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556 在它頭上插上兩只腳

在黑如水力勸斯文顏的時候,三妖跟林平之同樣有人去招降。
  李治人家就是對這些母體展開了招降工作,畢竟這些將軍們用處太大了,要知道只有他們才能指揮動野外的那些“兵”,而這正是李治所需要的,所以李治又怎么會舍得殺他們哪?
  李治提出了以禮相待,這讓拿著鞋底滿大街亂轉悠的趙飛博郁悶不已,人最大的痛苦在于有才華不能發揮,而滿大街亂轉悠的趙飛博深深的體會到了這種感覺。
  皇甫緒娟在這里面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她的話語讓李治更加的堅定去招降林平之等人,必要地時候皇甫緒娟說她也可以幫忙招降,這讓李治一陣兒的得意,可見馬子跟朋友真的不一樣啊!
  這站的角度跟看問題的眼光的確不同,你看皇甫緒娟以前跟他說話的時候很多時候只是笑并不參加意見,現在人家就能設身處地的為你著想,所以說喜歡上哪一個妹子就一定要把她變成你的馬子,而不是朋友。
  不過有一點要明白,朋友比戀人來的時間長久,而戀人比朋友的來的關系親密,這個東西是不能兼顧的,就有點像魚跟熊掌,自古以來就是這樣。
  李治現在忙得事情不僅僅是研究下一步如何從福建登陸的問題,還有現在那些人類反抗軍如何組建聯合政府的事情,以及軍隊統一收編的問題,前兩者都好辦就是這個軍隊收編讓李治頭疼。
  幾乎所有的反抗軍領袖都反對軍隊國有化,因為那些人相對于他們的私兵,而毛爺爺槍桿子里面出政權話語幾乎人人皆知,所以為了這個問題,一家人在眾議院參議院吵得不可開交,搞得好好的議會跟鬧事似的。
  李治看著這一幕忽的想起了民國初年,孫文的兒子跟汪精衛在國會上互罵得情景,這事情有理就有弊啊!
  你這個議會制度就是讓人說話的,你也不能為了不吵吵不讓人家說話吧?
  這些人幸好都沒被允許帶槍,要不諾大的一個國會就成了戰場,但是盡管沒帶槍,人家也都是格斗名家。
  李治算是開了眼,沒想到國會很多人看似弱不禁風,他娘的打起仗來一個比一個猛。
  有的耍出梅花蟑螂拳,有的七星拳,還有的他娘的成了俄羅斯大蹾,他娘的抱著人一個勁的蹾個不停,不知道還以為那廝就是搞基建工作的哪!
  相對于軍隊收編問題,這個聯合政府組建明顯的進度很快,以致于在一周之內就有了雛形,畢竟這里mínzhǔ慣了,所以很多事情搞起來并不是很費力,這個有民眾基礎的。
  首先確定了臺灣屬于中華聯邦共和國中的一員(現在山東,琉球,臺灣都是),臺灣地區的行政長官即將mínzhǔ選舉得出,而最高法院的法官由原臺灣法院法官擔任。
  李治在這一點上面做的很聰明,全都是臺灣當地人,這外地人一個都不留,這樣以來他們活得了臺灣地方政府的一致好感。
  關于軍隊收編問題也在爭吵聲中斷斷續續的展開,按照李治的計劃,那就是臺灣這些反抗軍除了一部分編入國民警衛隊,其它的全部編入雄據天下大軍,成為解放軍的一員。
  而臺灣那些地方武裝的領導人提出了一個異議,編入可以能不能不在使用原先的軍隊名稱,直接稱雄據天下大軍,這樣他們好接受一些,這讓李治一陣兒的為難。
  因為王建橋曾經對李治說過,兔崽子,老子的部隊名稱絕對不準換,要對的起國家知道嗎?
  李治當時答應了,現在對方讓他放棄他對原先首長的承諾,李治做不到,這樣一來軍隊收編問題又成了用不用解放軍這個名稱上來了。
  臺灣那些地方武裝都認為如果使用解放軍,這樣的話聽著想他們被打下來的一樣。
  畢竟原先體制不一樣,你這樣很傷害他們的感情,而李治聽后也不樂意,哦?
  我們本來就是解放軍,這解救了你,你還要求我們改番號,哪里有這樣的事情,再說老子可是向老師長保證過得。
  要是王建橋知道李治放棄解放軍的番號,他能開個時空門,從異次元時空拿著回城卷過來,所以李治在這一點上死活不讓步。
  這讓那些反抗軍領袖很郁悶,不會吧?
  為了一個番號至于嗎?
  這李治不會是政委出身吧?
  要不就是政治部的。
  要知道我們現在已經服從你的領導了,你這能不能給個面子啊?
  我們都這樣求你了,怎么還不給面子啊?
