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3)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3)     

末世橫行570 煤炭工套了身制服


  二炮等人沒想到等待他們的不是鮮花美女而是自己同胞的炮火警告,這讓二炮差點氣得冒煙。
  人家現在站在坦克上用地道的山東土話放聲大罵,罵得抑揚頓挫的,不但對面山上的士兵笑彎了腰,連自己那些部下也笑得不行了。
  這山東土話一出口,地球也要抖三抖。
  平時山東老鄉在一起用鄉音互相問候也就那樣了,周圍全都是山東人也沒誰笑話誰的,但是面對對面那一群福建人,人家直接笑的不行了。
  人家也紛紛用當地的方言回罵二炮,一時之間竟成了二炮爺爺跟對方福建人的對罵。
  “瑪麗隔壁阿!老子好心好意的來救你們,這不讓進去也就算了,還他娘的用炮火敲打老子,敲你妹啊!”二炮氣得把頭上的鋼盔都摔到了地下。
  二炮他們是在離對方還有幾百米遭到對方炮火警告的,這二炮跟李健的戰車開了過去,對方居然還不開門,一個勁的在上面用用閩南話調戲二炮。
  你想,平時只有二炮這臊張飛調戲別人的份兒,今天換成別人調戲他,這不讓他一下子發了毛。
  于是他就開始了魯罵,他這一罵對方倒是不警告了,因為知道了來人是中國人,不是島國人跟美國人大家都放心了。
  不過,城下這黑廝罵得也太難聽了,跟鄉下那叫驢叫喚沒兩樣,還帶大喘氣的,這讓這群福建士兵忽然童心大發,開始拿二炮開起了玩笑。
  “軍長,別罵了,先喝口水。”傍邊戰車上的李健爬到二炮的戰車遞給他一個軍用水壺,這個水壺是李健的,很多地方都調色了,大約五成新。
  二炮一邊罵一邊接過那個水壺來,打開喝了一口,然后噗的吐了一口:“臥槽,居然是酒?”
  “軍長,那種普通水還喝它什么?”李健見二炮被嗆了一下子一臉壞笑的解釋道。
  “嗯,這不太對阿!不過,老子他娘的喜歡。”二炮說罷將那盛著酒的水壺一揚脖直接灌了幾口,然后他用一只手抹了抹嘴角說道:“好酒!這酒地道!什么牌子的?”
  “馬祖高粱老酒。”李健得意洋洋的說道。
  他為了得到這酒可是特意去了一趟馬祖東引酒廠。.shouda8.
  他從酒廠老板那里搞到了很多,他跟二炮不一樣,二炮他們不是去搞白金龍就是在玉山弄玉山高粱酒了,而李健獨辟蹊徑,去了馬祖搞到了東引酒廠高粱酒的原液。
  因為李健老早就聽人說過臺灣東引酒廠的高粱酒名聞遐邇,是臺灣高級將領最喜歡的“司令酒”,其地位有點類似內地的茅臺,是臺灣的白酒之王,李健能不心動?
  他們去不了思茅市這到了臺灣還不搞點高檔酒?
  離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李健深諳此道,于是他也不管別人,在出發之前去了一趟東引酒廠,買了一大堆東引高粱酒。
  其味道你還別說,就是他娘的好,怪不得東引酒廠老板自己說用什么優良水質、古老的釀制工藝制成的,這一品嘗還真不是吹得,那口感醇香勁爽、綿甜悠長的,讓李健回味矍永啊!
  所以李健讓他們師專門用幾輛物資車乘著,他隨身也帶了幾壇,連軍用水壺都灌滿了東引高粱酒,口癮犯了就來上一口壓壓。
  這不二炮要水喝,人家正好拿出來顯擺顯擺。
  而二炮心里就奇怪了,自己在臺灣怎么就沒喝道這么好喝得白酒,他聽人說過東引酒好喝,但是他一個心思去弄馬鷹酒、八八坑道酒、漂洋過海,白金龍去了,偏偏就是漏過了東引高粱酒!
  記得當時李健還問他去不去搞東引高粱,他覺得去馬祖沒意思,還來了一句去他娘的東引高粱,現在真的去他娘的東引高粱了,所以它娘也就沒跟他一起來。
  二炮這一嘗就后悔了,于是他蹲下身子跟李健開始了討價還價:“哎,騷騷,我說,你這破玩意兒還用多少?”
  “軍長大人,什么叫破玩意兒,不合您老人家意,可以把酒還給我?”說罷李健故意的伸手去拿自己的水壺。
  “別別,那個騷騷啊,咱哥倆商量個事兒。”二炮連忙把水壺舉高以便躲避李健的過來搶水壺的手。
  “軍長,您老人家的意思是~”李健見二炮那個歡喜樣故意的拉著長音說道。
  他知道又可以狠狠的宰二炮一把了,在他眼中此刻已經是有大把大把的引著太祖頭像100字眼的紅色紙幣出現了。
  “那個,騷騷啊,你看,我那有一大堆馬鷹酒,你看能不能跟你這破酒換換?”二炮腆著臉只笑,笑得李健心中一陣膩歪。
  都他娘的嫌自己的酒破了,還跟自己換,于是他有些不情愿的說道:“軍長大人,小的換不起啊!”
