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594 可嘆可悲可憐的中國人


  通過雷敘的描述,李治等人已經知道鱷魚的確不簡單,能把一個勢力打得用強兵斷后的部隊那該是多么的強大啊!他們了解了平月山的戰略意圖,他們居然想投靠獵鷹,顯然平月山沒想到獵鷹已經背叛了聯盟,加入了鱷魚軍團。
  他們也了解了,龍巖市這一仗打得相當離奇,據槐小楓跟雷敘的陳述,占據龍巖市的這伙敵人一是有準備,二是比較陰險,而自己跟平月山是盟友,這個忙自然要幫。
  打下龍巖市就可以跟平月山他們煉成一氣,這對他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再者說來,在平月山之前搶占龍巖市也是他們的一個想法,這自己打下來的城市跟盟友打下來的城市其意義是不一樣的。
  是,他們是盟友,但是盟友的城市卻不是自己的,要知道,盟友也是要防備的,人心隔肚皮,在這個人心叵測的末世,人人都不能太相信。
  所以有必要在對方攻打龍巖市之前,搶占它,占了龍巖市,他們西面的門戶就打開了,畢竟龍巖市西連江西,北連江蘇,南連廣東,從軍事上講也是一個戰略要地!
  李治跟黑如水他們商議著打下龍巖市,送槐小楓他們回去,這樣既可以賺個人情又可以占領這個戰略要沖,說不定還能收復那個母體的想法也是有的。于是他們就開始聯系北部的血刃跟南部的西園寺蘭子他們,現在他們守住莆田就是靠了皇甫緒娟跟三妖。
  只有把他們的大將調過來,才能兵發龍巖市,不然敗仗是顯而易見的了。
  三妖那身手李治他們都見識過,那兩下子跟福島明差不多吧,而雷敘說龍醒兒武藝非常好都白搭,這讓李治他們有了一種想召還血刃的沖動。
  在李治他們看來血刃除了孫鳳迎,那基本上是無敵的,而且血刃從不廢話,干什么事情都是干凈利索的,這也是李治等人喜歡帶他的原因。
  血刃是雇傭兵,雇傭兵所有的特點,在他的身上都有體現,冷血,殘忍,麻利,嚴格執行命令,他身上的一些東西是很多母體包括孫鳳迎都不具備的,他不會像平八郎討價還價也不會像孫鳳迎總愛問,在哪?哪個地方怎么走。
  人家就是接到命令,不明白的問一下,明白地轉身就走,然后完成交任務,決不拖泥帶水。
  但是之后李治等人收到的消息,讓他們倒吸了一口冷氣,才表揚了血刃,血刃在北面的福州就屠了一個據點,據說哪個據點死活也不投降李治后,血刃不顧文鶑的勸阻直接打破據點老少不留,殺了個一干二凈。
  全據點一萬多人一個不留,其殘忍程度可見一般,人家給出的解釋,很冷血:對方都不投降。
  據點指揮官不投降可以殺,但是那些老百姓就一個沒投降的?李治不信,黑如水也不信!
  以前吳江就說過,血刃不可單獨帶軍,此人狼雕虎視,殘忍成性,若自帶兵,必然為禍一方。
  李治跟黑如水還覺得夸張了,你跟他說不要濫殺不就可以了,沒成想這次果然應驗,不讓亂殺,還是殺了一大片,倒是多了一萬多喪尸部隊,但是這個殘忍程度可見一斑!
  血刃不是沒殺過自己人,“連自己人都殺”也成了他的外號,一家人見了他都很怕,而血刃卻喜歡別人害怕他的眼神,他曾夸耀性的跟童虎說過,有一天他要做個“景觀”。
  現在盡管他沒那么干,但是沒人能肯定他以后會不會那么干。
  現在正值用人之際,李治跟黑如水等人商量再三也只是給了血刃一個警告跟罰半年薪水的處罰,這個處罰明顯偏輕,以致于后世很多人把這筆帳全都記在了李治身上。
  李治在后世褒貶有加,正如所有開國的元首一樣,沒有爭議的很少,而李治同樣,這些事情都成了他一生都摸不去的污點。
  做人,其實很難。
  因為你的一舉一動別人都盯著,當你干好的時候,別人不說什么,甚至是嫉妒你、詆毀你;而你干不好的時候,幸災樂禍的有之,風言風語的有之,落井下石的亦有之,反著這么說吧,什么樣的都有。
  你不如別人的時候,別人笑話你,輕視你;當你超過他們時,他們就想方設法把你拉下來,而且還無中生有的往你身上潑臟水,自古以來干事的難,不干事的反而落好。
  這就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幾千年了,從未有所改觀,所以多少賢臣良將被逼反,又有多少忠臣義士死在別人詆毀的毒舌之下,多么可嘆、可悲、可憐的中國人啊!
