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596 孵了一窩蛋沒一個會打鳴


  在國力充裕的前提下,戰爭很多時候并不是靠出奇制勝,而是看誰在戰爭中的失誤少,因為戰爭中己方跟對方都會犯錯,所以盡量的控制自己不犯錯,就成了戰爭勝利的重要條件。
  不過真正做到這一點卻是很難,無論是古代戰爭還是現代戰爭,那些失敗者都是被敵人抓住了漏洞,才會敗的一塌糊涂。
  翻開戰爭史,大家就會清晰的看到,很多將軍都是因為一時疏忽,或者犯了這樣那樣的錯誤,才被敵人一舉擊潰的,所以說,很多時候并不是敵人打敗他們,而是他們自己打敗了自己。
  因為,他們給了敵人勝利的機會。
  同樣,平月山跟藏鋒等人也犯了一個常識性的錯誤,那就是用戰斗性母體打前哨。這種戰法是最常用的,但你要看對象是誰,你不進攻人家,等你大軍匯合再一起進攻。這是你想的,你問過敵人是怎么想的嗎?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抑或不知彼亦不知己,這可就不好說了。
  藏鋒剛剛安排好陣型,就覺得不太對了,盡管前方沒有敵人,但是自己后隊居然開始了混亂,這讓他非常惱怒于娜那些二百五生化侍者。
  尼瑪,于娜本來就是又胖又丑又苯的女人,只會在自己屁股后面來上句:“鋒哥哥額~你看人家該怎么辦呀?”
  尼瑪,你怎么辦該我毛事?不懂回家問你媽去。
  怎么什么事情都問老子啊?老子是你什么人啊?你活這么大,什么事情都要問別人,你怎么不去死啊?
  還什么“鋒哥哥額~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那老子讓你去跳樓你就去跳樓啊?真是讓人很無語。
  他來的時候就很反對平月山給他配于娜的生化侍者,他娘的是不是看老子笑話啊,一家人沒事就開自己跟于娜的玩笑,自己就這么眼損?
  是,老子承認沒平月山長得陽光,也沒槐小楓長的周正,甚至沒大牛魁梧,但是老子也不猥瑣啊!
  尼瑪,把老子跟于娜配對,狗日的肯定都在看老子笑話。
  你們造老子的謠,老子不反對,但是尼瑪能不能換個女孩兒啊,你想星紫,林佳潔,就是丁菱也行啊!
  非造自己跟于娜的謠,你們怎么不去死啊!
  人家都說有什么樣的主人就有什么樣的奴才,這酸屎一樣的于娜,她手下的生化侍者他娘的能有什么好鳥,你看看那些生化侍者都一個個歪果劣棗的,人家的生化侍者不是生相兇惡的,就是高大威猛行的,就尼瑪于娜的生化侍者不是些佝僂型的,就是些猥瑣型的,尼瑪,是不是你喜歡怪叔叔阿?
  怎么一個個都跟傳說中帶著小女孩兒看金魚的叔叔一樣啊!
  所以后面喪尸部隊一亂套,藏鋒沒考慮是敵人來了,還以為是于娜的二百五生化侍者他娘的又犯了神經。
  不過藏鋒這么懷疑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以前出現過不止一次類似的情況,曾經因為于娜的生化侍者犯神經,就導致他們一次敦科爾克大撤退,最后發現是一次烏龍事件。
  哪里來的敵兵,明明是于娜手下那個小桂子又不知道發了哪門子春,浪了起來。
  人家于娜的生化侍者起名也是很藝術的,什么小桂子,小李子,小安子,小昆子,小陳子等等,也不知道為什么人家于娜就是愛好上了給這些生化侍者起太監的稱謂,尼瑪,你因為自己是慈禧太后阿?
  跟丁菱喜歡給自己的生化侍者起阿哥不同,于娜喜歡給自己的生化侍者起太監名,這女人難道不變態嗎?
  太后也自然而然成為了于娜的稱呼,人家不但不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一家人見了于娜都是來個馬扎,“太后吉祥。”
  人家于娜立刻笑容滿面的回道:“都起來吧!”尼瑪,真拿著自己當太后哪?變態。
  丁菱的生化侍者是大阿哥、二阿哥、三阿哥、四阿哥……直到七阿哥,人家七個阿哥就有三個紫黑色生化侍者,而于娜有十個太監,卻沒一個紫黑色的生化侍者,尼瑪,真太監了,悲劇啊!人間悲劇!
  十個生化侍者居然沒有一個紫黑色的生化侍者,這就跟母豬生崽子,下了一窩兒沒一個公的一樣,孵了一窩雞蛋,他娘的沒一個會打鳴的!悲哀!
  太后人家卻洋洋得意,經常自夸自己清一色,要是打麻將肯定得頭彩!尼瑪,這他娘的不是欠抽嗎?
  要換作他,他他娘的早就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沖著自己的腦袋開一槍了。
  人啊,唉,有時真的沒法說!不怕不命的,就怕不要臉的!
