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593 某某高中全體男生一夜成名

令槐小楓沒有想到的時候,二炮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居然低著頭猛地朝他沖了過來,其結果自然是槐小楓一閃一個壓腿將二炮放到在地,槐小楓這邊的士兵看到之后便是一陣歡呼。
  他們知道槐小楓的厲害,外號李小龍是他們送給槐小楓的稱呼,但是這一戰之后,他們又給送給二炮一個“打不死”的綽號,因為后面他們終于領教了二炮是多么的抗揍了。
  槐小楓見二炮被自己放倒之后就是一陣得意,他立刻上前用腳去踏對方,但是沒想到二炮一個就地十八滾躲開了他的腳,然后迅速在地上來了個雙腿橫掃,這一下正掃中槐小楓的雙腿,槐小楓一下子站立不穩摔倒在地。
  二炮見狀惡狠狠的撲了上去,沒成想槐小楓在地上一腳當胸蹬在二炮的肩膀上,二炮錯不及防被蹬的一歪摔到一邊去了。
  槐小楓一個鯉魚打挺卻被二炮拉住胳膊,又狠狠的摔倒在地,這一下摔得可不輕,槐小楓覺得后腦劇痛,被震得嗡了一下子,其結果被二炮騎在身子上舉拳沖著臉好一個打!
  槐小楓清醒后一拳放到二炮小腹上,這次換成二炮捂著肚子彎著腰跟只大蝦似的滿場地里面亂逛游了,而槐小楓在后面不時在后面踹上兩腳,搞得二炮經常摔倒在地。
  槐小楓擦了擦鼻子上流個不停鮮血,朝著二炮吐了口.含著血的唾沫:“孫子了吧?狗日的,你不是能嗎?起來啊!在地上裝什么熊?”
  二炮搖搖晃晃的從地面上爬起來,背著身子顫抖個不已,槐小楓本以為對方讓他打哭了,因為以前很多人都是這么被他打哭的,誰成想二炮居然放聲大笑,然后二炮轉過身子梳了梳頭發笑罵道:“爽啊!三天不打仗就是難受!小子,拳法不賴嘛!給我當兒子吧!”
  “你麻痹想死啊?”槐小楓雖然嘴上大罵,但看到對方沒什么事情,不得不佩服二炮很抗揍。
  “叫聲爹!你長得還行,估計你娘應該長得也不錯吧!”二炮繼續調笑著槐小楓,但是他卻開始算計如何破解槐小楓的拳腳制敵。
  二炮跟對方交了一下手吃了虧之后已經了解此人招數就是尋常的軍體拳,只不過氣力大些,于是他變得有把握起來。
  “是不是沒死過阿!”槐小楓青筋直跳,但是他卻告訴自己要冷靜,因為打仗的時候千萬不能憤怒,不然會失去正常思維,什么東西都看不到的,只會莾沖莾打而已。
  “尼瑪別光說不練阿,過來陪你爹練練,讓你爹看看你的花拳繡腿是哪個比教的?”二炮緊盯著對方的破綻開始了笑罵。
  槐小楓看到一陣小旋風卷著樹葉從背后向二炮襲去就是一陣兒大喜,等等他肯定瞇眼,結果果然二炮被那風搞得一陣兒迷眼,于是槐小楓抓住機會迎著風猛地向二炮沖去!
  他一個側踢直奔二炮的頭頂,卻不成想,二炮一蹲身子,猛地用手拉著他的推,一個側摔直接把槐小楓摔倒在地!
  這一下摔得不輕,槐小楓在地上好長時間沒動彈,二炮也沒過去踢他,而是拍拍手朝李健等人走去,順道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槐小楓很不服氣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跟在二炮后面晃晃悠悠的,就要接近二炮的時候,二炮也沒回頭揚后往后一拳正中槐小楓的面部。
  “兄弟,下班了!回家睡覺吧!”隨著二炮的聲落,槐小楓的身軀應聲而倒。
  當槐小楓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的病床上了,他的身上打著吊瓶,周圍并無一人,只有那些房間的裝飾靜靜的陪伴著他。
  白色的天花板上有著一米多長的電子燈棍,緊靠著白色的墻壁的是一個乳白色的海爾空調,在空調傍邊有個放東西的咖啡色小組合桌子。
  上面放著一些水果跟營養品,在一邊就是自己躺著鋪著白色床單的病床,這種病床是可以升降的,槐小楓中學打吊瓶時也躺過這樣的病床,只要搖動把柄就可以讓病人的上半身隨著床面的立起來。
  “居然敗了……”槐小楓覺得出了身上跟后腦有些疼以外,別的地方應該沒什么損傷,哦,還有鼻子。那頭野豬下手真狠,不過自己也給他留下了紀念,槐小楓想到打得二炮也不輕就是一陣兒釋然,但當他晚上看到來看望他的二炮一點事情也沒有的時候頓時一陣無語。
  突然一陣兒門動,外面進來一個年方十五六帶著一架眼鏡的白衣小護士,槐小楓不由得定睛去看,這個女孩兒還真的很漂亮,盡管沒有龍醒兒好看,不過也算是清麗了。
  “護士姐姐,我的病還有救沒?咳咳!”槐小楓立刻用蒼老的聲音故作一副不治的表情。
  “噗~”那個小護士聽后差點沒笑翻了,于是她回首俏皮的盯了一眼槐小楓笑道:“沒治了!醫生說你內臟全爛了!”
