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559 臥槽真的有這么神奇


  卻說上一章講到二炮見那些反抗軍領袖都不同意他的收編計劃,于是提出了賭的意見。
  這個建議一家人都認可,因為他們一者考慮到李治勢大,二者李治這廝居然有喪尸部隊,而且外面人家的部隊都帶來了,不同意就要打得。
  二炮提議賭博,這些人就是一陣兒暗喜。
  這賭博人家是最不害怕,這里面有個叫陳永生的,他本來就是地方的黑社會,人家經營的就是大賭場,這說話篩子賭博什么的對人家陳永生來說可是小意思了,這不是關王爺面前耍大刀獻丑嗎?
  于是陳永生也同意二炮的提議,下面的人見陳永生也同意了,于是二人開始賭計大賽
  一開始這二人先玩擲骰子,陳永生將三只骰子放入擲筒中,一只手握著擲筒在空中搖晃個不停,一邊吆喝個不停:“瞧一瞧看一看了,押大押小度了”
  “都看誰哪?押錢都快押錢啊”二炮見周圍那些圍觀的眾人都在看戲不由不滿的嘟囔起來
  “哎,哎,哎我說你們倆不是要決斗定勝負嗎?怎么把我們這些認也拉近去了?”一邊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的反抗軍軍官不滿的喊道
  “黃啟發,我說你有沒有幽默感?賭這東西加上點彩頭不是好嗎?”陳永生一聽那音就是黃啟發
  這廝就是摳門,什么事情牽扯上錢他一準出來擋,這不是人家又開始擋
  擋,擋,擋尼瑪啊?
  不知道賭博就是要再加上點彩頭嗎?
  這叫什么?這叫錦上添花
  是,老子們用骰子定輸贏,但是沒人規定不能再賺上一筆小財?
  于是陳永生也就嚷嚷了起來
  他這么一說,點燃了周圍人群中的賭徒的激情
  一家人開始又喊又叫的往桌子上扔錢,不一會兒就是一大堆,喜的二炮兩眼冒光
  陳永生此刻將手中的擲筒扔了起來,然后在空中一把抓住猛地扣在桌子上,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被吸引了過來,不時有人在大喊開筒,
  二炮見陳永生手法如此干凈漂亮,也不由得盯著那骰子沉思起來
  這一切都被陳永生盡收眼底,他感覺很滿意,他從小就在賭海中游蕩,不但耳濡目染深受賭技浸淫,還受過名師指點,素有小賭俠之稱
  人家玩起來這個來那是得心應手,相當的自如阿
  他見大家都被他的賭技所吸引,不由得得意洋洋的朝二炮說道:“候軍長,你看,兄弟不敬之處還請多海涵”
  說罷他猛地一下子揭開擲筒,整齊的三個六排在一條線出現在眾人面前
  引得一家人一陣驚呼,三個六啊
  這簡直絕了贏定了
  二炮見了微微一笑,他大咧咧的上前拍了陳永生肩膀一下說道:“行啊兄弟”
  陳永生聽罷得意的撇了撇嘴,但二炮之后的話語卻讓他大跌眼鏡
  “但是我覺得,你他娘的這技術是不是跟你師娘學的,三個六那有這么擺的?
  還是老兄我給你重擺擺”二炮說完也沒看陳永生那張扭曲的臉,而是一只手拿起擲筒,另一只手將三個篩子扔上天空
  只見那三個骰子在空中不停的翻滾中,就像三個高空跳水的運動員一樣,不時的旋轉著,當那優美的弧度即將落地的一瞬間,被那擲筒海底撈月般的裹了進去
  二炮拿著那只擲筒開始了雜技表演,他不是把擲筒從前面扔起來,然后在背后接住,就是拿著擲筒圍著腰跟呼啦圈似的搖晃個不停,看的周圍那些人眼花繚亂的,不時有人去揉自己的眼睛
  二炮在將擲筒扔起的一瞬間一轉身拿起近身另一側藍色茶幾的一杯冒著白色熱氣咖啡喝了一口
  而這時擲筒已經快要摔到桌子上了,二炮不僅背對擲筒而且手中還有咖啡,看的李健誰的手心里都攥了一把冷汗
  但是片刻之后他們便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
  只見二炮在擲筒摔倒桌子上的一瞬間猛然出手將擲筒砰的一下扣在了桌子上,然后坐在一邊的椅子上跟幾個軍官說笑著喝著咖啡,看的周圍一群人都是心驚肉跳的
  不知道二炮那擲筒里面的篩子到底怎么樣,要知道陳永生可是三個六啊
  二炮這么玩,是不是三個六不說,那個落地的角度想必骰子排列不佳,于是有人不時的發出偷笑聲
  二炮也不在乎,只是一個勁的跟黃啟發套近乎:“黃啟發,這名字怎么聽著這么熟啊?
