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586 蕭嵐的故事

當槐小楓慶幸自己不是重點打擊目標的時候,有人卻是對方重點的打擊目標,那目標是誰哪?
  是大牛嗎?答案是否。
  無論是大牛的機械化步兵師還是槐小楓的機械化騎兵師,蕭嵐并不感興趣,蕭嵐唯一感興趣的是指揮喪尸部隊的龍醒兒。
  因為蕭嵐不知道她遇到的熟人到底是誰,這個讓人很不舒服的女孩兒在末世游蕩了快一年之后發現自己遇到了熟人,她自然要看看對方是哪個熟人了。
  盡管她跟那些母體之間并不熟悉,但她依然想看看這個帶兵的將軍是誰,同樣抓住對方羞辱他一番的想法也是有的。
  本來蕭嵐并沒想襲擊槐小楓的部隊,對方進城她只需要躲在她那個陰暗潮濕的地下室就算可以了,但是她的間諜居然發現了有喪尸部隊配合這股子人類部隊,這讓原本不想生事的蕭嵐變得感興趣起來。
  她一時間被羞辱對方的想法搞得非常興奮,于是她在對方離著龍巖市好幾十公里的時候就開始了布置,其結果貌似很成功。
  她的誘餌部隊在拖住龍醒兒的大軍之后,伏兵四出,很快就驅散了敵人的人類部隊。
  蕭嵐現在從邁步走在滿是硝煙跟血腥的戰場,仿佛剛剛發生過的激烈戰斗跟她沒什么關系似的,那些被擊毀的坦克戰車熊熊燃燒的火焰,漫天的濃煙,遍地的殘肢斷臂,還有一些沒死的傷殘士兵在地上艱難的攀趴著,其結果就是一群喪尸上去撕咬不停。
  但,這一切跟她蕭嵐好像沒什么關系,貌似是,她的眼中只有依然在圈中打斗不停的龍醒兒。
  她現在已經看清跟自己交手的母體是誰了,哪個原本長發飄飄的女孩兒,她的名字叫做慕容清語,她依然清晰的記得對方那漂亮長發跟漆黑的大眼睛,但是她不感興趣,她唯一感興趣的是對方的身世,這個人可能跟她們族里需要的東西有一定的牽扯。
  所以她更不能放過對方了,就在她看到龍醒兒的一剎那,那種心中久違的沖動襲擾了她,她的眸子變得明亮起來,單從眼睛看,這個女孩兒也是漂亮的,但是她身上的裝扮確實讓人難以恭維。
  她有一個秘密,這是一個不為別人所知的秘密,一個只屬于她自己跟她們族人的秘密,也許千百年來她們這一族都是這么過來的,也許她們的祖先跟她不同,但是其結果卻是驚人的相似,那就是在四十歲之前死亡。
  據說這跟一千年前宋朝時候他們族人得罪當地一位著名巫師有關,那個巫師據說曾經得到過陳摶老祖法術,而他們當時的族長由于年輕氣盛跟對方爭執時失手打死了那個巫師,其結果得到了對方在陰間的惡毒詛咒,據后來他們族里請的高僧說,對方在陰間嚇了賭咒,但凡他們蕭姓一族的族人絕對活不過四十歲,無論男女。
  一開始他們族長當笑話聽,但后來的一系列事件讓他們意識到,對方真的下了毒咒,而且這種東西是無法破解的,曾經有族人試圖破解,其結果不是暴病而亡就是死的更快。這讓他們蕭姓一族惶惶而不可終日。
  他們這個族其實屬于九黎部落之一,據說是蚩尤部落的后代,這個也能從他們祭司的圖騰上面看出來。
  自從皇帝大敗蚩尤帝之后,他們部落就開始了遷徙,他們遷徙到了廣西一帶,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開始了男耕女織,后來他們被納入了唐朝版圖,再后來是宋朝。
  而他們的得罪那個巫師的族長也是在宋朝時期發生的,據說陳摶老祖活了上百歲,法力無邊,為此趙匡胤趙光義還招他入過朝,而那個巫師受過他的指點,學過他的法術,只不過被陳摶老祖逐出了師門。
  蕭嵐部落本來不是人人學習巫術的,但是自從發生被詛咒事件之后,他們族人開始了上千年的求生之路,但是很遺憾,正如那個高僧所說,對方寧可不轉世也在陰間一直的盯著他們,詛咒著他們,這讓蕭嵐部落的族人們不寒而栗,人人自危,他們各種方法都使用了,但是效果不大。
  有一種說法是離他們族所在地越遠對方的詛咒越弱,這種說法雖然無效,但是卻被族人們所信奉,于是他們好好的一個部落在清代時徹底的散了,那些族人們為了求生東西南北的盡量遠的離開了他們族生活了數百年的地方,他們背井離鄉,他們不想往來,為的就是躲避前世今生巫師的詛咒。
  他們族人在有了孩子之后都會告誡孩子們不要跟自己的族人結婚,不然結果很悲慘,但是盡管如此,只要有他們血統的后代還是繼續著離奇的死亡,沒有任何預警,沒有任何征兆的死亡。
