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55 (中央部長也要聽我的)

防空洞里面的墻壁和路面都是水泥的,通道上面的燈照的路面非常的清楚,可以看得到墻上固定著的防水電纜。
  “李子,這邊封死了嗎?”牛隊長通紅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隊長,頂不住了!賤男春他們敗下來了!你看。”李子邊跑邊喊。牛隊長向李子的身后看去,果然他后面賤男春誰的邊打邊退,遠處還不時的傳來喪尸的吼叫聲以及人的慘叫聲。
  “狗日的,我艸!”牛隊長沒想到他們居然頂不住喪尸的攻擊,那么市長他們!他一想到這里,也不管那些武警,竟飛身往另一個岔路跑去。這是市長他們去的路,市長和幾個戰士在這里抵擋著喪尸們。牛隊長沒跑幾十步,就看到市長他們邊打邊撤了過來。市長滿臉灰塵,衣服上濺滿了鮮血,也不知道是他的還是喪尸的抑或別人的。牛隊長一看二話不說,從后面一把拉住了市長的胳膊就跑。市長剛打完子彈正在換彈夾,就被忽地拽住了,手一抖彈夾就落了地。他不由得大怒:“滾!這是誰?tmd給我放開。”
  牛隊長根本不管他而是大吼:“再來個人,和我把市長拖出去。其他的人就是死光了,也要先掩護市長撤退!聽見了嗎?你們這些狗日的。”
  “明白了,隊長。”剩下的戰士都知道市長不能死,他們可以,但市長不能。他們就這一個好市長,他絕對不能,他們也不答應。
  一個戰士回身和牛隊長架起市長的胳膊就跑,市長大怒就是不依,最后他們兩個拖著市長跑了。
  “牛宏亮!我撤你的職!你tmd混蛋,我瞎了眼!”
  “回去我槍斃了你!你臨陣脫逃?”市長一面掙扎,一面握緊了他手中的81。
  牛宏亮和那個戰士卻不管他,直接拖著市長奔防空洞大門口而去。經過李子他們那時,已經是險象環生了。賤男春他們幾個一見隊長拖著市長出來了,就明白了。幾個人像打了興奮劑一樣,怒吼著開著槍向喪尸壓了過去。他們明白市長的重要性!不是因為是他的地位,而是他的人格!
  啊啊啊!吼吼,牛宏亮和一個戰士拖著市長拼命的跑,他們身后不時的傳來慘叫聲和喪尸的吼叫聲。傍邊的岔路上不斷跑來些狗模狗樣的大官,他們奪路而逃。他們為了奪路互相謾罵著,打斗著,有些還互相開槍射擊,頓時擋住了牛宏亮他們的去路。
  “媽媽的,朝這些狗日的開槍!”牛宏亮頓時大怒,立刻單手持槍射擊。
  噠噠噠!噠噠噠!前面一排爭斗的狗官倒下了,其他人紛紛藏到岔路墻后。他們偷著往看墻外一看,只見兩個武警拖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沖了過來,都是不由得大怒。
  “tmd!平時就養了這么些狗東西!看他們現在能耐的,敢朝老子們開槍了!md都給我瞄準,等等過來就給我射擊。”一個“大官”罵道。
  “喲,牛宏亮小子牛b啊!敢開槍打老子!tmd這些狗日的武警也就是老子們的一條狗!今天敢咬人了?老子他媽今天斃了他,都準備!”另一個“大官”也是勃然大怒。
  “反了他了!他們支隊長平常見了我就差叫親爹了,下面的人這么狂!狗日的,等等給老子打……”又一個大官揶揄道。
  頓時水泥通道里充滿了一片謾罵聲和傷員的呻吟聲。
  “牛宏亮!你敢朝國家公務員開槍?你大了膽了!反了你了!”市長聽見牛宏亮開槍開槍先是一驚,之后變得勃然大怒:“誰讓你開槍的!沒個數了?你這個殺人犯!”
