第一個可是要找自己啊!
  博現在心里也很忐忑,這不李治一點煙,人家就趕緊拿著打火機過來了。
  到這一幕一笑沖著趙飛博擺擺手示意那些看客們出去,于是趙飛博如獲大赦,一家人那個出門速度就別提了,就跟那瞬間一動似的,看的李治一陣兒搖頭。
  李治抽了一根煙才緩緩的轉過身子來,現在皇甫緒娟還在那里抽泣卻已經不是那樣的大哭了,于是李治淡淡的說道:“你,明白了嗎?”
  “我該死!槍斃我吧,求你了~”皇甫緒娟一下子從椅子上跪倒了地上。
  無力,現在明顯的可以看出她知道自己的錯誤了。
  現在的她來說只是一種解脫而已。
  甫緒娟想的不只是這些,她想自己承擔下所有的罪過,然后一個人倒在一片荒草之中,這樣她就可以向那些冤死在她制造的災難下的人們謝罪了。
  不愿在生活在這樣一個亂世,也不愿在對不起任何人,哪怕別人對她再不好,她也不會對別人不好了。
  她發現有一種情感叫負罪感,以前的時候她還不信,直到她殺了無數人成了魔頭,才了解到什么叫負罪感。
  她愿意為自己所犯的錯誤買單,也愿意來生為今生所作的孽贖罪,只要不再像現在一樣的不安。
  只要不再過那種看似逍遙卻一點也不快樂的生活,她愿意,是的。
  死對她來說已經是無所謂了,因為她早在一年前已經死了,自從生化實驗她就已經死了。
  她成了喪尸母體,一開始她也是這樣想的,所以他們計劃了報復人類的行動,但是結果并不像他們所想的那么有成就感,一點也不值得炫耀。
  當人類文明瀕臨毀滅的時候,她驀然回首,發現以前的世界是多么的美麗,是多么的令人懷念。
  但是無論她在怎么懷念,她再也會不到以前。
  她也再不是以前那個穿著漂亮衣服走在大街上引來無數艷羨目光的女孩兒,成了一個個畏懼跟憤怒熱眼神中的女魔頭,這,就是區別。
  這個世界上很多人,很多事兒,一旦一個錯誤決定就會讓你進入極其被動的境地。
  不管這事情是不是因為而誘發的,它會繼續的讓你錯下去。
  甚至你想回頭都不能,直到被那股子推力推倒毀滅的境地。
  皇甫緒娟在李治面前開始了懺悔,她把她以前向神父懺悔的話語一一道來,說得情真意切,字字含情句句帶血。
  “別這樣,先起來。”李治聽后就是一陣兒的憐惜。
  這么一個美麗的女孩兒,讓人看著就想抱在懷里撫摸兩下的女孩兒居然如此的脆弱,今天她的柔弱一面完完全全的呈現在李治面前。
  李治本來只是想打擊一下她,沒想到這個女孩兒居然一直在悔過。
  這讓李治很震驚,這個女孩兒雖然犯過錯誤,但是她的心地是如此的善良。
  李治很喜歡這種女孩兒,因為沒有人不會犯錯,而且這個報復人類并不是她的策劃的。
  以前血刃隱隱約約的說過,所以眼前這個皇甫緒娟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執行者而已。
  這就像二戰時期的德國士兵,他們只是受了希特勒挑唆才開始屠殺猶太人跟其它國家人民的,他們并不是元兇。
  當他們幡然省悟以后依然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
  人也是這樣,人犯錯并不可怕,但當他們省悟的時候他們不一定不行,也許他們會比那些成功者做的更加出色。
  “不,人家不起來,李司令讓人家死吧!”皇甫緒娟此刻已經在地上磕氣頭來,盡管沒有磕出血,但也是碰的水泥地砰砰直響。
  “妹子,別介,你看著又不逢年過節的,你就給我磕頭,我這可沒錢給你。”李治見勸說無效就來了一陣兒玩笑話。
  而皇甫緒娟猶豫了一下,依然沒有理睬李治還是在磕頭不已。
  李治見狀靈機一動大聲說道:“我靠,妹子你走光了,我暈!流鼻血了。”
  這一句話讓皇甫緒娟一下子停止了動作,人家迅速的轉身起來了,可見無論什么時候女孩兒對走光還是非常在意的。
  許久皇甫緒娟才滿臉通紅的問道:“你,看到了?”
