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591 大慈大悲咒

槐小楓做夢也沒想到居然到了莆田市,但是他們明明往正東走的,如果到海邊也應該是泉州市,誰成想居然往東北方向前進了,拿著指北針他娘的還走偏了,這要是傳出去他槐小楓下半輩子不用混了。
  幸好人人都沉浸在一片歡喜之中,現在他們已經在對方的城市里面了,他沒想到李治這人真的很厲害,據接待他們的軍官說,他們打遍了山東,到過島國,高麗,琉球群島,還去過臺灣。
  本來槐小楓有些懷疑,但之后他碰到了很多不同語言的外國士兵,就知道對方所言非虛。
  李治安排的很好,先讓他們休息,明天在接見他們,李治從接待官員那里了解到對方在龍巖市遭到了對方伏擊,他們以前是成都軍區的部隊,但是被鱷魚驅趕到了廣東之后加入了兩廣王平月山的麾下。
  李治捏著下巴在黑如水二炮等人面前走來走去的,平月山被敵人逐出了兩廣,他來福建干什么?是想占地盤嗎?而下面的二炮一直在叨叨個不停,叨叨的李治有些頭疼。
  那二炮在叨叨什么哪?我們來聽聽。
  “狗日的,他娘的還說自己來釣魚,你麻痹!四川沒魚啊?”二炮想起對方跟自己對罵就是怒滿胸膛。
  “軍長,他傻.比,你跟他一般見識干什么?”李健在一般奸笑著說道。
  “還問老子釣過多么長的魚,尼瑪,老子說出來嚇死你啊!一米多長的金槍魚當年就是老子釣上來的!是不是啊?李健。”二炮恨恨的罵道。
  “是啊,當時軍長還是團長哪。”李健聽后心里就是一笑,什么釣上來的,當時二炮都被那魚拖到海里去了好不好,那是李治跟劉蕓結婚的時候,二炮他們駐守長崎走不開,于是二炮沒事去釣魚,沒想到人家掉到一條大的,當時喜的二炮大喊大叫的,但沒高興了幾分鐘,二炮爺爺就當了海妖,被那金槍魚拖進了大海!
  嚇得童虎誰的緊急去救二炮,一家人把二炮救上來的時候,二炮已經喝得肚子跟懷孕八九月孕婦似的。
  一家人好歹的救醒了二炮,二炮非要吃了那魚解恨,沒想到黑如水通知他們抓金槍魚,越大越好,說是什么當地風俗給老丈人送禮,要送金槍魚,正好二炮就把那條險些送了他小命的金槍魚交了上去,其結果肯定是李治的岳父一個勁的優西個不停。
  李健跟二炮一樣,都沒想到劉蕓是島國人,要不是后來劉蕓救了他們,他對劉蕓的印象肯定會變差,李健對劉蕓只是一種喜歡,但是對莫嫣然那就不一樣了,莫嫣然讓他也很癡迷。
  當年莫嫣然身死的時候,他差點沒瘋了,頭發都被他自己撓下一大把來。
  眼前著自己心愛的女孩兒中箭,李健那個驚駭跟恐懼比他自己面臨死亡的時候還要大,要知道他到現在已經面臨了很多次死亡了,比如在蓬萊登陸戰那一次。
  “我說,李健,你狗日的想什么?老子剛才的話你聽見了嗎?”二炮見李健時而咬牙時而垂淚,時而欣喜時而沉思的肯定沒聽自己說話,于是不滿的推了李健一把。
  “嗯,軍長,你不是說你釣過的魚嗎?”李健疑惑的問道。
  “考,老子剛才講的是老子天皇的兒子都打過,你聽毛啊?Fulish,Stupid!”二炮聽后差點沒氣炸了,這貨不好好聽講也就罷了,還他娘的不誠實。
  李健聽后立刻明白二炮原來講的是他們在劉蕓生孩子后跟李治去東京都天皇皇宮送喜.蛋鬧得那么一幕,那時候二炮撇卻眾人,一個人進了天皇后花園,沖破別人的阻攔進入了天皇寢室,不但拿走了人家天皇的御刀還把聞訊趕來的皇太子扇的暈頭轉向。
  這貨一直就想進天皇的寢室看看,原本以為他說著玩,沒想到他還真的做了,其結果當然是武田跟李治大怒,到最后還是天皇給二炮求得情,說二炮是李治手下大將,山野之人不懂禮儀可以諒解云云,那一次二炮可真是風光了一把。
  但是李健卻不知道,二炮如果單單如此也就罷了,他還有一些事情,是不能說得,有關皇家顏面,不能亂說。
  真子公主跟皇室成員都知道內幕,這里除了二炮李治等少數人知道,李健等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你想二炮當時可是喝醉了酒,喝醉了酒的人那可是什么都能做出來的。
  歷史上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流傳在世間的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還有很多沒流傳的沒有記載的事情,這些事情沒有記載并不表明沒有發生,反而沒記載的事情有很多時候起的作用比記載了事情要大,而這,就是歷史。
  “好了,你們倆有完沒完?”黑如水厭惡的暼了李健跟二炮一眼,這貨回來就一直叫喚個不停,你說平常開會的時候懨懨的,不讓他說得時候,人家在底下鬧得歡,讓他說得時候,啞口無言,一句正話都沒有,典型一拿不上臺面的漢子。
  “參謀長,我們只是切磋,切磋而已。”李健可不想跟眼前那個嘴黑腹黑臉黑的毒舌辯論,這廝都能把二門主杠死機,自己哪里是這貨的對手?