  “tmd,你是中央部長現在也得聽我的。老子說了算!等等你槍斃我也行。”牛宏亮根本不管市長的大罵,他和另一個武警死死的拖著不斷掙扎的市長。
  “你混蛋!誰教你的?哪條軍事條令告訴違抗命令的?”市長聽到牛宏亮如此強硬,不由得大聲斥喝他。
  “你不能死啊,首長!你死了老百姓怎么辦啊?”牛宏亮頓時感到委屈,哽咽著嗓子說道。
  市長聽后心里一陣感動,他知道這些武警平時是不會違抗命令的,只是那些公務員爺爺們做得太過分,他們看不下去了。其實不僅是他們看不下去,就連市長也看不下去,但人家上面都有人,你能怎么著?他原本想精簡部門和人員,這計劃剛剛制定好,就叫上面好一個敲打。上面說的也很藝術:“黨市長,你做的不錯,也很有前途,可這政治生涯才剛剛開始,一下子隕落了也不好。是不是?要從大局著想。不就是多養活幾萬個閑人嗎?何必動真格哪?糊弄糊弄中央就行了!中央那幫人最好騙了!呵呵,要想開些……”平時強拆的什么他總是反對,但一家人拿他當怪胎。想到這他也很無奈……
  一轉眼牛宏亮和那個武警拖著市長就跑到了幾岔路口。眾人剛要開槍卻看見滿身是血的市長:他頭發白了一半,嘴唇已經龜裂,手里還拎著把膛線都快磨平了的ak,身上不停的往下滴著血,衣服褲子什么的很多地方都已破爛了,一看就是和喪尸搏斗過。其實剛才市長牛宏亮的對話眾公務員都聽見了,他們全都震撼了。他們沒想到黨市長竟是如么無私的人,平時那個不苛言笑清廉嚴肅怪物,現在讓他們震撼了!這是一種心靈的撼動,有時心靈的震動是有很大的力量的,而且是種無形的力量。他讓他們感到羞愧,他們詫異了,本來以為人人都是無恥的自私的,但今天在危難的時候,市長竟然挺身而出和戰士們一起勇斗喪尸!為了什么?為了什么啊?只是為了救這些平時里說他壞話的他們。一霎那,人人都忘了朝這個“該死的混蛋”市長開槍,眼里卻是流出了一種液體,這種液體學名叫做眼淚。這一刻他們明白了一個詞:公仆。
  牛宏亮他倆拖著市長飛奔,市長卻在朝那些哭泣的公務員大喊:“同志們快撤啊,把我拉下來!我掩護你們,牛宏亮你個狗日的!你把我放下來!”
  “大家快走,喪尸馬上就來了。別傻站著?王宏偉!帶著人撤退。快!你敢不聽?我撤了你!”
  那個叫王宏偉的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他哭著大喊:“tmd!今天老子拼了,是漢子的站出來!剛才市長掩護我們,這次我們掩護市長!是男人的站出來!”不時有流著淚的公務員站了出來,大概有十幾個公務員站在他的身后,都握著ak或是手槍,這是牛宏亮他們從警察局地下彈藥庫里弄來的。王宏偉他們十幾個人端著槍瞄著對面的這個幾岔路口匯合方向。那些和他們搶路公務員紛紛流著淚和他們告別,他們扶起了地上的傷員,竟然很有秩序的撤退。后面不時有公務員趕到……他們今天被上了一課,感情是可以傳遞的。
  “老王,好樣的!”一個公務員在經過王宏偉身邊時拍了他肩膀一下。
  “老王,我tmd平時瞎了眼!對不起”另一個公務員含著淚給王宏偉鞠了個躬。
  “王哥……”
  “兄弟……”很多認識王宏偉的紛紛和他打招呼。
  過了一會兒喪尸們就沖了過來,王宏偉看著越來越近的喪尸群,居然笑了,他認為這是他平生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平時他指揮強拆老百姓的房子;他醉酒開車撞了人不但瞞報,還逼別人私了;他貪污了3000w,他收了開發商17套150平方米的房子;他有兩個二奶,五個情婦;他和黑社會一起欺負老百姓;他欺上瞞下,橫行鄉里;壞事干的太多了。現在他笑了,笑得是那么開心,他手里的槍卻是響個不停。噠噠噠!噠噠噠!吼吼吼!吼吼吼……當黨市長被牛宏亮他倆拖出防空洞時,聽到最里面傳出了王宏偉的慘叫聲。