  “切,小Case!哥何止看到過,那天夜里都摸過。哎呦”李治在一邊炫耀性的說了起來,但是還沒說完就被對面的皇甫緒娟一耳光扇在了臉上,這一下對方可是沒留情,于是李治他娘的真的就流了鼻血。
  由此可見,人不能太囂張,尤其面對漂亮妹子的時候,不能因為人家脾氣好就他娘的什么都敢說,要知道胡說八道是有代價的,這不李治胡說的代價這就來了。
  “哎呀,出血了!啊~我完蛋了。”李治一摸鼻子出血了,人家一邊用衛生紙堵鼻孔一邊來了個往下倒的慢動作。
  這他娘的倒地還需要三分鐘,氣得對面本來要求死的皇甫緒娟頸一下子笑了出來:“嘻嘻嘻,你真能演戲,讓你氣死了。”
  “你不求死了?”躺在地上的李治睜開一只眼睛看了看皇甫緒娟問道。
  “那,你先說,剛才那個……到底有沒有看到?”皇甫緒娟滿臉通紅的問道。
  “沒看到。”李治聽后在地上壞壞的一笑。
  皇甫緒娟聽罷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但是她還沒有安心半分鐘,就聽到躺在地上的李治緊接著說道:“才怪哪~怨怨的,白白的就跟饅頭似的,而且阿~”
  “你住嘴!不許說!”皇甫緒娟聽后一下子撲倒李治身上用手去堵李治的嘴。
  李治一邊掙扎著一邊大聲的喊道:“你左邊的那個有顆痣,哈哈哈~”
  “閉嘴!不許說~”皇甫緒娟覺得身上滾燙,本來想堵李治嘴的她覺得李治好像用手環住了她的腰,她想掙扎果然被對方攬住了。
  而且時間越長她就感覺身體越沒力氣,最后她只求不被李治太沾便宜,用自己的手不停的抵擋著李治胡亂游走的雙手。
  李治當然也感受到了對方的變化,他也沒想到對方力氣這么大。
  要知道看著這么柔軟的女孩兒,這力氣怎么跟男人的力氣差不多。
  其實這就是喪尸病毒的功勞了,盡管她們是控制性母體,但是她們的身體組織也是得到了強化,雖然比那些喪尸體質要差,但是比人類的身體明顯的要好。
  李治感覺對方力量是自然的,就像原先莫嫣然的力氣也是很大,李治當時好一陣兒感嘆。
  要知道原先莫嫣然可是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兒,但是經過生化實驗之后,她們身體力量上都得到了加強。
  但是李治卻不知道,人家還一個勁用力再用力,幸虧對方是些女孩兒,遇到男性她們的身體會變軟,沒有力氣,所以李治好歹的將皇甫緒娟抱在懷中。
  李治本來沒有這個想法,他只是想氣氣皇甫緒娟而已,沒想到對方這么湊趣居然爬到他的身體上用手堵自己嘴,自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那老子就不能放過你了,老子又不是柳下惠,對不對,這捕捉到機會就要下手的。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女孩兒居然今天扇了自己兩個大耳光,自己還能放過她?
  當然不行,所以李治自然而然要讓對方補償一下。
  再說對方剛才從衣領之間也的確走了光,只不過沒李治說得那么夸張而已。
  而對方趴在他的身上,正好趁了李治的心,反正他這辦公室沒有他的命令都準擅自進入,所以李治就索性抱住皇甫緒娟親了起來。
  人家李治就是痛惜一點。
  皇甫緒娟是母體,這跟莫嫣然是一樣的,關鍵時刻掉鏈子。
  對于這個事情,李治覺得避孕套應該就是一個居家必備之利器。
  人家李治在山東河山基地的時候就想跟莫嫣然試試,反正李治是個不怕死的。
  對于喜歡的人人家那是義無反顧的。
  要不,李治在河山基地就差點為了莫嫣然試一下人家的新發現,只不過被莫嫣然婉拒了而已。
  李治用腿把皇甫緒娟的腿纏住,讓她不能動彈,雙手卻已探進了對方的衣服之內,皇甫緒娟口中嬌喘了一聲,便軟綿面的任由李治胡作非為了。
  李治感覺到皇甫緒娟的皮膚相當的好,非常的光滑,就像緞子一樣,手感非常的不錯。
  李治那天晚上就感覺到了皇甫緒娟皮膚跟身體,那種感覺讓李治一直念念不忘,沒想到今天又遇到了。
  李治自然不能放過了,現在李治已經掀開了對方的衣服,將皇甫緒娟的紋胸解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