  福州基本上是血刃用拳頭平定的,在他殘酷的鎮壓下,很多據點屈服了,文鶑誰的雖然對血刃血腥的做法不滿,但是不得不佩服血刃行事的果斷,這也許是在短時間內,收復據點最有效的辦法吧。
  相對于血刃在北面雷厲風行的做法,南邊布得意等人顯得委婉的多,他們大部分時間都是跟那些據點的指揮官進行交涉,在利誘的情況下,泉州市范圍內,十多處大型據點,已經是投降了一半,另一半仍在商談之中。
  在收到李治信息之后,血刃跟福島明迅速地趕回了莆田,而文鶑跟西園寺蘭子因為需要留在了當地,畢竟那些喪尸離了他們這些母體,又要肆虐成災了。
  李治在等到血刃福島明回到莆田市區之后,開始商議進軍龍巖市的方案,而在這個時候,平月山那邊已經向龍巖市進軍了,開玩笑,他平月山這一仗丟到人了,不但人類部隊損失慘重,連龍醒兒都丟了,這能不讓平月山惱怒?
  平月山在聽完逃回的大牛悲痛陳述之后,變得勃然大怒,誰勸都不聽,這一次藏鋒帶著于娜的三個生化侍者,四十萬喪尸部隊打先鋒跟箭頭似的插向龍巖市。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到達龍巖市郊區,并守住它,等待平月山所有部隊壓上,直接把對方一舉拿下。
  他平月山不管龍巖市里面是控制性母體還是什么妖魔鬼怪,這一次都要通通的干掉,他要讓敢于襲擊他的敵人付出代價!
  他平月山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憑什么一家人圍著他打?都看著他眼損,見他逃難就想趁火打劫?
  老子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們,老子沒那么眼損,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兒敢來挑釁他,他非砸碎了那個混帳王八蛋不可!
  所以現在整個福建西部公路上,小道邊都是密密麻麻移動的“黑螞蟻”,這些“螞蟻”都在朝著一個方向移動:龍巖市。
  在一所廢棄建筑的地下室內,一個被捆著的女孩兒望著一邊往火堆里加木柴的怪異女孩兒說道:“蕭嵐,你為什么不能選個有陽光的地方呀?”
  “你介意?”蕭嵐剛往火堆里加了一塊不大不小的干木柴,就聽到那邊的龍醒兒說話。這是她今天說得第二百一十一句話了,蕭嵐冷冷的回了一句。
  “我倒不是介意,這個龍巖市這么大,那些廢棄的建筑那么多,別墅也不少,你怎么就選這么個巴掌大地方安身呀?”龍醒兒剛才掙扎過,這些精鋼的鐵鏈,她想掙斷還真的很難。現在虎落平陽,不得不跟眼前這個丑八怪周旋,只要她能掙脫這條鎖鏈,干掉對方易如反掌,想到這里她望了一眼在她身邊握劍守候的生化侍者。
  這是一只灰黑色的生化侍者,如果她能掙脫鎖鏈,這個生化侍者應該不是她的對手。
  “你要知道,你抓了我,平月山他們不會放過你的。”龍醒兒見對方沒有理她有繼續的說道。
  “平月山,哼!”蕭嵐聽后就是發出一陣鼻音,隨后她有些遲疑,忽然問道:“小妮子,孫,孫鳳迎也在嗎?”
  “切!你也喜歡他呀?你不配!”龍醒兒聽后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嫉妒之心狂起,她居然笑著挖苦蕭嵐道:“哎呦,沒想到你這樣的丑女也喜歡孫鳳迎呀,要知道人家喜歡的不是你,是劉,詩,音!”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哼~”蕭嵐一下子背過身去,眼中卻是變得晶瑩起來,那畫滿鬼畫符的臉顯得有些落寞。
  “哭了呀?嘻嘻嘻。”龍醒兒見蕭嵐舉止怪異,心中變得很害怕生怕對方用咒語咒她。
  “我是個沒有感情的女孩兒,孫鳳迎是誰呀?我怎么不認識。”蕭嵐回過頭來來的時候笑得跟花似的,嗯,的確是,那臉上的花紋讓她顯得更跟朵花似的。
  “嘻嘻,騙人都不會騙,不知道剛才誰問孫鳳迎也來嗎?好像有人說過呀。”龍醒兒望著被煙熏得發黑的天花板,用眼角余光盯著蕭嵐刻薄的說道。
  “嘻嘻,反正我沒說,不知道是誰說來著。”蕭嵐笑得開心的臉上顯出了一絲猶豫。
  “就是呀,剛才小狗說得,誰說得呀,誰變成一只小狗,要學汪汪叫得。”龍醒兒一邊還擊蕭嵐,一邊打量這個顯得有些破舊的地下室,自己醒來的時候就在這個建筑里面了。
  她不知道這是那一個工廠或者超市的地下室,要不怎么會這么大?要知道尋常居民樓的地下室有二十平就算大的了,而這個地下室貌似有一百平吧,這也是她覺得有些陰冷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