  外面的武警和民兵已經封鎖了現場,幾百把槍對準了防空洞口。很多老百姓聽說市長的事情了,一家人哭成了一片,都以為市長死了。在防空洞外流著淚的武警和民兵還要阻止老百姓沖進洞里去救人,一時間武警和民兵主要任務竟成了阻攔老百姓。上千的老百姓一邊不停地哭,一邊怒罵武警和民兵,還有些居然和武警打了起來。一時間防空洞外亂哄哄的,局面甚是混亂。就在這時一家人看著渾身是血的市長被兩個武警拖了出來。他手里握著滴著血的ak,渾身破破爛爛,老百姓情緒一下子就失控了!武警和民兵也都呆了。
  憤怒的老百姓沖破了武警和民兵的封鎖,一家人不亂青紅皂白將牛宏亮二人打倒在地,又踢又打的!卻是把市長扶了起來,不斷地有人給市長下跪,瞬間就跪了一大片,一家人嗚嗚的大哭起來……武警和民兵有些也哭著下了跪。倒是市長勸開毆打牛宏亮他們的人群,組織人手封住洞口,不停的勸著老百姓回了防御工事,大家才極不情愿的回了小區。而在這時那些公務員一個個抱頭鼠竄的出了防空洞,不停的有人跑出來,牛宏亮看人差不多了直接讓武警把防空洞給封了。盡管里面少數人還沒出來,那也沒辦法,不然老百姓就倒霉了,于是40cm厚的水泥大門被封上了。
  過了一會兒里面傳出了砸門和求救的喊聲,市長急得讓武警們開門,但牛宏亮就是拒不執行。隊長不讓開,武警們也很無奈的看著市長在發怒,但緊接著里面又傳出了喪尸的吼叫聲和人們的慘叫聲。所有人心里一暗,那些沒出來的全遇難了。這些死去的公務員,特別是王宏偉他們雖然平日里干盡了壞事,但是大部分還是無辜的,他們只是執行上面命令而已,頂多是幫兇吧。王宏偉和留下斷后的公務員在他們生命的最后一刻時明白了一些事情:這是以前他們不去想的也是他們不愿想的。現在他們明白了,他們解脫了,他們現在問心無愧!他們也得到了一些東西。有人感激他們,有人佩服他們,也有人諒解了他們。
  有一個人望著防空洞大門不停的落淚,他知道那個平時一向瞧不起他,說他壞話使絆子的下屬局長遇難了,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救了自己。他現在很內疚,他還是沒能救得了他們,他們也是老百姓啊!黨市長的淚水不停的落在地上,不一會兒就濕了一大片……
  此刻李治的商務車內……
  “防空洞安全嗎?”劉蕓不由得問起李治。
  “安全,我和你們說啊,那地方我去過,喪尸進去了出不來,出來了進不去。”李治此刻心情非常好。
  “多么后的鐵門啊?”劉蕓問道。
  “水泥的!”李治一聽就笑了。
  “水泥的?”劉蕓一愣。
  “嗯!”李治點了點頭。
  “我給你們講個防空洞的笑話吧?”李治抬頭看了看反光鏡,發現莫嫣然不時的打量自己和劉蕓。“好啊,李治,快講”劉蕓很喜歡李治的幽默。
  “我從小被教育飯碗里不許剩飯,裝到碗里的就必須吃光。
  但是父母總想著孩子多吃點飯,飯碗里總是堆著座小山似的,我又不愛吃飯。于是每每望著飯桌上盛得滿滿的飯碗就非得扒拉出去一半之后才肯動筷子。后來老媽想了個法子。先帶我去參觀了一下附近的老防空洞建筑,特地給我看了看防空洞的拱形結構。
  然后晚上回家,裝上一碗飯給我,告訴我說:這碗飯底下是空的哦,我在米飯山里面挖了個防空洞。外面看著拱起來,其實里面什么都沒有的。幼小單純的我信以為真,捧起飯碗很開心的開始吃。吃著吃著不對勁,怎么我把那碗米飯山的尖尖都吃掉了,底下還有那么多飯?指著還剩半碗的飯,我質問老媽:你不是說挖了防空洞么,怎么下面還有飯呢?老媽不慌不忙:你吃上面那層防空洞頂的時候太用力,把防空洞壓塌了嘛。于是,很好蒙騙的我點了點頭,認可了這種說法,繼續賣力苦吃”“嘻嘻嘻,你好壞!”劉蕓聽后捂著嘴笑道。
  “李治,咯咯各”莫嫣然也是一陣莞爾。
  “嘻嘻嘻”秦琳也低著頭笑個不停。
  “唉,這小子怪不得能得美人垂青了。”張勇看到如此不由得仰天長嘆。
  “老大別調情了,看前面軍車都拐彎了……好像快到了。”呂均看了看前面不由得提醒李治。
  “哈哈哈,嗯,是快到了。”李治笑著看了看,的確已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