  “我靠,妹子,你這么惡毒啊!”槐小楓聽后不由得驚叫,此女也不簡單,出口就傷人啊。
  “切,誰是你妹子呀?剛剛不是還叫姐姐嘛,一轉眼本姑娘就降級了?”那女孩兒一臉不屑的給槐小楓量起了體溫:“抬起胳膊,夾住這個。”
  “哎呦,姐姐,我渾身疼啊,你看這個胳膊從小就癱瘓,抬不起來啊!”槐小楓立馬擺出了一副楊白勞相。
  “真的?”那護士聽后盯了槐小楓一眼,隨即俏臉一板:“騙人!自己拿著,我要給你換吊瓶了。”
  “哎呦,姐姐誒,我胸口疼。哎呦,疼死我了~”槐小楓用沒有扎針的手捂著胸口哀叫了起來,眼中還流出了晶瑩的液體。
  “去死啦,人家不信啦!”那護士好像很喜歡槐小楓惹她,越發顯得可愛起來。
  “宋嘉佳,在干什么哪?忘了醫院條例了!”后面出現了一個拿著本子大約三十多的白衣女護士。
  “護士姐姐,不怪她了,是我不好。”槐小楓見那個小女孩兒眼中委屈的快要哭了,不由得提她打起了圓場。
  “還有你,你這個病人是來治病的還是來調情的?真沒見過你這樣的,我看你不是身體上有病,而是心里有病!”那個護士說完,用手中的本子換下墻上掛著的一個本子,轉身離去。
  “她是誰啊?這么兇。”槐小楓沖給她還吊瓶的小護士問道。
  “護士長!大媽一級的人物。”那小護士此刻對槐小楓感覺明顯好轉,那口中的語氣已經變得溫柔了不少。
  “對了,你叫什么嘉來著?”槐小楓笑著問道。
  “哼~不告訴你!”那護士換完吊瓶轉身要走,卻被情急之下的槐小楓一把拉住了手腕,這讓這兩個青年男女都是一呆。
  “放手呀!”那個小護士騰的一下紅了臉有些訕訕的說道:“你的一個部下說等會兒來看你,估計也快來了,我有事先走了。”
  “哦,你的電話是多少?”槐小楓見對方又要走心中一急喊了出來。
  “傻瓜!嘻嘻,你還不問我qq跟微信號是多少?”那女孩兒笑著一帶門就出去了,這讓槐小楓立刻悟到自己的確又傻.比了,這他娘的什么年代了,現在喪尸遍地走的哪里來的移動信號,所以手機號自然就沒用,剛才自己一當機,他娘的又成了傻.比。
  其實這也不怪自己,誰叫自己中學時候不小心進了和尚廟,哦,其實也不是和尚廟,只不過學校里面的妹子極品點,以致于他們的同學經常學著東北口音來上這么一句:“俺們那旮旯吧,也沒什啥壞處,丑女少多了點而已。”
  不過能多到全體男生不找女朋友,也稍微極品了點,有個笑話就是說他們中學的,但槐小楓不知道這個笑話的真假。
  就是說,他們校長在參加教育局開的教育會議上,大談校園風氣,當他說道自己學校里面沒有學生談戀愛時,講的是相當的嘴響,此話一出,便引起了包括教育局長在內地校長們的竊竊私語,一家人都不相信啊!
  你麻痹,能的你,你真厲害!古往今來(不包括民國以前)敢說這話,你還是頭一個,這男女大防問題能解決了,你怎么不去死啊!于是一家人就開始口水嘲笑槐小楓的校長,而臨校的校長在一邊說了一句話,讓一家人都變得對槐小楓校長同情起來,人家就是這么說得:“我們學校吧,男同學晚上下晚自習都不敢經過某某高中。”
  于是一家人就問阿,為什么啊?不會是某某高中鬧鬼吧?
  答曰:“不是,都怪我們學校的男生心里脆弱,晚上怕見那邊的妹子作惡夢。”
  此話一出,包括某市教育局長在內地所有高中校長都對槐小楓學校的男生充滿了無限的同情,在這個世界上什么都是有限的,而只有同情卻是無限的!而他們做到了!
  于是某某高中全體男生一夜成名,學習成績什么的現不說,單這份堅強跟忍耐力讓人稱贊,由此可見,對槐小楓他們來說,走出校門是多么開心跟值得慶祝的事情啊!
  這事被噴,白天不懂夜的黑,男人到了這個份兒上,是吧,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