  我說大黃~
  你哪里人?”
  “哥,大哥能不能不叫大黃這稱呼,聽得太刺耳了”黃啟發被二炮的長音呼喚的全身發滲,知道的知道他在喊人,不知道還以為他在喚狗哪
  “行,不叫就不叫,我說,那個大黃~
  你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聽說過”二炮記得黃啟發這個人好像在歷史上也是個名人來著,記得好像電影上還是電視劇上出現過這個名字來著
  可能跟黃宗羲是一家,要不他怎么這么耳熟
  “……”黃啟發被二炮搞得好一陣兒無語,感覺眼前這個黑廝不是故意的難為自己就是成心使壞讓自己難看,要不怎么一邊答應一邊損自己哪,惹得周圍的那些熟人都笑自己,真是沒面子啊
  這也就是李治的軍長,要是換個什么黃子的軍長,他,呃,他也不敢打
  “我花蓮的”黃啟發聲音有些發顫兒的說道,生怕身邊這位爺爺在一句喚狗似的大黃脫口而出
  “哦,花蓮人啊~
  那個,我說,大黃~”二炮這話還沒出口就被在另一側等的有些不耐煩的陳永生打斷了
  “那個,我說,候軍長阿
  您大人大量,能不能打開擲筒再聊啊?兄弟們可都等著哪”
  二炮聽罷回頭一看,可不是?
  周圍一大幫子認眼睛都是大大的,可憐兮兮的等著那擲筒,二跑看罷會心的一笑,他一下就把擲筒解開喊了一聲:“來嘍~”
  于是乎,眾人定睛視之
  三個骰子摞成一起,就跟積木一樣整整齊齊的摞成了一條直線,看起來就像骰子三層樓似的,喝
  那個筆直就不用說了
  “臥槽真的有這么神奇?”一個軍官看到之后不由得贊嘆道
  “你他娘的懂什么,先看看是不是三個六,不然也贏不了,好看有個屁用?”另一個軍官聽到之后就是一陣兒反駁
  “就是看看是不是三個六?”另一個軍官也順著喊了起來
  一陣喧囂過后,二炮大嘴一咧對身邊的黃啟發說道:“大黃~你去看看那些是不是三個六”
  黃啟發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之后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不由得親自過去查看,而陳永生也是滿腹疑惑的走上前來,之后周圍的那些軍官呼啦一下全都圍了上來,都很好奇這三個骰子是不是六
  “上面這個是六”黃啟發看的真真的,最上面的骰子是一個六,他自己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拿開
  “靠下面這個也是六,不知道底下這個是不是了”黃啟發看到第二個骰子也是六的時候,不由得一陣贊嘆
  于是他又伸手去拿那個骰子,而正在這時,二炮忽的用胳膊一擋黃啟發手,冷冷的對一邊的陳永生說道:“陳司令,之前說過的話算數不?要是這個骰子是六,你們答不答應收編?”
  “這個……”陳永生聽到就是一呆,他一開始以為自己絕對能贏,沒想到今天碰到了硬茬子,想起他跟周圍那些人互不統屬,他這話就是一滯
  “嘿嘿,你們說話可得算話啊今天爺給你們亮了一手,你們別也給爺“亮一手”就行”
  二炮見陳永生遲疑的樣子就是一陣冷笑,黃啟發聽到這里那手也是訕訕的縮了回去
  周圍的眾軍官就是一陣兒的騷動,緊接著便是交頭接耳的商量起事情來了
  二炮看到之后就是一陣得意,這,自己的手法沒得說,玩他娘的這樣幾十個沒問題啊
  李健等將見狀連忙上來恭維二炮,又是給二炮捶背,又是給二炮捏肩的,活像拳擊手中場休息之后的情景
  這邊拿捏一通之后,那邊商量的聲音也是消散了,只見對面的陳永生跟黃啟發聯袂向躺在沙發上作按摩的二炮走來,這邊二炮還在爽著哪
  “哎,愛浪你他娘的捏哪里啊?這手法這么爛,跟店里的小妞根本沒法比”
  “軍長,人家是妞,俺一大老爺們的,怎么能跟那些神仙妹子們相提并論?”愛浪聽到之后便是一陣苦笑
  現在人家這個“浪人”也不浪了,做起按摩技師來,還真的是不行,可見按摩小姐人家也是憑手藝跟體力賺錢啊
  平常自己這個不知道的今天這么一試已是了解了為什么小姐們大游行的苦衷了,生活不易啊
  職業雖然不同但是情理卻是相通的,作為現階段的實習按摩技師愛浪總算體驗到了按摩女的艱辛跟不易了,看樣任何職業都能帶有色墨鏡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