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581 傳說中的草泥馬


  寒風中,出現了一座巍峨的高山,可能是因為初冬的緣故吧,上面顯得光禿禿的,很多樹木的枝丫上掛著些許發黃卷曲的樹葉,所以從遠處看這山竟是全是些巖石,顯得很蕭索。
  而一個將軍站在這座光禿禿的高山山頭的眺望著遠方,這是一個看上去很精神很陽光的男人,留著一頭短發,大約二十四五歲,身后背著一把雕著花紋的長劍,穿著一身灰色的風衣,他身邊還有幾個男女,打扮雖然各異,但可以看出明顯得與一般人不同。
  “我們到了哪里了?”那個站著眺望遠處的精神將軍轉頭問道。
  “嗯,前面應該快到龍巖市了。”一個比較矮穿著很干凈利索的男人接上了話,這個人眉眼明顯不如剛才那人漂亮,但是這人看上去非常的干練說話也是非常的響亮。
  “龍巖市?”那個小伙子自言自語的重復了一遍。
  “帥哥,不知道地理了吧?路癡了吧?嘻嘻嘻”一個長相漂亮女孩兒拉著另一個眉眼俊俏的女孩兒倆人在一邊笑了起來。
  “美女,龍巖市在福建哪里啊?”那小伙子聽后直翻白眼,在他的印象中還真不知道龍巖市在福建哪個地方。
  這些天他們跟敵人的追兵打個不停,幾乎就沒休息過,馬不停蹄的不停轉移,有時候明明認為在福建,誰知竟回了廣東,有時認為在廣東誰知竟進了江西,反正在江西廣東福建這三個地方跟對方的部隊打起了游擊。
  眼前這個人就是前文書介紹過的“南帝北皇”的帝宇平月山,而那個矮個子男人就是他的好朋友藏鋒,那兩個女孩兒是曾經刺殺過平月山的林佳潔跟星紫。
  他們這些人被鱷魚手下大將張君寶的部隊在廣西廣東擊潰后一路向東北逃竄,而對方由于拉的戰線太長,在到達廣東邊界的時候也達到了弓弩之末。
  但即便如此還是打得平月山潰不成軍,這手下的兵那是天天換,從最初的廣西兵換成后來的清一色廣東兵,再之后又成了江西兵,這不成了現在的福建兵。
  平月山也搞不懂為什么對方的部隊那么厲害,但是張君寶真的很猛,他跟藏鋒兩個人雙戰都打不過他,而張君寶的副將狼覃也是一個猛男,這些人跟瘋狗似的咬傷就要掉塊肉!
  平月山也不明白他們從哪里搞得那種猛獸喪尸,這種由喪尸虎獅子豹子熊等大型猛獸組成的猛獸軍團,給予了平月山人類喪尸部隊以重創,他們的部隊在對付這種猛獸軍團的時候顯得有些束手無策!
  別的不說就連狼覃手下的生化藏獒部隊,他們的喪尸部隊也對付不了。
  “這狗日的張君寶去了趟青藏成了仙了?”這是平月山的將軍洪峰的原話。
  洪峰是平月山軍團中最先跟狼覃部隊交手的將軍之一,他做夢也沒想到對方手中居然有這么一張王牌。
  本來他的部隊跟敵人的部隊打得難解難分,沒想到從敵陣中突然殺出一支奇兵,這支奇兵不用說就是剛才介紹的生化藏獒部隊了,當那些體態如同小牛的生化藏獒一加入,戰場形勢立馬改觀,洪峰的部隊居然抵擋不住,一下子就垮了下來,再之后就是敦科爾克大撤退了。
  洪峰再之后回憶那場戰斗的時候都是用噩夢來形容,對方的手下那些張牙舞爪的畜生讓他想起了《西游記》中的妖魔鬼怪,這以參戰還了得,人永遠都打不過畜生的,如果想打過畜生要么動腦子增強實力,要么就把自己變得比畜生還畜生!
  唯有如此,才能打敗敵人。
  而洪峰自咐自己又沒長了一副畜生相,也不會做出比畜生更畜生的事情來,所以打敗狼覃對他來說真的很難。
  第二個遭遇滑鐵盧的是平月山手下另一個叫做楊不凡,楊不凡從小一直就自命不凡,當然遇到一些不講理的事情他也會打抱不平,這次平月山令他出擊,他自然高興的很,而對方的狼覃卻一個勁的蔑視他,這讓楊不凡很生氣。
  楊不凡在對方挑釁他之后就喊出來,你不給老子一個說法,老子就給你一個說法的口號,于是狼覃的部隊跟楊不凡的部隊就站在了一處。
  一開始楊不凡的部隊打得很順暢,一直殺散了對方的前鋒,這時,狼覃不干了,他的藏獒軍團又出擊了,這些靈活的畜生們,用著鋒銳的牙刀跟尖利爪子,它們對付巨型喪尸就像單挑巨熊一樣,一機會就豁開對方的肚皮,搞得那些龐然大物們開膛破肚;而那些敏捷性喪尸在對付生化藏獒的時候總算吃到苦頭,因為藏獒真的很厲害。
  傳說中二郎神的愛犬就是雪山上的藏獒馴化而成的,而朱無能他親爹的師兄那么厲害的人物,也曾被哮天犬搞得狼狽不堪,由此可見藏獒真的厲害!