  人能無恥到這個地步,也算是一種境界了。
  罵歸罵,藏鋒可不能不去看看,畢竟自己是三軍統帥,出了事情自己是要擔待責任的,讓自己跟三個太監一起領兵,尼瑪,想起來就生氣。
  于是藏鋒帶著自己的親兵衛隊直奔后隊而來,這一來不要緊,出大事情了!
  小桂子滿身是血帶著自己的本隊居然跟他自己部隊打了起來,到處倒是發了瘋喪尸,這讓藏鋒一下子陷入了混亂,他想不明白,小桂子怎么激起的兵變,這跟自己的喪尸打還是頭一遭。
  藏鋒抽出長劍帶著自己的本隊就上去了,這是一萬對九萬,于娜的生化侍者還真的是個廢物,讓好幾只紫紅色敏捷性喪尸打得抱頭鼠竄,幸好藏鋒厲害!
  藏鋒一個縱身,飛起一腳,啪的一下,一只直撲小桂子的敏捷性喪尸被飛了出去!
  然后他在空中又是一個回旋踢,砰的一下,一只紫紅色敏捷性喪尸重重的摔倒了地面的泥土上,頓時塵土飛揚。
  藏鋒落地的一剎那,一個肘擊另一個襲往小桂子的紫紅色喪尸仰著臉橫著身子飛出去了!藏鋒這幾下鶴起兔落,極是干凈利落,小桂子那邊危險立馬化解,拿著短劍嘶吼跟另外兩只發瘋的敏捷性喪尸打了起來。
  精銳畢竟是精銳,強兵也畢竟是強兵,藏鋒的部隊蓄日已久,此時一加入戰陣,那叫一個耀武揚威,勢不可擋,打得那些發瘋的喪尸哭爹喊娘的,一時間居然壓得對方倒退起來。
  在藏鋒炫耀了一段時間之后,就覺得不太對了,為什么這么說哪?
  其它幾個方向生化侍者所率領的喪尸也發了瘋,這讓藏鋒忽然意識到不是自己出了問題,而是附近有敵人的控制性母體。
  壞了!敵人進攻了,這是敵人強大意志力的體現!藏鋒一下子意識到自己處在極大的危險當中,如果他在第一時間找不到敵人的控制性母體并且干掉他,那么很快他就會敵人干掉。
  要知道控制性母體母體的控制性可不是浪得虛名,那叫一個恐怖啊!
  而自己面對的可能不知一個控制性母體,他盡量控制本隊跟一些喪尸不叛變,那些生化侍者們一時間紛紛邊打邊向藏鋒靠攏。
  一時間那個巨大的圓形陣居然開始縮小,藏鋒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布置的防御陣型居然成了一個包圍圈,他居然來了個作繭自縛!
  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尋找敵人的控制性母體,而是自己如何打出去的問題了。
  己方的部隊只有二萬多人,而敵軍三十七萬,這是一比十八的比例,能不能突圍出去還是一個難題!
  藏鋒現在才意識到他跟平月山的疏忽,盡管他一個勁的大罵對方陰險,但是心里卻一個勁對自己說,他們失誤了、他們疏忽了。這個事情活該,誰叫自己當時自大非要攬下這個先鋒的差使,為了它還跟楊不凡好一個吵吵。
  藏鋒看著夕陽西下,不由得感受到了冬季日暮的一分悲涼,那暮靄的樣子,那夕陽慢慢沉入地平線以下的遲緩動作,都讓他覺得自己的末日即將來臨。
  他藏鋒英雄一世,一直幻想著能成為叱詫風云的大將軍,騎著高頭大馬,背著長劍,頭發飄逸的在星紫面前本來馳去,望著她深情凝視自己的眼眸一笑,一伸手拉她上馬,然后信馬由韁!
  人生一世,美人做伴,仗酒攜劍,一騎天涯!
  但是到面前為止,總是那么的不如意,又總是那么多的事與愿違!難道做人就這么難嗎?
  想干的事情怎么也老不著干,喜歡的人卻怎么也得不到,心中向往的自由也一直的遙不可及!
  那份清靜高遠對自己來說就是一個夢,對!
  一個只能看得見卻觸不到夢!
  而不稱心的事情卻是一個勁的接二連三,不如意的事情也是隔三岔五,總是那樣的牽強人意,又是總是那樣的伸手成空!
  這樣的人生也確實沒什么意思。
  但是自己卻不甘心,為了美人回眸一笑,他愿意去等,也愿意去追,只不過對方心中始終沒有他的影子而已。
  不對!曾經的曾經,好像她中意過自己,藏鋒依然還能記得星紫深情凝視他的眼神,那是他一生都不能忘記得眸,也是他一生都不能釋懷的魔!
  這就是人生,總是那么的奇妙,總是那么多意外,總是那么多的刁難,就像,就像現在外圍密密麻麻丑惡的喪尸一樣。
  原本還是自己的部下,須臾之間就刀兵相向,這難道不也是一種意外,不也是一種刁難嗎?
  108小說www.booksrc.net更