  據說二門主這樣的都被黑如水說得來了好幾次扛上開花,但是人家黑如水會海底撈月阿!
  你這玩意兒不服不行,扛上開花都胡不了,你讓他這個風騷四如何能敵啊?還是閉嘴吧。
  “狗日的老黑,就你能,叨叨什么。”二炮聽到之后小聲嘀咕起來。
  “老黑,你說平月山是不是來福建搶地盤的?”李治踱了幾步望著墻上的中國地圖說道。
  “嗯,有可能。”黑如水想了一下又說道:“也有可能是向上走,躲避敵人的鋒芒。”
  “哦?具體點,什么意思?”李治聽后很感興趣的問道。
  “這個,我覺得,他們既然從廣東,廣西一路敗出兩廣,可見那個叫做鱷魚的部隊確實厲害,要知道能如此追擊的部隊一定不弱。”黑如水說得語速很快,正如他的性子一樣,偏急。
  黑如水跟吳江的區別在于,吳江這人相當的冷靜理性,說話是誘導性質的,很多時候都是點到為止,讓你去悟,而黑如水的性子相當急,經常的為你把事情怎么做都想好,大有一副就得這么辦的樣子。
  所以吳江相對來說別人都欣賞,而黑如水盡管聰明卻得到評價不高。所以他支持率的排名也落在眾人之后,以致于童虎血刃都在黑如水的前面。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去接應一下平月山,跟他們合兵一處,能商量著來最好,不能也是盟友!
  畢竟峰皇當時說過,平月山也是我們聯盟里面的,是不是?我們也可以跟他們一起北上去收拾獵鷹。”黑如水望著地圖分析的說道,說得李治點頭不已。
  李治聽峰皇說過,平月山相當豪爽,非常的好相與,而且此人是一員猛將,他的劍法那是相當的好。
  李治很想讓對方加入自己,但是正如黑如水所以能合并那是最好,合并不了也別傷了和氣,畢竟在末世里面人心叵測,古往今來,多少都是合在一起互相算計,互相攻伐的。
  比如三國時期,反董卓聯盟,從一開始的正義之師,成了后來的互相攻伐,以致于董卓都要派使者給那些互相攻伐的諸侯們調停,這本身就證明了人心是最難琢磨得東西。
  “切,他們還能怎么著?老子用大炮轟了那些狗日的。”二炮腦海里又想起了槐小楓在電臺里面跟對罵得情形,于是他一陣火起立刻罵了出來。
  “您老大!”黑如水聽后用手挑了一個大拇指在二炮面前晃來晃去的。
  “你妹啊,老黑你揶揄老子啊?”二炮見黑如水如此輕視自己就是一陣大怒。
  “好了,二炮,你的部隊準備的怎么樣了?”李治見了一笑打斷了二炮的發怒。
  “老三,我的部隊隨時可以出征!老子他娘的就是裝備好!”二炮抬起頭梳了一下大飛頭,頓時天下下起了頭皮屑,傍邊的那些軍官如避瘟神那叫一個四散而逃啊,一時間椅子挪動之聲響個不停,響聲過后,二炮周圍形成了一個很大的空場
  由此可見,人只有有點優點別人都會非常的注意的,以至于你優點發作的時候,“萬人空巷”啊!
  “曹,李健,愛浪你們他媽搞毛啊?”二炮見一家人如此做作就是一陣兒不高興。
  “軍長,不是我們搞毛,是你搞毛啊!”愛浪乍著膽子回了一句,之后抱著腦袋縮回王八蓋子里面去了。
  “尼瑪,大了膽了!造反啊!老子今天要清理門戶!”只見二炮過去一把拎起愛浪那王八殼子,向李治點了點頭說了一句不知什么的話語,拎著那瘦小的王八殼子就出去了。
  會議室內李健王霸二門主等第二軍全體高級指戰員們都五指合十,閉著眼睛一本正經的大聲朗誦起了《大慈大悲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