  在西藏等地,藏獒是看家的最好動物,他們比一般的狗厲害的多,它們可以一只藏獒擊退多條餓狼,如果有狼襲擊了主人的羊群,藏獒就會在晚上消失,幾天過后它們便會拖著那些襲擊羊群的惡狼尸體出現,經常殺一片惡狼。
  還有的藏獒能單獨對付雪豹,或者棕熊,它們用著相當強悍的實力跟敏捷的身手,而生化病毒讓它們的身體力量速度都得到了強化,它們成了真正意義的殺人利器。
  敏捷性喪尸在它們面前變得黯然失色,它們速度沒有生化藏獒快,攻擊力沒有生化藏獒強,力量也遜于生化藏獒,唯有智力勝過對方,但是那些生化藏獒卻不給對方施展其智慧的機會,于是它們打得楊不凡的部隊落花流水,而楊不凡也做了洪峰第二,跑了一個倒數第二名阿!
  “藏鋒,你手里牽著的那玩意兒叫什么名字?”平月山早就注意到藏鋒手里牽著的一個四不像了,平月山從來還沒見過這么丑的動物,不過這東西背東西很好使,藏鋒好像在江西的時候就搞到了這么一個玩意兒。
  不過這玩意兒真他娘的丑,這是平月山心里一直想說的話。
  “嘿嘿,不知道了吧?要不要給你們科普一下,美女們?”藏鋒沒有理一臉疑惑不解的平月山而是把頭轉向一邊同樣有些疑惑的星紫跟林佳潔。
  “嘻嘻,帥哥,講講啊?這東西怎么這樣丑呀?看上去既不像羊又不像馬的。”林佳潔見藏鋒賣弄隨即笑著問了起來。
  “哼,本姑娘沒興趣!愛講不講。”星紫用一只漂亮的大眼睛暼了藏鋒一眼,藏鋒頓時有些心旌搖蕩。
  “嗯嗯,這玩意兒就是傳說中的草泥馬!”藏鋒一欠身頭一低雙手向后一擺做出了一個很紳士的介紹狀,但那話語卻讓對面的幾個人笑得不行了。
  “嘻嘻嘻,你真壞,沒你這么罵人的。”林佳潔捂著嘴笑了起來,那身體不時的顫抖,由此可見藏鋒這話對她的殺傷力。
  “切!藏鋒罵人也不用這樣吧?無聊!”星紫貌似感到很無趣,她聳聳肩有些厭惡的看了藏鋒一眼,藏鋒讓她一看頓時覺得七魂被她勾去了兩魂。
  “哈哈哈,藏鋒,沒你這么開玩笑的。你這不是罵人嗎?”平月山聽后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暈,別不信啊!這玩意兒真的叫草泥馬!”藏鋒見平月山等人不信,變得有些紅頭糟腦起來,當然他一開始嘩眾取寵的意思也是有的,但是這東西的名字就是叫草泥馬。
  “你說的不會是羊駝吧?”一邊的楊不凡有些疑惑的問道。
  “然也。”藏鋒見楊不凡識破了,不由得意的抱著雙臂閉著眼睛點了點頭。
  “羊駝呀?怪不得我看著像駱駝哪。”林佳潔聽后撫摸起那匹羊駝身上的羊毛起來,那羊駝身上皮毛光亮而富有彈性,比羊的毛要長不少,提醒頗似高大的綿羊,頸長而粗;頭較小,耳直立;體背平直,尾部翹起,四肢細長;被毛長達60-80厘米,呈淺灰色。
  “藏鋒弟弟,它能馱運嗎?”星紫見大家都圍著那匹草泥馬看了起來不由得問了一句。
  “我暈,美女,我比你大不少好不好?能不能叫聲哥啊?”藏鋒聽到星紫有這樣叫他便是一陣無語,他不明白為什么星紫喜歡別人叫她姐姐,明明自己比她大不少,非要自己叫他姐姐,就那么喜歡沾人便宜不成?
  “哎!好弟弟!嘻嘻嘻”星紫見藏鋒又上當了,不由得笑了起來,那一笑,星紫那雙迷人的大眼睛顯得更加的漂亮了。
  “我暈,小紫你夠狠!”藏鋒見對方不分男女的占自己便宜不由得感覺星紫小宇宙真的很強大,讓他一陣的無語。
  “這東西能馱運,它屬于駱駝科的。”楊不凡一邊尋思一邊說道:“不過,這玩意兒應該在南美洲山地吧?在我印象中貌似這東西一直在海拔幾千米的高原上,藏鋒你他娘的從哪里搞到的?”
  “就是!你從哪搞得草泥馬啊?”一邊的洪峰大笑著打趣道。
  “這東西原產于秘魯跟智利的高原山區,但是在澳洲,美國新西蘭都有,而且這些國家二十多年的科學繁育,系統優化,羊駝品質優于南美自然繁殖的羊駝。”藏鋒一邊賣弄一邊盯著星紫漂亮的大眼睛說道,后者瞬間躲開了他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