  要是末世前立委敢這樣,他們早就一個大耳光閃過去了,先嗆聲再用雞蛋攻擊,無論藍綠他們都這樣干過,甚至一些自稱島國人的臺灣政客也被他們這樣襲擊過。
  黑如水知道李治的事情后,人家也沒管,人家現在忙著招降那些將軍,再就是制定搶灘登陸計劃。
  他們過幾天要進攻澎湖列島,現占領那邊再去福建,而在軍隊中還有一部分將領的意見就是去占領呂宋國。
  ***末世前讓中國那么丟臉,麻痹占了那些***領土,讓他們再囂張,是不是自打清朝不進貢他娘的就開始犯賤啊?
  老子他媽還就不怕犯賤的,犯賤就要狠狠打,打得那些傭人跪在地上唱征服!
  末世前收拾不了你們,末世我們還收拾不了?
  這一點包括李治在內都贊成!
  一時間民族主意情緒高漲,黑如水盡管知道這是二炮跟李健的餿主意但是你還沒法說,因為人家已經成功的把民族主義煽動起來了,這樣就影響了他們登陸福建的計劃。
  這件事說起來,還是愛浪的主意,怎么這么說哪?
  就是那一天,二炮他們在作戰室看地圖的時候,愛浪一眼看到呂宋國離臺灣不算遠,于是人家就開始浪起來了,有是什么鄭和下西洋,又是什么呂宋太囂張之類的,說的一家人火大。
  李健一聽又開始大講特講末世前呂宋是如何勾結老美想對付我們中國的,李健講的這些在場的軍官誰不知道?
  當時那在國際社會也是鬧得沸沸揚揚的,讓中國人丟盡了顏面,現在看到呂宋離臺灣不算遠,一家人就開始商量怎么拾掇這個兔崽子。
  正好二炮也聽到,二炮什么脾氣,人家一腳就把一把椅子給撂了,***,老子們先去修理修理這個傭人國吧!
  讓你麻痹在說中國領土是你的,老子他娘的直接把你打下來,讓你也成中國帝國的一聯邦,看你***還嚷嚷!
  李健聽后嘿嘿嘿就是一陣兒的jiān笑,笑得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陣兒發毛,李健這廝他娘的就是jiān商投胎的,笑起來也他媽忒像了吧,于是一家人就問李健你笑什么哪?
  這么難聽。
  李健見眾人不解,于是就給一家人講起了他不動兵的方針。
  人家先給你傭人國派點末世前的貪官去,然后派點制造地溝油的jiān商去,再派點野蠻執法的城管去,最后強拆辦的也過去,你他娘的也就五毒俱全了吧!
  這樣即便不用打,傭人國照樣得跪了一地唱征服,還得跪求著他們這些人放他們一條生路,讓他們收回那些“核武器”。
  如果看他們傭人不順眼直接扔原子彈就是,何必派貪官等四害過來害人哪?
  說得一家人大笑不止!
  但是一家人也下定了決心要打呂宋國,占了它再說!
  打倒它,在它頭上插上兩只腳讓它永世不得翻身。
  這不,在開軍事會議的時候二炮的第二軍所有高級軍官都他娘的“二”了,一個勁的要求打呂宋國,先占了它再說。
  而二炮等人在陳述原因的時候大講特講末世前此賊的所作所為,說得李治一肚子焦躁,于是也加入了狂揍傭人國的隊列。
  這讓黑如水有些哭笑不得,這傭人國打不還是一句話的事情,但是他們自己國家還沒恢復,又何談海外領土啊?
  黑如水知道這個民族主義情緒雖然好,但它會讓人看不清眼前的事情,他們現在的情況就像自己家里還沒打掃干凈,收拾好就去別人家里幫忙,你這個是不是越幫越忙啊?
  能不能先忙完自己的再忙別人的阿?
  在會議上黑如水堅持了自己的觀點,而他的觀點得到了很多參謀以及軍官的支持。
  這樣一來二炮那群“二”們就不答應了,于是乎在會議上展開了一場唇槍舌劍,其結果自然是黑如水勝出,用李健的原話來說就是嘴真毒!
  夠黑!
  李健就不明白了,黑如水這廝怎么生的?
  你他娘的能不能有事說事,非把別人講的一錢不值,你最厲害,真能!
  說得別人都跟笨蛋似的,你最聰明,你第一,行不行?
  真是!
  沒見過這個樣的,還動不動帶上點人身攻擊,動不動來上一句:你這次懂了嗎?
  他娘的當人家是你學生哪?
  別覺得當了幾年的小學初中老師就牛.比,老子原先的班主任哪一個比你差?
  都被老子玩的神經不正常了,今天也不差你這一個,于是李健在場外轉了三圈,又跳進圈內加入了對黑如水的嘴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