  蕭嵐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申請了生化實驗志愿者,一開始她只是以為試藥,沒想到她卻成了喪尸母體,她跟別的母體不一樣,別人聽到成為母體之后憤怒的居多,傷心的也是不少,從此之后不能再風流倜儻泡妹子的當然也不再少數,但蕭嵐卻感到了欣喜。
  因為她聽別人說這樣,她就可以長生不老了,她不知道這樣能不能躲過對方在陰間的詛咒,但是至少有了一絲希望。
  所以她在回到國內后不是四處殺戮,而是找了一個幽靜的地點隱藏了起來,但是她沒想到即便如此,她所選擇的龍巖市依然沒有逃過生化危機的浩劫,到處是瘋狂的殺人機器,到處是求救驚恐的人群,蕭嵐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總是很淡然,因為,她從年幼就見慣了死亡。
  她的外祖母,她的母親都是毫無征兆的死亡,其遺言就是告訴她族人的警訊。
  蕭嵐不知道那個詛咒她們一族的族人叫什么,但是她卻深深的仇恨起了對方,于是她開始了族內激進一派報復對方的方法,不停學習巫術咒語,一些命理跟稀奇古怪的東西。
  她跟羽見并不一樣,相對羽見正牌子黑魔法師來說,她是地道的國內五花八門的東西居多,其中包括一部分道術跟佛教的分支的一些咒,以及她們族里以及苗族的一些咒語等等。所以當她出現的時候,羽見跟李健二人同時變得警覺,這可能就是同類的之間的感應吧。
  李健在后來見到蕭嵐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躲避,他的本能讓他躲避,對方身上撒發出的東西讓他感到了可恐。
  而李健也是極力主張消滅蕭嵐的人之一,因為他知道對方已經超越了人的概念,這個女孩兒很多意義上已經跟妖魔鬼怪沒什么兩樣了。
  對于蕭嵐,羽見一點也沒覺得可怕,在看她看來,對方只是學術亂七八糟的鄉土派而已。
  她并不畏懼,她甚至跟對方斗過一次,其結果盡管她不能控制對方,但是對方的卻抵擋不了她的術,她的氣場完勝對方,甚至她們之間找來的“東西”完全倒向羽見一方。
  蕭嵐見羽見法術高深,就跟羽見說了她的身世跟上面的情況,這讓羽見一陣的默然,因為她在聽到對方陳述那巫師的法力之后,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戰勝那個巫師,因為那巫師用她們的話來說就是已經成為了撒旦,即便所羅門經也不一定戰勝對方。
  在蕭嵐的強烈請求下,羽見進行了一次法術,那一次她進入了幻境,她在蕭嵐前人的記憶的幻境看到那巫師的臉,跟對方的所作所為,羽見試圖打破對方的怨念,化解其戾氣,因為這是解除咒語的最佳途徑。
  這個東西就像現實之中倆人打仗,戰敗的一方肯定強烈的怨恨對方,要化解對方的怨恨必須要解釋,讓對方化解心中的結,一旦那個結開了,這個怨念跟詛咒自然而然的消失了,因為失去了強烈怨念的詛咒是沒有效力的。
  這也是古代高僧們破解詛咒的方法之一,要么你的法力強過對方戰勝對方,強壓下去,要么就是化解!
  而古代高僧們一般都用后者,因為他們知道堵不如疏,你即便強勢戰勝對方,對方在你衰弱的時候還會再度重來的,所以疏就變得更具有吸引力了。
  羽見跟那個魔物在虛構的空間交流過,那個魔物怨念相當的強烈,這千百年的怨恨居然大有越變越強的趨勢,當西方魔法遇到中國法術的時候,這種東西截然不同的道與術激情的碰撞在一起。
  羽見并不是那個魔物的對手,其結果羽見好容易才擺脫對方的術退了回來。
  蕭嵐再度燃起的希望破滅了,她從那一段與羽見在一起的開心時光結束了,然后她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開始繼續浪跡天涯的生活,任憑李治等人怎么勸說也沒加入他們的陣營,因為她知道她會給她所在一起的人帶來無比的傷害。
  后世有人說她愛上了李治,但是沒有任何資料予以證明,于是這段時期到底發生了什么就成了一個謎,不過在后世的電視劇上,李治又風流了一把,但是這個風流韻事是否屬實卻無從考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