  “哎,這話說得,就算我吃點虧,用馬鷹酒換你的,1.1:1怎么樣?”二炮在李健面前樹出了兩個手指頭。
  “別介,軍長,您老還是留著您的“馬英九”吧!我這酒只賣不換。”李健心中冷笑但表面卻是一副吃了虧不忿的表情。
  “那個……”二炮剛要說話,卻見對方的城門大開,一輛悍馬車在數輛坦克跟一群士兵的掩護下開了過來。
  于是,二炮朝李健打了個手勢,李健迅速回戰車,給后面的部隊下命令去了,而二炮的坦克卻是迎面開了過去。
  當二炮的坦克跟對方的悍馬一錯身的時候,兩車同時停了下來。
  對面悍馬上下來的正是白壽,二炮坐在坦克頂上不由得打量對方,發現這人短發、國子臉、劍眉、大眼,大約三十四五歲,一臉精悍之氣,一看就是一位能征慣戰的將領。
  于是二炮一笑,一個縱橫躍下坦克。
  而那邊的白壽等人也打量二炮,看罷不是有人偷著笑,就是皺起了眉,這老兄也太帥了點吧,這軍裝皺皺巴巴、臟兮兮的是不是幾個月之前就該洗了?
  而且頭發亂蓬蓬的,胡子拉碴好像拍電影中的丐幫長老,在結合他前面用怪腔怪調的聲音罵街鏡頭,不得不讓人贊嘆人世間居然有如此極品之人存在。
  這樣的人本身就是一個奇跡,那臉黑的就跟來自非洲似的,而且這一身打扮也不像是軍官,活像一煤炭工隨便套了一身解放軍制服。
  “你好,我是九蓮山據點的負責人,白壽。”白壽沖二炮友善的一笑,他身后張振鋒笑得在悍馬車里就沒出來。
  “哦,我是解放軍第*集團軍第二軍長候勇。”二炮抓了抓頭發,用粘著頭皮屑的手跟對方握在了一起。
  “你們軍區怎么樣?我看你們部隊的武器很健全啊!”白壽聽了大驚失色,不由得對對方高看,對方不但正牌子的解放軍,而且居然是軍銜比他高,這讓白壽跟后面的軍官都變得肅靜起來。
  “哦,你們是哪支部隊的?我看你穿著解放軍的制服啊?喲,師長大校來著!”二炮不由得看了一眼白壽的肩章笑了起來。
  “呵呵,現在不是了。我們不再是解放軍,而是保護當地的地方武裝了。”白壽顯得有些尷尬。
  要知道如果論軍銜他們這些人都要聽對方命令,但他顯然不愿意再聽對方跟部隊的了。
  因為,末世政府已經消亡了,而他們就是這些地方的王者,這個世界的秩序跟規則已經改變了,而他們這些人也戰到了歷史的舞臺上。
  每一個掌握權力的人都不輕易的放棄,不到最后一刻,他們是不會交出來的。
  “來來來,候軍長,里面請!”白壽將手一擺笑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二炮隨即跟著對方進入了那座依山而建的工事之中。
  而此刻已經日盡薄暮,那火燒云燒的天際格外的漂亮就好像彩色畫卷上最濃重的那一筆一樣。
  天邊不時有一些不知名鳥在空中盤旋,誰也不知道那些看起來很渺小得鳥為什么天天盤旋不停,也沒有知道他們到底來自何方,又要飛往何方,只有它們一遍一遍,一圈又一圈的在蒼穹中翱翔著,時不時還能聽到它們悲涼的鳴叫聲。
  李治跟黑如水是在晚上趕到南少林基地的,他們派出福島明等生化將軍在附近設立了隔離帶,為了防止文鶑生化軍團再一次對南少林人類據點進行突襲。
  他們在各個路口安排了間諜,空中的喪尸鳥也被組織了起來偵察附近方圓幾十里地外的敵情。
  李治等人當天晚上就在南少林據點外扎營,那一片片的坦克戰車讓人看上去好像末世前軍區之間軍事演習的場面,如果,沒有這場生化戰爭,那么現在又會是什么樣子?
  會變得美好還是變得更加糟糕,很多時候事情一旦發生,就會沿著這個故事車輪走下去。
  任何一個故事都是由一些偶然跟必然的事件組成的,這就要當時面對的人選擇如何應對。
  因為每一種選擇都會影響后面的結果,其選擇不同,結果必然不同,而故事就是有眾多人不同的選擇形成的。
  人生也是如此,每一個人的選擇會改變自己的人生,所以當你在選擇的十字路口時一定要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